“沒錯,這位男士說的沒錯,在災難降臨以後,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水了,雖然曾經這個龐大的浮空城市有着深厚的儲備,但是,最後還是被消耗一空!”

“所以,當送水這項命令在我的邏輯運算出現以後,我是束手無策,無奈之下,我只好尋求一些別的幫助,最後,我找到了一種新的取水方式!”

“我創造出時空穿梭機,利用空間的力量,去別的世界進行水採集!然後,將他們運輸到你們那個人類聚集地!”

呵呵,李寒的嘴角又抽了抽,就是因爲他的創造者一個善良或者不忍的命令,居然就造成了遷延兩個世界的悲喜劇。

當然也不能說這個機器人做錯了,沒有它在別的世界採集的水,恐怕血契鎮的所有人早就已經渴死了!

“那,阿爾法能量呢?”李寒頓時緊張了起來,這纔是他來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也是核心東西,要不是爲了這玩意…

“阿爾法能量,你是說,地核晶塊?”機器人現實略微有些驚訝,然後才恍然大悟的說道。


“阿爾法能量只是我早期對於這種能量的一種命名,那時候,我還不是很成熟,所以對於這種能量運用的也不是很好,於是一些能量塊被我遺漏了一些!”

“可能被誰撿到了吧?”

搖了搖頭,機器人繼續說道“那種能量的運用並不成熟,所以,我早就放棄那種運用方式”

“現在,我已經能完全運用這種能量,更高效,更純熟!”

“一小塊就可以提供這麼大一個城市的飛行還驅動,這個城市也是在近些年才被我重新託升上天空的!”

“難怪!難怪!”說到這裏,山峯恍然大悟,連說幾個難怪“我就說原來的赤月谷爲什麼沒有了,明明位置正確,但是,就是不見這個地方!”

“原來是已經被你升上天空了!”

“是的,女士,其實我的計劃原本是在過一段時間,就進行人類遷移,將地面上所有人類全部都遷移到這座浮空城裏!畢竟這裏無論如何也比外邊更具備更強的生存力!”

人工智能零閃爍着黃色燈泡眼睛說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計劃,頓時驚呆了山峯和莫里,生活在這裏?

回首望去,這裏不僅有着她們見都沒見過的高樓大廈,柏油馬路,以及成排的綠蔭小樹,就是那沒有那麼灼熱的光線和空氣,都已經令她們渾身都舒坦了一截。

這要是能搬到這裏,那無疑是居住到了天堂!

“爲什麼?難道這也是你父親留給你的命令?”對於零的話,李寒產生了一絲疑問,這個父親這麼好,爲什麼當年不作呢?

“不!”誰知零再次搖了搖頭“父親並沒下達這種指令,這是我通過這麼長的歲月進行的分析以及…”

說到這裏,人工智能停頓了幾秒,看着這麼多年他見過的唯三的人類,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從誕生的那一刻我就在問自己是什麼,人類,機器人,還是隻是邏輯運算上的一次不太一樣的起伏?”

“這個答案越想越沒有答案,直達很多年前,我感覺到了無比的孤獨感,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我是什麼,我什麼也不是,我就是我!”

“獨一無二的我!”

“所以,我覺的我需要同伴,我需要這個世界不在那麼枯燥!”

“於是,我覺得,將剩餘的人類轉移到這個浮空城市,或許,也不錯!”

我是誰?

人類證明自我的第一個問題,也是人類探索這個世界的最核心東西。

沒想到這個人工智能居然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簡直是匪夷所思,無機生物中誕生的智慧與思考。

緩緩的點了點頭,李寒逐漸認同了這個零的想法,如果真能將血契鎮的人類全部轉移到這個浮空城,無異於將這個世界的人類能夠在滅絕的邊緣重新拉回來。

“好吧,那麼現在的我的問題是,阿爾法,不,地核晶塊,你還有嗎?我需要它!”

李寒直視着機器人的等怕眼睛,一字一字的說道,如果說這個人工智能不願意給他,他也只能來一次硬搶了。

閃了閃黃色燈泡,零解釋道“其實地核晶塊就是取自這個星球地核核心的一種能量物質,它具備強大的撕裂空間能力,同時也具備着高效動能!”

“但是,它需要進行一些列的提純,以及過濾,並且去除不穩定的結果,最後它的產量非常非常低!”

“我之所以會將浮空城降落下來,就是因爲我需要每隔一段時間都進行一次深入地核的採集!”

“所以,如果先生你需要的話,我只能給您提供非常小,非常小的一塊!”說着,機器人用手比了一個小到忽略不計的一個樣子。

“這!”李寒皺着眉頭看着機器人“能產生多少能量?可以供一個庇護所多久的電力以及暖氣?”

能不翻臉,李寒也不想翻臉,而且就算翻臉,這麼大個城市,他去哪找這地核晶塊,他連零號研究所都不知道在哪!

“一個庇護所?呃,恕我直言,先生,別說一個庇護所了,就是一個城市的電量,也是綽綽有餘!”

“如果按照一個大型庇護所的標準的話,應該可以持續供應大概相當於100年左右的電量!”

機器人的話在李寒聽來簡直和石破天驚沒有任何區別,他還以爲能有個1天就足夠了,卻沒想到是100年!

這簡直已經超出他的預期範圍1萬倍以上!

李寒頓時驚喜的有些愣住了!

這尼瑪的生存任務就這樣完成了? 是的,生存任務就在這麼一個馬路邊的小椅子上邊,就這麼完成了。

當人工智能零帶着他們走進城市中央,也就是零號科技公司的時候,李寒才知道,這就是零號研究所,在末世前同樣也是這個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

充滿了無限科技感的零號研究所不僅讓李寒看傻了眼,更是讓山峯和莫里連挪動一步都做不到。

實在是給人的衝擊感太強了!

零號研究所地上15層,浮空城驅動室正中央。

無數懸浮好像石板一樣的方形東西正不斷環繞在一個光亮的球形物體四周。

那些石板時而一閃一閃亮起耀眼的青光,然後緊接着又一閃而沒。

而它們中間那個球形物體卻是一直亮着刺眼的白光,將整個空間照耀的有些讓人睜不開眼。

“這就是我主要存在的地方,也是整個浮空城的驅動系統,同時也是採集提煉地核晶塊的設備!”站在球體的前邊,紅色機器人向李寒他們介紹到。

“至於這位先生需要的地核晶塊,請稍等!”說着這個紅色機器人忽然將頭顱低了下去,然後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了。

正當李寒他們以爲它是不是出什麼問題的時候,一個洪亮的聲音忽然從光球裏邊傳了出來。

“這位先生,請收好,雖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是,作爲這麼多年來第一個登陸這個浮空城的人,相信你會好好運用他!”

話音還未落下,一個金屬臂爪忽然從天而落,而金屬爪子的中央正抓着一個橢圓形的金屬管子。

透過金屬管子的一側玻璃外殼,李寒能夠清晰的看見一種弱紅色的光芒在裏邊不斷閃耀。

這就是那個地核晶塊?

李寒激動到整個手都在顫抖,他小心的接過這個東西“這,這就是地核晶塊?”

“是的先生,這就是你需要地核晶塊!”聲音再次從光球裏邊傳了過來。

“好!”李寒小心的將這個鐵罐子收到了揹包裏,這任務完成的如此猝不及防,令他有些心肝顫抖,不過經歷了這麼多生死考驗,他現在倒還算淡定。

不過,現在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問題,那個回去的設備,也就是穿梭兩個世界空間裝備,它此時正在那個充滿蟲怪的地下庇護所。

問題不在那些蟲怪身上,而是,李寒根本不記得,那個庇護所在哪裏!

“你知道那個有怪異扁平蟲子的庇護所嗎?”雖然不抱希望,李寒還是向着這個看上去什麼都知道的人工智能開口詢問道。

但是,零的答案卻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哦!你是說那些相位扁蝨嗎?當然知道,那些東西就是生存在空間裂縫當中的一種生物!”

“相位扁蝨?空間裂縫?”李寒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似乎隱約的捕捉到了什麼。

“是的!”光球很肯定的說道,似乎發現這樣說話有些不自在,紅色機器人又重新擡起了頭顱,接過了光球的話“相位扁蝨一種生活在空間縫隙的生物,也就是俗話說的,世界與世界只見的空間夾縫,那是一段比較奇怪,嗯,比較詭異的地方!”

“一般將那個地方被稱爲光陰之河,因爲每個世界的時間流速都不一樣,所以,當你穿越兩個世界的時候,必然會造成,時間上的損耗,以及流逝!”

“所以,當你穿越世界到達另一個世界時,然後再返回,也許在這個世界過去了無數天,但是在原世界可能只是剛過去一秒!”

光陰之河?聽到這裏,李寒心神大振,原來那一段光怪陸奇、色彩斑斕的走廊是光陰只河!

難怪我和腦緊接着穿越到這個世界,但是,卻差別了幾十年的時間,原來是這麼造成的!

而零繼續說道“至於相位扁蝨,就是生活在那裏一種生物,一般母蟲較小,公蟲非常大,而且他們一卵能產生非常多的幼蟲!”

“他們的食物很雜,生物,空間縫隙中的各種不明物質,哦!就是連時間的碎片,他們也能夠吞噬!”

“嗯?”看了看李寒冒着冷汗的額頭,零似乎想到了什麼“這位先生,你不會是遇見了這種相位扁蝨吧?那你還真是幸運,居然能從它們的嘴裏逃了出來!”

“這些相位扁蝨可是光陰之河裏,最出名的一種災害之一!”

李寒渾身打了個冷顫,這尼瑪的形容的也太恐怖了吧,於是,李寒將自己剛穿越到這個世界時候,在地下庇護所的事情全部都說了一遍。

“沒想到,你真的碰見了這種生物,還逃了出來,我不得不說,你真幸運,至於你碰到那些透明的幽靈生物!”

“我想可能是一種時光再現的現象,也就是說受到光陰之河的影響,那個庇護所曾經發生的事情,又再次顯現了出來!不過只有影像,沒有實體!”

“就好像,海市蜃樓一樣!”

“哦!”李寒點了點頭,這個解釋到是說明了,當時他看到拿的那些透明幽靈好似在恐懼什麼,應該都是他們很久很久之前看到的,只不過在顯現了出來。

疑惑一個個解開,當李寒問及那個他抵達7號庇護所和枯月之井這個世界的7好研究所之間的關係時,零卻是遺憾的搖了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

“畢竟這個世界,不,多維宇宙實在是太過龐大,有太多的未解之謎,有太多的無人問津的事情在發生,就算每一分鐘誕生無數的新鮮、詭異的事情也並不奇怪!”

“沒有人能夠完全解釋這些問題!”

李寒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有些問題看來最終只能永遠的沉澱在心頭之中了。

零最後表示,如果李寒想要穿越到另一個世界,它也有那種穿梭空間的儀器,可以讓李寒使用一次。


不過,這都得等,血契鎮的人全部遷移到浮空城裏,才行,因爲啓動一次空間穿越,消耗的能量非常龐大!

李寒頓時有些喜出望外,這是瞌睡時候就有枕頭送來啊!

當即表示,可以,他也想看着莫里他們搬到浮空城,再走! 其實浮空城是可以飛的,將城外200多血契衛隊收容進來以後。

他們很快就飛到了血契鎮的外邊,血契鎮的所有人已經嚇傻了,他們紛紛跪拜在浮空城下,錯把浮空城當成了赤月大神的神域降臨了。

當他們看見山峯和莫里從浮空城大門出來的時候,還以爲赤月大神是女人。

默默的看着這一切,李寒知道自己這個世界的旅行也已經走到了盡頭,不論之後這些人類會發生什麼,至上,有着人工智能的庇護,他們的生活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最起碼,已經不缺少食物和水了,零不僅能從異界弄到水,同時也能弄到食物。

而且,據他透露,他正在研究大規模穿梭別的世界的方法,一旦成功,他將會帶領這個世界僅存的人類進入別的世界!

那麼他們將徹底脫離這個已經物資禁絕的世界了!

“你真厲害!”李寒雖然已經穿越了數次空間,但那都是災難空間支配下作的,這個零卻能自主穿梭世界,他豎起了大拇指,真心說道。

“李寒先生,血契鎮的人們已經快要遷移結束了,你現在要走嗎?”紅色機器人微微躬身,接受了李寒的讚揚,然後回頭向下望去,浩浩蕩蕩的血契鎮搬遷隊伍已經快要結束了。

畢竟也只有這萬把人而已,在迫不及待的心情下,速度還是很快的。

李寒也扒着城市的邊緣,極目遠眺看着站在搬遷隊伍的最前頭兩個人,一個較小的身影和一個高大的身影。

山峯和莫里!

看着他們雖然大汗淋漓,但是依然掛在嘴邊忍不住的幸福笑意,李寒默默注視良久,然後微微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