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是遊戲,是死亡的遊戲……”

“看來,你捨不得那20年了!”她笑了笑。

“哈哈……是捨不得嗎?”他也笑了笑。“其實在這個遊戲中最穩妥的方法就是等到快到六點的時候再去找到她,然後完美度過最後幾分鐘就可以了,我當時出去只是看看情況……沒想到……”他笑了笑。

“沒想到,她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了,看來他對男人的痛恨真是到了極點。”她大有深意的看了蒼無惑一眼。

“沒錯……接下來能不能活下去,就得看我們的運氣了。”

月已很深,厚厚的濃霧遮擋住了月光,投影下來大片大片的黑暗。而這路邊的路燈似乎也很是不爭氣,一閃一閃的,幾乎都快滅了。終於,它忍受不了夜間不詳的寂寥,掙扎了幾番之後,它徹底的淡了下去。

“啊……”接着蒼無惑二人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似乎是門被撞壞的聲音,然後就看到在屋內的燈光下看到張磊渾身鮮血淋漓的跑了出來。

“出來!給老子出來!我要殺了你!”說完拿着匕首對着虛無的前方一陣亂捅!

“嘻嘻嘻嘻……”滲人的慘笑,響起在了每一個人的耳邊。 “吵什麼吵!能安靜點嗎?”那個中年的保安不知從哪裏走了出來,站在背後對着張磊吼到。

“滾開!”張磊一聲怒吼,轉過身,面向了他。

“啊……”那中年保安似乎看到了什麼驚恐的事情,發出一陣尖叫,一下就癱軟在了地上,渾身哆嗦着,口裏不停的念道:“不是我乾的……不是我乾的……放過我……”

因爲面向了燈光,蒼無惑二人終於看到了張磊的臉,凹陷的眼眶中什麼都沒有!他的眼珠子被挖走了!

林逸兒拉了蒼無惑一下,小聲說道:“這個人肯定知道些什麼!”

“好吧,目前也只能這樣做了。”他有些無奈。

說完二人就悄悄地摸了過去,捂住那中年人的嘴把他拉進了員工休息室,即離那保安室不遠的房間,也是林逸兒二人換衣服的地方。

“唔唔……放開我!”

“噓……”蒼無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又示意他看外面。

只見窗戶在一個紅影在外面的小型假山處飄來飄去,似乎在尋找着什麼。而張磊就離她不遠處的空地上,還在拼命的向着他看不見的前方揮舞着刀子,那女鬼居然不理睬他。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再不說我們都得死在這裏!”蒼無惑壓低了聲音,做出一副恐懼的表情。

“不……我不知道……”他使勁的搖了搖頭,顫抖着。

“怎麼辦?”蒼無惑回頭看了林逸兒一眼,想向她尋求幫助,不過在他回頭的一剎那,他卻不動了。

“不知道……嗯?”林逸兒疑惑的看着他,這種貌似只發生在電視裏的場景讓她覺得很是不對勁,又連想到那個女鬼,頓時她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沒有敢再多想,直接一個前滾到了蒼無惑邊上。

“嘻嘻嘻嘻……”那陰暗的角落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件紅色的衣服!

“是這裏……是這裏!啊……”那中年保安痛苦的抱着頭,嘴裏不停的念着,“不是我,不是我……對不起,他們威脅我……”

蒼無惑看了林逸兒一眼,從他那斷斷續續的話語中隱約知道了什麼。

“喂喂!兄弟,你們是不是挖出了她的眼,藏在哪裏了?”蒼無惑按住了他的肩膀,詢問到。

“不是我……不是我!”他突然站了起來,用力掙開了蒼無惑,向外面衝了出去,一下就消失在了外面不知何時起朦朧的大霧裏。

林逸兒關上門,道:“那件衣服之前就在那裏了,不過我當時也沒有在意。”

“呼……”他長出了一口氣,又道,“那中年保安死定了。”

“你剛剛爲什麼不攔住他?”

“我試着去了……現在幾點了?”

“3點過,你有想到什麼辦法嗎?按理來說你都是老手了。”

“老手?呵呵……上一次能過去都是歪打正着,運氣好……不多說了,還是想想怎麼過吧,在這裏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他笑了笑。

“看你好像很淡然樣子,似乎你不怕死嘛?”

“怕,當然怕,誰不怕死呢?就要看你怎麼怕了……”他又是邪魅的一笑,看向了她的腰間,接着又道,“不過,似乎你的勇氣有點超乎尋常啊……”

她撇過頭,沒有回答,似乎在思考着什麼。無奈,蒼無惑只好收回了那好奇的目光看着天花板,兩人都沉默了,周圍一下變得安靜了下來,安靜得有些害怕。

“不要……不要過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嗚嗚嗚……我後天就要結婚了,求求你們了!”徐豔雙手抱着胸,看着眼前的幾個男子,慢慢的移動到了角落。

“小賤人!你還欠我們兩萬呢,別忘了當初我們是怎麼約定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一個保安搓着手,一把抓住了徐豔的頭髮把她按在了桌子上。

“啊……”她的額頭被磕出了血,發出一聲慘叫。“嗚嗚……是你們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對不起……我不該看到你們幫人販毒,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嗚嗚嗚……錢我會想辦法還給你們的呀!”

“你也不瞧瞧你那樣!找男友也不找個有錢的,這年代了,你還相信愛情?我瞧瞧告訴你個祕密吧,這件事的背後阿寬也有參與!”另一個人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在她耳邊悄悄說到。

“不會的……”

“呵呵!已經晚了!阿寬!你出來!”門旁邊的一個人說到。

這時候,一個人影畏畏縮縮的從外面走了進來,正是阿寬。

“小豔……”

“不!”她大叫着過去抓住他的衣領,“這不是真的,你快告訴我,對吧?”

“小豔……”

“不!你這是什麼回答?你快說啊!”她已經幾近崩潰了,而面對她的阿寬依舊沉默。

“什麼海誓山盟,什麼長久永遠,哈哈……都是騙局!”她紅了眼,用之前在桌子上偷偷藏在袖子裏的剪刀一下就劃在了阿寬的臉上,連帶着他的一隻眼珠,帶走了一大塊肉。

“啊!醜娘們!我要殺了你,按住她!”他對旁邊的人吼到。旁邊的人都慌了神,甚至有一個嘔吐了出來,其他兩個只好照做。

“不要,不要!你們這些禽獸!啊……”

幾個月後的一個夜晚。月光是那麼明亮,照得天地一片潔白,宛如白晝。月下的七彩的燈和煙火,好一副喜慶的樣子,人們好不快活。不過這美好的場面不是徐豔的,是阿寬和另一個女子。

在這歡好的場面,卻是突然來了另一位新娘,正是徐豔,她着好了紅裝,塗着鮮豔的口紅。那美麗的頭蓋下,如果有人看到,定會嚇個半死,她沒有雙眼!觸目驚心的眼眶中,似乎還生了蛆蟲,不時的向外爬出,掉到那極端枯瘦的手臂上,帶着血!

在這幢喜慶的公寓下的榆樹下,她取出了一根繩子,猙獰的笑着,上吊了!

“陳寬!我詛咒你們一輩子!嘻嘻嘻嘻……”

“啊!”蒼無惑叫出了聲來,腦海裏全是徐豔那恐怖的樣子,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什麼時候……睡着了?!” “這裏是?”蒼無惑四處看了看,漸漸的他的心都快涼了。入眼處就是那間保安室,這裏到處都是血,在地面上零零落落的有六顆眼珠,瞳孔都朝向了他,這可不是個好的徵兆!

他掙扎着爬了起來,看了看那臺電腦,上面顯示的時間是“5:40”。

“原來我都睡了那麼久了嗎?”他自言自語着,又摸向了自己的口袋,那裏放着他從商店買來的靈符,價值200點驚魂點。

辟邪靈符:主動使用,或者受到危險時自動激發,使使用者兩個半小時內不受邪力的侵蝕。(備註:原靈符由茅山所制,具備剋制世間邪靈的效用,不過這此靈符被人仿製得很失敗,靈氣已經消散了大半,使用時請務必攜帶在身)

沒錯,這就是蒼無惑的底牌,這也是他底氣的由來。然而沒有想到的是事件發生得太突然,打亂的他的計劃。本來可以完美過關的,看着那已經慢慢消失的靈符,似乎已經撐不過10分鐘了,現在能否活下去還是個未知數,他無奈的笑了笑。

wωω•ttka n•C〇

嘀嗒嘀嗒……

那廁所裏因爲年舊變得破財而不停的滴落的水聲此刻顯得那麼焦急,不知是否是心理的緣故,蒼無惑也被感染得有些“慌張”了。然而他發現一個事實,門居然打不開,而且沒上鎖!

“……逃不掉了嗎?”

“嘻嘻嘻!”似乎是從他的耳邊響起的,他強忍住回頭去看看,雖然他肯定那裏什麼都沒有。

“糟糕了!靈符快沒有了!該死,這地方居然沒有窗子!”

“遊戲……結束了!”背後突然的就出現了一陣風,吹得他頭皮發麻!忍住了肌肉莫名的戰慄,他向前一滾就靠在了門上。

“這間房子是她最痛恨的地方吧,跑到這裏來不就是到了她的老巢嗎?哎呀呀,我真是失策,不過,爲什麼就睡着了呢?”看着前方的角落裏那團紅色衣服,它慢慢浮到了空中,本來乾癟的袖口中竟然伸出了慘白的雙手,鮮紅欲滴的指甲上似乎還殘留着異物,一股奇特的惡臭突然充斥在了這房間中,刺鼻又薰眼。

“咳咳咳……你死的時候就不能噴點香水嗎!”他感到有些頭昏腦漲。而剛好在那衣服中伸出腦袋的同時,他的靈符也完全消散了。

“這個窘境真讓我有些無力!”看着已經伸出手飄向他的徐豔,心裏卻在默默的計算着時間,這時候他突然大喊道:“對着門前的牆壁!”

砰!

一陣巨響,震得他耳朵發鳴,然後就是無數的灰塵,雖然腦袋發懵,但他還是掙扎着快速跑了出去。

“咳咳……你真慢,差點我就死了。”看着面前的林逸兒,他扭了扭脖子,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居然有一隻手的抓痕。

“她死了嗎?”林逸兒問到。

“不知道……沒想到他們居然把她的眼睛封在了門前的牆壁裏,我找了好久!”

“不得不說,你的想法真大膽。”她白了他一眼。

“運氣好,不過可惜了我的200點驚魂點。你還是真不留情啊,計劃我剛說出來你就把我打暈了,萬一我直接一覺睡到天亮怎麼辦?帶着手雷的美女‘警察’,呵呵……”他大有深意的看着她。

重生之我本純善 “……其實我是個殺手!”她把着槍,在手裏很是順溜的轉了兩圈,甩了甩頭髮看着他緊皺着眉頭又道,“怎麼了?”

“不對!”

“怎麼不對了?”

“現在幾點?”

“五點五十八。”

“不好,她還沒有死!任務沒有提示完成!”他的洞悉可以看到任務的完成狀況。

“嘻嘻嘻嘻……男人,都不得好死!啊!!”突然那廢墟中發出一陣爆響,碎石頭屑滿天飛,其中一個飛來,還劃破了他的臉。徐豔的腦袋居然被炸掉了大半,無數的蛆蟲從爛掉的肉中掉落下來。

“快跑!”說完拉着林逸兒的手就是一陣狂奔,不過很快讓他愕然的是,居然是自已反被拉着跑,要知道他常年鍛鍊身體的,身體素質比一般人還要好,更何況他還有“健康專家”的稱號。

“說是這樣說,可我們往哪跑啊?”林逸兒變得有些焦急,可以看到她的額頭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正說着,前面的林逸兒就突然停了下來,措手不及的蒼無惑一下撞到她的背上,本能的一下就抱住了她,兩人翻滾着摔到了地上。

“你幹嘛呀?……”揉了揉頭,蒼無惑無奈的看着前面那棵榆樹。

“你們跑不掉了!嘻嘻嘻嘻……”徐豔不知爲何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前方!

“誒?小豔,不如這樣吧,到了6點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怎麼樣啊?”他厚着臉皮說到。

“你是蠢貨嗎?死吧!”只剩下半邊腦袋的徐豔一閃一一閃的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開掛……”蒼無惑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她一下掐住了脖子,提到了空中,就伸出手要去挖他的眼珠子。一旦被挖,那麼他就必死無疑!

這情景又讓他想到了第一次的險死的場景,現在林逸兒已經逃了吧,他想到,當時執行那個計劃的時候,她都是那麼果斷。

不過,預想中的疼痛沒有來到,突然身體一輕,他就掉在了地上。睜開眼就看到林逸兒拿着一把匕首,上面滴着血,她切斷了徐豔的手臂!

“愣着幹嘛呀,跑啊!”她喊到。說完竟然率先從後面開溜了,一刻也沒有停留。

沒有猶豫,起身就跑,大喊道:“我記住了這個人情!”他們是分開跑的。

按照那夢中所見,徐豔是對男人恨之入骨的,那麼自己也就給了林逸兒一個活命的機會,徐豔肯定會來追他。

不過預料中的追殺並沒有來到,他躲在一棵樹上,直到等到最後的幾秒中才看到徐豔衝了過來,她渾身是血,流了一地,顯得很是猙獰。

“死!死!死!”她喊着,聲音卻是有些顫抖。

他皺了皺眉頭,心中卻是計算着時間,在她飄來要碰到蒼無惑的時候,他人影一閃,直接消失了。

“她死了嗎?” 恭喜任務完成!

獲得驚魂點350點!

磨了10年劍的我終於可以浪了 獲得道具:【憎恨之眼】

【憎恨之眼】:使用後發出一道光束,10秒之內讓敵人的陷入持續精神低迷狀態,或者對自己使用,3分鐘內因內心的復仇慾望而不同程度提升自己的身體機能(剩餘次數:3)

蒼無惑坐在自己的牀上,把玩着手中的紅色眼珠子,感覺到其中不斷的透露出陰寒,覺得若是拿在手中久了就會迷失心智。

當時在林逸兒手雷爆炸時,這顆眼珠子就被炸了出來,一下掉在了他胸前,下意識的他發動了洞悉技能,發現是一個可以帶走的道具,沒有多想直接就揣包裏了,後來他也是極度後悔的,因爲洞悉讓他知道毀滅這東西是可以結束遊戲的,險些自己把自己給玩死了。不過,他不知道爲什麼徐豔會去追林逸兒,這讓他很是不解,徐豔主殺男人呀?

驚魂遊戲城中很坑的就是玩家沒有儲物格子,而是需要在商城中自己購買,其中最便宜的是一個戒指,300驚魂點,直覺讓他買了一個。

幾近失敗的空間戒指:裏面有一立方米死物的空間。(配戴在手指上,集中注意力你就知道怎麼使用了)

有趣的是,當蒼無惑對這戒指使用洞悉的時候腦海中提示出了一句話:你可以攜帶遊戲中的物品在此之中。

可以將遊戲中的物品裝進去,這就有些bug了!不過考慮到遊戲城中的任務那麼難,物價那麼高,似乎這也很值得!在遊戲中對物品使用洞悉的時候他經常被提示:不可直接帶回。

他是聰明人,稍微一想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想必這也是這遊戲城的特色了。而且這戒指的使用必須佩戴在手指上,好在是可以隱藏的,戴上手指的瞬間,那個機械的聲音就提示他是否選擇隱藏。毫無疑問,他選擇是。

突兀的,它就直接消失了,與手指的接觸感都沒有了,不過他卻是能感覺到它存在在那裏的,心念一動,它又浮現了出來,絲毫沒有對身體的操縱感覺到一絲的不適。

太神奇了!他感嘆到。

“啊……”蒼無惑泡在浴缸裏,長長的舒了口氣,一身的疲憊都彷彿被洗了去,那眼裏不是普通人所有的疲態和恐懼,反而是一股鬥志,還有會心的笑。

神經質!這就是他,在原本世界上百無聊賴的他,此刻彷彿找到了生活本該有的冒險和緊張的樂趣。不停的沉浸在思緒中,他的精神彷彿昇華了,身體也漸漸的充滿了活力。

整理之後他就前往了樓下的“武練中心”,武練中心到處都是而且很大,這些都爲了是方便玩家的訓練。武練中心也是身體素質測試的地方,對於某些穩定的因素是以數字的形式展現的,他的洞悉和這有些相似,不過卻是沒有武練中心的齊全。

交了10個驚魂點後,就有一陣白色的光閃過在腦海中就顯示了一大串數據。

名字:蒼無惑

稱號:健康專家

剩餘壽命/生存值:79/79

體能:130(100)

力量:12(10)

敏捷:11(10)

精神:18(10)

魅力:10(10)

視力:5.0

神經反應:20(10)

肌肉反應:11(10)

……

?????

……

反覆的看了幾遍,如魅力之類不到括號中的正常值的,都被“健康專家”的稱號強行修補到了正常值。

他也算是個變態了,大多的數據都比一個正常的成年男子高。除了身體的基本數據還有大量他不懂的數據,像什麼“空間契合”“火系契合”“意志量”什麼之類的有什麼用,他都不知道,索性也不管。

小紅說過,除了在遊戲中用一些特殊的道具,或者方法外,自己鍛鍊也可以提升自己的身體機能,不過人類能自己挖掘出自己的潛能是有限的,這讓蒼無惑有了很多的想法。

f區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裏面有電車,不過這電車的速度估計比地球上最快的磁懸浮列車還要快。新手區的人也不少,小紅說驚魂遊戲城每天都在從世界各地將人送來。f區是邊緣區,有些荒涼,但是唯獨可以肯定的是,f區絕不會受外力的干擾,新手在這裏的安全絕對無憂。

“在其它區難道還有同類之外的危險嗎?”蒼無惑問到。

“現在你的權限不夠,快強大起來吧!”小紅笑了笑,雖然那表情比哭還難看。

“好吧,總觀這兩次的遊戲,似乎……都沒有什麼特色吧?都是逃命爲基礎。”

“新手在前幾次的遊戲中都是這樣,是爲了鼓勵玩家去適應環境,體驗到無力的快感,還有恐懼!”

“這大概會持續幾次呢?”

“不確定,沒有具體的說法,有的人只有一次,有的有好幾十次。不過,我覺得您還是做好接下來的準備,一旦度過這幾次,接下來的,存活率更低!”

其實蒼無惑運氣真的不好,在其他玩家當中,新手任務一般10次遊戲中最多隻有3,4次會發生死亡,而且每次也只死亡1人。

“哎,我是被命運所眷顧的人,真是令人憂傷……”

……

a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