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則之力涌動,瞬間形成一片真空,將無數的湮滅氣團逼迫開來。然後夢幻世界的法則之力轟然撞破湮滅法則的力量,瞬間作用在天火的身上。。

哇——!

一口本源火之力噴出,天火竭力維持的法則領域轟然崩塌。其整個人臉色難看的看著從法則領域中完好走出來的李麟。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掌握更高級的法則,還破了本皇的湮滅法則。」天火不可置信的喊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我的法則融合了好幾種法則之力,其中就有部分湮滅法則,即便你的領域比較純粹,但在重傷狀態下依然不可能抵抗住。現在你體內的傷勢已經被我完全引爆,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李麟神色傲然的說道。

「哼,這裡是本皇的地盤,就算你贏了我又如何,我是天火之身,天生擁有掌控火焰的能力,你是對付不了我的。」天火怒聲吼道,然後整個人轟然向著下方的岩漿湖中衝去。(未完待續。) 面對天火的逃逸,李麟還真的沒有什麼辦法。.畢竟這裡連通著地底無窮火山,對火焰並不精通的李麟進去根本就討不到好。甚至還有可能因為不熟悉地形而吃了大虧。

就在李麟束手無策的時候,大地之下轟然暴發出一陣轟鳴聲,無窮岩漿翻滾如潮,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從大地之下倒飛而出。

「混賬,你竟然敢趁火打劫。」天火的聲音中充滿了無窮的憤怒。

在岩漿大河之上慢慢浮現一道黑色身影。正是那極有可能是秦錚的神秘龍脈地師。

「李麟,老夫會調動大地龍脈之地禁錮這片土地,你來出手拿下他!」龍脈地師對著李麟喊道。雙手勾勒起濃郁的大地本源之力,一聲龍吟從大地之下橫空而起。火焰山下的大地龍脈被吸引,無窮土黃色光芒籠罩整片大地。奔騰的岩漿海瞬間凝固,噴涌的岩漿也瞬間死寂。很多火靈在這股無可抵擋的大地之力下灰飛湮滅。

李麟點點頭,揮舞在著凶戟向著天火殺去。

「該死的人類!你們都去死吧。天火領域!」天火一聲怒吼,無邊火焰化為火海,將自己緊緊地包括在內。這次的火焰之中散發著靈姓,和之前的火焰完全無法相比。

李麟絲毫沒有遲疑,周身包裹著濃郁的空間本源之力,瞬息間就攻擊到天火身畔。

噌——!!

一聲響亮的劍鳴,一柄古樸的長劍出現在火靈的手中,轟隆一聲,長劍硬生生擋住了凶戟的兇猛一擊。

這突然的狀況讓李麟驚訝不已,沒想到這天火竟然還精通劍道,其手中這柄古樸長劍必然也是來歷不凡。

不過凶戟本身材質就不一般,再加上吞噬了無窮的凶煞之氣,就算是在上古神兵之中也是不凡的存在,和這柄明顯不是天火本身祭煉的長劍相比,自然佔據極大的優勢。

轟隆隆!

凶戟舞動如風,徹底取得了優勢。最終李麟依靠夢幻世界這一強悍法則生生將天火本體打散,徹底鎮壓在六芒星空間深處。

隨著天火消失,龍脈地師解除大地的封印,被禁錮在大地之下的岩漿瘋狂噴湧起來。如果不加以阻止,這裡必然會在不久的將來誕生一座超級巨大的火山。

龍脈地師向著李麟飛來。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李麟抱拳說道,臉上的神色很是認真,如果不是他出手,李麟根本就不可能擒拿住天火。

「小傢伙,老夫沒想到這頭天火竟然在和武王的爭鬥中受了傷。倒是平白讓你撿了個大便宜。」龍脈地師沉聲說道。

「前輩一直呆在這裡也是為了這天火?」李麟沉聲說道。

龍脈地師搖了搖頭,道:「這天火對於神級高手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對神級之下卻是逆天之物。不過這團天火已經擁有靈智,無法輕易吞噬煉化。因此讓人煉化必須無比慎重。」龍脈地師沉聲說道。

「前輩,我準備將天火所記載的法則強行剝奪出來。至於天火遺留下來的霸道魂力也將作為我和雪玲孩子成長的補品。」李麟開口說出打算。同時他的話讓龍脈地師身子一顫,看向李麟的目光說不出的複雜。

「看來我的感應是對的。小傢伙,我知道你一直在試探我的身份。秦錚是我,我卻不是秦錚。我覺醒了前世的記憶,整個人完全以前世的記憶為主,再加上我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些意外,所以才會一直在黑水叢林中遊盪。」龍脈地師終於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李麟嘆了口氣,他之前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但是現在證實了,李麟心中也頗感惋惜。就像敖無情一樣,覺醒了前世記憶並以前世記憶為主,今生的短暫經歷如何能夠和前世強悍的一生相比,因此今生的記憶註定淪為附庸。

「前輩打算怎麼辦?就這般一直隱居在這裡?」李麟沉聲問道。

「秦家畢竟生我養我,本欲報答,現在卻已經沒有必要。不過龍脈地師為天下所不容,我的身份是見不得光的。」龍脈地師秦錚沉聲說道。

李麟想了想,開口說道:「前輩可願意隨我們前往中域?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可以讓龍脈地師一脈重見天曰。」

秦錚目光中並沒有絲毫的激動,只是一片難言的平靜。

「我會去的,不過不是現在。黑水叢林地下的龍脈很不簡單,在沒有完全參悟透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你的心思我明白,從血脈上講,雪玲的確是我的女兒,你也算不得外人。」秦錚沉聲說道。

有秦錚這句話,李麟心中徹底放鬆了下來。

「既然如此,李麟就在中域恭候前輩大駕光臨了。」

龍脈地師沉入地下,繼續參悟他的地下龍脈大陣,李麟最終看了沸騰的火焰山一眼,破碎虛空飛了出去。

在火焰山之外,秦雪玲的禁制阻擋了流火飛石的傷害,漫天揮揮洒洒的火山灰雨遇到這片禁制就自動彈開,秦雪玲盤膝坐在漢王府衛隊的軍營前,以自身實力為整個衛隊撐起一片安寧的天來。

當李麟出現,秦雪玲明白此行已經結束,放開禁制,並命令大軍開拔會王城。

李麟並沒有和漢王府衛隊一塊兒行動,他帶著秦雪玲,秘密向著黑水叢林深處而出。

一路之上,李麟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現在的黑水叢林混亂是其最基本的特徵,階位以上的靈獸彷彿同時陷入了瘋狂之境,廝殺到處都是。李麟碰上幾起之後,終於發現了端倪。所有階位靈獸的神魂之中皆有相互廝殺的隱秘禁制,可以說正是這道不起眼的禁制讓黑水叢林的野獸變得無比嗜血瘋狂。李麟神念慢慢散開,籠罩整個黑水叢林,雙手破開虛空,向著遠方抓去。當其右手收回的時候,一頭渾身血粼粼的虎形靈獸出現在他的手中,只是此時其體型已經被強行拘禁到了極為微小的境地,因此即便再瘋狂也難以對李麟造成傷害。

隨手破開其神魂中的那道隱秘禁制,瘋狂殺戮之意的高階靈獸漸漸清醒起來。

「王,是你回來了嗎?」這頭高階靈獸出身龍谷,雖然不是龍屬一脈,但也是頗為強力的靈獸種族,在李麟奪得龍皇之位的時候有幸覲見過李麟一面。

「你們神魂中的禁制是何人所下?」李麟沉聲問道。最有可能是武王做的,不夠既然其能夠在所有靈獸的神魂之中下了封印,但又為何將其放生,難道就是為了看整個黑水叢林變成了靈獸廝殺的混亂之地?

「禁制,什麼禁制?」高階靈獸滿臉不解的說道。

「你可記得你之前做了什麼?」李麟沉聲問道。

這頭高階靈獸撓撓頭,滿臉的迷茫之色。

「龍谷是否還在?」這是李麟關心的問題。

高階靈獸搖搖頭,臉上的神色閃過一抹由衷的哀傷之色。龍谷對整個黑水叢林靈獸來說皆有特殊的意義,正是因為龍谷的存在,龍屬一脈才能夠發展壯大,內抗蠻荒古蒂強悍靈獸的壓迫,內御人族強者的不顧蠶食。可以說正是因為龍谷的存在保證了黑水叢林的有序安定的局面。

「龍谷已經被人類給毀了,除了王后其他人都沒有逃出去。」虎形高階靈獸眼中閃著難受之色。

李麟點點頭,拒絕了這頭高階靈獸讓李麟重新組建黑水叢林秩序的建議,將其重新放入這片叢林之中。不是李麟不念舊情,實在是黑水叢林目前的混亂很有問題,從其背後李麟看到了些讓他忌憚的東西。

「是蠻荒古地所為嗎?」秦雪玲低聲說道。

李麟點點頭,道:「我本以為是武王做的,畢竟如此可以激怒蠻荒古地。就算蠻荒古地和黑水叢林的靈獸不是很對付,但畢竟都是靈獸所屬一脈。黑水叢林靈獸被奴役,必然會刺激整個蠻荒古蒂的高階靈獸。可是現在武王被排除了,剩下的能夠做到這一切的唯有蠻荒古地。」

「可是蠻荒古地如此做又是為了什麼?這應該對他們沒有好處才是。」秦雪玲不解的說道。

李麟沉吟了好久,最終無奈的說道:「是威懾,威懾那些隸屬於蠻荒古地卻又不肯聽話的靈獸勢力。同時也是為了製造混亂,阻止人族勢力的窺探。」

眨眼間,兩人來到了龍谷所在地,那片虛幻的世界壁障已經消失了,到處都是殘垣斷壁,甚至很多龍族強者的骸骨就那般被遺棄在大地之上。

李麟沉默半響,出手將所有龍族骸骨收攏,合葬在了這裡。李麟不知道龍族其他強者是被人帶走了還是被殺死了,當年一切熟悉身影皆已經不復存在了。

「這裡有武王的氣息,應該是武王做的。」秦雪玲開口說道。

李麟點點頭,臉色凝重的道:「我會前往長安城,將黑水叢林的事情搞清楚。」

兩人看了很久,李麟本欲前往蠻荒古地窺探,卻早打了秦雪玲的強烈反對。畢竟現在不是招惹蠻荒古地的時候。(未完待續。) 就在李麟準備離開的時候,一股微弱的波動讓他臉色一變。.

「怎麼了?」秦雪玲神色不解的問道。

「看來我需要進去一趟了,我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還有故人活著。」李麟臉色凝重的說道。

「是什麼人?」秦雪玲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進入黑水叢林這麼久,李麟這還是第一次覺察到熟悉的氣息。

「如果沒有感覺錯,應該是大地暴龍敖天那傢伙!」整個黑水叢林之中,也唯有敖天和他簽訂了血脈契約。之前李麟就在細心感受這股契約,可惜無法察覺。李麟都以為敖天已經死在了之前的大戰之中。但是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一股微弱的波動牽動了他的心神。和敖天的契約乃是來自六道天書,李麟是絕對不會感覺錯的。

「你準備進去?」秦雪玲臉色十分凝重。

李麟點點頭,道:「敖天乃是我在黑水叢林的支持者,黑水叢林的靈獸大軍就是由他統領,我不能放棄他不管。」

秦雪玲嘆了口氣,她就知道李麟會如此說,俏臉上之上閃過一抹決然之色,道:「我陪你一塊兒!」

李麟臉上微微一笑,並沒有拒絕。秦雪玲依然進入六芒星空間,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用出來。

對於蠻荒古地,就算是達到神級的李麟也不得不萬分謹慎小心。他收斂全身氣息,整個人低空飛行,同時儘可能的避免自己被下方**的靈獸發現。

蠻荒古地依然如同當年遠遠看到的那般充滿了亘古蠻荒之氣,彷彿時間無法在其身上痕迹,到處都是巨大的樹木,每一株都古老的嚇人,品種也是外界罕有的。就李麟所了解,蠻荒古地有三大恐怖:一是魔鬼迷霧,這是一種詭異的迷霧,如何形成和存在一直是一個謎團,但是一旦碰上,任何生靈絕無生還的道理。二是那險惡的環境,蠻荒古地中的天地元氣極為濃郁,但卻極為狂暴,內部摻雜著狂暴的蠻荒之氣,普通人根本無法吸收,唯有傳說中上古凶獸才能夠正常吸收。三是隱居其中的靈獸一族,無數年下來了,沒人清楚靈獸一族的發展情況,但是每一位從蠻荒古地走出來的靈獸強者無不是震動整個大陸的強悍存在。

李麟一踏入蠻荒古地,立刻感覺空氣中充斥著一種詭異的灼熱感覺,那些被玄功自主吸納入體內的天地元氣如同鋼刀一般意圖撕裂李麟的經脈。如此詭異的一幕使得李麟立刻停止了玄功的運轉,甚至連呼吸都採用了內呼吸的方式。

就在李麟感到彆扭的時候,生命之樹的根須從虛空之中出現,瞬間籠罩李麟的全身,化為一套灰綠色的甲胄,其竟然可以過濾蠻荒古地的天地元氣和空氣,並在李麟身畔形成一下片正常的區域。

李麟神色一喜,看來困擾外人的天地元氣問題對他來說已經輕鬆解決。

踏入蠻荒之地不足百里,李麟進入了一片茫茫白骨海洋,其中有靈獸的巨大骸骨,也有人族披著殘破戰甲依然不朽的屍骨。如此海量的骸骨就這麼被堆積在這裡無人管理,中間一跳羊腸小道蜿蜒通入骸骨海洋深處。

「這裡應該是當年人族和靈獸一族最後一戰的地方,這一戰之後,人族徹底將靈獸一族逼入絕境,也正是這一戰讓人族成為蒼龍大陸的主角。」秦雪玲的聲音傳入李麟的心中。雖然她身在六芒星空間之中,但因為李麟給予了她部分許可權,她自然可以從內部感知到外面的一切。

李麟點點頭,神念仔細感悟那斷斷續續的波動,他沒有選擇走那條羊腸小道,而是根據神念探查到的方向向著那遠處巨大的白骨山峰飛去。

以李麟實力,就算貼近地面飛行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到了骸骨巨山的山腳下,那微弱的波動正是來自於這巨山內部。

李麟並沒有用凶戟開道,而是將暗影帶出來,利用其充滿腐蝕姓的真氣生生從層層白骨之中腐蝕出一條通道。暗影的真氣具有超強的腐蝕姓,再加上這裡的骸骨經歷無盡歲月的風化,早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神能,碰上暗影的腐蝕真氣簡直如同積雪遇到岩漿,瞬間消融出一條一人高的整齊通道。

一人一虎迅速向著白骨巨山內部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越到內部,骸骨等級越高,骸骨中殘留的的神能也就越多。就算是接近武尊巔峰的暗影都感到吃不消。

就在此時,暗影的真氣碰到了一座白色的石壁,以其無物不容的腐蝕特姓,竟然無法在上面留下絲毫的痕迹。

李麟神色一愣,走向前輕輕觸摸那白色石壁。突然,他的臉色一變。

「這是骸骨,是什麼東西的骸骨?」李麟臉色說不出凝重,然後利用空間之力將周圍散亂的骸骨收放逐到空間亂流之中。慢慢這乳白色的骸骨竟然露出了全貌,同時一股熟悉的波動從白色骸骨之中傳來。

「這是一頭巨龍的骸骨,而且歷經萬古而不朽,生前來頭一定大的驚人。」出現在李麟身畔的秦雪玲神色極為凝重。

李麟慢慢的走向龍首,從其上巨大的眼窩中看進去,一股微弱的波動從內部傳來。李麟未曾從精神波動中感受到絲毫的惡意。這讓李麟心中一松,神識小心的探入其中。

然後李麟順著神識之力,小心的將生命精氣輸入其中,半個時辰之中,一個拳頭大的血色肉團被李麟從巨大龍首之中牽引出來。

「王……」微弱的波動從血色肉團之中傳來。

「你先修養,其他的等你恢復了再說!」李麟輕輕伸手,然後一部古樸的書卷出現在他的手中。書卷嘩啦啦的響動,一滴精血從古書之中飛出來人,然後沒入那血色肉團之中。原本微弱的精神波動瞬間強大了不小。李麟解除了敖天的契約,將封藏於六道天書中的一滴本源精血換給了他。也讓他可以更快的恢復過來。

李麟小心牽引,將其送入六芒星空間之中,然後直接讓其沉入生命之湖中,責令遊盪於其中的泥鰍敖無空看護他的安全。

「他就是敖天?但是為何會在這白骨山底的巨大龍骨之中?」秦雪玲不解的說道。敖天應該是屬於黑水叢林的高階靈獸,身隕在這個地方怎麼想都感到怪異。

「如果我沒有感覺錯,這頭巨龍骸骨很可能是敖天的前世本體,當初隕落在了這裡,轉世之身的他也在這裡隕落,不過機緣巧合之下,前世的骸骨和今生產生了一絲聯繫,然後再無窮骨海之中匯聚了一絲敖天的血肉精魄。」李麟沉聲說道。他在白骨巨龍身上感受到了絲絲和敖天本源相同的氣息。

「那你準備如何處理這巨龍骸骨,如果我沒看錯,這座白骨巨山就是被這巨龍骸骨支撐著的,一旦我們挪動,必然會使得骨山崩塌,並引起蠻荒古地靈獸的警覺。」秦雪玲繞著巨大的龍首走了一圈臉色難看的說道。

「這具骸骨極為不凡,如果敖天恢復之後將其融入體內,很可能會在極端的時間內造就一個神級強者,因此無論如何我們也應該將其帶走。」李麟沉聲說道。

「那你準備怎麼做?」秦雪玲問道。

「用這件神兵支撐骨山,其之前被凶戟打裂了,威力大減,留在我手中也是雞肋。」李麟手中出現一柄古樸的長劍,只是劍身上隱隱出現幾道不是很明顯的裂痕。

「這可是一件上古級別的神兵,即便現在損壞了,將來未必不能修復好,留在這裡可就很可惜了。」秦雪玲惋惜的說道。

「一件神兵總比咱們兩個將小命丟在這裡的好,更何況我感覺白骨海有古怪,這裡彷彿是一個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陣法,而陣法的根基就是這白骨巨龍一類的東西,如果我們不能拿出級別近似的東西替換,一旦將巨龍骸骨抽離,極可能會出引出大麻煩。」李麟沉聲說道。他的感覺一向很准,這也是他為何在抽離敖天的精血意識之後沒有立刻收走白骨巨龍的原因。

之後李麟施展大神通,以無邊神力支撐住上方巨大的白骨大山,然後將沉重不次於萬丈大山的巨龍骸骨收了起來。神劍轟然暴漲,劍身向下,生生插入大地地中,一陣陣神光涌動,在支撐住大山的同時,劍身散發出一股微弱的悲哀之音。

「神劍在悲鳴!」秦雪玲受到感染,神色有些落寞的說道。

「從失去原來主人的那一刻恐怕就註定了它現在的結局,神兵有靈,一聲也只願意追隨一個主人。一旦原主人消失,劍靈不是隨著戰死就是慢慢虛弱消散。」李麟沉聲說道。這種感情不只是這柄神劍,在青龍刀,白虎劍,玄武鎧這上古神兵身上也極為明顯。也正是這種失去原主人的悲鳴讓得李麟放棄了祭煉他們,重新花費大力氣煉製了這桿要伴隨他戰鬥的凶戟。(未完待續。) 就在李麟準備撤離的時候,整個白骨海洋發生劇烈的震動,一聲沉悶的咆哮聲從遠方傳來。.

李麟臉色一變,想也不想迅速向著蠻荒古地外圍而去。

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