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瑤奇怪的看着他們,怎麼回事?這個蘇紫陌怎麼了?

怎麼突然變得這樣憂傷?

過了好一會,蘇紫陌才緩和了心底悲傷的情緒。

“也不知道齊兒到家了沒有?”

“陌兒,放心吧!齊兒不會有事,到家了,你也是聽得到的。”

看着她的心情緩和了很多,他的心稍微放鬆了一些。

“嗯!”蘇紫陌低着頭,心情瞬間跌入谷底。

“若是沒事,就進去吧!”洛瑤在前帶路。

“陌兒,我送你回去空間指環戒裏休息,可好?”沐雲軒不理會洛瑤。

蘇紫陌快速的搖了搖頭。

“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蘇紫陌的聲音有些悶悶不樂的。

沐雲軒眼裏閃過一絲心疼。

他知道,這裏的時間對陌兒的打擊很大。

可是,沒有辦法?

陌兒必須留在這裏等到孩子生下來。 剛剛走到大殿的門頭。

一位老者緩緩走了過來。

老者鶴髮童顏,五官剛毅,一行一動,正氣凜然。

老者走沐雲軒面前,恭恭敬敬的喊道:“王,你終於回來了。”

“你認識本座?”

沐雲軒微眯着目光看着老者。

他身上有很熟悉的氣息。

老者微微一笑,語氣恭恭敬敬:“王,屬下怎麼會不認識自己的王呢?屬下一直在這裏等着王回來。”

“你是古月夢神族的人?”沐雲軒微微探測,看出了老者身上的氣息。

“看來王已經失去了這裏的記憶了。”老者擡頭,目光爲沉的看着沐雲軒。

他的樣貌發生了改變,可那夠強大的氣息和靈魂,依然是他們的王,偉大的夢魘。

“不錯,本座忘記了這裏的一些事情,不過用不了多久,應該就能想起來。”

沐雲軒不知道自己爲何會望了這裏的事情,但既然來到了這裏,就一定會想得起來的。

他對這裏的記憶,都是一點點的記起來的。

“王,無妨,王可能是出去遊歷太久了,過一段時間就能想起來了,不過這位是………?”

老者目光好奇地看向蘇紫陌。

這女娃生得極美!

而且很面善!

她就是王去了這麼多年尋回來的嗎?

“她是本座的妻子。”面對老者,沐雲軒的語氣和善了幾分。

“哦!”老者驚喜的看着蘇紫陌。

突然,他的目光變得幽深了許多。

她,竟然是一株精元,而且,那肚子裏……。

“好啊!真是太好了,王尋尋覓覓這麼多年,終於還是找到自己想要的了。”

蘇紫陌這會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來。

她對着老者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而洛瑤,在聽到沐雲軒親自承認了蘇紫陌是他的妻子時,她的心,瞬間嫉妒得發狂。

嫉妒,不甘心……瞬間吞噬着她的心。

一個只有靈魂的精元,也值得他這樣掏心掏肝的對待嗎?

“常伯,你還不快去給夢魘準備房間。”

洛瑤突然對常伯吼道!

“大祭司,我一直在爲王打理着王的一切,王的房間,走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現在依然是什麼樣子?王不喜歡別人動他的東西,他的東西都放在原處,不過現在多了一個女主人,我是該好好準備一下。”

這裏的人都喚老者常伯。

冷情大少復仇新娘 而常伯在對洛瑤說話的時候,十分的不友善。

“王,王后……”

“常伯,你叫我沐夫人就可以了。”蘇紫陌快速的糾正道。

什麼王和王后?

都什麼跟什麼呀?

夢魘已經不是夢魘了,他現在是沐雲軒,不是夢魘。

“這……”常伯看向沐雲軒。

“按照夫人說的做。”沐雲軒看着常伯說道。

他也不在乎那些名頭,可是古月夢神族的人都是這樣叫他的。

就隨他們吧!

洛瑤悶悶不樂的瞥了一眼蘇紫陌。

那麼好的身份,她居然還嫌棄上了?

她可知道?一百年前年的夢魘,到底有多厲害?現在的他,比以前更加厲害。

“王,夫人,請跟屬下來。”

常伯說完,在前邊帶路。 城主很大,金碧輝煌的,對於蘇紫陌來說,是能閃瞎了眼的那種。

“陌兒,小心些。”每到有上臺階和下臺階的地方,沐雲軒都會提醒蘇紫陌。

他那小心呵護着她的樣子,讓城主府裏的每一個人見了都羨慕不已。

常伯帶着他們來到了二樓一個很華麗的房間裏。

房間裏,被打掃的乾乾淨淨的。

各種擺設及裝飾,都很男性化。

沐雲軒一看,自己以前是很喜歡這樣的風格。

可陌兒不喜歡。

隨即!

他轉念一想,他在這裏的時間不會太久,他們就住在空間指環這裏吧。

“王,這裏就是你從前的房間。”常伯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說道。

看着洛瑤也跟着進來,常伯的臉色很不好。

洛瑤似乎習慣了常伯常伯的冷漠,也不以爲意。

“陌兒,累嗎?”沐雲軒總擔心她身體裏的玄氣不夠用,怕她又困。

洛瑤看着林雲夕呵護蘇紫陌的整個過程。

那個女人在他的眼中,就是稀世珍寶。

“有一點。”蘇紫陌不是累了,而是心情不好。

一想到還有幾年才能回去,她就難受,渾身不舒服。

看着她悶悶不樂的樣子,沐雲軒微微蹙眉。

“來,陌兒,你先在這裏坐一會。”沐雲軒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

洛瑤已經瞪了蘇紫陌好幾次了。

這麼大個人了,還要人扶,就像個易碎的瓷娃娃一樣。

不過讓洛瑤開心的是,她探測到她的身上,沒有修爲。

她就是一個廢物。

夢魘爲什麼還要對她這樣好!

洛瑤這樣一比較下來,心裏更是嫉妒。

“你先出去。”沐雲軒望向洛瑤。

他想要的答案,常伯能給他。

他看得出來,常伯是一個很忠心的人。

洛瑤一聽,很是傷心,她望着沐雲軒柔聲道:“夢魘,我去讓人給你準備你喜歡吃的膳食。”

洛瑤說完,轉身離去。

而常伯的臉色,這纔好了很多。

他快速的走到沐雲軒身前提醒道:“王,不要相信這個女人的話,洛瑤早就知道王回來了,不但如此,他還勾結外界的人想殺了夫人。”

“想殺我,她爲什麼想殺我?”蘇紫陌就不明白了,這好端端的又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了。

“她一直在等着王回來,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嫁,如今王又帶了夫人回來,她等了這麼多年,自然是不甘心的。”常伯解釋道。

“還真是難爲她了,等了這麼多年。”蘇紫陌語氣平淡,沒有任何的波瀾。

這個世界要殺她的人很多,她也不能一一的去恨,去怒。

她現在也沒有那個心思。

“夫人,你現在很危險,必須時刻保護好自己和小主子才行。”

蘇紫陌目光望向常伯,沒想到常伯居然能看得出來她已經有了身孕了。

她低頭看了看肚子,已經出懷了,這件事情也隱瞞不了多久。

可是她一想起孩子來,就像吃下了一口棉花糖,那滋味非常的甜蜜。

“常伯,你不用擔心,不過你說的她勾結外界的人想要殺我,不知道她勾結的那個外界的人是誰?” “夫人,昨夜屬下跟蹤她,看到王走了以後,她和一個黑衣男子見了面,商量着如何對付王和夫人,那個黑袍男子似乎對夫人很感興趣?他的目的便是夫人呢?”

常伯將自己昨晚看到的情形說了一遍。

“是他?”蘇紫陌知道是那夜那個黑袍男子。

他到底是誰?

爲什麼會跟着她們來到了這裏?

蘇紫陌心裏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目的又是自己,他有很多機會抓住自己,可他從來沒有對她動手過。

沐雲軒走到她面前,“陌兒,那個黑袍男子,我見過他的真實面目,我並不認識他。”

沐雲軒將那天看到的情形告訴蘇紫陌。

這個黑袍男子一直以來都讓他很疑惑。

蘇紫陌低頭尋思了一會,她快速的搖了搖頭:“不,雲軒,我們都想錯了,你還記得那天我們見到的那個瘦弱的男子呢,我懷疑他只有靈魂而已,他的靈魂可以霸佔人類的身體。”

蘇紫陌覺得這樣的可能性比較大。

若是能再遇到他,很快就能知道他是誰?

他的目標是她,蘇紫陌微微凝眉,漂亮的眼底閃過一絲明亮的神色。

“陌兒,你懷疑他是誰?”

魔靈?

亦或者是君臨天?

在死去的人當中,只有他們二人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

蘇紫陌擡眸,看着他,眼波轉動之間,流出溫柔的笑意。

“雲軒,現在我還不知道,多見兩次以後,應該能知道她是誰吧。”

沐雲軒微微一笑,也許,陌兒比他要敏感一些。

沐雲軒擡眸,看向常伯。

“常伯,洛瑤說本座將寒靈洞毀了,可有此事?”

這纔是沐雲軒現在最想知道的,這裏玄氣最充足的地方,就是寒靈洞。

“王,看來你真的已經忘記了,寒靈洞確實是被王毀掉的,一百年前,有外界的人進入了希冀山,偷走冥域韞神靈,而那個時候,王已經決定要去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了,在你決定離開的時候,你將那裏封印了起來,可在一般人的眼中,那裏的確是被毀了。”

常伯笑着解釋道。

沐雲軒卻十分驚訝!

冥域韞神靈,是他在這裏的時候就被人偷走了。

是庚映柔和繡銀大祭司。

那天晚上她們兩人的談話,他都已經聽到了。

沐雲軒眼底閃過一絲激動。

“陌兒,太好了,寒靈洞沒有被毀,而是被封印了,明日我就帶你過去,那裏的玄氣比較純淨,對你和孩子都很好!”

“好,看把你激動的。”蘇紫陌開心一笑。

這個天下,只要有他在自己身邊,她就覺得這一切都非常的好。

也好!

與其抱怨,不如奮鬥。

每個人都要面對無數的困難,那麼她就把困難當做動力,總有一天,她會回到孩子們的身邊,點亮孩子們心裏的蠟燭,那個時候,他們的人生,依然也會很美麗。

蘇紫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沐雲軒一看,心裏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心裏難過的時候,也會自己安慰自己,讓自己很快就能看開所有的事情。

她不是經常也在說,人生如夢,驀然回首,人活着不過是一種心情嗎。 “常伯,明日帶本座去寒靈洞吧。”沐雲軒看着常伯。

這件事情越早越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