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淘和笨笨見到我如此反應強烈,應該也想到了這點,急忙上前扶住我。

我看着這些眼珠子,心如刀絞,我沒有想到會在這裏再次見到我親人的眼珠子!

同時腦子裏也浮現起那天的情形。難道,那些陶甕裏的鮮血以及眼珠子都是被送往陰間來了麼?

難道,楊龍他……

我不敢去想,肚子裏一陣翻涌。

這時這個陰間的飯館裏已經有很多野鬼在注意我。但我沒有再顧及這些,而是徑直走向飯館的後廚地方。

進入了後廚,我徹底驚呆了!

這裏竟然堆滿了十幾個陶甕,有一個做飯的廚子正伸手在這陶甕裏撈東西,那些東西全部是泡在血裏的!

雖然這次撈的不是眼珠子,而是人的耳朵,但也碰觸了我心裏的痛楚,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然拔出木劍向那個野鬼刺去!

“你們店家老闆是誰!我要見老闆!”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淘淘與笨笨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暴力的在飯館裏打砸起來!

一陣騷亂四起,所有的野鬼都被我們突然的舉動驚住了。

“是誰這麼鬧騰呢?這是想要砸了我的店麼?”只聽樓上下來一個人,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聽她的話音應該是店家的老闆了。不過,這個女人的聲音聽着卻像十幾歲的姑娘。

果然,這個人走下來樓梯後,映入我們眼前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姑娘。不過,看到她的面貌,我卻傻眼了,因爲她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穿的衣服也正是一件大紅色的,和那個姓夏的老太太讓我穿的一模一樣。

這不只是我傻眼,淘淘和笨笨也一臉的錯愕。

倒是那個與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依然泰然自若,毫無波瀾。

“你是誰!”

我厲色的問了她一句。

“我是林淼呀。”那個和我一模一樣的姑娘,竟然笑了笑,這樣回答我。

“夏娿在哪裏?她是人還是鬼?我和你什麼關係?”我手裏的木劍架在她的脖子上,厲聲問道。

(本章完) 雖然我的木劍已經架到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脖子上,但她似乎一點兒也不驚慌,依然平靜的樣子。

“回答我的問題!”我再次厲聲說道。

我越是氣急敗壞,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卻反而越來越淡定,她看了我一眼,然後說:“你說的那個人我不認識,不過,你問我是人還是鬼和你什麼關係,那不是多餘的話麼,我當然是和你一樣的了,你是什麼我就是什麼。”

她這句話只讓我心裏更一陣翻涌,我一劍揮向旁邊的竈臺,上面的東西被我擊的一片狼藉,竈臺也被直接破壞掉了。

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笑了笑,陰陽怪氣的說:“你怎麼變的這麼暴戾了,生氣幹嘛!來,我帶你去嚐嚐我們這裏的好菜,你知道麼,人的眼珠子是我們這裏最好的菜,你一定會喜歡的。”

她這話有挑釁的口吻,我手裏的木劍再也沒有猶豫,向她刺去。不過,她這次倒不像已往那般了,一個虛影閃過,閃出去幾米遠,不過,還是笑着對我說:“你殺了我,可就是殺了自己呀,你也就死了,再也回不到屬於你的世界。”

她這話雖然暗藏着其它深意,但在我的心裏便是一種蠱惑言語,我瞳孔裏放射着一陣猩紅,殺意萌生,不想再與這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費口舌。

看到我這個樣子,那個姑娘也沒有遲疑,衣袖鼓動,掀起一陣陰風,向我吹來。

“好一陣陰風!”淘淘話音落下,就與笨笨合力把這個飯館給砸的七零八亂。

這個與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看到這一幕,依然淺淺的笑着,似乎不屑這一切的損壞,然後身影一閃,向外面衝去。

我們幾個人立刻追了出去。

這是一片荒地,這個姑娘站在土崗上,紅色的衣袖在冷冽的陰風中飄動,給人一種不敢接近的氣氛。

聽到我和淘淘幾個人追了過了,她轉過了身看着我:“原本我就是你,你想殺我,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但今日,我還有一件事沒有了結,自然不想這麼死在你的手裏。今天既然你追到了這裏,就讓你吃點苦頭吧。”

“你這話的意思似乎是說你並不是陰間的鬼魂了?”我冷冷的問道。

她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笑了笑。緊接着就見她手臂一揚,從她的身後多出來幾個鬼影。

看到這幾個鬼影,我知道一場決鬥就要來了,手裏的木劍祭起,沒有絲毫的退縮。

“既然你們沒有一個人給我答案,那就讓我用劍來問出一個答案吧!”

“七星斗罡!”

我念了一句七星斗罡決,七星斗在手上,按照決位,布成七

星罡鬥圖。這也是我這兩日剛剛掌握的一個小型陣法。

“起——”

“有前途!”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見到我佈陣對付野鬼,竟然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就彷彿我要對付的人不是她一樣。

那幾個鬼魂速度很快,猙獰的眼神向我圍攏過來,似乎對我佈置的陣法一點兒都不懼怕。

果然,這幾隻野鬼,比笨笨之前殺死的那幾只要厲害的多。當他們衝過來時,凝結的陣腳有了晃動,似乎這套陣法難以束縛這幾隻野鬼。

“呵呵,我養的這幾隻厲鬼,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那個姑娘頤指氣使的笑着說了一句。

她這話剛說完,幾個鬼影就向我撲來,猙獰的樣子,讓人膽顫。

我咬破自己的食指,祭出血符,穩住陣腳,同時手裏的木劍也揮動起一道劍芒,向撲來的幾隻野鬼迎去。

幾隻野鬼看到我這一道劍芒劃過,就彷彿有感應一樣,瞬間躲開,同時突兀的在他們手裏多了幾個骷髏頭。

骷髏頭裏放射着幽幽的綠光,充滿恐怖,向我飄了過來!

在這些骷髏頭就要靠近到我的身邊時,它們突然張開大嘴,竟然吐出來長長的舌頭。

骷髏頭竟然也有舌頭,讓我難以想象,但好在反應比較及時,手裏的木劍橫斜劃過,一道劍芒把骷髏頭的鮮紅的長舌頭切了下來。

骷髏頭髮出一陣刺耳的聲音,變的更猙獰了,而這些骷髏頭後面的那幾個鬼影也一陣淒厲的大叫,那是憤怒的聲音。

“去死!”我不等那些骷髏頭與那些鬼影反應過來,手裏的木劍再次殺了過去。

一劍狠狠的劈向了距離我最近的那個骷髏頭,一陣淒厲聲落地,骷髏頭變成了一片狼藉的殘片!

“你這木劍不錯呢!”那個姑娘終於斂起了笑容,應該是沒有料到我能傷她這麼多鬼影。

說完這話,那個姑娘再次手心一揚,突兀的從我面前又多了很多鬼影,向我猙獰的撲來。

“笨笨,淺笑,咱們一起幫小姐姐!”淘淘見勢不妙,說了一句,立刻就祭出自己的劍,迎向了那幾個鬼影。

他們三個人與大黑一起殺入鬼影之中,緩解了我這邊的壓力。一陣廝殺過後,三個鬼影與數個骷髏頭被我斬落。

“嗖——”

就在我擺脫幾個野鬼,向那個姑娘走去時,突兀的從前面的路口出現了一口棺材。

並且在棺材的四周還有四個小鬼擡着,他們走來的方向正是我這邊。

我心裏一緊,警惕不已。

四個小鬼擡着棺材走過來後,站在了姑娘旁邊,我看到那棺材裏還

滴着猩紅的血,那些血從棺材縫裏滲出來,讓人可怖。

“呵呵,這棺材裏躺着一個人,你不想看看他是誰嗎?”那個姑娘摸了摸那口棺材,然後眼神裏閃動着詭異,對我笑了笑。

“裏面是誰?”我冷冷的問了一句,同時心裏也開始在想,裏面的人會是誰。

我的家人?劉奶奶?抑或是楊龍?難不成會是孫智文爺爺或者葉木老人?

“你很想知道這裏面是誰麼?”那個姑娘狡黠的一笑,說道。

我看着她的眼睛,依然冷冷的說:“不是你問的我想知道這棺材裏是誰麼?既然你想讓我看這口棺材裏誰,你又何必賣這些關子!”

“那你走向前來,我便告訴你。”那個姑娘指了指她身邊的棺材說道。

“小姐姐,不要中了這人的蠱惑!小心她傷害你!”淘淘擺脫了掉了鬼影的糾纏站在了我的身邊,對我說,同時,轉臉又看向了那個長的和我一模一樣的姑娘:“你休想傷害小姐姐,否則,我們會讓你做人不成做鬼也不成!”

“好大的口氣,你們先擺脫掉我養的那些惡鬼再說大話吧。”那個姑娘輕蔑的看了一眼淘淘,說道。

淘淘氣急,想衝過去,被我扯住衣袖:“淘淘,這個女人來路不明,你一個人對付不了她,別衝動。”我怕淘淘被這個姑娘激將法的言語刺激,對他說了這些。

淘淘點了點頭,停下腳,但依然氣慍的眼神看着那個姑娘。

“呵呵,怎麼了,連走向我身邊的膽量都沒有,還說什麼要殺我,要問出一個結果?這豈不是太可笑了。”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再次說出一串刺激我們的話。

不只是她,即便擡着棺材的那四個小鬼也一陣的笑,帶着對我們的輕蔑,讓人看着不爽。

看到那四個小鬼誇張的笑,血屍嬰兒淺笑怒吼一聲,把她揹着棲身的那具屍體往空中一丟,整個人身影一閃,懸空站在了死屍之上。猶如當日陰兵借道對付那些陰兵時一般凜然霸氣。

就在我擡臉看向站在懸浮死屍之上的她時,她手臂一樣,掀起一陣陰風,把我也拽到了那具死屍上。

之後,她又拍了拍她的胸脯,站在死屍上指了指地面上的那個姑娘,一陣怒吼!那怒吼聲只讓擡着棺材的四個小鬼禁不住倒退了兩步,身子一陣打顫。

“好霸氣的血屍嬰兒,竟然還能御屍!”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也臉上第一次有了駭然之色。

“不要以爲只有你天下無敵,惹怒了淺笑,只會讓她打的你魂飛魄散!”淘淘見到那個姑娘神色有了變動,把手裏的劍往地上一插,抱着雙臂,微微一笑說了一句。

(本章完) “淺笑,把她給殺了!”淘淘一躍而起,也站在了懸浮的死屍上,對淺笑了說了一句。

淺笑早已經按耐不住,聽了淘淘這話後,更是怒吼一聲,讓人聽的耳膜鼓動,一陣嗡嗡耳鳴,頭昏目眩。

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應該是見勢不妙,想逃走,喚了一聲身邊的那四個擡棺材的小鬼,就準備離開。

淺笑站在懸浮的死屍上,迎着棺材俯衝下去。

“嗞——”

只見她身影一晃,劈頭蓋臉的向那四個小鬼狠狠的打去。四個小鬼身上竟然像開了鍋的沸水,冒起了泡泡。

那個姑娘臉色大駭,帶着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看向淺笑。

“淺笑,打開那口棺材!”我從懸浮的屍體上也躍了下來,對淺笑說。

“砰——”

淺笑對我點點頭,一股勁力劈下,棺材被打的七零八落,從棺材裏浸出的鮮血也濺出去很遠。

這棺材裏的確如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說的一樣,裏面有一個人。

我看向這個人頓時驚住了,心裏一陣顫抖,說不出的難受。因爲她竟然是劉奶奶!

我心裏疼惜的向前走了過去,淘淘在身後喊了一句:“小姐姐,別過去,小心她暗藏玄機。”

我稍微一頓,停下了腳。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那個姑娘慌張的向黑暗的夜色裏跑去,瞬間沒有了蹤影。

淺笑原本想追上去,被淘淘拉住了:“先別去追那個女人了,別再是什麼調虎離山計,騙了咱們,,還是先保護小姐姐吧。”

淺笑這才消去滿臉的氣焰,把她棲身的那個死屍重新背在了肩上。

婚不可欺 這的確是劉奶奶的屍身,只是劉奶奶已經死了這麼多日,怎麼身上還會浸出鮮血?讓我很不解。

不管怎樣,劉奶奶畢竟養育了我這麼多年,我還是想着把她的屍身帶回去的。將來好好的埋葬她,讓她入土爲安,免受陰間惡鬼殘害。

好在,劉奶奶現在還是完整的屍身,讓我們心裏稍微的安慰了一些。

接下來,我們便再次返回了那個鎮子,當然了,返回去可能會有危險,但我們也只有如此,不然,永遠沒有機會獲知真相的機會。

只是,在我們還沒有返回到那個交易的鎮子時,在半路上突然見到了成批的陰魂,這些陰魂拿着哭喪棍,簇擁着幾個鬼將經過。

這些鬼將全部坐在椅子上,有專門的陰魂小兵擡着。

對於這成批的陰魂鬼將陰魂小兵,我們自然不敢輕易與他們發生摩擦,遠遠的躲開。

等他們走遠了,我們才繼續向前走。

“小姐姐,這些陰魂是做啥的?”笨笨問了一句。

“笨蛋,小姐姐又不是陰間的人,她怎麼會知道?”淘淘嗔怪的說了笨笨一句。

這話剛說完,我就看到在我們對面的壕溝裏藏着一個人影,那個人影正想從壕溝裏匆匆走開。

我眼睛一轉,手裏木劍橫斜,疾步走了過去:“什麼人,出來!”

那個躲在壕溝裏的影子戰戰兢兢的走了出來。

我看他的打扮,竟然像九老洞道門裏的小道士,眉頭一皺,疑惑起來。

問了他幾句話才知道,方纔那成批的陰魂鬼將,正是那晚滅門九老洞道門的陰間之人。

聽到這話,我心裏一陣翻涌,問他掌門人趙三姐與我師父林雙雙是不是在附近?

他回答是。

“真是太巧了,說不定趙三姐能知道很多事情呢,咱們去見見她吧。”淘淘說了一句。

不過,我心裏並不輕鬆,主要是當日我去九老洞時曾與道門內死去的那些陰魂戰鬥過,並且還傷了他們很多人,雖然當時情況並不怨我,但若是那幾個老道姑挑撥離間,只會讓趙三姐心裏對我埋怨。

稍微忖度了一下,我還是決定去見見她們,只要能找到一些關於整件事情的線索,即便我受到一些埋怨,一些責罰也是值得的。

在小道士的帶領下,我們一路上再也沒有遇到什麼風吹草動。

師父和趙三姐看到我,知道我是通過通陰符來到的陰間,一臉的驚詫,並沒有對我有絲毫的怨懟,而當她們看到我還找到了劉奶奶的屍身,更是情緒激動。

也正是見到了她們,讓我知道了當天九老洞發生的事情,這全部都是源於方纔那些陰魂鬼將,我那天去九老洞,道門內的那些陰魂對我生起殺意,也是被這些陰兵鬼將所蠱惑。

他們被這些陰兵鬼將帶到陰間後,若不是劉奶奶的陰魂幫助了他們,他們現在還不能逃脫這些陰兵鬼將的圍困。

而最讓我心裏激動的是,趙三姐還說,既然我找到了劉奶奶的屍身,並且屍身還是完整的,將來就可以還魂,讓劉奶奶活過來!

“師父,你們的屍身呢?”

我師父嘆了一口氣,說:“這就是整件事的詭異所在,原本咱們陽間的人死了,只應該被鬼差把魂魄帶到陰間來,這也是符合天理的正常現象,可是我們除了魂魄被帶到了陰間,屍身也被帶到了陰間,當然了,他們不會讓你知道屍身被帶到了陰間的哪裏,怕的就是咱們九老洞裏這些懂還魂術的人能還魂,

利用道門絕學再還魂活過來,破壞它們的這個違背天理的陰謀!”

聽到師父說到這裏,我心裏一冷,整顆心墜入谷底,怪不得這個背後的神祕人物要先把九老洞道門的人全部先害死,原來他們擔心的是九老洞道門裏的還魂術破壞他們的陰謀。

如此想來,劉奶奶受到迫害也多半是因爲這些原因了,只要是世間懂還魂術的玄門之人都會被這個背後神祕的人物給殺死,然後魂魄與屍身分開,帶到陰間來,並且還要帶到不同的地方束縛起來,不讓魂魄與屍身有機會聚合。

這也讓我自然想起了躺在苦無洞的楊龍的屍身,這難道就是一種宿命?非要他這樣徹底的隕落麼?

既然世間所有懂還魂術的人都要被害死,都要被帶到陰間,還有誰能幫我救楊龍?

失落之時,我又想到了我的家人,想到了我們村子裏的人,然後又聯想到了今天去陰間的餐館吃飯時的情形。

“師父,他們是不是把咱們陽間的屍身帶到陰間來做了吃的?”

“你是說鎮子上的小飯館裏那些奇怪的菜譜上有人的耳朵,人的眼珠子什麼的吧?”

“師父也知道這些菜譜?”

我師父點點頭,然後接着說:“你說的那些菜譜我都知道,但這絕對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那些飯館裏的人的屍身多半是那些陰兵偷偷倒賣給店裏的老闆的,並且也都是一些普通老百姓的屍身,而那些玄門中人的屍身那些陰兵多半就不敢倒賣了,讓鬼將發現了,會責罰他們的。所以,想要揭開這整件事的陰謀,還需慢慢在那些鬼將的身上琢磨,只有那些鬼將或者比鬼將更厲害的陰間大人物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豈不是鬼王了?”我難以置信的說了一句。

師父依然嘆了一口氣:“只怕鬼王也不敢做違背天理的事情吧……”

師父這句話讓我心裏久久不能平息,我不敢再往下想,是呢,違背天理的事情,有誰敢做呢?

和師父說完這些後,我又陷入了另外的一個思考,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姑娘,她到底在這整件事中又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

我和她到底是什麼關係?

她是死了的屬於陰間的,還是活着的屬於陽間的?

即便這樣,但事情還遠遠比我想象的複雜,因爲我見過三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一個是在夏娿的小屋裏,那是“死了的我”,另一個是在竹林裏,那是“活着的我”,最後一個就是今天見到的這個。並且,他們三方似乎都想讓我死。

難道,這整件事要有我的生死決定麼?

(本章完) 就在我忖度這些複雜的事情時,那三個老道姑的陰魂走了過來,特別是那個姓張的老道姑對我很仇視:“都是這個浪蹄子惹的禍!若不是她去咱們九老洞,我們現在又豈會被帶到陰間?”

對於這個姓張的老道姑的惡言惡語,我並不想理睬,況且,趙三姐與我師父也在我身邊,我終究要顧及她們倆的面子,畢竟,她們是我的長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