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即便這樣,刺客思考再三還是咬咬牙買了兩種。

「那就增加物理攻擊、恢復精神值的烹飪各來一份,兩份……兩份就夠了……」

「也行。」黎夜把多餘的烹飪放回包裹。

雙方交易完畢。

「我去,這麼黑的價格還真有人買?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吧?」

周圍有玩家小聲議論。

「剛才還瘋瘋癲癲,反正看起來不太正常。」

對於這些議論,刺客玩家置若罔聞。

他努力繃住臉上的冷意,擠出人群后才別有深意地回望一眼,回過頭頓時笑成了朵花。

通關困難難度秘境的機會就在眼前,可這群人睜眼瞎愣是沒看出來。

傻子?到底誰才是傻子?

雖然心疼4金的餘波猶在,可能用錢解決的事,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

待他通關困難難度秘境,再出售秘境攻略,回本還不是小菜一碟?

黎夜不清楚那刺客玩家的小算盤,也不知對方其實高估了她特效烹飪的重要性。

只是人傻錢多的玩家可遇不可求,不得不說2個特效烹飪收益4個金幣,真是難得的好運氣。

眼看時間差不多,黎夜收起攤位。

有開著直播的玩家立刻向直播室里的觀眾播報黎夜的動向:「啊,大家快看!多麼激動人心的一刻——輝夜女神收攤了!」 「你們猜女神下一步行動是什麼?」

「啊!女神被人群圍住了怎麼破?想要主播前去英雄救美的請扣1!想看主播調戲女神的請扣2……」

原本只是一時興起隨口的一句話,沒料到直播室里觀眾反響異常熱烈,數字「2」刷了滿屏。

主播不由「靠」了一句。

調戲觀自在的老大輝夜,這尼瑪不是自尋死路是什麼!

「主播是不是慫了?」

「慫什麼?男人就該對自己狠點,上去就是干!主播不要虛!」

「主播被女神吊打的畫面我一定要錄下來!」

「你們城裡人真會玩……」主播玩家低喃一句,見直播室里的圍觀人數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直線飆升,一下突破了5萬人。

這是絕逼要火的節奏啊!

於是狠狠心豁了出去:「想看我調戲一代妖姬奇迹女神輝夜么?遊艇刷起來!火箭飛起來!要是我被觀自在通緝,跪求哪位大佬收留哇!」

「主播放心,你老婆我會替你照顧好好的!」

「給你點根蠟燭!」

「快吃包辣條壓壓驚!」

「你妹的……」看到直播室里觀眾五花八門,皮得不行的留言,主播無力地罵了句,隨後深吸口氣,朝輝夜走去。

「奇怪了,是我眼花么,鏡頭怎麼這麼晃?」

「一定是主播虛了!」

「主播虛了+1」

「誰說我虛了……」主播按住自己不斷發顫的大腿,聲音都有些哆嗦,為自己爭辯道,「我那是看到女神,激動好么!」

「廢話不多說,就看你表現!」

「主播我看好你喲!」

又一大波火箭襲來,砸得主播玩家簡直快要心花怒放。

沖這些打賞,就算真的被觀自在通緝也值了!

給自己充了幾發氣,主播玩家終於來到輝夜面前。

「美……美女……」

握草……她……她看過來了……

「怎麼鏡頭又開始抖了?主播不給力啊!」

「活的輝夜,美女啊!」

「對呀!說好的調戲呢?」

「無良奸商,坑我打賞!主播,不要慫,正面杠!」

「媽的,再不上就粉轉黑!」

看著直播室里觀眾們不滿地抗議起來,一言不合就要取關退打賞的架勢,主播玩家被逼無奈,一閉眼一咬牙,以一種連自己都想揍上幾拳的欠扁語氣大聲道:「聽說你叼得飛起,有人讓我來會會你!」

此話一出,別說鬧騰得不行的直播室,就連原本聚在攤位旁圍觀的人群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只維持了一秒,「嘩」地一下,人群頓時如水入油鍋般炸了開來。

「赤果果地當面挑釁輝夜,這小子有種!」

「666,不怕死,真男人!」

「握草!老子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他!」

直播室里亦不平靜。

雖說大家的本意確實是攛掇主播去找女神搞事情,然而眾人萬萬沒想到的是,主播在「作死」這條路上很有天賦地玩起了「天秀」,親手將自己的退路咔嚓一刀。

也不知誰發起的頭,等大家回過神來的時候,一波「明年的今天再來看你,主播走好#蠟燭」已經刷了屏。

這群幸災樂禍的傢伙!

主播玩家欲哭無淚。

然而後悔已經來不及了,輝夜女神已經回過頭,淡淡地注視著他。

那深不可測的視線越過直播鏡頭橫掃而來,彷彿凝視著直播室里的每一個人。

眾人***一緊,頓時有種被看穿的錯覺。

「你說什麼?」

一股讓人窒息的無形壓力在直播室里瀰漫開。

直播鏡頭又晃動起來。

「我……」

明明沒有任何錶情,為什麼女神看起來那麼可怕……

主播玩家哆哆嗦嗦,實在沒有膽量按原話再重複一次。

千鈞一髮間,他機智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奇怪,剛才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讓我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嗯?我是誰?我在哪裡?啊,想起來了,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處理,不好意思各位,先走一步啦!」

也不待輝夜和圍觀群眾有所反應,那主播玩家拔腿就跑。

被對方風一樣的速度驚到,圍觀的玩家們回過神,發出一陣陣鄙視的噓聲,好戲還沒開始竟然就這麼落幕了。

「女神,他們這是?」

七月流火率先從人群中擠出,見玩家們面露失望的神色,略微不解。

「看熱鬧的。」

黎夜望向他身後。

我是大魔王、有三隻喵、彈棉花,嗯,人到齊了。

有三個男生在人群中開道,黎夜和有三隻喵順利靠近符禹柱。

黎夜是隊長,在選擇難度前提醒成員:「今天我想試試開荒噩夢難度。開荒有風險,大家作好不小心團滅的心理準備。」

七月流火和彈棉花充滿覺悟地點點頭。

有三隻喵勾起一抹笑,目光閃爍對噩夢難度充滿期待。

我是大魔王緊張又詫異地重複了遍:「噩夢?」

在這支隊伍里,他等級最低,是最可能拖後腿的選手,多多少少有些擔憂。

「既然是開荒,還是噩夢難度的秘境,沒法一次性通關也很正常,不要有心理負擔。」

彷彿猜到我是大魔王的想法般,黎夜看了他一眼。

「可是我怕我連第一波小怪都扛不住,到時候連累你們……」我是大魔王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扛不扛得住先嘗試下再說,現在判斷還太早。反正一周一次的cd不用也是浪費。今天咱們試試第一波小怪,如果清不了,後面的boss當然也就不用多想了。」

「好吧。」

會長已經說到了這份上,我是大魔王也沒什麼可顧慮的。他深吸一口氣,點頭道。

彈棉花拍了拍我是大魔王厚實的肩膀,為他鼓勁:「兄弟,相信自己。」

「都準備好了么?」

見沒人異議,黎夜通過符禹柱選擇了「噩夢」難度。

眾人眼前一花,進入泛著火星和熱浪的岩漿世界。

在抵達第一波守衛前需經過一條筆直貫通的石橋。為了抵禦火星飄散給玩家帶來的「灼燒」debuff,成員們經驗老道,提前取出各自的補給品。

回血的特效烹飪可以用幫貢在物資庫里進行兌換。

有三隻喵、七月流火、彈棉花對物資庫里的裝備暫時沒有需求,兌換了提高升級效率的特效烹飪。 我是大魔王剛兌換了物資庫里的黑鐵項鏈,剩餘幫貢少得可憐。

本打算依靠紅藥水和自己那遠高於其他職業的血量強行扛過去。

可當他試探地在橋上踏出一步,讓火星落到自己身上,再看掛上的「灼燒」debuff,不由皺眉。

普通難度每5秒減少10點血量的「灼燒」debuff在這裡被強化到了每5秒20點血量,傷害足足增加一倍。

再加上「灼燒」的疊加效果,光憑紅藥水是扛不過去的。即便順利走到對岸,debuff也不會立即消失。

一旦他血量告急,隊伍不可能立刻開怪,也沒有治療奶他,必死的結果。

猶豫再三,他走到黎夜身邊:「會長,回血的烹飪什麼價格?」

「自己吃?」

「嗯,開荒用。」

黎夜從包裹里取出3份烹飪遞了過去:「開荒友情價,150個動物的肉塊。」

「謝謝會長。」

等隊員們都補給完畢,黎夜率先向著石橋走去,才走出一小段明顯感受到了血線不穩帶來的壓力。一眼望過去,還需要走大半的路程才能抵達對岸。

「果然是噩夢難度,這debuff秒傷真是高得嚇人。」

七月流火看著身上疊起來的debuff層數,無奈地搖搖頭。

普通難度的「灼燒」最多疊4層,到了噩夢難度又多了兩層,可以疊到上限6層。

配合強化版的秒傷,平均下來每秒帶走玩家24點血量。

即便有著烹飪的回血效果也不足以彌補血量損失,只能喝著小紅瓶雙管齊下。

「少說廢話多走路,速度慢得跟烏龜似的。」

經過七月流火時,有三隻喵回過頭看了他一眼。

因為「閃現」這一技能的存在,她比七月流火、黎夜等人的行進速度更快,僅次於屬性主加敏捷的飛毛腿選手彈棉花。

「喂!三隻妹紙,你說這話殺傷範圍可就大了,速度慢的又不止我一人!」七月流火無比淡定地轉過頭對身旁的黎夜道,「女神,你說是吧?」

只見輝夜望著有三隻喵的背影若有所思。

「怎麼了,女神?」

「沒。」黎夜回過神對他道,「你加油。」

「啊?」猝不及防收到來自女神的一番鼓勁,七月流火一臉茫然。隨後便感覺到臉上拂過熱浪,再睜開眼,身旁已無輝夜的蹤影。

他的正前方,一道紫色身影以驚人的速度快速移動著——

受到有三隻喵的啟發,黎夜使用了她鞋子上的特技。別說,效果出奇地好,在特技的時間範圍內,她的移動速度大大增加,距離有三隻喵越來越近。

這意味著她穿越這片岩漿海的時間得以縮短。

「卧……卧槽!什麼時候女神的速度也變得這麼快?」七月流火狠狠吃了一驚,回頭望向跟在他身後,一路默然無語的我是大魔王,以為他的心靈同樣受了傷。

韶華緣夢錄 不由惺惺相惜地安慰道:「雖然女神就這樣拋棄了我們……沒關係,你還有我!讓我們成為這石橋上的難兄難弟!」

「七月兄弟……」

看著我是大魔王欲言又止的神情,七月流火的心頭忽然湧上一股不詳的感覺。

「怎麼,難道連你也要拋棄我?」

「呃……抱歉……」我是大魔王一臉愧疚,隨後發動了技能「衝鋒」,朝著前方的某個位置迅速撞去,邊喊道:「會長、副會長、彈棉花兄弟,你們等等我!」

「卧槽!」七月流火像一個棄婦,攢了一身的怒氣值卻無處發泄。

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欺騙——

平時一個個都是跑不快的小短腿,怎麼在關鍵時刻一言不合就開了掛,開了掛還不帶他!

毫無意外地七月流火最後一個抵達,見夥伴們站在岸邊等他並沒有直接開怪,心裡還是微微感動了下。

「會長,我身上的debuff消了。」

「嗯,那就開怪吧。還是按照以前的打法,我先手,七月負責丟減速,三喵和棉花集火我輸出的那隻。等怪靠近后,你用嘲諷把它拉住。」

聽到輝夜分配給他的任務,七月流火同其他人一樣,點點頭表示明白。雖說身上還疊著「灼燒」debuff,但並不需要他扛怪,debuff帶走的血量通過輝夜的輸出正好可以得到有效回復,也就懶得再去關注debuff剩餘時間。

將目光投向黑暗深處,飄蕩的火焰僕從好似遊走在地獄邊緣的幽魂,只是身上突然火焰暴漲,看起來很並不好惹的模樣。

「火焰僕從,13級,血量6000,比較普通難度多出3倍,不過我們是暴力菜刀隊,只要坦克扛得住,輸出應該沒什麼問題。」

鼓勵完隊友,黎夜舉起法杖,對著離他們比較近又不太合群的一隻火藥僕從丟去痛苦詛咒。

幾乎在受到攻擊的同一時間,火焰仆鎖定了黎夜,從向她所在的方向飄來。

冰霜砸落在火焰僕從的身上,一股寒氣蔓延開來讓它的身形頓了頓,行動開始變得遲緩。

隨後火球、箭矢、紫光紛紛落下,在火藥僕從的身上激起一片紅色數值。

痛苦詛咒、獻祭、暗影箭的傷害值按百分比形成治療數值。

黎夜見自己的血條又回到滿血狀態,在我是大魔王接下仇恨之後召喚出虛空行者。

虛空行者也有輸出,而且在她的指令下還能強行吸引目標仇恨,完全能夠勝任炮灰的角色。

黎夜將它召喚出來以備不時之需。

「咦,這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