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擦身而過的剎那,他聽到容子澈沉喝了聲:「唐南適!」

循著聲音扭過頭看去,只見容子澈的拳頭砸向了自己的面門,他下意識側開了臉,躲避容子澈的哦那攻擊。

但動作再怎麼快,還是被拳頭擦到。

「嘭!」耳畔響起一聲悶響,同時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疼痛,唐南適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眉頭擰在了一起,而就他愣神的片刻功夫,容子澈再次撲了過來。

那狠戾的神情,似乎是不置他於死地不會善罷甘休。

容子澈邊躲邊警告道:「容子澈你夠了,別逼我動手!」

「來呀,動手呀!我還就怕你不動手呢!別被我打的屁滾尿流了,再哭唧唧的跟別人說,我欺負你!」容子澈抬腿,朝著他的胸膛口踢過去。

唐南適不願動手,繼續往後閃躲。可不管他如何忍讓,容子澈都像是要找他拚命一樣,不停地攻擊,實在無法避開了,唐南適只好打起精神迎對他。

兩人都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交起手來,拳腳重重的落在對方的身上,不斷的發出重重的悶響聲。

漸漸的……

兩人身上都掛了彩,唐南適趁機桎梏容子澈的手,低喝:「你打夠了沒有?」

容子澈沒說話,鼻息里出了聲重哼聲,趁著唐南適不注意,一腳踢向他的小腹,唐南適臉色一白,徹底的惱了。

兩人再次纏鬥起來,院子里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連忙上前阻止兩人,可哪裡插得上手?

連著上去了幾個傭人,都被揍了一頓,落荒而逃。

「嘭!」又是一拳頭下去,唐南適的下巴被擊中,嘴巴里頃刻湧出濃重的血腥的味道,容子澈扯住他的衣領,大聲的喊叫:「來呀!起來呀!你個懦弱沒種的男人,怪不得如意不喜歡你!像你這種人,全世界上只怕都沒女人喜歡你!」

容子澈揚起拳頭再次想要打下來,然而就在他拳頭落下的那一刻,唐南適猛地翻身將他拽下來,壓在了地上,然後高高的揚起了拳頭!

容子澈等著他揍自己,可沒想到唐南適竟然硬生生的剋制住了自己打人的衝動,「我不打你,容子澈,現在如意狀況不明,你跟我鬥爭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多想點辦法,怎麼救人!」

話說完,他大力的將容子澈推到地上,自己起身,朝著車子的位置快步走。容子澈怔忡了幾秒,隨手抄起一塊磚頭,從地上爬起來,朝著唐南適追了過去。

離他只剩下三米時,他猛地將磚頭砸了過去,破空的聲音響起,咚的一聲,磚頭險險的擦過唐南適,砸在了他的車上,車窗登時裂成了蜘蛛網狀。

唐南適驀地回身,不敢置信的望著容子澈,剛才那塊磚若是砸在了他腦袋上,現在早已沒命了!

這個瘋子!

唐南適緊緊地握住了拳頭,額頭上暴起了青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故意殺人是要判刑的!」

「我當然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用不著你來提醒!唐南適,我告訴你,趕緊讓你三哥把如意交出來,否則我會更瘋,不止會殺了你,還會宰了你們唐家全家!」

容子澈嘶吼,面目扭曲。

唐南適看著眼前瘋狂的人,咬緊牙關:「容子澈,你真是無藥可救。」

說著話,他拉開車門走了上去。

司機立刻發動了車子,生怕害怕自己再慢一步,容子澈就會像剛才一樣,瘋到拿磚頭砸他們的車!

而容子澈在原地站了片刻,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回了安家。

……

慕洛琛看著容子澈受傷那麼重,說:「你就不會下手輕一點?把自己搞的這麼慘……」

「唐南適比我還慘,他都不怕,我害怕什麼?你趕緊派人去唐家,跟他解釋清楚這一切,免得去的晚了,他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對了,讓你的人捎帶一句,他若是覺得今天吃虧了,改天救回了如意和嫂子,我讓他打回去便是。」容子澈剛把話說完,抬了抬胳膊,拉扯到受傷的部位,疼得嘶了一聲。

慕洛琛無奈的看著他,「好,我這就派人去。」

……

唐家。

唐南適頂著一張被打的色彩紛呈的臉,回了唐家老宅,唐老太太正坐在客廳里插花,看到他這般模樣,心疼的問:「這是怎麼了?誰敢打你呀?敢欺負我們唐家的人,是不是不想活了?唐安,你怎麼照顧的四少爺,讓他被人欺負成這樣……」

唐老太太欲興師問罪,唐南適拉下她的手,神色冷淡的說:「誰打的都跟你沒關係,我回來拿點東西就走。」

說著,扭頭吩咐唐安道:「跟我走。」

唐安抱歉的對這唐老太太點了點頭,之後跟著唐南適離開。

看著兒子絕情的背影,唐老太太傷心不已,可這麼多天來,第一次見到了唐南適,也捨不得就讓他離開,緊跟在他身後,追到了卧室跟前,唐老太太說:「老四,你……」

話剛開口,唐南適毫不客氣的關了門,將她隔絕在了門外。

唐老太太看著那道緊閉的門,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佇立了幾秒,抬手抹眼淚,神色黯然的離開。

房間里,唐南適聽到外面腳步聲漸行漸遠,眉宇間充斥著煩躁,他真是越來越煩這個家了,一刻也不想再多待,「去收拾下我的東西。」

吩咐了唐安收拾東西,唐南適轉身去保險柜那裡拿一些文件。取完了東西,折回到小廳,門口再次響起了敲門聲,以為是母親又回來了,唐南適走上前邊開門邊道:「媽,我說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話音未落,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長得眉清目秀。但他可以確定,自己在這個家沒見過她,唐南適頓了頓問:「你是……」

「唐先生,我是林巧,慕先生派我來的,他讓我把這個交給你。」林巧將一封信遞給唐南適。

唐南適拆開信封,開始覽閱,看到了最後,蹙在一起的眉頭不由得舒展開來。原來是兩人的計謀,他還以為容子澈當真急瘋了,想起來拿磚頭砸他呢。

這麼說來,容子澈是故意砸偏的。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是計謀,也不用不著這麼狠吧?

唐南適摸著自己身上的傷,那裡還一陣陣的抽疼。

「唐先生,慕先生說現在電話聯絡並不安全,所以以後我會當你們兩人的傳聲筒,你有什麼話都可以告訴我,我會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慕先生。」

「嗯,我知道了。」

唐南適走到書桌前,拿出打火機將信封點燃,淡藍色的火苗很快將信封吞噬,只剩下了灰燼。

「唐先生,我先告辭。」

林巧準備退出房間。

唐南適叫住了她:「你先別走,我還有話告訴慕洛琛。」

林巧兒停住了腳,靜靜的等著他發話。

唐南適淡聲道:「之前沒料到他和容子澈會計劃到這一步,所以後面的計劃有些不完善。現在既然他們想出了更完美的計劃,那麼接下來我也會相應的做出一些改變,不過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我的私家星球 你讓他們等著我的好消息。就這麼多,去吧。」

「是,唐先生。」林巧頓了頓說,「對了,唐先生,容先生讓我給你捎帶句話,說是……如果你覺得不解氣,他可以等事成之後,讓你打回來。」

唐南適聞言,露出了抹淡笑:「好,等回頭我一定痛痛快快的揍他一頓。」

林巧點頭退出了房間。

「少爺,這些還要帶走嗎?」唐安拉著行李箱出來。

唐南適猶豫了片刻,還是說:「不帶了,你把東西放回去,最近我要住在家裡。」

「是。」

……

唐南適打了電話,叫來了家庭醫生。待處理傷口后,他走出了前廳,見老太太坐在沙發上喝茶,走上前滿懷歉意道:「媽,剛才沖你發脾氣,真是對不起。」

唐老太太受寵若驚:「南適,你終於肯叫我一聲媽了!你跟我說什麼對不起,是我該跟你說聲對不起,當初如意的事情,還有南澤的事情……都是我不好,可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想到最後會鬧成這樣。」

「媽,你不用跟我解釋了。我已經想明白了。」

唐老太太止住了眼淚,「你想明白什麼了?」

唐南適指了指自己臉上的傷:「這些都是容子澈打得,我那麼幫他,他卻狼心狗肺的打我,我幹嘛還幫著他?我現在明白媽的話了,這個世上能倚靠的除了自家人,誰都不能信。」

「你明白了就好。」唐老太太說著,拉開唐南適的衣袖,檢查他身上的傷口,見他身上青一道紫一道的,老淚縱橫:「容子澈那個小畜生,他怎麼能這麼狠心的對待你?他還有沒有人性了!我可憐的孩子呀……」

唐南適開口勸慰道:「媽,你先別哭了,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唐老太太拿著小手絹,沾著眼淚,抽抽搭搭的問:「還有什麼事情要去做?你莫不是還要對付你三哥吧?」

「我三哥犯了那麼大的錯,不可原諒。」這話讓唐老太太的心一沉,還沒來得及開口勸說,只聽唐南適又道:「不過南楓沒有犯什麼大錯,而且我前幾次去見她的時候,她已經知道錯了,實在不應該那麼關著,所以我想讓她回家。」 第1495章如意卷:這麼漂亮的臉蛋毀了,慕洛琛一定很開心

唐老太太正愁怎麼把女兒接出來呢,這會兒聽到了唐南適的提議,心頭立刻湧出了無盡的歡喜,只是想到另一種可能,強行壓抑住了激動的情緒,小心翼翼的問:「南適,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媽,我跟誰開玩笑,也不會跟你開玩笑。」唐南適摟住了老太太的肩膀,聲音和煦如春風,「你儘快把南楓接回家住吧,醫院那種地方人多、病毒也多,住的越久,說不定生病更嚴重,南楓從小到大嬌生慣養,那裡住得慣那種地方?」

唐老太太聽他說的話,忍不住連連點頭:「你說得對,南楓跟我哭過好幾次了,說醫院那兒住的不舒服……南適,既然你同意了,那我這就去安排。」

開心過了頭,唐老太太轉身出去時,竟然走錯了方向。

「媽,大門在這邊。」

唐南適提醒了她一聲,唐老太太拍了拍腦袋,說:「瞧我糊塗的!」

……

醫院。

唐老太太推開門,臉上的皺紋宛若一朵菊花:「南楓,天大的好消息!」

「什麼事?媽,難不成你已經想到辦法把我救出去了?」

唐南楓欣喜的問。

唐老太太高興道:「用不著我想辦法了,你四哥已經決定饒了你了,讓我把你接回家!」

唐南楓傻眼了兩秒,伸手去摸老太太的額頭:「媽,你是不是發燒燒糊塗了?我四哥怎麼會放我回去?」

「去去去!我才沒發燒呢!的確是你四哥讓我接你回去的。」唐老太太坐在病床前,拉著唐南楓的手說,「這還得多謝容子澈那個蠢貨,得知你三哥把溫如意和葉簡汐綁架了,衝動的像是一頭失去理智的豬,狠狠地把你四哥揍了一頓,你四哥對容家涼了心,覺得只有我們自家人菜能靠得住,所以念起了你的好,決定把你接回家住。」

唐南楓了解容子澈,這人一旦牽扯到溫如意,的確容易頭腦發熱,做出衝動的事情。

得知溫如意被綁架了,很有可能做出毆打她四哥的事情,可即便如此,四哥要放了她,還是令人難以置信!

唐南楓擔心這是個圈套,甚至不敢走了。

唐老太太起身拿出一身常服,回頭見她還愣愣的坐在床上問:「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把衣服換了,咱們趕緊回家。」

唐南楓猶豫道:「媽,我總覺得這事有詐,我還是不回老宅了。」

唐老太太急了眼:「你這孩子犯什麼糊塗?趕緊下來!」

「我不!」

唐南楓堅持不下床,唐老太太顧及到她身上的傷口,也不敢大力的拉扯她,只好放軟了聲音說:「你到底想幹什麼?之前是你心心念念著,讓我幫你出去,現在你四哥讓你出去,不是正好如了你的願?」

「那不一樣。」

「哪兒不一樣,你覺得這是陷阱,可再壞的結果也比你困在醫院裡好吧?而且,不管發生什麼事,不是還有我跟你爸在嗎?你四哥真的敢動你,我先擋在你跟前,這樣總成了吧!」

唐南楓依然不說話,可是已經被老太太說服了。

是呀,現在被囚禁著,什麼都做不了。

出去了,才能做出對自己有利的事情,而不至於一直這麼被動。

「那好,我回家。」

唐老太太聞言臉上掛著欣慰的笑容,把衣服塞到她懷裡,說:「趕緊換衣服,你四哥在家等著呢。對了,記得等下回到家,好好跟你四哥道歉,別再惹他生氣了。」

「好,我知道了,媽,你就別再啰嗦了。」

……

簡單的收拾了一番,唐老太太把護士叫進來,讓她們幫忙把唐南楓扶到輪椅上,親自送上了回唐家的車。

唐南楓一路上都在想著,唐南適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以及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唐家門口,唐南楓被人推著進了唐家。

看到唐南適的第一眼,她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原以為老太太說打的嚴重,有很大程度上誇張的成分在,可沒想到容子澈是真的往死里揍四哥,這臉腫的她都快不認識了。

難怪四哥會那麼生氣。

擱她也生氣呀!

「回來了?回來了就好好的養傷吧。」唐南適掃了一眼唐南楓,面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說話的語氣也淡淡地。

可他越是這樣表現,唐南楓越發相信,唐南適真的原諒自己了,只是還有些小生氣。

唐南楓紅了眼睛,「四哥,對不起。」

「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

沙漠帝皇 唐南適放下手裡的報紙,抬眸靜靜的望著她。

「我……我……」唐南楓嘴巴張張合合了好半晌,什麼話都沒有說出,貝齒輕咬了下唇瓣。

唐南適也沒有為難她,冷聲說道:「算了,事情已經過去了,沒什麼可計較的了。三哥已經出了事,你既然回到家,就老老實實的呆著,別再惹事了,聽到沒有?」

「是,三哥,我知道了。」

唐南楓乖乖的點頭。

唐老太太插話道:「小楓,聽你四哥的,以後千萬別再惹事了。」

「媽,我會的。」

唐南楓做乖乖女模樣。

若不是親耳聽到了她說的那些話,唐南適大抵真的會相信這個妹妹改過自新了,可現在知道了她的真面目,只覺得可怕。

當然,他沒有表現在明面上。

由於唐南楓不能太辛苦,唐老太太再三叮囑了她幾句,便推著唐南楓往後院走,到了房間跟前,唐老太太叫來了兩個傭人照顧唐南楓,之後又找了個小丫頭,說:「好好的照顧小姐聽到了嗎?」

「是,老太太。」

女孩子目光純凈的望著唐老太太,乖乖的說。

唐老太太說:「南楓,你先休息,我等晚一些再來看你。」

「嗯。」

唐南楓躺回了床上,看著守在自己身邊的小丫頭,問:「你叫什麼名字?」

「林巧。」

「哦,你是新來的?我怎麼以前沒在唐家見過你?」

「小姐真是好眼力,我的確是不久前進唐家的。我家裡五個姐弟,實在過不下去了,就來城裡打工。沒想到恰好碰到了老太太,她說一眼看到就喜歡我,便把我留在了唐家。」林巧兒單純的臉上,滿是雀躍的笑容,「小姐,這裡可真漂亮,像電視劇里的公主,住的宅子也像古代的皇宮一樣。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小姐的,不管什麼事,只要小姐吩咐了我,我一定會第一時間辦好。」

唐南楓唇角勾起笑容,真是一個單蠢的丫頭,說出這麼土氣的話。

什麼公主,什麼皇宮。

她一點都不稀罕。

不過正是這樣蠢的丫頭,才好利用。四哥暫時把她放出來,可並沒有對她放鬆警惕。若是由自己出面,肯定會引起他的注意。但若是一個十三歲,天真不知世事的小孩子代替自己辦事,那就沒什麼人會懷疑了。

唐南楓微微的闔了眼帘:「巧兒,我累了,你先退下去吧,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叫你的。」

「是。」

林巧退下去。

唐南楓從自己的枕頭下取出專門和唐南澤聯繫的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出去。

久久得不到回應,她臉上露出一絲失落。

但很快打起了精神。

之前是自己對不起三哥,但接下來她會替三哥扳回一局,爭取讓三哥原諒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