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黃金眷獸的攻擊卻沒有傷到武器商人的身體分毫。

保護扎哈利亞斯的是看不見的屏障。強大的震動和衝擊波的牆壁阻擋了眷獸的攻擊。

「……第九號!你自信的根據就是這個嗎,扎哈利亞斯!」

伊布里斯貝爾的表情變得更可怕。

扎哈利亞斯帶來的少女將風帽脫下,露出容顏。是個擁有翻卷著如火炎般的金髮,閃耀火焰光輝眼瞳的少女。她身穿的防護服上,用在兵器上的無機物字體寫著「9」的文字。

「蠢貨!區區一個素體也想勝過我!給我連同他的那份傲慢一起擊碎吧,『哈比』!『凱貝弗塞努艾弗』!」

伊布里斯貝爾召喚了兩隻新的眷獸。

傳聞「焰光的夜伯」第九號,能夠召喚與第四真祖同等的眷獸。確實,有這樣的力量的話,不足十人就得意忘形地來襲擊這座城堡也未嘗不可。

然而作為第二真祖直系王子的伊布里斯貝爾的眷獸,也和普通吸血鬼的有著天壤之別的魔力,而且還有三頭。要是原本第四真祖操縱還說得過去,勝過區區不完全的素體召喚的眷獸卻已足矣。這是誤認伊布里斯貝爾實力的扎哈利亞斯的失策。

「呵呵,不行。這可不行啊,殿下。」

可是扎哈利亞斯反而露出從容的表情伸開雙手。從他背後走出的是和第九號相同面孔的兩個少女。她們防護服上刻著的標記是「2」和「8」。

「商人可沒有傲慢。商機是隨時變動的……」

「『焰光的夜伯』!?居然是……二號和八號!?」

伊布里斯貝爾的表情因為驚愕而扭曲起來。扎哈利亞斯持有的素體不僅僅只有第九號。他花費了幾十年,暗中收購了「焰光的夜伯」,或者強搶來的吧。就像曾經攻入卡魯阿納伯爵領,奪取了封印的第九號一樣。

而這些素體都被他帶來了弦神島,並進行利用。

傲慢的伊布里斯貝爾怎麼會去調查這些?

現在,他又為了入手新的素體而不惜與「毀滅王朝」為敵。

「扎哈利亞斯,這個仇……我記住了!」

新召喚的二號和八號的眷獸將伊布里斯貝爾的三頭眷獸消滅,猛烈的魔力奔流將伊布里斯貝爾矮小的身軀一同吞沒,連同他的一半居城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巨大的城堡開始崩塌。

熔化滾落的石壁發出異味,魔力的餘波呼嘯形成熱風。

承受這樣攻擊還能活下來的估計沒有人吧。但即便如此,扎哈利亞斯還是遺憾地嘆了口氣。

「呵,沒有成功殺掉嗎。不愧是「毀滅之瞳」直系的王子……但是,這樣終於得到六個了。宴會的準備可以繼續進行下去了。」

因眷獸們的攻擊消失的城堡的地下,毫無損傷地躺著兩個少女。

和九號她們相同容顏的第四真祖的素體,金髮少女吸血鬼。

扎哈利亞斯平靜地笑著,命令匈鬼們回收她們。

身著防護服的兩個「焰光的夜伯」則是毫無感情地注視著扎哈利亞斯。

他已經湊齊了半數素體,在他身邊的有五個,還有一個呢?

7017k。 葉湛第一次看到了魔界大門的樣子,還來不及思考為何魔界大門還會開啟,只聽一聲憤怒的狂鳴,從那蒼空之上,傳來。

片刻后,一條青色的蛟龍破雲而出。

那就是師尊口中說的青蛟了。

三人都驚魂不定地仰望著魔界大門。

墨子漣濃眉深鎖,還小聲埋怨了一句:「讓你們早些走不聽,看來又有麻煩事了。」

青色的大長條又盤旋在了頭頂,只不過這次帶著無邊的憤怒,方才的青天白日,此刻電閃雷鳴,陰雲密布。

「怎麼回事!魔界之門怎麼又開了!」

離傾蹙眉,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墨子漣:「它嘴裡好像咬著什麼東西……快,閃開。」

在墨子漣的狂喊間,離傾和葉湛也看到青蛟張開了嘴,將嘴裡的東西狠狠的拋執而下。

離傾攬住葉湛的腰,立刻身輕如燕地後退了數丈,墨子漣也緊跟著而來。

然後只聽啪嗒一聲,那落下之物,狠狠地摔在了洞窟之中,惹起一陣煙塵。

青蛟在魔界之門邊狂怒地嘶吼,猙獰的爪間分別抓住兩團雷火,那長長的鬍鬚上還滋滋地冒著電火,在魔界大門之上,盤旋,咆哮。

「誰惹它了,看來氣得不輕。」墨子漣盯著大青蛟,還有心情評論一句。

不知為何,葉湛的視線卻被落下的東西所吸引。

距離太遠,光線太暗,根本看不清那是什麼。

葉湛腳步微動,就想過去,離傾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別過去。」

沉默幾許,即便他很想知道那是什麼,還是不願再忤逆離傾。

就在這時,那摔在地上的東西,忽然顫動了幾下,然後一縷黑魔氣緩緩冒了出來,雖然還沒成形,葉湛已經脫口而出:「是容影!」

「……」

離傾也望著那魔氣,只見它扭曲著,漸漸凝成人形,竟然真的是容影那魔物。

他不是去往魔界了,怎麼現在又被扔回來了。

魔氣容影腳下之物,那小小的一團,怕就是三歲容影的身體了。

容影顯然怒極了,魔氣是從未有過的沉鬱,像是一滴沉黑的墨汁。

「老東西,你憑什麼驅逐我!」

容影對著青蛟狂喊,歇斯底里,無限憤怒!

他眼睛中已經凝滿了血淚。

天上已經黑雲翻湧,狂風凜然,黑蛟置於電閃雷鳴中,怒道:「爾乃罪人,膽敢冒充魔,妄圖闖入魔界,驅你離開,已是仁慈,勿要不識好歹!」

「我是魔!你這個惡蛟,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到底是人是魔。」

說著,容影平靜全力,釋放出所有的魔息。

而墨子漣聽到那句「惡蛟」微微蹙眉,暗叫不好。

果然大青蛟身邊的雷電,涌動得更劇烈,它怒道:「本座本念爾身懷幾分魔息,想饒爾一命,但爾竟不知天高地厚,且莫怪本座無情!」

說罷,蛟龍錚鳴,放出威力巨大的雷電,劈向容影。

「容影,小心!」

葉湛想動,離傾已經出手按住了他,同時墨子漣已經飛快朝容影掠去,將容影從那道驚雷之下扯走,救走了他一命。

而容影所在位置,被辟出一條深逾千尺的裂痕。

墨子漣出手從青蛟手下救走了容影,它彷彿才發現這方石窟里的其他人。

它眯眼看著墨子漣,震聲說道:「小黑蛇,又是爾。」

墨子漣將容影扔給了離傾和葉湛后,眼神示意他們看住他后,便對著頭頂盤旋的青蛟微微躬身,「應龍大人,是我。」

離傾看著容影憤怒絕望的眼神,知道現在他就是個瘋子,怕他發起瘋來,又傷她徒弟,於是毫不猶豫地抽出捆仙繩,將容影綁了個嚴實。

隨後又施了個咒法,消除了他的聲音,免得他再吐狂妄之言,惹怒了那大青蛟。

做完一切,她疑惑地盯著大青蛟。

它竟然叫千年蛇妖墨子漣,為小黑蛇,而墨子漣絲毫不曾生氣,還對這青蛟畢恭畢敬,稱它為應龍大人。

這蛟到底是何方神聖。

大青蛟顯然對墨子漣稱他為「應龍大人」,非常受用,微微點了點巨大猙獰的頭顱,說道:「本座倒是好久不曾見你了,還以為你修成正果成仙去了。」

墨子漣懶洋洋道:「仙有什麼好的,還是做妖自在。」

「爾倒是通透。」大青蛟讚許道,「小黑蛇,爾既護著那人,本座就給爾幾分面子,且饒他一命。」

墨子漣微微躬身,「那便多謝應龍大人。」

大青蛟一雙獸瞳,掃向容影。

容影口不能言,但卻憤怒地瞪著青蛟。

「罪人,爾若膽敢再來魔界,定要經受本座的雷霆之怒。」

青蛟甩動著尾巴,正要離開時,忽然又停下了,驚訝地盯著捆著容影之物。

「捆仙繩?這是何人之物?」

「我的。」離傾回。

大青蛟掃視離傾,忽然輕蔑地嗤笑了聲,笑道:「你,很有趣。」

很有趣?

被這大青蛟給出一個莫名其妙的評論,離傾微微蹙眉,「應龍大人,這是何意?」

大青蛟擺動著碩大的頭顱,說道:「凡人,爾很快便能知道了。」

大青蛟的視線並未在離傾身上停留多久,隨後快速掃過了葉湛,又是個凡人。

大青蛟心想,這小黑蛇的朋友,倒是種類繁多。

片刻后,它立刻非常震驚地移轉回去,忽然咿了聲,與對離傾的「有趣」不同,他眼底充滿了震驚之意!

它猛衝到了葉湛面前,碩大的眼睛盯著葉湛,沉聲說:「你是魔族之人。」

「不是。」葉湛擰眉,沉聲說。

大青蛟的鼻息噴薄:「呵呵,不承認也沒關係,我聞到了你身上的魔息,很純正,爾可想與本座一同回魔界。」

聞言,容影的眼中都快瞪出了血。

為什麼又是這樣!

為什麼什麼好處都被葉湛佔了去。

一時間,容影連仇恨都激不起了,只剩下萬念俱灰。

「不。」

葉湛想也不想便拒絕了。

青蛟遺憾地擺動著碩大的頭顱,看起來很是遺憾。

「凡人,你可知魔界比起你們人間,擁有更充沛的靈氣,無數人想得到這個機會,但卻連魔界大門都尋不得,你真的要放棄這麼大好的機會嗎?」

葉湛感覺幾道視線,齊刷刷地凝聚在他身上。

「不,我不去。」葉湛搖頭,「不論你覺得人間如何,但我覺得人間很好。」

。 騎兵們在得到命令之後,以最快的速度發起衝鋒,焦黑的大地被鐵蹄踏碎,風向似乎也因為衝鋒而改變。

戰爭號角的效果讓馬匹的衝鋒速度變得更快,衝鋒之時,葛傑夫聽到了空中傳來的破空之聲,抬頭看去,竟然是在他們發起衝鋒的時候,佩斯佩亞也對弓箭手發出了進攻的指令。

「混蛋!這是想讓我們也捲入弓箭的攻擊嗎!」葛傑夫不由得怒吼一聲:

「改用B陣型!」

騎兵部隊的號角聲響起,這是改變陣型的信號。

副將與葛傑夫對視一眼而後點頭,騎兵部隊分作兩股向兩方散開,藉此規避己方的弓箭射擊。

與此同時,劣魔們在沒有得到任何指揮的情況下,也開始組織自己的進攻——其實就是雜亂的衝鋒。

這些低階的劣魔沒有施法的能力,他們的武器就是自己的天生武器——骨刺。

儘管身材矮小,但是速度卻非常快,如同行軍的老鼠一樣向前發起衝鋒。

也正是因為如此,弓箭的進攻收效似乎並不理想。

放眼望去,在城外的惡魔的確只有劣魔一種,而城中此時卻被黑色的迷霧所籠罩就算使用情報魔法也無法看到裡面的情況。

在半個月前的談判中,葛傑夫的確進入到了城中,但卻被限制了活動的範圍,他所看到的情況確是另一番景象。

城中一個劣魔都沒有,只有少數的高階惡魔,巨牛魔等強大的存在在裡面都顯得很普通。

只有和巨牛魔戰鬥過的人才會真正的體會到他們的強大,在這世界上,或許真的只有耶蘭提爾的軍隊才能戰勝吧。

(懷特先生,若是您在的話,那就太好了。)

當然,現在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分散開來的騎兵部隊此時已經無法發揮正面衝鋒的效果衝散敵陣,只能直接進行兵刃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