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牛不好意思地笑道:“咱家沒用,讓易大哥操心了!”

易逍遙微笑着拍了拍狂牛的肩膀,繼而徑直走上前,望着緩緩站起身的屠龍,略一拱手道:“此物本是我兄弟先看上眼,而後又憑空捱了你一拳,此事。。。就這麼了結如何?”

屠龍驚愕地望着易逍遙,緩緩擡起傷痛的手臂,低頭抱拳:“既然有強者在此,屠龍認栽,屠龍甘願讓給那位兄弟!”

“好!”

“都是好漢!豪氣干雲啊!”

“好!哈哈哈!”

“。。。 。。。”

人羣中鬨然爆發出一道雷鳴般的掌聲,叫好聲四起!繼而,圍觀的人紛紛散去了。。。

賣銅錘的老者嬉皮笑臉地跑了回來,拱手道:“既然二位好漢已確定了買主,那小老兒願以三千金幣賣給好漢!”

“好!我就出三千金幣買下此物!”屠龍大步走上前,伸手取出一個小布袋扔給老者。

“啊!這。。。”狂牛震驚不已地望着屠龍,只見屠龍走到狂牛的身前,抱拳爲禮,朗笑道:“我屠龍閱人無數,卻從未見過像兄弟這般的真性情,我他孃的就喜歡兄弟這樣的脾氣,哈哈哈!這兩隻錘,就算是我們不打不相識,兄弟送你了!”

狂牛怔了怔,突然嘿嘿一笑,拱手道:“剛纔狂牛也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屠龍兄的煉體術果然技高一籌,咱家佩服!”

言罷,狂牛雙眼熾熱地走到板車前,搓了搓手,緩緩抓起板車上的兩隻大錘,加起來重約一千六百鈞的東西在狂牛的手裏輕盈之極,繼而將兩隻錘放在肩頭,愛惜地撫摸一把,朗聲笑道:“那就多謝屠龍兄弟成全了!”

屠龍咧嘴笑道:“脾氣相投便是兄弟,是兄弟就不扯那客套的,你們即是剛到此地,那請到屠龍舍下一聚,咱們把酒言歡!”

狂牛聞言愕然回頭望了易逍遙一眼,狂雷此刻也走了過來,三人隨即相視大笑!

跟着屠龍來到所謂的舍下,易逍遙方纔明白城中的人怕他什麼了,原來屠龍在聚集了一大批煉體士,開了一個大幫派,名字就叫“屠龍幫!”按屠龍的話說,是爲了方便大家在一起研究煉體術的精要,令大家的實力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上去,屠龍爲人豪爽霸氣,而城中之人怕他的原因想必是幫衆在外的所作所爲了!

“哼!這羣狗崽子,看老子怎麼收拾他們!”一間雅閣中,屠龍猛灌一口酒,怒喝道。

易逍遙微笑道:“幫衆一詞在世人的眼中總是和一些地痞流氓相互混淆,我看你已然修煉出了萬鈞巨力,足以位居一派之長,天下之大,身無慧根,無法修煉九脈的人何止千萬,若是都被你收於門下,授予煉體術,那豈非一件流傳百世的功業麼?”

屠龍愕然一怔,驚喜地道:“易大哥,你是讓我開宗立派?!嘿!我怎麼就沒想到呢?現在屠龍幫人心渙散,正如一盤散沙,若是巧立宗派,便可更好的約束他們不到外面欺負世人,也可將煉體術更好的發揮作用!好!屠龍就聽易大哥的,哈哈哈!”

殊不知,身無慧根,無法修煉九脈武功方纔將易逍遙淪落至此,感嘆之餘,易逍遙猛地灌了一口酒,深深地嘆了一聲。

狂牛朗聲大笑,端酒站起身:“咱家先敬屠龍兄弟一杯,祝你早日完成夙願!”

“哈哈哈!好!”屠龍笑着端起酒,與狂牛共同飲下!

雅閣之中,幾個好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把酒言歡,其樂融融!

次日清晨!

易逍遙三人用過早飯,只見屠龍一臉興奮地走了進來,朝易逍遙拱手道:“易大哥,城東大衍山上有着一個飄渺山莊,他們專供飛行坐騎,正好我與那飄渺山莊的莊主雲駝認識,已經和他打了招呼,他會將莊內最好的飛行坐騎獅鷲獸供應易大哥驅使,最多十日,易大哥三人便能到達中域邊界!”

易逍遙趕忙拱手道:“屠龍兄弟的恩情我們三兄弟記下了,日後。。。”

“嘿!易大哥說的什麼話,什麼恩情不恩情的,只要以後你們別忘記我這個兄弟,有空肯回來和我喝幾杯就行了!。。。呵呵!”

狂牛與狂雷皆是重重地拍了拍屠龍的肩膀,狂牛繼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只要咱家還活着,就不會忘記皓月城還有一位兄弟!”

“保重!”狂雷拱手道。

諸天信條 :“你們也多保重!”

易逍遙微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帶着狂牛和狂雷走出屠龍幫,向着城東而去——

PS:今日第一更送到! 幾個人在那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他們現在還真的是無聊。

距離真正的高級別爭霸賽還有幾天的時間,他們這幾天每天聚在一起也就是談論家長里短。

實際上他們的心中都有著自己的想法,這一次的比賽看上去可有可無,實際上他們覺得是至關重要的,畢竟他們現在的實力已經是達到了武皇境巔峰級別。

這可是關鍵期,要是真的能夠得到武裂天的指導的話,說不得真的就能夠捅破了那一張窗戶紙,到時候成就武聖業位。

這是一種期待,這種期待造就了他們現在的心態有些飄渺。

就在他們聊著天的時候,一股強大的神識掃過了他們的周圍,幾個人渾身一激靈。

顯然他們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但是可以肯定絕對是武聖級別的強者。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之間都不說話了。

「呵呵……」

一陣笑聲傳來,幾個人面露激動的看著門口的方向,顯然他們也是聽出來這個聲音到底是由誰發出來的。

「恭迎主上……」


幾個人瞬息之間就跪了下來,迎接著武裂天的到來。

武裂天一直都在,只不過他一直都在暗處而已,實際上他本來是沒有打算出現。

目前東勝神州的局勢,他自然是了如指掌的,很多事情他想說,但是他認為時機還沒有成熟。

今天他也是無意間來到了西武這邊,準備走一走看一看的。

武裂天一直都是在東勝神州的其他地方雲遊,甚至一些人遇到了武裂天之後際遇得到了很大的改變。

武裂天只不過一直都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而已,這樣的自由生活讓他的心中非常的愜意。

但是好景不長,在東勝神州的雲遊之中,他已經感知到了陰武宗的勢力在東勝神州頻繁活動。

不過這一切他都沒有看在眼中,他最為擔心的是陰武宗的武聖境強者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抵達這裡,如果一旦武聖境強者抵達這邊的話,很多事情就要從長計議了。

武裂天原本打算過一段時間去一趟中州城,如果當真是陰武宗有死灰復燃的苗頭和跡象的話,那麼現在提前做準備可就是非常的有必要了的。

只是看到自己的四大護法正在那邊討論著這件事情,有些事情他也知道是因為他造成的。

這幾個人表面上都是一團和氣,背地裡面爭風吃醋的表現還是不少的。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指點對他們有幫助,可是真的是這樣么?

武裂天實際上一直都是不吝自己的所學,現在多一個武聖境的強者,對於整個東勝神州來說就是多一份的保障,這一點誰不知道?難不成武裂天自己不知道么?

即便是葯宗的那位,實際上武裂天的心中也是希望他儘快的突破。

「你們幾個倒是挺悠閑的嘛,在這邊聊聊天,看看戲……」

武裂天人還未至,聲音已經是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

「主上,我等著實沒有想到主上已經歸來……」帶頭的還是孔海平,實際上孔海平雖然現在的武皇學院排位不行,但是他的確是這幾個人中的老大。

「海平,呵呵,這麼多年未見,實力又精進了一些,不過距離武聖境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可要好生把握啊!」武裂天笑著看著孔海平,他的意識已經是將孔海平包裹住了。

孔海平連忙低聲道:「請主上放心,我定然是竭盡全力!」

武裂天笑著道:「其實你們也不要太過擔心,只要你們能夠有進步,對於我而言就是一件好的事情。武聖境,並非是我能夠手把手的就讓你們成功的。最終還是要靠你們自己。現在你們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實力提升到了一個層次之後,我才好指點你們。」

「是,主上!」

幾個人面面相覷,顯然之前他們的談話已經是被武裂天給聽進去了。

武裂天表情帶著一絲笑容道:「你們有些時候以為我偏心,實際上則不然,武皇學院發展的好,武聖學院才能夠發展的更好。作為武聖殿的一員,我們是有責任和義務將眾多的高手不斷攀登至他們的極限,造就一個又一個的傳奇的。」

「主上的意思我等明白……」

武裂天點點頭道:「原本我是不打算出現的,不過看著你們成天想著如何如何,我現在出來主要就是為了給你們疑難解惑一下!」

「疑難解惑?」眾人有些不明白了。

武裂天沉聲道:「主要還是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陰武宗的事情。我在東勝神州乃至其他大陸雲遊的時候,已經注意到了陰武宗有抬頭的跡象,這種事情不是你我就能夠阻止得了的。唯一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的提升自己的戰鬥力,或許在未來能夠為大陸的生存做出一番自己的貢獻。」

「主上也察覺了陰武宗的事情?」秦飛揚低聲問道。

武裂天呵呵一笑道:「你們能夠察覺,我自然也能夠察覺,實際上你們呆在東都城還真的是沒有感知的深,下面很多的宗門已經被陰武宗的人滲透。當然了,不過是一些蝦兵蟹將而已,不值一提。」

「那主上我們現在要做一些什麼呢?」歐陽松適時的問道。

武裂天沉聲道:「你們要做的我剛才說了,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如果能夠在陰武宗大局侵犯之前將自己的實力提高至武聖境的話,那對於未來戰鬥的平衡就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了。」

「武聖境……」幾個人有些泄氣的看著武裂天。

武裂天沉聲道:「連你們自己都沒有信心了么?要是連你們自己都沒有信心的話,我就算是如何如何的幫助你們又如何呢?這個是我突破武聖境的一些心得和體會,你們幾個一直都是跟著我的,我也不會厚此薄彼的。但是這一切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多謝主上!」幾個人喜滋滋的拿著武裂天遞過來的東西。

四道流光,分別飛入四個人的手中,孔海平看完之後沉悶的嘆了一聲道:「武聖境是可遇不可求的境界,主上,說句實話,我根本沒有任何的信心。」

「是啊,主上,整個東勝神州也就是您一個人突破了武聖境,可想而知這武聖境有多麼的困難啊!」歐陽松也是有些泄氣的說道。

郭雲峰點點頭道:「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我們根本就沒有突破的感覺,我現在就在考慮,如果真的是突破了之後,那我們的方向又如何呢?也正是因為這麼的迷茫,所以現在我們根本都沒有突破的心思,還請主上明示……」

「武聖境,實際上是一個全新的境界,你們聽說過很多的功法,甚至有武聖境的功法。其實我這麼跟你們說,武聖境的功法雖然適合很多人練習,甚至非常的精妙,但是每一個成為武聖的人,他們都能夠創造出自己的功法,這個就是武聖境!」武裂天面帶微笑的說道。

「每一個人都能夠創造功法?這……這怎麼可能呢?」秦飛揚咽了咽吐沫道。

武裂天哈哈一樂道:「為什麼不可能?要知道一旦你突破至武聖境,你就會發現很多以前你根本發現不了的東西。我這麼問你們,你們之間比試誰能夠勝一籌?」

神棍的娛樂生活 這……」

幾個人都不吱聲,雖然大家都很自信,但是卻又都不自信。

為什麼?因為他們之間的實力相差並不是非常的大,幾乎是微乎其微的差距。

或許大戰幾天能夠分出一個很小的勝負出來,卻沒有任何人敢打包票說自己一定能夠贏,或者說自己一定會輸之類的話。

「回答不了了吧?這個就是差距。武聖境,算是站在整個世界的巔峰來看待問題了。實際上武聖境能夠看透其他一切的境界,創造功法自然也是非常的隨性和自然了。不過萬變不離其宗,功法是次要的。如果你的實力達到了武聖境,就算是簡簡單單的一拳,任何花哨的功法在他們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

武裂天是有著切身的體會的,武聖境和武皇境的差距,遠不是武尊境和天武境之間的差距可以比擬的。

越是到了上面,這種差距就越明顯,現在最為明顯的就是武聖境和武皇境之間的差距。

郭雲峰有些不解的問道:「師尊,這個差距我們其實也知道,通過和您的差距我們也是了解了,只是之前發生的一件事情又作何解釋呢?」

武裂天看了看郭雲峰,他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要說的是雷泊天吧?」

「是的,當年雷泊天和陰武宗的武聖境強者能夠大戰三天三夜,最終才被擊敗的。」郭雲峰要說的就是雷泊天。

當年的雷泊天可以說書寫了一點傳奇,也正是因為這樣一段傳奇,現在才讓很多人都覺得非常的奇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其實這個當年我聽說的時候也很奇怪,不過後來我不奇怪了……」武裂天笑著道,幾個人都盯著他看。

他們也是想要看看這武皇的生氣到底在什麼地方?

「雷泊天當年之所以能夠支撐這麼久,完全不是因為他能夠和陰武宗的那位武聖境之人平起平坐,而是他有些投機取巧了。」武裂天呵呵一笑道。

「投機取巧?」郭雲峰疑惑的問道。

武裂天點點頭道:「不過,就是投機取巧,雷泊天當年應該說並沒有真正的和那位武聖境之人戰鬥,而是一直都處於一個突襲加防禦的階段。」

「突襲加防禦?」

「不錯,就是突襲加防禦。不知道這雷家有沒有找到這雷泊天的遺址,要是找到的話那麼雷家的實力絕對要上升不止一個層次啊!」武裂天沉聲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