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總頓住腳步,笑了笑,眯眼道:「此話當真?」

「當真!」糖姨咬牙。

王總又笑:「自罰三杯,加上之前的兩杯,這就是五杯了,唐總你想好啊,可別說我欺負你一介女流!」

當真面目可憎,就這些話,江未雨已經忍無可忍了。

李雨辰這個時候卻冷靜下來!

到底是官宦人家子弟,並非那種一無是處的莽漢,此前是因為覺得受辱所以才那麼衝動,眼下這一冷靜下來,他頓時就明白這王總必然擁有極為強大的靠山,所以才不用給他爸面子。

這一明白,他自然也就不敢隨便說話了!

糖姨這個時候也關注不到那麼多,一見女兒要出言不遜,趕忙截住,賠笑道:「不會不會,王總您說笑了,能喝您五杯酒,那是我的福氣,您快坐!」

王總依言坐回原位。

也沒讓糖姨自己動手,他親手又倒滿三杯,連同之前沒喝的兩杯,一共正好是五杯。

看著那五杯明晃晃的白酒,糖姨面色煞白,一股抑制不住的嘔吐感直往喉嚨翻湧。

她卻不得不強行壓下,強做歡顏道:「謝謝王總!」

說著便伸手去端酒。

只是還沒等她碰到,林昊已經先一步將酒拿到手。

「王總是吧?」

「酒我代糖姨喝了,希望你說話算話!」

說著,脖子一仰,一杯酒一飲而盡,跟著第二杯,第三杯……

都還沒反應過來,五杯酒已經下肚,酒杯無一例外倒扣在桌子上。

場面十分安靜!

糖姨滿臉錯愕。

江未雨一臉鄙夷。

李雨辰則索性嘲諷道:「你懂什麼,人家王總是讓唐阿姨喝,不是讓你喝。

你能喝了不起啊,你喝跟唐阿姨喝能一樣嗎?

告訴你,如果今天這事談不成,那就是因為你壞事不懂規矩!」

彌補彌補前面的過失,順便也一口黑鍋扣在林昊頭上。

王總點點頭,似乎對這話十分滿意。

也沒說話,甚至根本連看都沒看一眼,他便沖依舊處於獃滯狀態的糖姨笑道:「唐總,你們家小孩都這脾氣?」

一臉戲謔,同時也表示對這樣的結果不滿意。

聞言,糖姨趕忙陪笑道:「息怒息怒,王總息怒,我這就喝。」

說著又拉了拉一臉冰冷的林昊,拉之不動的情況下,她心裡一邊覺得欣慰,一邊又感覺無比苦惱。

最終,她只能低聲央求道:「小昊,姨知道你心疼姨,不過咱不鬧好嗎?

求你了,這筆訂單對姨來說真的很重要,姨已經快要一無所有了,姨不想連最後的尊嚴都丟掉……」

說著說著,竟是掉下淚來。

林昊眉頭大皺,拳頭下意識就捏緊了,可最終還是鬆開,深吸一口氣道:「我沒有鬧,我會保護你的,這一世,沒人能欺負你!」

語氣有點生硬,卻十分認真,十分堅定。

聽完糖姨還來不及說話,李雨辰先嗤笑出聲,譏諷道:「說得跟真的一樣,也不想想憑什麼,憑你的酒量,還是憑你的拳頭?」

江未雨也冷冷丟出兩個字:「幼稚!」

在這之後,糖姨才插得上話,笑著拍了拍他肩膀,欣慰道:「姨都知道,姨也相信你有那個本事,不過這次就算了,下次好嗎?」

說來說去,其實還是不信。

林昊卻也沒有生氣,沖她笑了笑,跟著他的目光就清冷下來。

轉向悠然看戲的王總,又一次,他淡淡道:「再說一遍,酒已經喝完了,希望你說話算話!」 同樣的話語,第二次說出來,韻味已經截然不同。

如果說前一次還算平靜,那麼這一次,話一說完,空氣中就憑空多了一股子冷意與肅殺。

見他如此頑固,李雨辰嘲笑得更加兇殘了,江未雨也氣得直跺腳。

糖姨卻並沒有生氣,她就是急,急得淚流不止!

場上唯一安靜的也就王總了。

他靜靜看著林昊,面色古井無波,許久他搖搖頭,淡淡笑道:「看來是沒必要再談了,唐總,你好自為之!」

說罷,起身走人。

這次糖姨卻沒有再攔,大約她也明白,其實對方根本沒有要合作的意思,否則的話不至於如此刁難。

倒是江未雨有些急了,一個勁埋怨林昊壞事,李雨辰也瘋狂甩鍋瘋狂嘲笑。

林昊卻不為所動,只是對著那離開的背影淡淡道:「如果我是你,我不會輕易離開這個包間。」

強勢得有點過頭了。

在江未雨李雨辰看來,這就是死撐著在裝逼。

便是糖姨,這會兒也覺得這話有些不合適,強勢過頭了。

這邊都這麼想,王總更不用說。

根本都沒有回頭,腳步也沒有停頓分毫,僅僅一聲嗤笑,他便已經走到包間門口。

只是還不等他開門,門已經從外面開了!

「不愧是人家的男神呢,說話好有氣場的。」

「其實本小姐也是這個意思,如果我是你,我不會輕易離開這個房間!」

靜!

黑絲蝙蝠衫,天藍色牛仔短褲,背著雙手,柳夏笑眯眯站在門口。

似乎特別清楚裡面的情況,前面一句她對著林昊說的,後面一句則是對著正待離去的王總。

就是這麼兩句簡單的話,一下子場上氣氛就變得詭異起來!

沒人出聲,她也不在意,笑嘻嘻就進了包間。

跟著誰也不理,她來到林昊邊上乖寶寶一樣坐下,笑眯眯道:「帥哥,我們又見面了哦,這次你總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一臉花痴。

林昊瞅了一眼,根本沒興趣搭理。

倒是江未雨有些沉不住氣,怒道:「柳夏,不知道這是私人聚會么,你還有沒有一點家教的?」

柳夏也不生氣,呵呵笑著側過臉道:「那也比你好,看著你媽媽受欺負都不幫著出頭。」

夠毒。

一句話愣是給江未雨氣哭了。

跟著又指著李雨辰道:「還帶了這麼一個廢物來,你當他誰呢,你以為他爸是副市長就無所不能是吧?

江未雨啊江未雨,我是真搞不懂你,你學習成績挺好的呀,怎麼就長了顆豬腦子呢?

人家李雨辰他爸分管的是文教衛生,根本管不到房地產這邊的事情好么?

你這麼拖著人家來賣他爸的面子,不是存心讓人家下不來台,給人家老爸招黑樹敵啊……」

還真不是省油的燈。

原本在學校就不對付,這會逮著機會真是往死里擠兌。

之後又給李雨辰臭罵了一頓。

知道她不能招惹,李雨辰也不敢吭聲,只能聽之任之。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死對頭」嘲諷奚落,偏偏還沒法還嘴,這個時候江未雨除了哭就剩逃跑了。

眼看柳夏還來勁,林昊皺了皺眉,冷冷道:「閉嘴!」

「哦!」

乖乖的,柳夏閉嘴了,捂著嘴巴一副我保證一句話不多說的樣子。

結果也沒過三秒鐘,便大獻殷勤開始給林昊碗里夾菜,跟著又諂媚道:「別生氣嘛,人家還不是為你出氣。

江未雨這臭女人太過分了,簡直不知好歹。

為了她們家的事你都那麼忍著讓著了,她還不領情,還嘲笑你責怪你,也就是你啦,要換了是我,早就大嘴巴子抽她了。

而且她還是個睜眼瞎,明擺著的大佛放在這裡不去求,偏偏相信李雨辰那個廢物……」

說著說著就有些停不下來,話癆得厲害,而且不到三句准帶毒!

某一刻林昊實在是受不了了,沒有一皺,再次淡淡道:「閉嘴!」

「哦!」

乖乖捂著嘴,又不說話了。

然而還是沒能堅持過三秒鐘,她又笑嘻嘻道:「好吧好吧,知道你不樂意我欺負她,那我就不欺負她了。」

說著似乎想起什麼,趕忙起身跑到門口,扯著嗓子喊道:「幹什麼幹什麼,不會快點啊,想餓死我的男神是不是?

趕緊的趕緊的,趕最好的上知道么,要是不能讓本小姐的男神滿意,你們統統等著炒魷魚吧!」

當真是個百無禁忌的大小姐!

說著又若無其事笑嘻嘻回來了,順帶著還氣呼呼往那一直沒敢動彈的王總身上踢了一腳。

再次回到林昊身邊坐下,她又笑眯眯邀功道:「看我對你好吧?

這裡最好的宮廷玉宴,一桌二十萬起,有錢都吃不到的哦,馬上就會漂漂亮亮呈現在你面前啦!

不過在開動之前呢,我覺得有些事還是要處理一下的。

本小姐看中的人,可不能隨隨便便讓人欺負了去,既然你都不讓我教訓江未雨那個純丫頭,那就換個人吧!」

說著招了招手,老神在在道:「王大鎚是吧,滾過來!」

王總就乖乖過來了,陪著笑臉道:「柳小姐有何吩咐,只管說,我老王一定辦到!」

一臉諂媚,與此前淡定裝逼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糖姨有些驚呆了!

柳夏卻沒管那麼多,自顧自倒了五杯酒,滿滿的,輕飄飄笑道:「逼本小姐看上的男人喝酒,王大鎚,你好本事啊!」

笑著說的,王總卻嚇得一身冷汗。

看著那滿滿五杯酒,他面色艱難,哭喪著臉道:「柳小姐,我知錯了,能不能少喝點,我的身體不能……」

「不能什麼?」柳夏直接打斷,淡淡道:「我沒說讓你喝酒,如果你不想喝,現在立馬滾蛋!」

靜!

原本畫風清奇的少女陡然一變,瞬間冷麵冷語,煞氣騰騰,那威嚴讓人不敢逼視!

聽這話,王總終究沒敢再多話。

「我老王錯了,請原諒!」

知道躲不過,也不敢在端架子,老老實實給林昊道歉,跟著一杯不拉,他連干五杯。

便是這一連五杯下去,他也軟了,差點當場就倒。

但是他知道不能倒下,因為柳夏還沒開口!

結果柳夏也沒出聲,就看著林昊。

林昊卻看著搖搖欲墜的王總,半響道:「你應該賠罪的對象不是我,是糖姨。」

簡單一句話,場面又安靜下來。

無奈之下,王總又硬撐著喝了五杯,給糖姨賠罪。

場面很冷!

這個時候全都傻了,江未雨都顧不得再哭,糖姨也腦子暈暈乎乎。

王總死死撐著最後一口氣不敢倒下!

這時林昊才淡淡道:「這件事可以了,還是那句話,酒我已經代糖姨喝完,希望你說話算話!」

語畢,王總重重點頭,跟著仰頭便倒…… 王總倒下了。

擔心會出事,糖姨趕忙撥打120叫救護車,此後不久,御廚園經理親自帶人進來。

柳夏若無其事點點頭,指了指地上昏迷的王總道:「拖出去,一會救護車就到了。」

說著又指了指桌子,「全都撤掉,地上也給本小姐收拾乾淨,動作快點。」

說完就討好林昊去了。

那經理也不敢遲疑,一邊安排人把王總拉住去,一邊又安排收桌子打掃衛生。

等一切搞定,時間已經過去差不多十分鐘,這個時候,后廚特意準備的菜肴也已經等著上桌了。

柳夏點頭后,經理一聲「上菜」,立馬一隊身著宮裝的靚麗女子宮娥一般娉婷而入。

長袖善舞,盼顧生輝!

人手提著一個古色古香的紅木食盒,看樣子內里還趁著金色綢緞!

便是隨著這些女子的到來,彷彿一下子就變成真正的皇宮御宴,霎時間整個包廂都亮堂起來。

「怎麼樣,還不錯吧?」

「跟你說,這宮廷御宴就是有錢都吃不到哦,裡面好多菜都是從前皇帝才能吃的!」

見糖姨等人都被驚住了,柳夏得意就笑。

一代大帝,什麼場面沒見過?林昊自然不會對這種小場面有感覺。

只是想了想,他終究沒有出言打擊。

以為他心裡滿意,柳夏這就更高興了,起身張羅道:「趕緊布菜吧,別一會涼了就沒法吃了!」

語畢,「宮娥」們開始布菜。

很快,十八個菜擺好,有葷有素,有熱有涼,有菜有湯,樣式極其精美,取材也極盡講究。

「來,先來一碗魚翅湯漱漱口!」

「這是真正的精選的魚翅哦,可不是粉條冒充的,還有這些菜,別小看它們,它們可是滿漢全席中一百零八道菜濃縮的精華!」

「……」

柳夏十分殷勤,率先給林昊盛了一碗魚翅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