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了個蛋!

老子該不會身體跟着一塊爆了吧!?

肖遙想看看自己的身體,但眼前飛沙走石,幾乎什麼也看不見,他甚至都無法睜開眼睛。

過了好一陣,周圍才逐漸恢復平靜,肖遙扭頭一看,身體周圍竟然出現了一個直徑達到一二十米的巨大沙坑,而他現在正站在這個沙坑正中的位置。

沙坑之中,還散落着無數斷裂的木藤,簡直可以用一片狼藉來形容。

臥槽!

這內氣自爆術的威力可真夠強悍的,估計能與幾噸烈性炸藥的威力相媲美。

肖遙正感到吃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使用內氣自爆術擊殺妖藤鬼蟲無數。

獲得經驗值1600000點,

法力值+800,

陽氣值+20000。”

肖遙一聽,不由得心頭一喜,使用內氣自爆術耗費了25000點陽氣值,沒想到放完這大招,回來了20000點。這樣一來,相當於只耗費了5000點的陽氣值。

還算不錯,至少老子轉危爲安了……

等等!阿祁和聶無雙哪去了?該不會被老子的內氣自爆術給炸沒了吧?

肖遙立刻扭頭看了看周圍,並沒有發現他倆的蹤影。 “阿祁!”肖遙扯着嗓子大喊了一聲,沒有迴應。

“聶大公子!”肖遙又喊了一聲,還是沒有任何迴應。

瑪了個蛋!

這兩個傢伙該不會真被老子的內氣自爆術炸飛了吧!

肖遙心裏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不過他現在畢竟身處沙坑底部,視野受限,他尋思着也許阿祁和聶無雙被衝擊到了坑外,於是立刻運用乘風御氣技能,飛到了半空之中。

放眼望去,沙坑外的楓樹也伏倒了一大片,這內氣自爆術的威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這讓肖遙心裏愈加感到不安,威力如此巨大,也不知阿祁與聶無雙到底能不能扛得住。

他正四處查探着,忽然發現,沙坑旁一堆高聳的沙土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蠕動。

見此情形,肖遙不由得心頭一怔,立刻朝那一堆沙土飛了過去,他剛飛到沙土旁,忽然一顆腦袋衝沙土之中鑽了出來。

肖遙定眼一瞧,正是阿祁!

阿祁迅速從鬆軟的沙土之中鑽出來,抖動了幾下身體,將沾在毛髮上的細沙抖掉,一臉懵逼地衝肖遙問道:“主人,剛纔發生什麼事了?”

肖遙笑道:“沒啥事,你就當老子放了個屁好了。”

“主人你以爲你是九首魔龍麼,一個屁能崩出這麼大一個坑。”

“九首魔龍是誰?”

“九首魔龍是上古魔獸,擁有九顆巨大的腦袋,每一顆腦袋都是一條巨龍,身體就像一座高聳的山丘。體型比本大聖還要大得多。它放個屁,不但臭,而且威力巨大。能輕易將一座村莊夷爲平地。”

“臥槽!有這麼厲害?”

“騙你幹嘛!那玩意兒可厲害了,就算是本大聖碰到它,也得繞道走。”

Wωω ▲ttКan ▲c○

“沒看出來啊!居然還有讓你感到害怕的怪物。”

“本大聖不是怕它,主要是它皮堅肉厚,本大聖打不死它,又何必跟它浪費精力呢。當然,它也奈何不了本大聖。”

“那這九首魔龍現在在哪兒?”

“九首魔龍曾興風作浪,吞雲吐水,引發了大洪水,後來大禹向天界借來天兵神將,與九首魔龍酣戰了七七四十九日,纔將其制服。大禹親手持劍斬下九首魔龍的腦袋,但它的腦袋被砍下後,立刻便會生出一顆新的腦袋來,根本殺不死。後來,大禹命人採首山之銅,打造了九尊龍鼎。藉助這九尊龍鼎打造了一座九鼎大陣,這才鎮住了九首魔龍。”

聽了阿祁的講述,肖遙不由得心頭一怔,

關於大禹王用九尊龍鼎打造的九鼎大陣,他曾經聽系統講述過。相傳正是因爲九鼎大陣的存在,才使得華夏數千年氣數得以延續。

若是照此說來,九鼎大陣應該相當於風水神陣。可爲何阿祁卻說九鼎大陣的作用是爲了鎮魔呢?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肖遙立刻衝阿祁問道:“等等!禹王到底打造了幾座九鼎大陣?”

“還幾座呢!就爲了打造那九尊龍鼎,已經藉助了神州九脈的靈氣,能夠打造出那麼一座九鼎大陣,已經算是不世之功了,他哪裏還打造得出來第二座九鼎大陣。”

肖遙皺着眉頭說:“可我聽說,禹王之所以打造九鼎大陣,是爲了國泰民安,華夏昌盛啊。”

“這沒錯啊!九首魔龍被九鼎大陣封印住了,不就國泰民安了麼。”

“那九首魔龍當真有如此可怕?”

“那當然!九首魔龍乃是與天地同壽的上古魔獸,沒什麼力量能夠駕馭它,它大部分時間都處於沉睡狀態,每隔十萬八千年甦醒一次,自上古至今,它每次甦醒,都會造成滅世之災。”

“臥槽!你別說恐龍滅絕跟它有關啊!”

“什麼恐龍滅絕?”阿祁聽得雲裏霧裏。

“呃……,沒什麼,你繼續說。”

“總而言之,九首魔龍就意味着無窮無盡的災難。”

阿祁話音剛落,一團人影忽然從沙土之中衝出來,肖遙定眼一瞧,是聶無雙。

肖遙不由得調侃道:“聶大公子,你在沙土下面待得夠久的啊,我還以爲你被炸成肉渣了呢。”

“剛纔是怎麼回事?”聶無雙和阿祁一樣,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一臉懵逼的神色。

沒等肖遙回答,阿祁搶着說道:“沒啥,就是我主人剛纔不小心崩了個屁而已。”

“什……什麼!?”

聶無雙看着肖遙,有些不敢相信。

“水貂大聖,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肖遙笑着說:“呵呵,它就是在跟你開玩笑。不說這個了!救人要緊,既然大家都沒事,趕緊走吧!”

他說到這,衝阿祁問道:“阿祁,你說妖氣最重的地方是在哪個方向?”

因爲剛纔那一場氣爆,周圍的地形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搞得有點兒分不清楚方向了。

阿祁扭頭看了看四周,擡爪朝着其中一個方向指了指,說道:“在那兒!”

肖遙二話沒說,立刻運用乘風御氣技能,朝着那個方向飛去。

他剛纔被那些木藤拖進沙土之中,差點沒窒息而死,他可不想再碰上這種事,所以,乾脆用乘風御氣的技能飛過去。

聶無雙很快追了上來,而阿祁並沒有御氣飛行,它在下面,快速穿梭於楓林之中,也能追趕上肖遙。

身處半空之中,肖遙終於看到,在前方七八里開外處,有一棵枝葉十分繁茂的巨樹。

這棵巨樹差不多得有近百米高,由於枝葉太過濃密,遠遠望去,就像一座高聳於楓林之中的大山。

巨樹縈繞着五顏六色的霧氣,更是平添了幾分神祕的色彩。

聶無雙望向那棵巨樹,說道:“水貂大聖所說的妖氣極重之地,想必就是那兒。”

肖遙點了點頭,

“肯定就是那兒,走!我們過去看看。”

肖遙說着,加快了速度。

雖然他現在與那棵巨樹相距七八里遠,但他現在乘風御氣技能已達9級,御氣飛行的最高速度能夠達到256米/秒。即便是七八里的距離,也是頃刻即至。至於聶無雙,本來就是仙鶴化身,速度更是飛快。

不過半分鐘的工夫,他倆便來到了巨樹旁。 離得近了,巨樹給人的感覺更是無比震撼,而且其四周彷彿被一個無形的氣場所籠罩着。

因爲摸不清狀況,肖遙與聶無雙沒敢太過靠近,在距離巨樹約摸百米遠處的半空之中懸停下來。

肖遙運用火眼金睛技能查看,想看看眼前這棵枝繁葉茂的巨樹之中究竟隱藏着什麼玄機,但卻發現瀰漫在巨樹周圍的五顏六色的霧氣對他的探查能力形成了很大的阻礙,即便是運用了火眼金睛技能,他也無法探查到巨樹之中的狀況。

他深吸了一口氣,轉頭衝聶無雙問道:“聶大公子,你認爲沐曦她們是不是在這裏?”

“讓我感受一下。”

聶無雙說着,閉上了眼睛。

他緩緩擡起雙手,就像是在舉行什麼神祕的儀式一般。

肖遙不知道他在幹嘛,怕打擾到他,沒敢多問,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等待着。

過了好一陣,聶無雙才緩緩睜開眼睛,眉頭微微一皺,嘴裏嘀咕道:“怎麼會這樣?”

名媛春 肖遙聽了,立刻追問道:“聶大公子,怎麼了?莫非你沒感應到她們?”

“不!我倒是感應到了芊芊,只是……”

聶無雙話剛說到一半,忽然從巨樹無比茂盛的枝葉當中飛射出一道金光,朝着二人直射而來。

那道金光的速度極快,眼看就要射中二人,聶無雙忽然擡手一揚,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那道金光竟然就這麼憑空消失地無影無蹤。

不過他倆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更多的金光從濃密的樹葉中飛射而出,射向二人。

見此情形,肖遙心頭暗驚不已,

瑪了個蛋!

這尼瑪是要置老子於死地的節奏啊!

由於射出的金光太多,想躲開似乎已經來不及了,肖遙不敢怠慢,立刻使出了金鐘罩技能。

不管聶無雙究竟有沒有本事化解這些神祕的金光,老子先運用了金鐘罩技能再說,不管怎麼樣,只要使出了這招,即使被那些金光擊中,至少也能保障身體不受太嚴重的傷害。

眼看他倆就要被金光擊中,聶無雙忽然一揚手,那面天罡仙訣鏡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將天罡仙訣鏡高高舉起,也不知高呼了一句什麼,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那無數金光竟然悉數被吸入到了天罡仙訣鏡之中。

見此情形,肖遙很是驚訝,

臥槽!

沒想到這玩意兒不但能夠驅妖伏魔,而且還能吸收射來的金光。還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寶。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耳畔立刻傳來系統提示:

“宿主可以考慮手裏的將乾坤寶鏡升級爲與天罡仙訣鏡同等級的仙家法寶,本系統可以爲你打個折,原價是陽氣值16800點,現在只需陽氣值10800點。”

重生空間:天才醫女 瑪了個蛋!

這破系統,到底是捉鬼系統還是專門做生意的系統啊!怎麼見縫插針向老子打廣告呢!

肖遙沒好氣地說:“沒興趣。”

“宿主你考慮清楚,絕對物超所值。”

“尼瑪!老子不是說了嘛,沒興趣。別再跟老子提這事!”

肖遙已經有些惱怒了,而就在這時,聶無雙又忽然唸叨了一句什麼,他手裏的天罡仙訣鏡立刻射出極其耀眼的金光。

金光射向巨樹,巨樹繁茂的枝葉立刻晃動起來,儘管隔着近百米遠的距離,但肖遙能明顯感覺到一陣強風迎面襲來。

聶無雙大聲喝道:“楓林老仙,你快快放人,否則,休怪我手下無情!”

片刻過後,巨樹繁茂的枝葉上,竟然浮現出一張巨大的人臉,那張人臉張開“大嘴”,狂笑了起來。

見此情形,肖遙恍然頓悟,原來這位楓林老仙,其實就是巨樹成精!

楓林老仙的笑聲聽起來就像是風在呼嘯,極其刺耳,在笑了一陣之後,它開口說話了:“姓聶的,你休要太過狂妄,別以爲帶了兩個幫手,就能在我楓林苑放肆,你若敢亂來,永遠也別想再見到你的心上人!”

肖遙一聽,不由得吃了一驚,立刻壓低聲音衝聶無雙問道:“我說哥們,這事怎麼連他都知道?”

“它是萬年古木成精,乃是木妖之神,能夠藉助世間的花草樹木打探消息,所以綽號又叫萬事通。他若有心,想知道我的祕密,並非難事。”

瑪了個蛋!

這老妖怪居然能夠藉助世間的花草樹木打探消息,那就是說,除了沙漠和海洋,世間發生的事他都知道啊!畢竟到處都有花草樹木嘛。

尼瑪……

這傢伙哪是什麼萬事通,簡直就是偷窺狂。以後老子都沒辦法直視各種花草樹木了。

肖遙感覺背脊一陣發涼。

聶無雙放緩了語氣,對楓林老仙說道:“楓林老仙,你我算是故交,沒必要鬥得你死我活吧?”

“你說得沒錯,所以,我們沒必要鬥下去,這樣,我們來做筆交易,只要你將真元靈氣輸入這木精石中,我便放人。”

楓林老仙說完,從濃密的枝葉中伸出一條比成人手臂還要粗的巨大藤木,藤木的一端,還纏着一團約摸臉盆大小,通體呈暗綠色,晶瑩剔透的石塊,看上去就像一塊天然玉石。

肖遙小聲問道:“那是什麼玩意兒?”

聶無雙回答:“那是木精石,乃是與木性精怪伴生的靈石,蘊藏着充沛的木精靈氣。”

“他爲何讓你把真元靈氣輸入到木精石裏?”

“楓林老仙與木精石氣脈相融,只要我將真元靈氣輸入木精石當中,他便能吸收我的真元靈氣。”

聽了聶無雙所說,肖遙立刻說道:“這可不行!你不能將真元靈氣輸給這老妖怪。”

聶無雙深吸了一口氣,說:“要救芊芊,這恐怕是唯一的法子。”

“誰說的!大不了咱們跟他幹一架,待會阿祁趕來了,便將它連根拔了,老子就不信邪,到時候,它還不放人!”

“楓林老仙已經與這楓林苑融爲一體,即使水貂大聖再厲害,也不能將其徹底殺死。但我們若是把楓林老仙惹惱了,他不放人,我們便很難找到芊芊。” 肖遙還想再勸聶無雙,聶無雙已經朝着那塊木精石飛了過去。

瑪了個蛋!

這傢伙還真是個癡情種子,爲了救自己的心上人,連命都不要了。

肖遙正欲飛過去阻止聶無雙,又忽然轉念一想,

等等!老子和不趁此機會,先找到林沐曦她們再說呢?只要她們沒事了,聶無雙也就不用受這老妖怪要挾了啊!

想到這,肖遙立刻使出乘風御氣術,身體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以極快的速度飛行巨樹。

楓林老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聶無雙身上,完全沒有防備肖遙,再加上肖遙的速度實在太快,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秦昊的身體已經穿過濃密的枝葉,飛到了巨樹巨大的主幹旁。

這巨樹的主樹幹直徑得有兩丈有餘,近百米高,高大挺拔,看上去就如同一面陡峭的石壁,而在主樹幹上,分佈着好幾個直徑超過一米的樹洞。

樹洞內黑漆漆的,深不可測。

直覺告訴肖遙,林沐曦與蕭飄然很可能就被藏在其中某個樹洞之中。

瑪了個蛋!

老子管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一個一個地找!

肖遙立刻運用乘風御氣技能,朝着其中一個樹洞飛去。

然而還沒等他靠近樹洞,無數樹藤從四面八方朝他伸了過來。

他不敢怠慢,急忙催動辟邪劍氣,霎時間金光四射,伸向他的樹藤被斬斷了不少,但這些樹藤的藤尖被斬斷後,立刻又長出新的藤尖,繼續伸向他的身體。

而且,還有無數樹藤延伸到了那個樹洞前,形成了一張大網,將樹洞完全擋住。

這也就意味着,肖遙想要進入樹洞,就得先破開眼前這張由樹藤交織而成的大網!

不過他現在正被無數樹藤“圍攻”,哪裏還能騰出手來破開那張樹藤大網。

他同時運用了金鐘罩技能,在其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無形的保護罩,使得那些樹藤無法對其身體造成有效攻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