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她一個電話也沒給他打。

事實上,在那樣決絕的毅然轉身之後,她就消失了……

他查,別人查,自己查,卻怎麼也找不到……

他甚至以為……她死了……

這電話,彷彿給了他一個希望。

他呼吸一下子就重了。

旁邊的手下湊到他耳邊,欲提醒他會議的事情,卻被他一手擋開,丟下一句『休息十分鐘』,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會議室。

一出會議室,他就摁了接聽鍵。

那頭沒什麼動靜,安靜地連人的呼吸都聽不見,他都以為是自己出了幻覺,莫不是手機沒響?可拿開看看,卻還在通話中。

邪無罪 電話接通,卻沒聲音,這無疑讓他的心又懸了起來。

他耐著性子,又出聲,低聲喚道:「喬喬?」

那頭,喬安哭得更凶了!

她不爭氣地吸吸鼻子,聲音傳到電話那頭,男人呼吸又是一重。是她!

以前,她還在他身邊的時候,她總愛哭鼻子,哭著哭著,就開始吸鼻子,簡直是一點兒也沒有變。

可他心知,一切,都變了……

見女人還是不答,他的耐心也快耗盡了,招手喚來手下,讓他定位信號,電話一直沒斷,不一會兒,他就拿到了詳細的地址。

他沖電話里說了聲:「喬安,你給我就在原地等著,這次你要敢跑,我就去挖了你爸媽的墳來作為我的精神賠償!」

「不要!」喬安驚呼一聲,還想說什麼,卻聽到電話里傳來『嘟嘟嘟』的掛斷聲。

她怎麼……能把電話打到他那裡去呢!

她獃獃地想著,想著……忽然就覺得不對!

不能!她不能讓他見到孩子!

他們家,一直都想要這孩子,若不是她當初極力說孩子是覃北的,還偽造了一份親子鑒定證明,老爺子早該從她手裡把孩子搶走。

那時候的她,剛剛失去父母,再不能承受更多。她只有孩子,孩子是她的命,如果孩子真的被奪走……

她怕得不敢想……

想到這兒,她的視線又有些模糊了。趁著最後一絲理智還在,她跌跌撞撞地跑到傭人的房門口,敲了敲門,乾脆擰門進去。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林嬸驚得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待看清楚是女主人之後,大鬆一口氣。她擰開燈,望著女主人一臉傷感,有些擔心地問:「夫人,您……您這是怎麼了?」

喬安大口大口地吸氣,深呼吸了好幾次,氣息才算平穩,一雙清秀的大眼睛卻仍舊紅腫著,她一張口,嗓音都有些啞,「林嬸,我想請你幫個忙。」

林嬸有點懵!夫人她要什麼有什麼,還需要她幫忙?

但手上被喬安抓著的手腕上微微一緊,她就沒有猶豫,另一隻手覆上喬安冰涼的手背上,說道:「您說,我能幫的一定幫!」

她就像是喬安的救命稻草,喬安抓得緊緊地,將自己的請求全數說出來,才敢再喘一口氣。

她讓林嬸現在就把小恩抱到自己的房裡,一會兒有什麼動靜都不要出門,如果迫不得已被人看到,一定要說,小恩是她的孫子,不是她喬安的。

林嬸面上有些為難,她想了好一會兒都沒答應。

喬安見狀,眉頭深深皺著,忽然說道:「你不是一直很想回國去看看你的父母嗎?這一次如果你幫我,我給你放假,放半個月,哦不!一個月!」

「真的嗎?」林嬸喜出望外,全然忘記了剛才的擔憂。

「恩!求求你,幫幫我,好嗎?」喬安的眸子里滿是焦急地懇求道。

許是有了她的承諾,這次,林嬸答應地特別爽快。

兩個人達成共識后,喬安就上樓去抱孩子,林嬸則在家裡四處奔走,將平常孩子用的東西全數收到了儲物室里。

等收拾完已經是二十分鐘以後了,喬安將孩子安頓在被窩裡,沖林嬸投去一個目光,林嬸立刻朝她點點頭,拍著胸脯保證道:「您放心吧,我一定保護好小少……哦,不,我孫子。」

「恩,謝謝你!」喬安難得地握了握林嬸的手,態度平和下來,下一秒,大門上,就傳來如鼓點般的砸門聲!

他來的……竟然這樣快!

喬安摸了一把臉,叮囑林嬸將門反鎖,這才帶上門走出去。 喬安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像是帶著腳鐐一般,沉重,每走一步,她的心就往下沉一分。

這麼些年,她從未想過要和他見面,甚至都不敢想他。可偏偏,今晚,就在孩子手術的前一晚,她惹出這麼大的事情來!

她不由得有些感傷……感覺落地窗外投過來一道黑沉沉的視線,腳下一頓,抬頭去看,就看到了……他。

他還是那樣子,只是身上的戾氣更重了,整個人周身像燃著火一般,誰都靠近不了。

他正惡狠狠地瞪著她,一雙眼睛猩紅可怕,喬安一怔,正有些猶豫,就聽到大門的鎖上傳來『砰——』的一聲,門鎖,被打掉了……

她早該想到,他那樣沒耐心的人,敲門,已經是給她最大的尊重了。

不開門,是攔不住的……

破敗的門被男人一腳踹開,他,就那樣風塵僕僕地走進來,像好多年前,他談完生意興緻高昂那般闊步昂首,只是如今,他的臉上再不是熟悉的寵溺,而是,一層寒霜!

他的視線始終沒放到她的身上,繞著這房子環顧了幾遍,最終,坐到了廳里的沙發上,沖她冷聲邀請,「喬小姐,不妨坐下來,談一談,關於違約的事情?」

喬安聞言,身形一僵,轉過身去怔怔地看著他,發現他臉上的神色已經恢復了冷漠,平靜地看不出分毫情緒。

她忽然間覺得,又還好……還好他們現在還有東西可談,他不至於……打孩子的主意……亦或者,他根本就還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那樣,才是最好的結局……

她沒發現,此時男人深邃的眼底正燃著一團火氣。

這該死的女人!他千方百計費盡耐心找她,她卻敢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相安無事!哼!真是不知死活,又心狠手辣!

五年前,她帶著盜取的商業信息,回國幫助了她的父親,造成他家族集團底下原料產業幾乎毀於一旦的時候,他就曾發誓,這輩子最好不要讓他再見到她,如果再見,他定要叫她生不如死!!

可如今,瞧瞧她那樣子!在他面前裝可憐,眼睛腫著,哭給誰看?!

現在倒好,他就站在她的面前,竟然還敢發獃了?!

他再忍不住胸口那股子鬱氣,站起身一把就將她扯到了胸前。

喬安一個趔趄撲倒在男人的懷裡,無比熟悉的男人的味道撞入,男人肌肉結實,胸膛硬邦邦地險些將喬安的鼻子撞破!她疼得咧嘴,還沒說話,就被俯身而下的男人,咬住了下唇,吻,洶湧而至……

她的鼻尖莫名一酸,哭得更凶了……

女人的香氣隨之撲鼻而來,髮絲掃過男人的臉頰,那樣熟悉的馨香,讓他不覺得有一絲絲的恍神,彷彿又回到了五年前……

那段時間,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愛跟他鬧脾氣,通常還沒說上三句話,兩個人就吵起來了,而且越吵越凶,到後來,他也煩,有意無意地避開她,誰知道……就在他某一次一周的出差之後,她就消失了……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根本找不到蹤跡……

想到這兒,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怨恨突然一擁而上,男人的吻得更重更深,靈巧的舌頭在女人吃痛驚呼聲中一下滑入她的口腔,挑著她的上顎,直到她渾身虛軟靠在他的懷裡嬌喘連連,他才減緩了些攻勢。

誰知,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狠心,在找回一絲絲理智后,果斷得,將他的舌頭咬住,他吃痛,低咒一聲,黑著臉將她推開了好遠。她一個踉蹌,就坐到了地上。

男人看著生氣,冷哼了一聲扭過臉去,根本沒有打算去扶她起來的意思。

喬安心裡也有愧,只坐在地上,沒說話。

就聽到男人涼透了的聲音傳來,「為什麼背叛我?」

那聲音彷彿帶著寒冰一般,衝破了兩人間的距離,衝破了五年的時光,一直砸到喬安的心上來。

她淚眼婆娑地望著他,收住了眼淚,定定看著他說:「我們本來就沒在一起,不是嗎?何來的背叛?」

她的話讓男人一愣,不可置信地回過頭來:「你……」

「你想問我當年是不是聽到了那些話,對嗎?」喬安冷笑著看他,頓了頓,才像是費儘力氣一般,咬牙說:「聽到了,我都聽到了!你對你父親說的,我不過是你的一個玩物,玩玩而已,何談開始結束,你還說……你未來孩子的母親絕不可能是我!」

可偏偏,她就是他孩子的母親,而且一做就是四年!

喬安覺得自己很可笑。明明該爽快的答應拿錢分手再不糾纏,卻在那時候選擇了負氣離開,不要命的也要生下這孩子……

因為他,是他們的孩子啊!

她愛他,哪怕是被他那樣絕情的話傷的體無完膚,她也還是傻了……

可人這一輩子,如果總也不願意為自己想做的事情付出點什麼,那樣,還有什麼意思呢?對吧?

她甩甩頭,強逼著自己不去再想那些令她心痛的往事,這才敢支撐起目光,看他。

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注意力似乎不太集中。

分開這麼多年,喬安覺得自己是看不懂他了,他這樣的天之驕子,站在哪裡都是光芒萬丈,做什麼都有人前呼後擁的,又怎麼可能會為了她,放棄什麼?

他若真的那樣在乎,真的那樣在乎……

她不敢想。

她顫顫巍巍地爬起身,勉強靠著沙發坐下來,凝神看他,下逐客令:「劉先生,您要是沒什麼事,麻煩您帶著您手下的人離開這裡,我要休息了。」

這話似乎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力。

只見他眉心一皺,復又鬆開,臉上漾出冷冷的笑:「哼,你以為我想呆在這裡嗎?!」

「不想就趕快走。」

「你憑什麼趕我?這房子,好像並不是你的吧?」男人挑挑眉,冷冷的看她。

剛剛來的路上,手下的人已經查到,這房子是他劉家的產業,是當年老太太看她可憐借她住的,在這裡,她一直帶著一個小男孩…… 「房子?」喬安微微一怔,抬頭去看他,「房子確實不是我的。」

「那是誰允許你在這裡住,還一住就是五年!你,又有什麼資格接受?」男人冷冷地望向她,聲音沒有絲毫的溫度。

「我……」喬安有些怔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房子確實不是她的,是當初老太太送給她的,那還是劉澤文和她好的時候誇下的海口,結果分開了,老太太一心喜,就送她了。

別人都是兒子兒媳好好在一起,老人家高興,可劉家,才不是那樣的人家。

「別說你不知道,這房子是我家的房子!這樣的鬼話也只能騙一騙當初的那個傻瓜!」

「我的確知道這是你家的房子,可我在這裡沒地方落腳,一直就把這裡當成家……」

「當成家?你也配嗎?當初你不管不顧丟下我的時候不是很硬氣嗎!怎麼,現在倒學會吃嗟來之食了?老太太好騙,你就去騙老太太手底下的私產嗎?你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心沒有?!」

什麼嗟來之食?什麼騙?什麼老太太的私產?!

這不是老太太當初知道她肚子里有孩子,又肯離開他,才硬塞到她手裡的房產,說給未出世的孩子的嗎?怎麼現在……倒成她騙來的了?

「我沒有!」喬安大聲否定道。

男人正打算說什麼的時候,傭人的房間突然傳來一陣動靜,有小孩的哭聲。

他快走幾步,要過去一探究竟。

再嫁爲妃:爆萌農家女 說實話,他有些憤怒。

憤怒這個女人在甩開他之後還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偏偏留他一個人痛不欲生!

調查顯示她有個孩子,她憑什麼有孩子?又憑什麼可以獲得幸福?她不配!他要毀掉她的生活,徹底的,讓她知道什麼叫痛苦!

…………………

覃北接到喬安的電話已經是國內的下午。

喬安在電話那頭哭得稀里嘩啦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法說出來,覃北耐心聽完才知道,那邊,孩子的爸爸要搶走孩子……

他覺得奇怪,問喬安:「孩子呢?孩子怎麼樣?不是明天就要動手術了嗎?」

喬安抽泣著說:「我求他,我跪下來求他,他才沒帶走,所以,這個地方我不能再呆了,你可以……你可以幫我安排一下嗎……我,我想回國……」

覃北拿著手機,頓了好久,才問:「這時候回國,孩子的病怎麼辦?」

「再找吧,總還是能找到的。」喬安似是無奈似是疲憊的說。

「那好,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我讓人給你訂機票和酒店。」覃北淡淡地說。

他想,如果喬安回來就不打算走,可能還要安排一處住處給她,掛完電話后,想了想,又給方航打個電話叫他安排住處。

打完電話,他有些疲憊地靠在老闆椅的靠背上,輕輕按著眉心,腦子裡,一幕幕翻湧而過……

顧小野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了,一扭臉就看到旁邊病床上的顧媽媽,雖然臉色依舊蒼白,但氣色卻還不錯,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手指動了動,這才發覺,床邊還有一個人。

許是察覺到她的動靜,李璟生動了動就從床沿邊坐起身來。

對上顧小野探尋的目光,他笑:「看什麼,沒見過帥哥?」

顧小野搖搖頭,「不是。」

「那是什麼?」李璟生抬手整理髮型,其實也沒亂,就是沒那麼整齊而已。

顧小野在一旁看著,望著他的黑眼圈發獃,忽然說:「謝謝,謝謝你救了我媽媽。」

她語氣柔和,顯得很煽情,李璟生不由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咦~快別這樣了!有沒有告訴過你你不適合撒嬌賣萌?本少爺剛醒,雞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這人!

顧小野翻翻白眼說:「我就是想謝謝你而已,李醫生,我拜託您不要多想好嘛!」

李璟生還真沒多想,甘之如飴地收下她感謝的話,轉身去看黎莫卿的吊針,忽然說道:「你現在的身體還不適合懷孕……」

這話一出,顧小野忽然懵了!

「什麼?」她沒明白,李璟生忽然來這麼一句,意義何在?!

「我是提醒你,你這身體太寒,要好好調養幾年。」李璟生頭也不回的說,根本沒理會顧小野的震驚與否。

「不是!你剛剛不是這麼說的!你說那話是什麼意思?」顧小野追問道。

李璟生無奈地搖頭,回看她道:「字面上的意思。」

「……」

顧小野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抬頭,就對上李璟生探尋的目光,問:「覃總來過?」

「沒有。」李璟生搖頭道。

他察覺到顧小野眼底一閃而過的失落和黯淡,於心不忍,又補充道:「來過電話你沒接到,他就打給我了。」

「哦。」顧小野沒再追問,掀開被子就要起床,卻被李璟生阻止,「我已經幫你請假了,即使你不休息,你媽媽也需要人照顧,她的麻藥藥效還沒退,一會兒退了要叫醫生的,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先在這兒呆著吧。

「可我今天還有個很重要的會議。」今天是公司的季度總結會,每個部門的經理都要到場總結,沒有參加的部門直接算作違規,沒有季度獎不說,年度評優也靠後站,顧小野一想到這個就覺得頭疼!

她倒不是對團隊不自信,這段時間以來,團隊里的每個人都兢兢業業奮鬥在第一線絲毫不退縮,可她不是,她不僅不是,甚至還……和老闆說不清道不明的,她擔心因為她,整個團隊都毀於一旦。

覃北是個明事理的人沒錯,可再明事理的人,如果真的氣急了,一切也就說不定了…….

那天,她可是把他氣的臉色很臭很臭,以至於在酒店門外,他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李璟生看著她僅僅皺起的眉頭,無奈地嘆了一聲,道:「真不知道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的!你去吧去吧,反正,我也是參會人員之一,你去,我就守著你媽媽吧。」

「什麼?」顧小野驚訝地看他,他什麼時候要參加錦豐的季度會了?

「沒聽清算了!」李璟生故作不耐煩地揮揮手,催促道:「你快去,快去啊!不然我可後悔了!」 「你剛剛說你是參會人員之一?」顧小野震驚地看著李璟生問,他和覃北不是競爭對手嗎?怎麼還……

她怔了好一會兒,才又說道:「不對啊,我看過與會人員名單,沒你啊!」

李璟生尷尬一瞬,突然笑道:「被你發現了,嘿嘿……」

顧小野顯然還不能接受他變得這麼快,望著他看了半晌,才白他一眼道:「以後不要跟我開這樣的玩笑!」

李璟生撇撇嘴,沒再說話,只是看著病床上的人,有些憂心忡忡的。

黎莫卿雖然手術很成功,現在狀況也穩定,可她那顆心臟早晚都是個大問題!可她在手術室昏過去之前一直堅持說,不想動心臟病手術,還讓他不要告訴小野,這……著實叫他為難……

然而,急著要去開會的顧小野哪裡能看到他臉上劃過的一絲悵然,直接抓起包就頭也不回地衝出了病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