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仙當小黑奴,外人聽了直呼內行。

就是那飲品,澹臺浦怎麼看都覺得有點眼熟,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那應該是超市裡四塊錢一瓶的營養快線?

嘶!

仙域上仙竟然喜歡此物。

那……

他要不要?!

「澹臺浦,你別給我搞事啊。」就在這時,趙信突然拽了澹臺浦一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你是不是想給哪吒買營養快線?」

「呃……」

「告訴你,千萬別這麼做。」趙信低語道,「這可是我在仙域致勝的法寶,知道什麼是奇貨可居,飢餓營銷不?別壞了我的大計!記住了,咱們凡塵的零食、飲料,什麼都不能給他,還有也別讓他看到。」

「嗷!」

「你可一定要記牢,別壞事兒。」

趙信反覆叮囑了數遍,又抿了小半瓶的哪吒舔著嘴唇道。

「你們倆又嘀咕什麼呢?」

「沒有,我就是跟澹臺統帥說一下,讓他對您一定要以禮相待。」趙信笑著開口,小哪吒很是大氣的甩手,「不用,我小哪吒不在乎那些虛禮,咱們還是趕快動身,我還著急找無極仙尊領……咳,我仙域還有許多公務要處理呢。」

明明心裡想著營養快線,偏偏就是硬著嘴不說。

還挺傲嬌!

但想到洛城中潛藏的地窟地行獸確實不容耽擱,趙信也就順勢開口。

「澹臺統帥,你趕快帶哪吒上仙出發吧。」

「誒,好。」澹臺浦看上去還是有些心裡發憷,趙信又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澹臺統帥,你行滴!

「上仙,這邊請。」

澹臺統帥做出請的手勢,哪吒跟在他的身後離開辦公室。一直在外守著的郭泰,看到哪吒下意識一愣。

待到澹臺浦和哪吒從走廊消失,他才推開門走了進來。

「趙局,剛才跟澹臺統帥出去的,不是被咱綁了的那小子么?」

「嗯,這回是來幫咱辦事的。」趙信應了一聲,道,「你出去吧,我還有些公事要處理。」

「那個,趙局……」

突然間澹臺浦欲言又止,都已經點開虛擬屏幕聊天框的趙信微微抬頭。

「怎麼了?」

「我想跟您請半天假。」郭泰撓了撓頭,「我感覺好像自己要突破了,我想回去潛修。」

突破?!

嘶!

要知道郭泰早就是武王巔峰,他要突破豈不是說要跨入真身境。

「快去吧,我准了。」趙信驚喜的走了上去,大手用力的拍了下郭泰的肩膀,「行啊老郭,要突破了,這好事兒啊,這事兒你還跟我請假幹嘛,趕快回去吧,什麼時候想來什麼時候來就行。」

「嘿,多虧了趙局的淬體液。」

郭泰咧嘴一笑,而後目光一凝,臉色鐵青,緊握著雙拳。

「上一回,我敗了,下一回碰到地窟妖魔我絕不會再後退半步。」

「好!知恥而後勇!」趙信滿意的點頭笑了笑,「我相信你,老郭,下回地窟入侵,咱哥倆好好殺殺他們地窟的銳氣。」

「好!」

「快回去吧,突破要緊,突破之後記得告訴我,讓我也高興高興。」

「沒問題。」

趙信就站在辦公室的門口目送郭泰從走廊消失,而後他才回到沙發坐下,想到郭泰即將突破不禁面露笑意。

真身境!

他可是親眼看到過真身境的威武。

郭泰如能突破真身,對洛城而言也是一大幸事。

「天天用大威天龍,也不知道他的武魂真身會不會是法海。」趙信笑著低語,旋即收斂心神,點開虛擬屏幕頁面。

金主爸爸請再愛我們一次。

嗯!

沒錯。

這是個群聊。

而創建這個群聊的人是郭霜,裡面的成員分別是郭雪、郭霜這對姐妹花,還有她們倆眼中的金主。

趙信。

每一回趙信看到這個群名的時候都覺得無語。

說的好像他愛過這對姐妹似的。

在這之前,郭霜和郭雪還在群內活躍,消息內容大概就是趙信需要的魂魄已經都全部找到,現在就在她們的住處。

本來他早就該過去的,為了忽悠哪吒耽誤了一段時間。

趙信:發邀請。

手指在屏幕上敲擊,發了行消息。

沒有任何意外。

群內一點反應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的趙信就長嘆著吐了口氣,而後手指輕戳紅包。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紅包雨灑出。

旋即,趙信就看到屏幕上滾屏的出現,郭霜領取了您的紅包,郭雪領取了您的紅包。

就……

真實的離譜你知道么?

有錢能使鬼推磨,在郭雪郭霜這對姐妹這裡展現的是淋漓盡致。

紅包全部領取。

屏幕上也出現了郭雪郭霜姐妹的消息。

郭霜:金主爸爸好豪氣呀,竟然發了這麼多紅包,弄的人家還挺不好意思的,嘿呀,有什麼事兒您就直接發消息嘛,幹嘛要這麼見外。

郭霜:害呀!感謝金主爸爸打賞,愛你,比心。

郭雪:(呆)

郭雪:感謝。

郭霜:金主爸爸,您是忙完了么,我們姐妹剛剛已經洗好澡,就等著您來寵幸了。

郭霜:就是……

郭霜:您一定要對我們溫柔一些哦,我和姐姐都還是頭一回呢。

郭雪:(呆)

郭雪:溫柔一些。

趙信:???

這姐妹有病吧。

說的好像他要去睡了她倆似的,就算她倆真想被睡,那也不能過審啊,就整那些沒用的。

趙信:發邀請。

郭霜:哼,猴急(害羞)

郭霜:人家給你發了啦。

叮咚。

郭霜邀請您前往閻羅王城內城判官府。

望著屏幕上的邀請提示,趙信抿著嘴唇鼻子躥出長長的一段氣。

「主人,郭霜邀請您過去了。」靈兒小聲的提醒,趙信緊緊的握住拳頭,「鍾馗,鍾馗何在,快把這個妖女給我抓走!」 城門外沒有屍山血海也不見拎着刀嗷嗷亂叫的鮮卑騎兵,只有一片枯寂和荒涼。

馬蹄踏在柔軟的黃土上感覺輕飄飄的,一共十六騎剛一出城就開始加速,騎在最前面的是劉園劉司馬,只見他上半身微微拱起,整個人幾乎就要貼在馬背上了,身上瀰漫着一股肅殺的氣質。而霍衛等四人則是被鷂子兵們包圍在了隊伍中部,看起來就像草原上被雄鹿保護的小鹿一樣。

原本崔郡守是準備安排個幾十騎-隨行保護的,但是都被單武老人拒絕了,他表示十幾騎就夠了,人太多實在太過顯眼反而容易遭遇危險。

霍衛的騎術很不錯但是被包圍在一群鷂子兵里他胯下的黑馬想快也快不起來,所以只能和自己的小師父靠在一起。

「你知道什麼是鷂子兵嗎?」山山姑娘穩坐在馬背上,她的姿勢很奇怪不像是在騎馬相反更像是坐在一處石階上,但是哪怕她不去甩動馬鞭馬兒仍然會老老實實的馱着她前進。

霍衛好奇于山山姑娘是怎麼做到這種騎馬方式的,但是他沒有開口詢問只是接着她的話茬說:

「在北軍只有武藝高強和紀律嚴明的北軍士兵才有資格成為鷂子兵。」

「鷂子兵最早叫鐵鷂子,是在前朝和漠北匈奴的戰爭中淬鍊出的一支軍隊,最初的鐵鷂子都是一群全身覆蓋鐵甲的騎兵,而且不僅是士兵就連他們的戰馬都覆蓋有全馬鎧,匈奴單於丘亞稱之為戰場上飛掠的鐵鷂子。後來隨着時代的變遷那種全身覆蓋鐵甲的重騎兵逐漸被拋棄……」

「很對。」山山姑娘道,「所以你應該思考北軍為什麼需要一支花費重金打造的小規模騎兵,要知道這種小規模的部隊在面對強大練氣士的時候脆弱的就像一張紙一樣。」

「這應該算你的第一課,這個問題你得到答案了,我基本也可以教授你冥想法了。」

霍衛一愣,他覺得有點莫名其妙,自己明明是要學着成為一個練氣士又不是要當將軍當軍事家,為什麼要想這種事情?

「嗯。」霍衛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十六騎衝出城門並沒有遭遇預想中的鮮卑騎兵,相反城外的官道上一片坦途,但是在鷂子兵司馬劉園的帶領下他們還是沒有選擇官道而是沿着泛黃的土埂一路前進。

一行人騎的黑馬都是北軍專門為鷂子兵挑選的精良戰馬,這種高大的軍馬不僅擅長短距離的奔襲而且在長距離的移動中也表現出極好的耐力,所以很快十幾騎的隊伍就穿過了城外的荒涼曠野,來到了一行人的第一個目的地城南數裏外的一片小樹林。

這片樹林很小甚至連個官方的名稱都沒有,只有當地人會叫它「樹堆堆」,但是根據劉園的計劃這裏將是他們修整的第一站。

十六騎來到樹林前,劉園在馬上吹了一個口哨,只見四個鷂子兵馬速不減直接沿着這片樹林的邊緣向樹林的後方疾馳而去,很顯然這些鷂子兵是要去偵查敵情。

霍衛立馬於樹林邊緣,他用手遮住陽光目光遠眺,在距離樹林不遠的位置他看到了一個村落,村落中不見人煙。

霍衛輕輕嘆了一口氣,便收回目光勒馬隨着剩餘的鷂子兵進入了樹林。

此時已經是正午時分,熾烈的陽光讓所有人都是一身臭汗,直到大家走進這片勉強可以遮蔽日光的小樹林里才感覺到一絲絲的涼意。

一行人前進不一會兒那四個鷂子兵就從後方跟了上來,並且向劉園彙報了這裏的情況,這裏沒有敵情也沒有看見周圍的百姓,可以在此休整。

就這樣一行十六騎就在這片樹林里尋了一塊較為空曠的區域休整了下來。

坐在一片樹蔭下霍衛看着那些鷂子兵忙上忙下的燒水煮飯,霍衛又想起剛才自己那個便宜師父給自己留的古怪任務。

「這種事……還得問問當事人吧?」霍衛心中想着。

他一邊思慮著一邊站起身穿過幾個正在燒水的鷂子兵靠到鷂子兵司馬劉園身邊,此時這位鷂子兵司馬已經摘下斗笠露出滄桑的面龐,他正靠在一棵樹腳下端著一碗放涼的開水慢慢喝着。

霍衛來到劉園身邊笑呵呵的發問:

「劉司馬,這大中午的怎麼就要休息啊,還要在此地生火,不怕被鮮卑人發現嗎?」

劉園用鷹隼般的眼神掃視了一番眼前的少年人,他才方下手裏的小碗緩緩說:

「這才哪到哪……現在雖然已經離了扶風城但是還沒進入鮮卑人管控的區域,鮮卑人雖然多但也不可能覆蓋整個扶風城四面,他們現在只是在通往北境長城的方向做了嚴密的封鎖。至於為什麼要這個時候休息……」

說着劉園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穿過樹葉照射下來的細碎陽光,然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