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之間的擁抱,心中只有兄弟,只有情義。不需要語言,也不需要聲音,在這無聲的肢體語言中,已經表達得淋漓盡致……

因爲這就是我的兄弟。 衆人見我給了老常也個男人式的擁抱,都微笑着看着我兩。

相處了這麼久,大家也都知道我的性情。所以也沒有人調侃我兩基情四射!

在短暫的擁抱之後,老常恢復了一點,然後笑呵呵的對我開口道:“炎子,沒想到你還是那麼強。看來你日後的茫茫仙路,就只能你和上官仙一起走了!”

看着老常調侃,我一拳就打在他的胸膛上:“槽,如果可以。我們日後全都會踏上仙路,成就正果金身!”

雖然我這般,但我知道。仙,這個詞兒不是說說就能成功的。縱觀古今,平凡人也只有那麼寥寥可數的幾個人踏上仙路,得到仙格。

更多的則是那些仙人轉世,最後重歸神位的比較多。

接下來,老常顯得很是虛弱。所以我們扶着老常,開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最終離開走向了屋裏。

此時我們一邊走,我一邊對老常開口道:“老常,你剛纔施展的到底是何等道術?還有,你現在是什麼修爲,我竟然無法看穿你?”

我剛問出這話,姬無雙也開口道:“是啊,我也無法看透老常的修爲。你到底是何等修爲?”

老常微微一笑:“在我閉關的這段時間,我不僅學會了不世祕術,還吃了一顆參丹。這當我的實力一路攀升,達到了氣魄中期。”

“氣魄中期?但你剛纔表現出來的實力,明明已經達到了靈慧!”末葉道長不解,在一旁開口道。

“這是我常家的奇門術,以人體經脈和穴位建成陣法,最後聚集靈氣在體內。當需要釋放的時候,在全部釋放,從而達到變相的修爲提升!”老常在一般解釋道。

說到此處,我們已經到了屋裏。衆人也都坐下,繼續吃這早飯。同時聽着老常敘述他閉關時的經歷,以及他的強力道術。

最終我們得知,老常說的這種體內聚集靈氣的道術,不同於其餘提升實力的祕術。

好比三石道長李磊的道術,他們的祕術,是在施展道術之後。以自身道氣爲基礎,最後提升。

而老常的則有一些變化和跨越,他就好似身體之中建造了一個儲物袋,平日裏修行的時候。便把多餘的道氣儲備在裏面,當需要釋放的時候,在全部施法出來。

這樣不僅不會傷及自身,還會強力的提升修爲和增加道氣的儲備量。

這也是爲何,老常在我交戰的時候,胸膛會鼓起的原因。

雖說這種短暫提升實力的道術很多,會奇門遁甲的門派中,最爲普遍。可是像老常他們家族這種,另開蹊徑的卻不多見。

除了這種道術,還便是電光蛤蟆。這種道術便是老常家族中,三百年都沒人學會的強大祕術。

其原理也是架構在奇門之術之上的,不過卻更加抽象和難以理解。因爲常家有八卦符印和墨斗術,都是遠程控制的道術。

而這電光蛤蟆,則是昇華了。因爲他們控制的東西,已經是無形物質的道氣。不僅如此,常家的祖先把這些無限的道氣規則化,讓其形成一個個有形的虛影。

同時利用常家爆炸蛤蟆的原理,在這些虛影框架之中,刻畫上了咒印。使之成爲一隻只道氣爆炸蛤蟆。

因爲這種道術很抽象,奇門遁甲基礎要求之苛刻,這也是常家三百年都沒人學會這種道術的主要原因。

而老常現在也只是會施展,距離熟練和大成,也不知道有多少路還要走。

老常說,這種道術根本就不侷限與超控蛤蟆。這種道術的厲害之處,是道氣的“構建”。

比如超控者構建出一把劍,又或者構建出一個人。如果在複雜一點,繼續推演。那麼這種道術就可以構建出一羣人,甚至一隻軍隊。

除此之外,老常還打了一個比方。說他如果夠強,甚至可以構建“天梯”。在空中構建梯子,一步一步的走在半空之中。

老常說出的這一切,讓我們所有人都震驚不已。這種道術實在是太變態了,殺人與無形。因爲這的所有道術,都是借用了天地間的氣。

常家這種變態的道術,直接就用氣傷人。豈不是殺人與無形?比用毒還要厲害得多。

因爲氣無所不在,無孔不入。如果能集中它們,達到了一定的密度氣壓之後。不僅可以開山斷水,甚至也是最好的防禦。

當然,前提是施術者夠強。

但老常也是剛剛學會,甚至連學會皮毛都不算,便已經那般強橫。如果老常那天精通了這門道術,我們白派正道,又當多了一大助力。

老常強勢歸來,讓我們所有人都興奮不已。

不過高興之後,我把目光投向了阿雪。阿雪見我望她,好似還些不好意思。看來跟了老常之後,也變得害羞起來。

“炎哥你盯着我幹嘛?我又沒學會他們常家的道術。”

“那你就沒有提升嗎?”我開口詢問。

老常聽我這般開口,當場便插話道:“當然有,阿雪現在可厲害了。現在已經大都了氣魄巔峯。”

老常此言一出,我們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氣魄巔峯,當世之中,認爲這個級別可是變態級級別。但現在,這尼瑪都成爲了大白菜。

不過就在我們驚訝的時候,千雲香卻在一般淡淡的問道:“是因爲參丹嗎?”

老常笑了笑,然後繼續回答道:“是的,阿雪也吃了參丹。”

參丹,對了。剛纔老常說吃了參丹,這是什麼玩意兒。我怎麼以前沒有聽說?

我有些狐疑,於是也開口詢問。

我剛問出口,千雲香便在一旁解釋道:“參丹很是不凡,如同妖丹。但比妖丹的藥力強上數倍!”

“哦?這麼厲害?”

“是的!常言道,牛有牛黃,狗有狗寶。而這參丹則是參精死後,留下的丹丸。這種東西五百年難有一遇,但凡遇見,便是一場造化!”千雲香一句一句的說道。

但聽在我的耳朵裏,卻如同驚雷。千雲香說了,參丹,是參精死後留下的內丹。這參是什麼?那可是靈寶草藥。

現在市面上,一株野生的五十年份山參,最多的時候都賣到了百萬市價。

如果是野生長白山人蔘,也是五十年份的。那可就是幾百萬的市價了。

可以想象,參成精沒有個千八百年的,想都別想。就算一些參得到了某種機緣,巧合提前通靈成精,但這種東西可都逆天得很。

留下的內丹,更是精華所在。吃了這玩意兒,雖然比不上女鬼淚可以生人死肉白骨。但延年益壽,增強功力那也都小菜一碟。

沒想到老常和阿雪竟然有這等造化,可以吃到參丹。難怪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裏,便連續突破幾個關卡,達到現在這個修爲。

此時聽到這兒,我算是明白了。可是千雲香卻再次發問:“不對啊!我師傅以前也服用過這種東西,可是我師傅服用後,不僅功力大增,而且面容會年輕很多,甚至在一兩年之內身上會有藥香。但你們雖然功力大增,但怎麼沒有藥香味啊?”

此刻突然聽到千雲香這般說道,我的臉都不由的抽搐了幾下,這尼瑪參丹還自帶散香光環?這麼叼?

但老常給我們的解釋是,說參丹雖然有一顆。但他和阿雪卻吃得很少,說參丹被分食了。

可老常剛說到這裏,千雲香卻突然暴走:“什麼?你們竟然是分食的參丹?真是暴遣天物,暴遣天物啊!”

見千雲香反應這般的大,很是出乎我們的意料。

不過但千雲香說出原因之後,我們才明白。原來這如千雲香所說,暴遣天物,本來一顆神藥,結果讓老常他們家給廢了。

腹黑紈少請接招 千雲香說,參丹不僅可以延年益壽,提升功力。最爲強大的功能,便是強化體質經絡,話句話說可以增強修行的“靈根”或者叫做“資質”。

這也是參丹最爲特別之處,以及與其餘妖丹最爲不同的地方,可是參丹被毀,其中聚集的“靈曦”便會消失。

結果老常和阿雪就只是提高了一些修爲,其餘方面並沒有得到提升。

此時所有人都翻白眼,我也是對着老常搖頭,嘴裏罵了一句:“活該當一輩子天然呆。”

但這事兒過去也都過去了,大家也都沒有深究。到是我對千雲香的師傅有了些興趣,她說她師傅吃過參丹。而且還是完整的,那她師傅想必修行天賦很牛。

所以我也就隨便的問了一句,問她師傅達到了怎樣的一個高度。

我本就隨便的開口,也沒期待千雲香會回答我。畢竟這隱世三門的人,姬無雙、千雲香,幾乎都不提自己的宗門中任何事。

就好似那是禁忌一般,自己的師傅等,更是絕口不提。

可萬萬沒有想到,千雲香卻開口回答道:“我師傅乃是地魂境聖手,如果黑蓮再次出世,我想我師傅可能也會出關下山!”

“啥?地魂境?”這讓所有人驚駭不異常。現在行當中公認的第一高手,便是能御空飛行,正氣道的龍頭,龍老。

而龍老的道行,也才三魂境界中的人魂境界。

沒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人,超越龍老,達到不可企及的地魂境界? 聽聞千雲香說到她的師傅,而且道行高深,乃三魂境界中的地魂強者。

而達到三魂境界,修道者的便會出現質的的變化。強橫的道氣就不多說了,最爲可怕的是。達到這等修爲,就可以腳踏飛劍御空飛行。

所有人驚駭無比,連連追問詳情。可是千雲香卻笑而不語,只是說家師不喜露與人,不方便細說。

聽到這話,大家雖然有些遺憾。但也接受,要不然怎麼可能叫做隱世三門呢?

但話鋒一轉,我又把目光掃視向了姬無雙。姬無雙見我望他,好似知道我要問什麼,不由的苦笑了一下。然後開口道:“家師一蹬化境!”

“化境?”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化境在修煉一途之中代表着極致,而我們這些正派人士的道行極致規劃,也就是三魂境界中的天魂境界。

難道說,姬無雙這小子的師傅達到了天魂境界,已經開始仰望仙路了?

正當我想到這裏的時候,一旁的末葉道長和老常全都驚呼一聲:“天、天魂?”

天魂二字一出,我們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就連千雲香也不例外,露出驚訝無比的表情。

姬無雙見衆人如此,微微的一笑看上去很酷:“是的,家師在我下山之前,就已經達到了天魂境界。現在他老人家,已經展望仙路!”

仙路,這種詞彙在我們白派道士眼中,那可是極致的代表。千百年來,能塔上仙路的人,少之又少。

可以說,是我們道士們心中的終極夢想!我們爲何修道?斬妖除魔,保衛正道?

這些都沒錯,但我們爲何要在不斷的斬妖除魔中增強實力?一直向前攀登很多人都難以企及的下一個階位高度?

數風流人物 原因只有一個,大家心中都有夢,仙路!

不過成功的卻沒有幾個,大多的是死後得道,能在地府混過一官半職的道士比較多,真正前往仙界的,恐怕沒有。

如今人世竟然出了一個展望仙路的超級強者,實在是讓我們既震驚又興奮。

不過姬無雙也如同千雲香一般,就說了這麼一句,至於其它的一句也不提。

我們問了問*現在的掌門是不是也達到了三魂境界,不過得到的答案是。金陽的師傅很早就死了,金陽便是當世掌門,現在也沒有達到三魂境界,只是在天衝的位置。

說到這裏,大家也都興致勃勃。開始討論道門中的一些祕辛異文,以此來打發時間,不過還真聽到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事兒。

其中就有我認識的,而那人正是現在隱世三門中,*掌門金陽。

傳說金陽在十幾歲的時候便死了,不過他陽壽未盡。在半步多遇見了*掌門,*掌門意外身死,爲了留下傳承,也就一直在半步多等有緣人。

結果等到了金陽,至此金陽便在陰間學了道。然後得到了他師傅的指點,走過了回魂路,才得以重生還陽……

聽上去雖然離奇,但也合理。只要陽壽未盡,肉體沒有腐爛。魂魄就可以重新回到肉體之中,除了這金陽,還有什麼北海的道士和海中魚妖產子。

什麼山西厲鬼復生充氣娃娃和男子生活七八年之久,再次期間還行房事什麼的……

總之奇奇怪怪,難以想象……

就這般,一早上就過去了。中午的時候,大家大吃大喝了一頓。下午衆人興致勃勃,還玩兒了一會兒牌。到了晚上,大家更是舉杯疼飲,每個人都喝得暈暈呼呼的。

至此,兩天過去了。而我也打算離開,現在如花已經完全康復,恢復如初。所有的事兒都已經上了正規,老常也強勢歸來。

現在,我們又得踏上尋找各方大能的道路。

wWW◆ ttκд n◆ ¢ 〇

而我規劃的目的是西藏,之前我們正準備進藏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如花病重的消息,現在如花沒事兒了。我們則得繼續前往藏地,在哪裏,應該在一些老廟之中,可以尋到很多擁有強大修爲的喇嘛和尚。

所以一大早起牀,我便把我的想法告訴了衆人。就準備今天或者明天啓程,大家也知道這關乎正道,所以也都沒有拒絕,全都點頭答應。

衆人答應之後,便是給如花辭行。其實辭行的話,不怎好好說出口。但沒辦法,這事兒也必須得做。

下午時分,大家都在小院裏曬太陽,只有如花在客廳裏用電腦批改文件。

我在一旁站了一會,見她還沒有忙完,也就也有開口。

不過如花卻發現我欲言又止的樣子,便停下了手裏的工作,然後對我開口道:“李炎你好似有話要對我說!”

聽到這兒,我對着她點了點頭:“嗯,是!”

“那說罷!我聽着!”說完,如花便站起了身子,一臉微笑的望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兒,然後開口道:“如花,我們要走了。”

“走?這麼快?就不能多留幾天嗎?我是說,你們才從新疆沙漠回來,好好的休息幾天不好嗎?”如花此時顯得有些焦急,秀眉早已皺在了一起。

“我們也想多休息一段時間,但你也知道。黑蓮出世,這個天下都不在太平,我必須去集合所有力量。要不然我們永遠也不能過上太平的日子!”我直接開口道。

而這些,如花其實也知道。只是她捨不得我們,捨不得我。

如花沉默了,我見她不在說話。我也不開口,就這麼四目相對。過了十多秒,如花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好吧!要走明天走吧!今晚我爲你們踐行!”

如花雖然在笑,但笑得卻是那般的不自然。不過我也不戳破,直接微笑着點頭。

我能感覺到那微弱的情愫,但卻只能假裝它不存在。

晚間,衆人齊聚一堂,開懷暢飲。而在這期間,我和如花的話卻很少,多時候都是在用眼神的交流。

今晚大家都很開心,說等沒了黑蓮,我們還會來這裏。如花也很是歡迎,說只要需要。她們集團會全力支持,在物質上給與我們正道聯盟的幫助。

晚飯過後,大家也都在一起聊了很久,直到凌晨才陸續回到房間之中。

第二天早上,我八點便起牀了。因爲也沒有多少行李,所以我很快的就收拾好行裝來到了樓下。

接下來,衆人也都陸續的下樓。

如花本想留下我們吃早飯,不過因爲火車發車時間,所以時間不是很充裕。

至此,我們便就此告別瞭如花。直接離開了這裏。當我們轉身離開的時候,我發現如花的雙眼紅紅的,好似昨晚沒有休息好,又好似流過眼淚。

車票是在網上預訂了,是西安前往拉薩的火車票。發車時間是十一點,現在還有兩個小時。

所以我們的時間並不是很充裕,出了別墅。發現屋外竟然有一輛奔馳商務車候着,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如花的安排。

回頭望了一眼,見如花正紅着眼對我們招手,雙眼紅紅的,眼角也有淚痕。

我望着她,也揮了揮手,然後便鑽進了車裏。

因爲早上市裏有些堵車,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出現在了火車站。領了車票,便準備上火車。

可就在此時,我們幾人忽然間感覺到了一股陰氣憑空出現,一陣陰風也驟然在這火車大廳之中颳起。

而這股陰氣剛一出現,阿雪便開口道:“大家小心!”

其實不用阿雪提醒,衆人便已經注意到了。並在同時間,我們幾人接連開啓了天眼。

天眼一開,我只見我們的正前方,突然出現了一縷縷黑氣。憑空出現,一縷一縷,從地面向上冒。最終變粗變大。

見到這場景,我眉頭微微一皺。這好似、好似不是啥陰魂厲鬼,陰煞邪物。這種氣息和這種出場方式,怎麼就有些像鬼差呢?

我剛想到這裏,一旁得姬無雙便開口道:“炎子,這是陰差。”

聽到姬無雙也確定這是陰差,我心中便有了一個地。原來是自家人,到也沒啥。

畢竟每天都有人死,陰差在陽間活動,也很是正常。

這股陰氣出現約十秒鐘後,我們眼前的黑氣已經變得很粗大了。同時一個個人影,也出現在黑霧之中。

隨後,只聽“砰”的一聲,黑霧爆開。一個個衣着古代官府的陰差出現。

雖然這裏憑空出現了十幾個陰差,但卻沒有人可以看到他們。

當然,除了我們這幾個道士。

而這十幾個陰差剛一出現,其中一名衣着官袍應該是官居八品的領頭陰差便一揮手,其餘十幾個陰差迅速將我們包圍。

同事,那個領頭的陰差當場便拿出一幅卷畫,隨後猛的一扯,畫卷被直接打開。

同時間,那陰差一邊看畫,一邊望我。

見到這場景,我怎麼感覺那麼不妙呢?難道這陰差拿着我的畫像,這是來追捕我的?

或者說,上次我修理了兩隻擅自勾魂的陰差後,牛頭馬面二位陰帥給他兩出頭,現在找我麻煩,要把握緝拿歸案?

心裏突然出現了這麼多想法,同時姬無雙也附耳說道:“炎子,事情好似有些不對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