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我們還沒有交過手,所以我不太確定黑白無常能不能打過他,所以眼下還是希望他不要出現的好。

好在黑白無常這個時候已經成功的將那些人都給轉移走了,而齊管家卻全然不知。

反而呵呵冷笑了一聲,似乎在說,你這個吃貨,一點除了吃之外你還能幹什麼!?

“放心吧少爺,我這就讓保姆去買,保證在天黑之前給你買回來,您還有什麼吩咐!?”

這老頭雖然看上去滿臉不屑,但是嘴上還是說着各種客氣的話,讓我渾身都直起雞皮疙瘩。

我苦笑了一聲,強忍着心裏的噁心感,隨便又扯了幾句,確定黑白無常已經走遠,我這才找了個藉口掛斷了電話。

隨後朝着水盆中看去,卻發現老頭掛了電話之後,又繼續往前走,他甚至連頭都不回,完全沒有在意自己身後有沒有人在跟着。

“奇怪他沒感覺到人少了嗎?”看着水盆中的場景,我心裏疑惑到了極點,實在想不明白這個老頭到底想要幹什麼。

“人多少人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該在的都還在!”就在這時我身後突然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這聲音非常陌生,不過非常有磁性,像是能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至少我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有種莫名的恐懼。

萬古神帝 我猛然轉過頭,發現自己身後坐着的看上去仍然是劉還貴,但是他看我的神態,坐着的姿勢,以及嘴角淡淡的冷笑,都表明這個人此刻已經不是劉還貴了,而且另外一個人。

給我感覺就像是一個人的身體裏有兩個獨立的人格,類似於心理學上的人格分裂。

我的腦子在瞬間飛快的轉動了一圈,最後猛地抽出斷劍退到了牀邊,和他拉開距離,我不現在只能盼着黑白無常早點回來,不然我還真的沒有把握贏得了他。

“你不用等了,那兩隻鬼差沒有這麼快回來,或者他們根本回不來了!”這傢伙明明是在評論別人的生死卻依舊能說的如此輕描淡寫,讓人心裏忍不住傳來嗖嗖的寒意。

“你什麼意思?”我咬着牙抵抗着這傢伙給我帶來的無形壓力,同時心裏隱隱的有些不安,開始擔心黑白無常的下落。

此刻我真是無比後悔留在這裏,如果及時離開話,至少我們可以躲過這一劫難,黑白無常也不會出事。

我哀嘆了一聲,事到如今這家

夥卻還沒有對我動手,如果不是勝券在握,那就是還另有所圖,我也懶得和他廢話,於是直接了當的問道:“咱們不如有話直說,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不滅道長想必你已經不認識我了,不過你燒成灰我可是都認識你的!”這男的沒有立刻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立刻道破了我前世,不對已經是前世的前世的身份,這一點足可以說明他對我瞭如指掌。

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他顯然也注意到了,得意的笑了笑說道:“我現在給你兩條路走。第一,解開我的封印,從此咱們互不相欠,各走各的路。第二,繼續冥頑不靈,到那個時候只有讓你灰飛煙滅我才能徹底解開封印了!”

聽了他的話之後,我幾乎立刻就分清楚,這個傢伙是在尋仇的,而且是和不滅道長有很深的仇恨。

我雖然不瞭解這個傢伙,但是我對不滅道長可是有一定了解的,他向來都是個仁慈到了極點的人,就算明知道自己的徒弟要害死自己,他都從頭到尾沒有還一下手。

所以能讓他動手封印的人,那必然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傢伙,也正因爲如此,我是絕對不可能給他解開封印的。

有這道封印在或許他的行爲還會受到制約,如果封印不再了,恐怕還會有更多的人遭到他的毒手。

於是我冷笑了一下,決定再拖一拖,現在惹怒他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倒不如拖得久一點,等到黑白無常回來,我至少還有反抗他的能力。

“那你知道解開封印的方法嗎,要知道不滅道長可是我前世的前世,我已經沒有那個時候的記憶了!”

我故作無奈的衝他笑了笑,不過這個笑一定比哭還要難看。

劉還貴聽了我的話之後,眉毛輕輕上挑,顯露出一副審視的樣子,顯然他是在考慮我話中的真僞。

不過我的話半真半假,這傢伙雖然瞭解我的底細卻不瞭解我的脾氣,而且他畢竟不是人類,所以對於現代的思想更加不瞭解,自然沒有看透我的話。

不過這傢伙也算狡猾,他衝我呵呵冷笑了一聲,聲音像是嗓子被卡着的感覺,咯咯的響着,這詭異的聲響在整個房間中迴盪,讓人心裏不禁一緊。

我要倒黴了!

這是我腦子裏最先出現的想法,而且他很快就變成了事實。

“既然你不知道怎麼解開封印,我只能自己想辦法,不過我又不能讓你離開,不如……我就先把你關起來,免得你到處亂跑壞了我的好事!”

劉還貴的表情變得略微有些猙獰,臉色也從剛纔的慘白色,變成了絳紫色,讓我不禁覺得這個人像是在被人窒息,很快就要死了的感覺。

不過好在就在這個時候,劉還貴翻了個白眼,口吐白沫暈倒在了地上,渾身不停的抽搐。

我不敢走過去看他,只能靜靜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不停的掙扎,直到不再動彈爲止。

.

(本章完) “嘿……你還好吧?”我呆呆的看着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劉還貴,試探着問道。

不過話剛問完,我就看到一道黑影從他的身體裏飄了出來,慢慢的形成劉還貴的樣子,他的表情透着驚恐、無奈、悔恨、遺憾,表情相當複雜。

好半天他的眼珠才轉了一圈,看上去非常呆滯,沒有任何神色,定定的看着我。

“到我這邊來!”我衝他擺了擺手,我知道他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他輕輕飄到我身邊,顯得有些吃力,大概他還沒有適應這種失重的感覺。

的確魂魄雖然能夠飄蕩在半空中,但是是需要一種時間去適應的,也就是就駕馭能力,駕馭的好的話,可以穿梭自如,但最開始的時候,基本和普通人在真空空間一樣。

所以在他朝着我飄蕩過來的時候,我伸手拽了他一把,他滿臉震驚的看着我,張了張像是有好多話要說,最後只聲音顫抖的說道了一句:“你到底是誰?”

“你是不滅道長,那你爲什麼要附在我兒子的身上?”這個傢伙見我沒有吭聲,於是接着問道,顯然剛纔那個附在他身上的傢伙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我叫毛小飛,的確懂一些道術,但是不是不滅道長,你兒子已經去投胎了,我現在我是跟你去,說不定你還能在那邊見到他!”

我苦笑了一聲,雖然這傢伙生前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他畢竟已經死了,而且似得如此悽慘,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只希望他能夠快點去投胎,擺脫這個是非之地。

我用口袋中拿出一張在醫院的時候閒着無聊畫的引魂符,這個時候剛好派上用場,我默唸咒語,隨後將符紙扔在地上,劉還貴的魂魄立刻朝着符紙燃燒的地方飛去。

這一次他飄得比之前順利不少,顯然是受到了引魂符的牽引,最後消失在地板下面。

這時我的腰間突然一熱,我轉頭一看,發現趙涼已經站在我身邊了,這個傢伙可是個地縛靈,此刻卻能夠安然無恙的站在控制他的範圍之外,顯然他的怨氣已經徹底消了。

“老弟呀,你被困在這裏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是剛纔那個傢伙故意把你關在這裏的,恐怕你派出去那兩位老兄也凶多吉少了!”

趙涼出來之後,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我苦笑了一聲這一點我自然猜到了,那傢伙絕對說話算數,剛纔沒有和我打起來,已經不錯了。

我苦笑了一聲說道:“老哥雖然你的仇不是我幫你報的,但是畢竟劉還貴已經死了,你也安心去投胎吧,我這裏還有一張引魂符,我送你離開!”

這次遇到的對手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就算拼盡全力我也沒有把握能贏,所以我不想連累趙涼,希望他能投個好胎,重新做人。

“老弟你這是說哪的話,咱們幾經周折才能走到現在,明知道你有危險,我能安心去投胎嗎?”

趙涼聽了我的話之

後,很仗義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後一屁股坐在牀上,還顛了顛笑着說道:“別管那麼多了,咱們這時直接鑽進人家的包圍圈裏,所以只能靜觀其變了!”

我突然對這個傢伙有些好感,他是鬼自然會感知到一些我感覺不到的東西,所以自然也夠明白,我們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但是他還是留下來陪着我,這不禁讓我有些感動。

“老哥你還是別留在這裏了,我現在在這裏一時半會也沒事,你去幫忙找找黑白無常他們兩個,如果找不到的話,那就趕緊去閻羅殿,你就說是我有危險,閻王和不滅道長有些交情,應該會幫我這個忙的!”

雖然我心裏有些感動,但是我仍然不能讓他留在這裏,因爲留在這裏他什麼忙都幫不上。

趙涼聽了的話之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也有點道理,行吧我現在就去,你自己也小心點!”

“我暫時應該沒事,但是你可就不一樣了,黑白無常的道行我可是另加過的,絕對的強悍,能把他們兩個都困住,說明那些傢伙的實力絕對不弱,你千萬要小心,如果你也完蛋了的話,那我們就真的死定你了!”

趙涼大概是因爲仇人剛剛死了,所以心情倍爽,大腦還處於興奮狀態,根本就沒有仔細的考慮問題的嚴重性。

他聽了我的話之後,依舊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樣子,拍了下我的肩膀呵呵笑着說道:“安了,安了,我一定會沒事的,你就在這裏等着哥的好消息吧!”

我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總覺得這個人現在變得非常不靠譜,不過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

於是我急忙拿出引魂符默唸了幾句咒語,就將符紙扔到了地上,符紙很快就燃成了灰燼,等我擡頭再次朝着剛纔趙涼站着的那個位置看去的時候,才發現那丫早就沒有影子了。

我嘆息了一聲,剛纔一直在和趙涼說話還沒有什麼感覺,如今趙涼一走,整個房間裏就剩下我自己了,我突然覺得這個房間空蕩蕩的,讓人心裏隱隱有種不安的安靜。

我在房間裏來回踱步,希望能夠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這種方式非但沒有讓我覺得平靜,反而使我感覺到陣陣的壓抑感。

我煩悶的將腳邊的東西都踢到一邊,這才注意到一個之前始終多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這個房間沒有窗戶!

的確我之前始終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偌大的,精裝的房間裏,一切該有的東西都有,卻唯獨少了窗戶。

我覺得這不符合建築的風格,顯然是有人故意將窗戶堵住了,但是這又是爲什麼?

想到這我急忙朝着牆邊走去,仔細觀察每一面牆,或許能通過這樣的方式找到那扇被堵住的門,然後想辦法出去。

對於我來說,就在這裏就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找遍了所有能找的位置,我都沒有找到那扇窗戶,這不僅使我有些惱火。

我急忙將之前白無常給我的別墅分佈圖拿了出來,想從中找到些線索。

這張圖還是我來這裏之前草草看過的,所以只注意了其中最主要的幾個地方。

不過現在再次回想起來,我卻始終都想不起,有這麼一個房間,記憶中劉東的房間是有窗戶的,而且還帶着一個露天的陽臺,但是此刻這個房間卻被封得跟糉子似得,根本就不是劉東原本該住的地方。

想到這我不禁脊背發寒,顯然從我們剛進入這棟別墅的時候,就已經被算計了,而且他們顯然也早就計劃好了要這麼整我,是我自己腦子反應不夠快,才鑽進了我人家事先就給我設定好的圈套。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再說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能出去纔是最要緊的,於是我也不顧一切的將門打開。

我原本以爲這大門會被從外面鎖上,或者用某個結界困住,不可能讓我打開,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很輕鬆的就把們打開了。

只不過當門打開之後,我才發現外面根本就漆黑一片,甚至連房間裏的光線都無法找到外面,這個房間和外面的黑暗彷彿隔着一道無形的結界,永遠無法逾越的結界。

我冷冷的盯着那片黑暗看了一會,還不等反應過來,就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從我的眼前掠過,我猛然擡起頭,發現周圍仍然是一片漆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但是我相信自己剛纔沒有看錯,肯定有個東西從自己身邊過去了,這時自己不知道而已。

那個東西的速度非常快,讓我本能都覺得自己會有危險,於是急忙退回房間,死死的關住門,同時把房間裏的一個大衣櫃用力推到門邊,將大門堵住。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舉動竟然讓我撿回了一條命,等我把衣櫃推到一邊之後,我清楚的看到衣櫃後面有一張平面圖,這張圖簡直就是從頭頂上鳥瞰整棟別墅的環境。

圖上甚至清楚的標出了所有東西的位置,我大致找了一下。

大概找了半個多小時,才終於看找到自己此刻身處的房間,原來我現在呆的房間根本不在二樓,而是在地下室。

這樣的別墅一般都有地下室或是半地下室,有的只有一層,有的則有兩層,我現在身處的這個房間就是在地下二層的位置。

也正因爲如此,我想跳窗逃跑的計劃算是徹底落空了,不過我卻從這張圖上找了一條黑色的線,這條線一直通到別墅後面的一座假山,顯然是一條離開這裏的祕密路線,也可能是我現在離開這裏的唯一路徑。

於是我仔細的辨認了一下方位,隨後又用手機將圖片拍了下來,又在房間裏翻找了一陣,找了半天才終於找到一隻手電。

於是我拿着手電飛速朝着門口走去,路過牀邊的時候,我看到那隻大旅行包還在牀上,那裏面裝着的可都是錢,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拎起旅行包,猛地打開門朝着門外走去。

(本章完) 第655章

因為她根本沒有聽說過書還有這麼逆天的!天書不都是說那些修鍊功法么?她記得以前跟在主人身邊時,就有不少黑暗世界的人,送給主人四處搜集來的各種天書……

卻沒有想到最後墨九狸的逆天空間,竟然就是一本天書,讓她想不驚奇也難了……

墨九狸順著入口進來大概走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時間,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個真正的洞府,這會兒哪怕是墨九狸,也有些疑惑了,難道之前她和師父還有老祖宗,走進去的洞府是假的?

「呵呵呵……你們之前走進的洞府,是屬於歐陽家族的,不是假的,而這個洞府則不屬於歐陽家族,也不在歐陽家族,而是在歐陽家族不遠處和洛家交界的一處山谷深處的洞府內……」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悠悠傳來。

墨九狸的眼神一閃,她沒記錯的話,自己剛才並沒有說話,可是對方竟然能知道她的想法,難道這裡面有讀心陣?

「哈哈哈哈……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啊!竟然連讀心陣都知道,不錯不錯,哈哈哈哈……」老者大笑的說道。

聞言,墨九狸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了,四處自己一看,便察覺出讀心陣的痕迹,指尖一動,嘭的一聲輕響,讀心陣破……

「咦?小丫頭的陣法造詣,看起來比我想的要好很多啊!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讀心陣被墨九狸破了,對方明顯愣了一下子,然後有些激動的說道。

墨九狸四處仔細的看了一眼,然後又打出兩道玄氣,眼前豁然開朗,兩道迷陣和三道幻陣,被墨九狸同時破掉……

這下對方連聲音都沒有了,小靈兒和小書猜測,對方應該是傻眼了!墨九狸連破五陣之後,四處瞄了一眼,拿出一把椅子往地上一放,直接坐下來,等待對方回神……

許久,對方回過神來,震驚的問道:「小丫頭,你的師父是誰?是誰教你的陣法?」

「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告訴我,為何引我來這裡呢?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沒有多少時間了吧,如果你不想說,我也不是很著急,全當在這裡瞪著看你怎麼死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你……你看出來了?你能救我嗎?」對方聞言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我要一枚碎片,你若願意割愛,我便救你,你若不願意,我可以等你死了再撿起來!」墨九狸直接說道。

對方聞言一愣,再想想墨九狸的話,氣的差點吐血!他確實不想給出碎片,可是他要死了不給碎片,也會被對方撿起來的,還真是……

猶豫了一下,對方也乾脆,墨九狸只覺得眼前閃過一道黑光,一枚黑色的帶著熟悉氣息的碎片飛了過來……

墨九狸都沒動,她清楚這碎片會飛到那裡,手一揮碎片被她收到空間裡面,等候許久的七星碎片見到飛來的碎片,跟見了寶貝似的,嗖的一下子撲過去,咔嚓一聲,第四枚碎片融合,接著如同墨九狸想的一般,融合后的四枚碎片直接飛到自己的地方,安靜的躺著去了…… 關上身後的之後,我覺得自己瞬間就淹沒在一片黑暗之中,這種黑暗像是無邊無際,讓人潛意識中就有種不安的感覺。

我急忙打開手電,不過也緊緊能夠照亮周圍半米範圍內的東西,再遠一點的地方,仍然是一片黑暗。

我按照地圖上顯示的位置,慢慢的朝着那個方向摸索過去,周圍非常安靜,我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喘息聲和心跳聲。

然而走了一段路之後,我才突然感覺到身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跟着我。

雖然我沒有聽到腳步聲,我能感覺到那種被窺伺的感覺,如芒在背,要知道正常人的第六感都是很敏銳的,尤其是在處於危險之中的時候,所以我立刻感覺到那個東西的存在。

確定身後有這麼一個東西之後,我放慢腳步繼續往前走,同時在心裏一直在默數着1,2……3!

等我數到三的時候,猛然轉過頭朝着自己身後照去。

身後漆黑一片,所有光線能夠找到的地方都空無一物,而在黑暗找不到的地方,則是漆黑一片,雖然我已經見識過地府中的暗無天日,但置身於這種一個地方的時候,我心裏還是隱隱的有些恐懼。

“你是在找我嗎?”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聽聲音聽不出男女,不過我卻能感覺到脖子的位置傳來一股寒氣,像是有人在往我的脖頸裏吹涼風。

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卻沒有回頭,因爲這種情況和被鬼搭肩很像,我可不想一回頭就看到一張慘不忍睹的臉。

於是我急忙掙脫了身後那個傢伙,朝前走出兩步,這才猛然轉過頭。

卻發現在自己身後仍然什麼都沒有,我的心裏的恐懼瞬間變成了惱怒,這丫不是在耍我嗎。

於是我乾脆不去理會這個東西,繼續朝前按照圖上標出的路線走去,果然沒過多久,我又感覺到身後傳來那種被人盯着的感覺。

不過這次我沒有在繼續理會他,而是一直往前走,等到那個東西靠近的時候,我迅速拿出幾張驅鬼符朝身後扔去,同時默唸咒語。

嗷嗷嗷……

身後的傳來的慘叫聲幾乎是隨着我的咒語一起傳出來的,這聲音非常淒厲,聽得出聲音中除了痛苦之外,還有幾分惱怒,顯然我剛纔的舉動已經把身後那個東西給激怒了。

我咬着牙找準方向之後,拔腿就跑,免得被身後那個東西住上,如果被他追上,那必然又是一場惡戰,但是我現在耽誤不起,因爲那個把我困在這裏的怪物隨時都有可能發現我逃走了,一旦被他發現,我再想離開可就難了。

我按照之前的記憶,穿梭在這個黑暗的,近乎迷宮的地下室中,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體力不支坐在地上,但是周圍卻仍然是漆黑一片,根本沒有任何出口。

我靠在冰冷的牆上,聽着自己的心跳,同時警惕的朝周圍看着,以免有什麼不好的東西突然跳出來,給我

來一個突然襲擊,我可不認爲自己的有多深的道行,所以那種事還是能躲就躲。

“你不跑了?” 史上最強文明祖師 誰知道我剛停下來喘口氣,就又聽到耳邊傳來那個沙啞的聲音,這一次我真是徹底無語了,於是氣憤的吼道:“你丫的誰呀,能不能不跟着我!?”

“不能!”我的話音剛落,就聽到那個傢伙不冷不熱的來了這麼一句,隨後就不說話了。

此刻我的眼睛已經漸漸的身影了黑暗的環境,透過陰陽眼我大致能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只是我始終沒有看到自己周圍有什麼東西。

這纔是讓我疑惑的地方,那個東西顯然是有思想的,因爲我剛纔和他說話的時候,他明顯能聽懂我在說什麼,但是爲什麼我看不到他?

“你是不是在找我,不用白費力氣了,找不到的!”這傢伙像是能猜透我的心思似得,居然知道我在找他。

我詫異的朝周圍看了一圈,果然沒有看到半個人影,我本來還以爲這傢伙是通過監控器在看着我,但是隨即我就立刻否定了這個判斷,因爲我清楚的感覺到有股涼氣吹到了我的脖頸裏,而且之前那幾聲慘叫上和這個東西每次說話的聲音都像是在我耳邊響起的,非常的明顯,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一定就在我身邊。

“你可以叫我靈,無形物體,只是一種意識,只存在於這裏的靈!”

就在這時那個沙啞的聲音又再次傳來,他解答了我的疑問,而且我覺得這個傢伙似乎對我沒有什麼惡意。

之前我明明已經打中他了,他都沒有和我生氣,這讓我覺得稍稍有些安心。

於是急忙問道:“那你幹嘛要跟着我?”

“我說了我是一種意識,如果這裏不存在了,那我也就隨之消失了,所以在這裏我無處不在!”

那東西的聲音聽上去沒有之前那麼恐怖,而且還非常有耐心,他的回答也打消了我的疑慮。

我重重的鬆了口氣,隨後重新站起身用手電朝周圍照了照,雖然我已經有陰陽眼了,但是畢竟我的修爲不算太高,所以看東西難免有些模糊,還是用手電比較方便。

我摸索着朝沿着圖上畫出來的路線一直走,也不知拐了多少個彎,不過好在這一次不用畏懼周圍有什麼東西會跟着我。

因爲那個靈一直呆在我的身邊,我們兩個閒聊了幾句,這丫解決了我很多疑慮。

之前我和黑無常看到這棟別墅比周圍的別墅要矮上一塊,就是因爲這個靈存在的緣故。

他呆的空間就在這棟別墅的下面,而且和這棟別墅的第二層地下室有重疊的部分,他乾脆將整個地下室圈到了他的空間之中,這才讓別墅看上去有些下陷的趨勢。

而且通過他我也知道那個把我關在這裏的傢伙,根本不知道這個靈的存在,自然不知道那條能離開知道通道,所以才讓我鑽了空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