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當初那些天選之才都是正統宗門出來的修士,全部採用傳統方式培養祭靈獸。

你這只不一樣啊!

貓娘可是個混血兒,而且還是認過主的混血兒。

雖然那隻暗戀洛水的小貓妖實力不咋地,但畢竟血脈特殊,做過她的寵物好歹也能沾上點遠古妖氣。

不管你的貓娘醒過來以後變成什麼樣,實力如何,它都是一個歷史性的突破!

說明祭靈獸的可塑性很強,說不定能有更強橫的表現,咱們現在就等着看它醒來就是了。”

混血兒?!

唐牧北:0_0

扶桑宗主:0_0

祭靈獸還可以有混血兒這麼一說?

我們讀書少,你可別信口胡咧咧啊。

看他們倆目瞪狗呆的樣子,溯洄哈哈大笑,“不信咱們走着瞧,我一手幫忙培養的祭靈獸我有信心,貓娘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此番定論讓唐牧北像是吃了定心丸。

不管怎麼說,能讓溯洄前輩如此看中並給予這麼高的評價,貓娘最起碼不會次於中級祭靈獸吧?

它現在的等級可高喲。

等貓娘醒了自己的煉體功法也到一定境界,說不定水貨實力能讓它給往上帶一截!

所以……

還是去洛水公子那裏蹭修煉吧,今天主要修煉浩然正氣,爭取將自己身體強度修煉高上一層。

洛水公子對他這種孜孜不倦熱愛修煉的態度非常滿意,自己在煉化空間之餘也會指點一二。

在時間靜止的空間中,唐牧北直練到筋疲力竭,纔回到現世中來。

剛回來,就聽到聊天羣裏有人在圈自己。

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立馬就被吸引住了!

“@景瑤城牧店主,牧店主在不,商量個事兒唄?”醜先森在羣裏發了個痛哭流涕的表情,“我快被一羣該死的厲鬼折磨瘋了!”

永遠都在線的123立即跳出來問道:“怎麼了?快說出來我們大家樂呵樂呵呀!”

“店主居然被厲鬼折磨了,真是天下一大奇聞!”白駿馳發了個發呆表情。

先是發了個攤手錶情的流蘇說道:“看看是誰就不會奇怪了,最近醜先森的運氣好像……越來越差了!”

“我……”醜先森簡直是欲哭無淚。

唐牧北忙回覆道:“我在了,有什麼事需要幫忙?”

“想借你的厲鬼食堂一用。”醜先森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可憐巴巴道:“我這裏有一羣戾氣很輕,但極其難搞定的槓精。

可特喵犟了,明明就那麼一點點屁事,偏偏就是不肯化解了去投胎。

我想着,你家厲鬼食堂裏的炸醬麪功效強勁,一碗就能解決問題。

但是跨界去你家吃飯會相對減少景瑤城厲鬼的進餐數量,影響牧店主的淨化進程。

所以……你看我給予些補償,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帶着厲鬼們去蹭個飯?”

流蘇:0_0

白駿馳:0_0+1

煉製鬼食失敗的樑店主:0_0+1

……

羣裏瞬間刷過一片目瞪狗呆。

“醜先森,你簡直就是個天才啊!怎麼想到的?”流蘇兩眼放光,“我這裏也有不少一碗炸醬麪就能搞定的厲鬼!牧店主……能否商量商量通融一下?”

“我也報名通融一下!”

“還有我!”

……

很快幾乎所有潛水的店主都開始發舉手表情,表示急需景瑤城的厲鬼食堂援助。

What?

給我補償,然後讓自己管轄範圍內的厲鬼來花錢吃飯?

這個想法……很特喵OK啊!

果然,醜先森是個天才!

那我是不是可以提一下條件?比如說,各位帶厲鬼來蹭鬼食的店主們,適當性提供些食材?

善於抓住重點的唐牧北急忙表態,“我的厲鬼食堂主要是系統做主,大家是知道的。

只要在系統允許範圍內,我會盡可能多的幫大家解決些淨化厲鬼的問題。

但是……”

“牧店主有什麼困難之處嗎?”醜先森幾乎是一點就透,“淨化厲鬼賺積分是本職工作,如果牧店主肯幫忙,我們也一定會盡力幫你解決麻煩的!”

“是啊是啊,有什麼困難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

幾乎所有店主都表示積極配合。

畢竟,能夠讓厲鬼吃到八品鬼廚功效的鬼食,整個人間界牧店主這裏獨一份。

至於123大廚?

人家怎麼可能有時間幫忙製作鬼食淨化厲鬼?

這是小小三品鬼廚都不會做的事情,如今佔據修行界極少量的鬼廚們都很忙的。

“最主要的問題是食材。”

唐牧北開門見山道:“厲鬼食堂從晚上十二點營業到凌晨三點半,這期間需要出售的鬼食都需要我一份份親手製作出來。

如此一來就佔據了我白天的大部分時間。

食材是消耗品,多數需要去灰界才能找到。

如果把大家各管轄範圍內厲鬼的鬼食量也算進來,我的食材儲備嚴重不足。”

感謝書友貓控晚期打賞,謝謝支持!今天喵君去醫院折騰了大半天,就剩了半條命,太特喵累了……努力碼字,爭取兩更! 看到羣裏的聊天,123大廚頗感欣慰。

看到沒?

這就是鬼廚系統帶來的好處!

果然,我的發明是爲人間界厲鬼淨化做出貢獻的!如此一來,對牧店主挖的坑,似乎感覺也沒那麼大的負罪感了呢。

“食材?必須沒問題啊!”白駿馳幾乎是立馬回道:“牧店主,你把需要的食材發一份到羣裏,大家商量着幫忙解決。

你就主攻鬼食製作;

剩下的,交給我們!”

“對啊對啊,提供食材不是問題,牧店主趕緊整理一下發過來吧!”

衆店主一致表態。

123見狀便說道:“既然如此,我整理一份最全的食材文檔吧。

牧店主現在纔剛開始製作鬼食,很多食材都還沒接觸到。我發到羣裏一份,大家看看分配一下任務。”

唐牧北心情這個激動啊!

內心簡直內牛滿面!

一想到再也不需要跑到灰界去刷食材,不需要面對那些恐怖的生物,他就覺得實在是太幸福了。

雖然製作鬼食的時候還要時不時忍受電擊酷刑,但與尋找食材的危機相比,電擊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謝謝123前輩,那就麻煩您啦!”他在羣裏說道:“醜先森,今天晚上你先帶幾隻厲鬼來試一下,我現在還沒摸清楚鬼廚系統的脾氣。”

123:……

什麼叫摸清楚系統的脾氣啊喂!

它特喵就是個系統而已,我制定的我還不知道?既然幫你們整理食材,那肯定是沒問題啊!

不過他決定還是沉默比較好,反正今天晚上答案就揭曉了,給牧店主的驚喜還是讓他自己發現比較有意思。

提前劇透爽點會消失的。

但是……如果喵君劇透的話,直接把大綱發上來,幾章就可以完本了呢!

想想有點小激動。

123決定一會兒去燒柱香,希望喵君能夠早日覺悟,早日完本!

“十二點營業是吧?那我早點帶它們過去!”醜先森特別開心發了個OK表情。

唐牧北剛將此事定下,手機收起來,三樓通靈當鋪的呼叫燈就亮了。

半夏做事向來謹慎,難道是遇到困難了?

直接利用串聯模型傳送到當鋪櫃檯,他就看見半夏一臉糾結的等待着自己,而待客區有位看不清楚模樣的客人安靜坐着。

“牧店主您來啦!”看到他半夏直接跳起來,指着那位客人悄悄跟他咬耳朵,“那位客人想要兌換店裏一件很珍貴的零件。

但是鑑於它實在沒有可兌換的寶物,所以法則給出了臨界值選項,我不知道要不要交易,所以請您來做決定。”

臨界值選項?

唐牧北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詞,不過在半夏的解釋下,他終於弄明白了。

大致就是勉勉強強能換,但至於交易以後唐牧北拿去祭獻能不能保本就要看運氣了。

“它要換什麼零件?”他悄聲問道,順便好奇看向那位客人。

外表很普通,像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但渾身卻有股說不出來的怪異感。

而且在唐牧北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覺得好像在哪裏接觸過這股氣息,仔細再去感覺,卻是又變得完全陌生了。

總之,給人感覺很古怪。

“它不是真人,是具傀儡之軀。”半夏低聲回道:“它想換取的零件是隻有八級當鋪纔有資格交易兌換的――傀儡之心。

升級以後它就擺放在那邊櫃檯上。”

順着她指的方向,唐牧北看到古老玻璃櫃不顯眼的位置放置着一個精密的機械心臟。

機械心最內部隱隱發出紅色光芒,應該是提供能量的內核。

“我想這具傀儡一定等了很久了,別看它表面沒有異常,法則掃描顯示它已經快沒有動能了。

一旦這具軀體失去動能,寄存其中的靈魂也會因爲失去靈氣滋養而逐漸耗盡心血枯萎死亡。

據我所知,人間界開啓了八級當鋪的店主並不多。

南金市前店主沈大店主就是其中一位。

但機械之心很珍貴,可能因爲交易臨界值的問題,所以並沒有換給它。

也就是說,咱們當鋪中的機械之心應該是它最後的機會了。”

шωш✿Tтkan✿¢O

“傀儡內寄存的靈魂?”唐牧北一臉懵逼,傀儡難道不是類似於機器人的存在嗎?

還能寄存靈魂?

那也就是說,雖然它是一具機械,但內心卻是人類!

特喵的,要是不交易的話,自己算不算間接見死不救?

“對啊,這種高等級傀儡現在很難見到了。我想,它應該是某位大佬的復活手段,至於有沒有啓用,那就不清楚了。

咱們當鋪的法則也不是萬能的,尤其遇到這種高深莫測的修行者,法則給出的建議也只供參考。

現在交易只有一個條件。

給它機械之心,它爲我們當鋪無條件服役五年時間。

牧店主,交易的話就是在對賭。

機械之心一旦安裝,這具傀儡就能恢復自己的原有境界。

現在就賭傀儡有沒有被大佬啓用。如果啓用的話,只要他是八品以上能力我們就穩賺;

若是未啓用,咱們可就賠大了。

畢竟一具精緻但沒有太大實力的傀儡五年時間並沒有多少價值。”

唐牧北有點糾結。

開門做生意不能總賠本不是?

剛開始自己接手店主之職的時候,想的可美了。

總覺得這麼多樓層能給自己帶來不少利益。

然鵝……二樓厲鬼客棧不忍心漲價,誰讓景瑤城的厲鬼們窮呢!總不能高價房空着,讓沒錢的厲鬼都提心吊膽睡大街吧?

三樓通靈當鋪目前爲止算是剛步入正軌,現在營業還是自己用交易來的壽命換的。

想要盈利,就得靠半夏孜孜不倦的努力工作,一點點往回賺;

至於第四層的厲鬼食堂。

想想就心塞,食品售價跟厲鬼平均收入掛鉤,天天往裏面賠靈石,基本上就是在拿靈石換積分。

若是今天晚上實驗成功,可以幫其他店主淨化厲鬼,說不定還能扳回一局。

所以現在這筆交易,到底是賭還是不賭呢?

“如果選擇交易,它就必須在店裏服役嗎?”唐牧北詢問半夏,“咱們做好最壞的打算,這筆交易就是賠了,你覺得店裏有這麼一具沒什麼能力的傀儡能不能給你提供些幫助?”

“我?”半夏微微一怔,“牧店主平時顧不上的話,店裏只有我自己確實會忙一些。

若是有它協助,自然是方便很多。

但是用那麼珍貴的機械之心換來一個未啓用的傀儡幫忙,太奢侈了!”

唐牧北想了想拍板決定,“就當我花錢給你僱了個幫手,不抱什麼太大期望,交易以後也不失望。

你去跟它交易吧,再珍貴的東西用不上也是擺設,還不如放在有用的地方。” “那好吧。”半夏輕咬嘴脣,抱着機械之心向那位客人走去。

其實從她爲當鋪盈利的角度來考慮,這筆交易不做比較好。但自己沒有最終決定權,既然牧店主決定了,那就只能賭一把。

坐在雕花木椅上的客人面無表情一動不動,看上去有點怪怪的,但半夏知道它只是爲了節約能量而已。

傀儡軀體的能量已接近爲零,也不知道它是怎麼熬到景瑤城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