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林濤便是口吐鮮血,肥胖的身軀一陣抖動,面色蒼白,眼睛無神,就是沒有說一個字。

“死胖子!狗奴才!”皇甫浩勇怒罵了一聲,擡起左腳,對準林濤的頭部,猛力的踩踏而下。

“砰!”

林濤肥胖的身體,竟然在皇甫浩勇這般踩踏之下,生生的嵌入了地板內。

“說不說?”二長老發虛倒豎,四人之中,就屬他最爲生氣,原因無二,逼問林濤是他最先提出來的,從林濤口中得到南天仁的所在,輕而易舉,可是想不到的是,林濤居然這麼硬氣,完全是一塊硬骨頭,無論是威脅壓迫還是軟硬皆施,都是對他無可奈何。

“快說!”皇甫浩勇一腳踢去,灌輸了魂氣的一腳,便是將林濤直接踢飛,撞斷一根木柱,方纔擦着地面,滑行了十幾米。

“哈哈哈!”林濤哈哈狂笑,點指四人,“你們這四個意圖謀反,等族長恢復了實力,看你們會是如何下場!”

“他媽的!去死!”二長老一腳跨出,一柄魂氣凝聚的長劍便是握於手中,一劍斬下。

林濤瞬間被腰斬,血水噴濺了二長老一身。

“該死!”抹了一把臉上的滾燙血水,二長老惡狠狠地罵道。

“走!我就不信了,南天仁還能躲到哪去!”皇甫浩勇可等不及,如果讓南天仁真的恢復了實力,他們這四人絕無反抗之力。

想到這裏,皇甫浩勇心中就是涌起了一陣不安,邁開腳便往外奔去。

三人對望了一眼,也是緊緊跟上,他們也同樣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必須在南天仁恢復之前,擊殺了南天仁。

“皇甫浩勇,你好大的膽子,林濤可是舅舅的心腹,你就這樣將他殺了?”

天空中,一道鵝黃色倩影停懸於此,俏臉冰冷,暗放殺機。

“呵呵呵!我還道是誰呢,原來是我們的夢芸大小姐啊!”皇甫浩勇笑了笑,面色忽然一變,指着天空中的皇甫夢芸,“今日不是南天仁死,就是我亡!

“原來府中的傳說都是真的,你果然對族長之位心存不軌!”皇甫夢芸怒斥道,手中持着一柄藍色長槍,隨身穿褶裙,卻英姿颯爽。

“是又如何?”皇甫浩勇冷笑道:“從八年之前,南天仁便將族中大權交給了你,還將一大部分心腹派給你,從此之後,你在這皇甫家族說一不二,何時想過我的感受?如今我有三大長老支持,只要在南天仁恢復實力之前將他擊殺,族長之位,唾手可得!”

“皇甫家族的族長,是不可能讓你這一個瘋子擔任的,不管如何,我都要阻止你!”美眸微眯,皇甫夢芸持槍而立,一抹紫色的光團,便是竄上了整個長槍之上,在她身後,一頭虛幻的紫火鳳凰圖案,盎然躍出。

“以你一人之力,還想擋住我們?”皇甫浩勇譏笑道,眼光中,透露着對皇甫夢芸這等不自量力行爲的嘲笑。

皇甫浩勇話音一落,四周同時間響起了咻咻利響,一道道黑影,逐漸顯露在天空中。

十一人,僅僅十一人,但是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是魂王級別,再加上皇甫夢芸魂王六段的實力,應付皇甫浩勇四人,完全可以勝任。

“你當真以爲我會以一人之力,與你們相拼嗎?”皇甫夢芸笑了笑,誘人的嘴角上,挑起了一抹驕傲的笑容。

“不錯不錯!”皇甫浩勇拍了拍手掌,在十一人身上一一掃視而過,隨即目光一冷,陰測測的道:“這就是南天仁給你的心腹吧,如果在今天一併剷除,我看你還能在家族裏如何囂張!”

砰!

砰!

砰!

空氣連續響起三道爆響。

三頭魔獸,突然從遠處沖天而起,向皇甫浩勇所在的位置暴衝而來,瞬間即至。

三名魂獸師,緊跟而上,全都是清一色的魂王。

魂王級別的魂獸師,相當於一名普通的星魂強者,這等陣容一出,瞬間讓皇甫夢芸那方的高手面色驚變,嘶嘶的倒抽冷氣。

而皇甫夢芸的臉色,也是在此刻陰沉了起來。 “吼!”

三頭魔獸,同時揚起頭顱,仰天長嘯。

一頭天陰神蛟,一頭焰火金龍,再加上一頭玄雷虎,都是頂尖魔獸,配合三位魂王級別的魂獸師,這等實力,即使是星魂巔峯強者,也要避其鋒芒,更別說皇甫夢芸如今只有十一名魂王。

“皇甫夢芸,別以爲就只有你有高手埋伏在周圍,南天仁的名,今天我是要定了,這八年來,我處心積慮的收攏人才,等的,就是這一天!”皇甫浩勇臉部猙獰,雙手握拳,狠狠道。

“你就那麼希望得到族長之位?”輕輕嘆了口氣,皇甫夢芸的冰寒俏臉上,流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

“沒錯!”皇甫浩勇微微仰頭,眼露精光,“你把南天仁的位置告訴我,我可以放過你,否則,休怪我辣手摧花!”

“辣手摧花?”皇甫夢芸笑了笑,臉上盡是一種嘲諷之色,“你的實力,還不夠!”

說完,之間皇甫夢芸笑容瞬間收斂,俏生生的小臉上,不帶任何感情,玉手一揚,一道藍色光芒從她手心中射向天際,光線在穿透了數道雲層之後,從天而降,猛烈的轟打在了莊園內的某一處,一股磅礴無比的氣勢,開始從四面八方涌現而來。

“那是什麼?”皇甫浩勇凝視着光線降落的地方,心頭,竟是不知名的升騰起一抹不安。

“你可聽說過家族裏有一具地級傀儡?”皇甫夢芸淡淡的道。

“什麼?”如同遭遇電擊,皇甫浩勇以及三位長老同時失聲叫道。

地級傀儡,那可是皇甫家族最大的依仗,也是皇甫家族中除了族長之外,誰也不能掌控的力量,這不同於傀儡師的傀儡,它完全是由符咒控制,除了聽從掌握符咒之人的命令之外,除非將傀儡摧毀,否則,他就會一味的聽從主人的號令,沒有疼痛,不懼損傷。

而且這具地級傀儡,理論上來說,已經相當於三名星魂強者,情勢急轉,皇甫浩勇四人不可能不大驚失色。

“呼!”

遠處響起一道破空聲,一具純藍色的傀儡,拖着長長的藍色光線,便懸空站在了衆人面前。

“這就是地級傀儡?”皇甫浩勇仔細的打量着這具傀儡,爲傀儡上上下下散發的霸道氣勢驚歎了一聲。

通體藍色,表面刻畫上了無窮無盡的符文,一眼看去,眼花繚亂,腦海裏就是一陣眩暈。

每具傀儡身上都會被傀儡師印刻上玄奧的圖文,再施加精神力,有助於增強傀儡防禦強度以及攻擊力,而且如若沒有良好的定力,光看一眼便是頭暈腦脹,更別談戰鬥了。

“地級傀儡聽命,殺!”冷聲一喝,皇甫夢芸毫不留情,果斷命令道。

話音一落,地級傀儡便是劃出一道藍色線條,爆射向前方。

“魂獸師,給我擋下!”一把將還尚且處於失神狀態的皇甫浩勇拉了過來,大長老便是下令道。

三頭魔獸嘶吼一聲,便是向傀儡衝殺而去,或撕或咬,或撞或衝。

王的驚世廢柴妃 砰!”

猛烈的對撞,使得三頭魔獸與傀儡都是同時向後爆退,一股能量光環,便是從對撞中心開始,向四周擴散。

“譁!”

猶如銀河墜地,星辰掉落,能量光環上閃爍着星星點點的光芒,片刻之後,便是逐漸消散。

“噗!……”

三名魂獸師面色慘白,一口鮮血,便是噴吐而出。

反觀地級傀儡,剛纔平整的胸口處,也是稍稍凹陷了下去,這一次對撞,損傷不大,但也沒有討到好處。

三名魂王級別的魂獸師,再加上三頭頂尖魔獸,足以和三名星魂高手抵擋。

皇甫夢芸的臉色微微一沉,她知道,唯一可以依靠的地級傀儡,就這樣被那三名魂獸師擋了下來,如今他們十二人要面對的,將是皇甫浩勇四人。

“哈哈!”皇甫浩勇得意地笑了笑,手一揮,道:“三位長老留在這裏收拾他們,我先去找找南天仁究竟躲在哪裏。”

語罷,皇甫浩勇身形飆射,立馬脫離了戰鬥圈,而三名長老,則是分別找到了自己的對手,每人分別應付四名魂王,以他們的能力,還尚且可以取勝。

“別走!”心中一急,皇甫夢芸便要追上去。

“呵呵,小姐,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霹靂之丹心藏鏡 ,大長老的獰笑,浮現在了皇甫夢芸的眼前。

見狀,皇甫夢芸咬了咬牙,只好迎戰,想要戰勝這三名長老是不可能的了,只希望地級傀儡能夠擊敗那三名魂獸師,才能扭轉如今的境況。

望着消失在視野裏的皇甫浩勇,皇甫夢芸目光一冷,俏臉冰寒,手中藍色長槍連點數次,擊破轟擊而來的手掌,旋即一點白光,從槍尖上涌出,暴射向大長老。

會客廳前,一片混戰。

黑色石屋裏,凌逸端坐在地面上,精心控制着精神力涌動,灌注進入懸空的白色氣團之中,面前的南天仁,左臉顯現白色,冰冷的透發寒氣,而右臉顯現紅色,滾燙的升騰着熱氣,一冷一熱在南天仁的體內,猶如天人交戰,不停顫抖,在此刻誰都奈何不了誰。

“南天仁中的火毒太深,聖靈果的寒氣,無法將之徹底驅散,看來只有使用自己的水屬性魂氣了。”看了眼面色痛苦的南天仁,凌逸從丹田內調動起一抹深藍色的魂氣,開始跟隨着聖靈果之中的寒氣,進入南天仁的身軀之內。

伴隨着魂氣的灌入,南天仁的體表終於是發生了一絲變化,鮮紅的顏色,便是佔據了南天仁身體每一處,黑色的滾燙氣體,從身體上每一處毛孔噴出,腥臭無比。

見此行有效,凌逸加大了力,催動出更多的魂氣,灌入南天仁體內。

隨着一股股魂氣逐漸灌入其中,南天仁體表的鮮紅之色,也跟着漸漸退去,恢復到了正常的模樣。

再調用精神力抽取聖靈果中的寒氣灌輸,直到最後聖靈果完全消耗成一堆**,凌逸才停下了手,觀望着南天仁的狀況。

成了,他就可以和南天仁正式結盟,不成,可能他的性命都要交代在這裏。

“聽天由命吧!”凌逸苦笑着嘀咕道,雙手結爲修煉印結,開始恢復因爲驅毒而損失的精神力以及魂氣。

如今他的丹田裏,已經存在了大大小小的數十滴魂氣液滴,有了這些液滴,吸收天地靈氣轉化爲魂氣也是極爲迅速,再有魂火的淬鍊,不消多久,凌逸便是睜開了雙眼。

腦海裏傳來一陣陣疼痛,那是精神力消耗的跡象,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凌逸僅僅可以恢復魂氣,但是對於精神力卻是有些困難。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凌逸對危機的感知力就會有所下降,在他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之後,一股濃重的殺機,便是籠罩住了整間石屋。

目光一亮,凌逸瞬間便是提高了警覺,手指輕輕一刮玄鐵戒指,亂雲劍便是握於手中,腳步輕輕的來到石屋門旁,透過細小的裂縫,往屋外看去。

石屋外,一道黑色影子臨空而立,英俊的臉上,浮起一絲傲然之意,俯視着小石屋,笑道:“南天仁,我知道你就躲在這裏,交出族長之位,我可以饒你不死!”

靜,死一般的寂靜,空氣都好像凝固住了,沒有絲毫的響動,黑色石屋裏,凌逸靠着石門,透過縫隙觀察着空中懸浮的皇甫浩勇。

從最開始的的得意,到後來的不耐煩,再到後來殺機隱現,皇甫浩勇的表情變化,全數被凌逸收入眼底。

心中冷笑了一聲,凌逸回頭看了眼石屋深處,那裏,南天仁對外界毫無察覺,一心一意驅趕着體內的毒素,同時也在慢慢的恢復着自身的實力,成與不成,在此一舉!

“看來這個忙,我不幫也得幫!”搖了搖頭,提着手中的亂雲劍,凌逸推門而出。

“呼!”

石門一打開,天空中一條條魂氣匹練就是怒砸而來,皇甫浩勇竟然第一時間下了殺手。

心中一凜,轉而凌逸便是盡數釋放開魂氣盾甲,本應素白無華的光罩上,涌現起了一種淡紫色,周圍空氣的溫度,似乎也是升高了不少。

皇甫浩勇的眼瞳爆縮,一絲愕然之色,便是涌上了臉。

“是你?”雙眼微眯,皇甫浩勇居高臨下的打量着凌逸,嘖嘖了幾聲,道:“沒想到南天仁這麼沒用,難道他想要在恢復實力之前,讓你把我攔下嗎?真是笑話,五招之內,我就可以取你性命!”

“你倒是試試?”對着天空中的皇甫浩勇勾了勾手指,凌逸的動作充滿了挑釁與不屑,冷聲笑道。

“無知!”皇甫浩勇冷聲一哼,廢話不說,如同俯衝而下的老鷹在抓捕一隻徒力奔跑的野兔,速度達到極致,探向凌逸頭顱的一隻手爪,竟是閃爍着寒光。

手爪撕裂空氣,虛空上都是被撕裂開道道黑線,當氣勢不可阻擋的手爪破開凌逸的魂氣盾甲時,皇甫浩勇的臉上,再也掩飾不住那抹殘忍的笑容。

只一爪,凌逸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皇甫浩勇以爲凌逸就要血濺當場的時候,凌逸那雙盯着他的眼睛裏,卻是閃過了一絲捉弄之意。

光罩一閃,頓時間淡紫色的光芒就變得十分的濃郁,直至最後,淡淡的紫色火苗,瞬間在光罩表面燃燒了起來。

“啊!”

與此同時,皇甫浩勇的一聲慘叫,也是震盪了整個天空。 皇甫浩勇的一聲慘叫,霎時間在這片天空下響徹而起。

他的身子,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彎成弓形,向後暴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