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感覺到那股陰煞之氣之後,又發現老常的墨斗線已經纏繞在了那活鬼的身上,我那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我再次掏出一道鎮煞符,腳下猛的一用力,身子直接高高躍起。對準了那對我嘶吼不斷的活鬼,就拍出了符咒。

只聽“啪”的一聲,符咒赫然就貼在了那活鬼的腦門之上。

隨即我猛的倒退一步,雙手再次結出一道劍指,嘴裏迅速大吼一聲:“急急如律令……”

可我的咒令剛吼到這兒,馬藏雲的聲音卻在不遠處驚恐的響起:“好漢小心……” 此刻我正準備吼出道家“破”字訣,然後直接爆死那被活鬼附身的屍體。

可是此時卻聽馬藏雲突然這般吼道,我的眉頭不由的一皺,同時間只感覺一道陰氣突然從我的側面猛的襲來。

我那敢怠慢,當即便警惕了起來,畢竟保住性命以及不讓自己受傷這纔是最重要的。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選擇馬上鬆開劍指,然後側身逃走。

可現在卻不一樣了,如今我的何等道行?精魄期巔峯,並且身懷至陽氣,這七隻實力不超過英魄道行的活鬼能是我的對手?

此時只見我冷哼一聲,同時不躲不閃,嘴裏當即大吼一聲“破”。

此時道君五字決以及道家“破”字訣連在了一塊兒,直接形成了一道咒令。

此刻隨着我的大吼,我那道鎮煞符當即便發出了一聲炸響。

而那被我貼上鎮煞符的屍體,此時成爲了第二個被炸碎了腦袋的屍體,並且附着在屍體裏的活鬼也一同被炸的魂飛魄散。

可因爲我沒有躲閃,從側面襲擊我的屍體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並且在活鬼的操控之下,張開了血盆大嘴就準備來咬我的脖子。

但我的脖子豈是這等道行的活鬼就能咬到的?此時只見我道行全開,身體之中猛的釋放出一道炙熱的道氣。

這是我第一次在陰煞之物面前使用我踩了狗屎運,得到的至陽氣,雖然我不知道這種道氣會給陰煞之物帶來何種影響。

但上官仙在訓練我的時候說過,但凡是陰煞幽魂,只要感應到你這種氣息都會退避三舍,如果直接被這中至陽氣衝撞,那後果可能就會很慘,輕者和上官仙上次一被,直接被彈飛,重者魂飛魄散。

之前只是聽說,那麼此刻就來驗證。

而我剛一釋放出這股炙熱的至陽道氣的時候,那就要咬上我脖子的活鬼,猛的便發出“啊”的一聲哀嚎。

並且不僅如此,她的整個身體在也同時間倒飛了出去,最後“砰”一聲,便重重的砸在了三米開外的樹杆之上。

除了直接震退這準備咬我脖頸的活鬼以外,就連剩下的四隻活鬼也都被驚嚇得連連後退,並且嘴裏發出驚恐的哀嚎。

見到這兒,除了我比較穩定以外。

這老常和那個叫做馬藏雲的道士,直接便被驚掉了一地下巴,大大的張着嘴,同時瞪大了雙眼,好似覺得這一切是那麼的不真實。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我竟然是如此的生猛,而且還能通過道行,散發出如此威勢的場域。

雖然老常和馬藏雲驚訝,但也只是短暫的一瞬間,畢竟這裏還有五隻活鬼沒有處理。

我第一個反應了過來,掏出符咒便走向了那個被我震飛出去的活鬼,來到它的跟前,還不等它有所反應,我直接便掏出符咒“啪”的一聲,便拍在了它的腦門上。

同時間,老常和馬藏雲也都各自反應了過來,這會兒也全都奔着向其餘幾隻活鬼。

這些活鬼那是我們的對手?都是一些的英魄期的小角色,放在一年前,同時對付這麼多活鬼,我和老常可能還有些力不從心。

但現在,那也就是分分鐘秒殺的事兒。

在接下來的一分鐘之內,數道慘叫響起。隨之,七隻活鬼全部隕滅。

此時我伸展了一下筋骨,剛纔釋放出了一次至陽道氣,消耗的道力很大,加上白天舟車勞頓,此時也感覺有些疲乏。

“炎子,你沒事兒吧?”老常來到我的身旁,同時關切的開口問道。

我見老常這般說道,當即搖了搖頭:“沒事兒,就幾個小角色。”

我的話音剛落,那個叫馬藏雲的男子便來到了我們跟前。

此時只見他對着我和老常按照行當中的規矩一抱拳,然後開口說道:“多謝二位好漢,在下武當山馬藏雲。不知二位好漢高姓大名,如何稱呼?”

見馬藏雲來我們跟前,我這才藉助透過樹葉縫隙照射而下的昏暗月光,總算看清了他的臉。

只見他國字臉,滿臉絡腮鬍子、中等身高、也不魁梧,年紀應該在四十歲左右。

此刻聽他這麼問,我不由的一笑,然後開口說道:“道長言重,談不上高姓大名。我叫李火,我兄弟叫常二。”

說到這兒,我一旁的老常一臉狐疑的望着我,好似在說;炎子,你TM幹嘛亂說姓名,還給老子取一個常二!

不過此時我也沒時間給他解釋,因此我並沒有搭理他。

那叫馬藏雲的男子聽我這麼一說,當即便再次對着我們抱了抱拳,然後繼續開口說道:“原來是李兄弟和常兄弟。不是二位兄弟是不是來參加我們武當派十年一會的,奪丹大會?”

聽到此處,我和老常都是眉頭一皺,啥奪丹大會?沒聽過啊?

因爲不知道是啥大會,我便按照行當中的規矩,對着那馬藏雲抱了抱拳,然後開口說道:“馬道長,我和我兄弟出至偏門小派,孤陋寡聞。此次前來武當山,純屬觀光,並不清楚貴派的奪丹大會。不知可否相告?”

我很是客氣的對着馬藏雲說道,畢竟這裏出現了這麼多行當門派,定然與馬藏雲口中的奪丹大會有關。

這馬藏雲可能因爲我和老常救了他,這會不僅對我們客氣,更是對我的問話,知無不答。

大約十分多分鐘之後,我對馬藏雲口中的奪丹大會,也算有了個瞭解,並且這大會的內容也勾起了我和老常的興趣。

這奪丹大會其實與我們要盜的真武鼎有關,因爲行當中都知道武當有一口至寶真武爐鼎,其中煉製出的丹藥可謂藥性十足,所以行當中的很多門派都想求借這口爐鼎。

щшш¤ TTkan¤ ¢O

但這爐鼎乃是武當的道家至寶,並且每隔十年纔開一次,怎麼會借給他人?

隨着越來越多的門派以及行當中人知道這口爐鼎。

在三十年前,上一屆武當掌門出雲真人定下了一個規矩。

也就是每隔十年,真武爐鼎煉丹結束之後,都會召開一次奪丹大會。

道家煉製丹藥,一般一爐丹都在三顆左右。所以出雲真人定下規矩,拿出一顆作爲奪丹大會的獎勵。

凡是行當中人,有誰能在大會中取得最終的勝利,那麼誰就有可以拿走一顆丹丸,這樣也算武當派最大的讓步。

同時又宣告天下,借丹爐沒可能,想到丹藥就來參加奪大會,能者居之……

至於丹丸的配方,無人知曉。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只知道吃下這顆丹藥之後,不僅可以延年益壽甚至能驅除百毒、強健身體。

所以上兩次的大會都是人滿爲患,爭鬥異常激烈。這一次的奪丹大會更是吸引了很多海外白派中人,甚至還引來了很多富豪以及高官的關注。

聽到此處,我和老常感覺自己的見識是多麼的淺薄,行當中有這麼一個奪丹大會,我們竟然不知道!還打算去偷那真武爐鼎,真是有些二。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和老常當時都是二十出頭的行當小輩,對於這些行當中的祕辛,知之勝少也很正常。

不過此時已經得知了這麼一個大會,那我們的戰略,我認爲也該改變一下。

我、老常、凌傷雪、阿雪。我們四人的道行都是如此的高,直接參加這大會不就得了,還去偷個毛啊?

想到這兒,我當即對着馬藏雲問道:“馬道長,不知道參加這個大會有沒有什麼要求?”

馬藏雲見我這麼問,當即對我一笑,然後直接從衣服兜裏拿出兩張紅帖子,然後開口道:“只要有這紅貼,並且年齡在三十二歲以下,就可直接參加。”

我接過紅貼心中大感狂喜,三十二歲以下,這不就是間接的說明,這是行當中年一輩的角逐嗎?

難怪今天遇見的各個門派,都是一批年輕的弟子,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

如今我們有這等道行,特別是凌傷雪,達到了恐怖的中樞期中期,行當中的年輕一輩幾乎無人能敵!

要是我們參加這次大會,並且取得了大會的勝利。

我們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拿走真武爐裏煉製出的一顆丹藥?而且還不用以身犯險偷盜丹爐,甚至更不會得罪強大的武當派。

而阿雪的蛤蟆毒也不就可以解除了? 有了這個想法,我心裏暗自高興。

覺得我和凌傷雪出手的話,一定可以取得勝利,幫助阿雪奪得那顆丹藥。

畢竟那馬藏雲不是說了嗎?那丹藥不僅可以延年益壽,甚至能驅除百毒。

正當我沉思如何參加這奪丹大會,以及怎麼取得那大會獎勵“真武丹”的時候。

一旁的馬藏雲卻笑着對我倆說道:“李兄弟、常兄弟,我見你倆年紀輕輕卻道行高深,也不知比貧道高出了多少。奪丹大會將會在三日後舉行,請二位兄弟務必前來!”

聽到此處,我才反應了過來。不過還不等我搭話,老常卻搶先開口:“馬道長,你就放心吧!我兄弟二人一定會前來的!”

見老常已經答應,我當即便對着馬藏雲點了點頭,然後附喝道:“沒錯!我們一定會前往的。不過馬道長,既然這裏的事兒已經解決了,那麼我們還是快快離開這裏吧!如果被生人給看見了,那影響可就大了!”

說罷!我掃視了一眼周圍的屍體。

見剛纔還完好無損,身體之上沒有絲毫氣味的臭味屍體。

這會竟然惡臭難擋,全身腫脹腐爛,甚至有好幾具屍體之中都出現了蛆蟲。

隨後,我們三人都沒有久留,而是按照原路返回。

一路上這馬藏雲覺得與我和老常很是投機,又給我們講了不少關於奪丹大會的詳細內容。

雖然都是一些淺薄的內容,但我和老常之前聽都沒聽過奪丹大會,所以此時都聽得比較專心致志。

走出樹林之後,馬藏雲再次按照行當中的規矩,對着我們抱了抱拳,然後開口對着我和老常說道:“二位兄弟,就此告辭。但期待三日後與你們相見,也期待二位三日後一戰成名!”

我和老常都覺得這馬藏雲性格好爽耿直,也是一除魔衛道的正派道士。

此刻見他如此客氣,我和老常也都按照行當中的禮節,一一與他抱拳見禮,然後才相互道別離去。

因爲我們和馬藏雲走的是兩個反方向,所以不一會兒馬藏雲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而就在此時,老常卻對我開口說道:“炎子,我們三日後真的要去武當山參加那個狗屁大會啊?”

我聽老常這問,我不由的眉頭一皺,這小子剛纔不是答應得很快嗎?

“老常,你剛纔答應得比我還快!怎麼,你騙那馬藏雲的?”

老常聽我這麼一說,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然後開口說道:“我這不是權宜之計嗎?畢竟們還要去偷真武爐鼎呢!”

聽到此處,我不由得搖了搖頭,然後開口說道:“這個計劃取消了!我們四人不僅在行當年輕一輩中實力強大,更有凌傷雪恐怖的修爲坐鎮。如今又得到了請帖,如果能在大會中之中取勝,何樂而不爲呢?還偷屁個爐鼎,搞不好武當派都會追殺我們。”

我雖然說得真切,但這老常又開始犯病,竟然很是疑惑的開口問道:“炎子,這紫陽觀和引魂宗到時候都要參加,如果他們認出我們該怎麼辦?”

聽到此處,我不由的翻了一個白眼,然後用着很是無奈的聲音開口對着老常說道:“老常,你TM傻啊?你忘記阿雪是幹啥的?”

我此時都話得如此明瞭了,可這老常依然犯愣:“阿雪不就是開美容院的嗎?給我們美容啊?”

臥槽!老子差點就沒一口老血給噴出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感覺老常這天然呆真得找人給他治治。

“快說啊炎子,我還不知道你這話啥意思呢?”老常繼續追問道。

“人皮易容啊!你忘記阿雪是人皮手藝人了?”我此時加重了語氣說道,感覺很是無語。

老常聽到這兒,這才恍然大悟,然後一拍自己的腦袋,同時大聲說道:“哎喲!我TM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

我長出一口氣兒,根本就沒搭理老常,也懶得罵他。 重生舊時光 和他相處了這麼久,我都開始有些免疫了。

一個在玄學最高領域奇門遁甲術上有天賦的人,在某些事物上竟然是一個天然呆。

щшш ★тt kán ★C 〇

之後,我便和老常邊抽菸邊走向小鎮。

但我們回到小鎮的時候,那女屍的位置,此刻已經被警察拉起了警戒線,並且有法醫在正在進行現場勘測。

當我們經過其中兩個交談的警察時,只見一個穿着白大褂的法醫警察一臉凝重的對着一箇中年警察說道:“沈隊長,這事兒不好管……”

那法醫說得迷糊,根本就沒談論那具倒在地上的女屍,而是直接這麼說道。

而那個中年警察在聽到這話之後,也是臉色一變同時眉頭微皺。

但卻也沒說話,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嘴裏已經爬出蛆蟲的女屍。

我和老常也就純屬路過,也沒有停留,也沒有搭話,畢竟該解決的已經都解決了。

而馬藏雲也說了,他追蹤這羣活鬼已經多日。直到今晚不巧在街上碰見一隻活鬼裝扮成女子勾引一男人,這才動手了殺手,並且一路追上另外一隻活鬼而去。

最後終於找到了活鬼的老巢,並在我和老常的合力幫助下,剷除了所有的活鬼。

就此,我們也沒有必要再去了解案情,反正活鬼都死完了,也不會再發生這樣的命案。

至於山林中的屍體,誰愛管,誰管去……

回到賓館,我和老常也沒有去打擾凌傷雪和阿雪,而是直接進入房間睡下,畢竟這一天的折騰也是夠累的。

可是這狗日的小賓館和我之前住的小旅館一般,隔音一點也不好,隔壁的狗男女也不消停。

不僅叫得是欲死欲仙,甚至那女人竟然還用“英日韓中”四國語言在哪兒*,惹得我和老常差點就衝到隔壁去把那對狗男女凌遲處死。

被這對狗男女的哀嚎聲折磨了大半個晚上,我和老常才暈暈乎乎的睡去。

可感覺沒睡一會兒,屋外便傳來了凌傷雪的敲門之聲:“砰砰砰……李炎、常亮起牀了!”

暈暈乎乎的爬了起來。隨後,我們吃了早飯,並把昨晚的事兒告訴你阿雪和凌傷雪,並讓阿雪按照我們各自的臉型,做幾張*出來。

不過阿雪身上沒有人皮,結果去菜市場給買了一張豬皮回來,雖然是豬皮,但經過阿雪各種磨皮以及特質藥水的浸泡之後,那豬皮真就和人皮一把。

史上最強王妃 我們試用了一下,感覺還不錯,雖然臉上的輪廓沒有什麼改變,但樣貌卻改變了不少。

剩餘的三天,我們啥也沒幹,本來想和普通遊客去武當山遊玩一番,卻發現武當山已經禁閉,一週天之內不會對外開放。

而對外的公告的理由則是;正在進行安全設施大檢查與更換。

不過令人周圍居民感覺奇怪的是,武當山的山門口卻有很多拿着紅貼的人進入,甚至還有人看見了很多掛着政府牌照的車輛進入其中。

而我們四人卻不打算這麼早進入武當山,畢竟這會兒武當山已經封禁了,進入裏面的都大都是行當中人,或者是高官富豪。

所以這麼早進入其中,只會引其他人的注意。

因此,我們四人這三天也就在武當山腳閒逛,比如吃點土特產啊,去周邊的農家樂釣釣魚啥的!

至此,這三天也算過得清閒,也沒有發生啥不愉快的事兒,也沒有碰見陰邪這類的東西。

三天後,武當山的山腳迎來了更多的人。但無一例外,來人都拿着紅貼或者在門口的電腦前登記以及查詢了一番,合格的進入,不合格的即使拿錢也沒用。

而這一天,我們也都養足了精神,並且早早的起牀。在吃過早飯之後,在阿雪的引導下,我們每人都帶上了一張*。

做好了一些準備之後,我們四人便緩步走向了武當山山腳下的山門。

來到這裏,只見有數個武當派的正派弟子,全都身穿武當派正統道服,一個個精神抖擻的站在山門前接待手持紅貼的客人。

我們剛來到門前,便有個武當弟子緩緩向着我們走了過來,並且很是禮貌的對着我們四人說道:“各位先生小姐,不好意思。這幾天山門正在進行安全設施檢查,山門不對外開放!”

見那武當弟子這麼說道,我也不廢話,直接拿出兩張紅貼。

那武當弟子見我們一行人,竟然同時拿出兩張紅貼,身體不由的一震。

這紅貼一張,就可帶十人。我們一行四人明顯是一起的,竟然有兩張紅貼,着實讓他驚訝無比。

要知道這紅貼這段時間,在行當中可是搶手貨,每一張紅貼都被炒到了二十萬的天價。

並且我們的紅貼還有些特殊,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紅貼,而是紅貼中的最高規格。

那武當弟子接過紅貼,發現是最高規格的紅貼,他那敢怠慢與不敬?

於是他更加客氣的幫我們辦理好了手續,然後甚至派遣專人給我們引路上山…… 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武當山的拜山紅貼這麼值錢。

不然我也不會同時拿出兩張紅貼,另外一張我鐵定那出去給賣了!

在武當山弟子的指引下,我們坐上了一輛景區遊覽車,然後便順着公路往山上行駛而去。

不一會兒,我們便來到了武當派的正門前。如今這裏已經停滿了各種豪華車輛,並且人影綽綽。

我們四人的來到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也就凌傷雪和阿雪的身材引起了幾個色狼的注意。

不過還好,阿雪和凌傷雪都帶着面具,並且面具的相貌並不好看,不然肯定引起一羣色狼的圍觀。

此時武當派的正門前,有很多的武當弟子,他們都穿着傳統武當派道服,正在接待來自各方的行當中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