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她想走過去認識,卻被他的保鏢給擋開了。

只見顧朝夕一路走到了她們的面前,蘇晚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萬虹馬上就湊上前去,高興地說道:「顧總,真是巧啊,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了!」

顧朝夕挑眉看了她一眼,「你是?」

「我爸爸是萬氏的董事長,我叫萬虹!」

「哦。」顧朝夕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然後拉著蘇晚的手,「怎麼還沒拿東西吃?」

蘇晚淡淡掃了萬虹一眼,說:「有人說我走錯地方了。」

「走錯地方?」顧朝夕的心思是何等的敏銳,馬上察覺到蘇晚不高興了。

他微微挑眉,「老婆,我早就說把餐廳給包下來,免得被一些不識趣的人給破壞了興緻。」

萬虹聽到顧朝夕喊出「老婆」兩個字,頓時嘴角抽了抽。

這個開工作室的女人,竟然是顧總的老婆??

萬虹眼睛轉了又轉,立馬說道:「顧總,我看到你太太在跟人發名片,還以為她是在拉生意,才提醒了兩句,顧太太的性格也是直,呵呵呵!」

顧朝夕摟著蘇晚的腰,冷冷地說:「我太太脾氣再不好,那也是我慣的。我樂意,不服憋著!」

萬虹被狠狠噎了一下。

不過她的應變能力非常快,轉眼之間就恢復正常。

萬虹的臉上重新掛上落落大方的笑容:「顧總,我也是一番好意提醒顧太太,這裡畢竟是高級用餐的地方,怕別人也誤會顧太太是來拉生意的就不好了。」

顧朝夕不滿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冰冷:「我的老婆做什麼,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說到這裡,顧朝夕頓了頓,目光飄向遠處,似笑非笑地說:「你與其將心思花費在我們身上,倒不如去守著你的未婚夫,免得他被其他女人給勾走了。」

萬虹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一眼就見到她的未婚夫楊凱正被幾個嫩模圍在中間。

其中一個長腿嫩模的手,已經伸進了楊凱的西裝裡面,雙方笑得都很銀劍。

這群賤人!

竟敢勾引她的未婚夫?

當她是死人嗎!

萬虹再也維持不住溫婉的模樣,臉色頓時變得鐵青,說了一聲「失陪」之後,就大步朝著她的未婚夫楊凱走過去。

她不知道跟楊凱說了些什麼,楊凱的神情非常的不耐煩。

但還是揮了揮手,讓嫩模們離開。

萬虹還想再說什麼,恰在此時,幾個商業上的夥伴向他們走去。

楊凱見狀,越發不耐煩,直接就掉頭走掉了。

萬虹心裡氣急敗壞,但面上還得裝出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微笑著跟人寒暄。

蘇晚看著她的身影,感慨了一句:「雖然我討厭她,但不得不承認,在交際方面,她比我強很多。」

顧朝夕摸摸她的腦袋:「我不需要你交際,你只要乖乖待在我身邊,其他什麼都不用做。」

「我剛剛不是在拉生意,是那個胖太太說對香料有興趣,我才給她名片的。」蘇晚嘟著嘴說。

「我知道。」顧朝夕低頭在她的臉蛋上親了一下,「我們先去拿東西吃。」

兩人在餐廳用完餐,就去了船艙的頂層。

頂層是個露天的天台,一半是泳池,一半是咖啡廳。

即便已經快要入冬了,還是有很多不怕冷的姑娘。 那些姑娘們穿著性感的比基尼,在泳池中嬉戲玩耍。

不經意間展現出誘人的妖嬈身姿,勾得許多男人目光發直。

蘇晚在咖啡廳里坐下,顧朝夕點了兩杯熱咖啡,還有幾份可口的小甜點。

游輪已經駛出港口很久了,此時周圍全是汪-洋大海,湛藍的海水一望無垠。

蘇晚望著遠處天水相接的海平線,忽然問道:「我們現在在哪裡?」

顧朝夕說:「已經進入公海了。」

「公海?」

「名義上是幾個國家同時管理的海域,可正因為如此,所以管理起來更加困難,幾個國家都不願意聽從對方的意見,吵來吵去沒個完,索性大家都不管了。

所以,現在這裡已經成了三不管的地帶,經常會有海盜或者不法分子,來這裡進行非法交易。」顧朝夕解釋道。

聽到顧朝夕的解釋,蘇晚忽然眼皮一跳,「那我們要是在這裡碰上海盜,豈不是完蛋了!」

顧朝夕好笑地摸摸她的腦袋:「放心,我會保護你。」

兩個人在咖啡廳里坐了一會兒,蘇晚就跟著顧朝夕回房間休息。

他們在經過安全通道的時候,他們無意中看到,那個萬虹的未婚夫,正摟著一個嫩模躲在樓梯間里親熱。

蘇晚看得目瞪口呆。

這世上的渣男還真是不少啊!

顧朝夕將她抱入懷中,捂住她的眼睛:「非禮勿視。」

蘇晚被他帶回房間,剛關上房門,顧朝夕就將她壓在身下……

剛才是誰一本正經地說非禮勿視的?

蘇晚忍不住狠狠吐槽。

禽獸!

第二天早上,蘇晚醒來,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顧朝夕,氣不打一處來。

用力推了他兩下,將他從睡夢中叫醒。

他半睜著黑眸,瓮聲瓮氣地問:「老婆,怎麼了?」

蘇晚沒好氣地瞪著他:「起開!」

她都開始後悔跟他出來度蜜月了,每個晚上都被折磨的特喵的精疲力盡!

見她氣鼓鼓的小模樣,顧朝夕覺得很有趣,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臉蛋。

柔軟的手感讓他非常滿意,他忍不住湊上去咬了一口,味道很甜。

蘇晚一巴掌扇開他的頭:「我快被你壓死了!」

顧朝夕低低地笑了一聲,從她身上挪開,然後抱住她的腰,將臉埋進她的胸前,英俊的臉上流露出滿足的神情。

蘇晚看著她,忽然覺得什麼翩翩佳公子都是騙人的!

這貨根本就是一隻大型粘人犬,現在正在向主人撒嬌呢!

今天有個慈善拍賣會,蘇晚閑著無聊,便拉著顧朝夕去拍賣會玩。

這次的拍賣會承諾拍所得的所有款項,全部捐贈給孤兒院。

能登上這艘郵輪的賓客都是不缺錢的主,所以比起錢財,他們更在乎名聲。

最近這幾年的拍賣會,都是用慈善做頭銜。

蘇晚不知道他們做慈善,到底是為了名利還是真想幫助人。

但不管怎樣,做慈善總歸是件好事,她很樂意支持。

拍會設在船艙的二層。

席位上已經坐了不少賓客,蘇晚和顧朝夕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下。

他們剛落座,就有侍應生走過來,為他們送上今天的拍賣會的名冊,還端上來精緻可口的茶點。

蘇晚拿起名冊大概翻了一遍,發現裡面的內容簡直就是五花八門。

從字畫古董,到珠寶玉器,甚至連房產地契都有!

蘇晚的目光落在那套房產上。

那是一套華國境內的復古的二層小洋樓。

紅色屋頂,帶個小花園,滿院的玫瑰花爭相怒放,漂亮得好似一副油畫,充滿了童話氣息。

顧朝夕見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就問道:「喜歡這套房子?」

「挺喜歡的。」蘇晚點頭。

顧朝夕摸摸她的頭髮:「那我就買下來,裝修一番,以後我們可以經常出來度假。」

他的提議讓蘇晚很心動,她看了一眼起拍價,八百萬。

從地段和房子來看,這個價格挺公道的。

蘇晚遲疑了一下,說:「先別急著拍,等下看看再說。」

顧朝夕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道:「只要你喜歡,我什麼都給你。」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蘇晚的耳廓上,痒痒的。

她忍不住縮了縮腦袋,伸手將他推開,說:「開始了,你正經點。」

就在這時,蘇晚感覺到了兩道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抬起頭,環顧四周,很快就知道視線的來源。

在左前方第二排的位置上,坐著一個男人。

他此時正側過身子,目不轉睛地望著蘇晚。

蘇晚原本也沒注意到這個男人的,但是她感覺到有人在看她,很無意地轉眸過去看了一眼,就再也無法移開眼睛。

因為這個男人長得……實在太妖孽了!

這個人有著狹長的丹鳳眼,內勾外翹,眼波流轉的時候,有一種讓人驚艷的感覺。

蘇晚好半天才想明白,是這個男人的笑讓她覺得不舒服。

那男人的長相跟那笑意十分的不相稱,總覺得那樣的一張臉,怎麼會有那樣妖孽的笑。

該怎麼說呢,就是覺得這個男人美得不像是個男人。

當然不是說他長得女性化,而是他給人一種極其妖孽,魅惑天成的感覺。

而這個男人,就像是臉上帶著一張面具,把真實的自己藏在面具後面,根本叫人沒辦法看清楚他真實的表情。

顧朝夕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看到蘇晚目不轉睛地看著一個男人,俊臉就繃緊了。

他捏住蘇晚的下巴,將她的臉扭過來,沉聲說道:「不準看別的男人!」

他的力氣很大,捏得蘇晚很疼,她的鼻子皺了起來:「疼!」

顧朝夕鬆開手,然後將她整個抱進懷裡,單手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胸前,不允許她再東張西望。

聞到他身上熟悉的氣息,蘇晚忍不住翹起了嘴角。

她沒有因為顧朝夕近乎幼稚的舉動而生氣。

想想看,要是顧朝夕盯著一個大美女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她一定也會炸毛的!

伴隨時間的流逝,競拍商品一件件被別人出價拿下。

輪到紅屋頂小洋樓時,沒等別人出價,顧朝夕就第一個按下競價器,出價一千萬。 主持人很驚喜地說道:「七號的先生出價一千萬!」

這棟小洋樓的起拍底價是八百萬,用一千萬拍下來的話,價格還是算是在情理之中。

可是,這棟小洋樓雖然漂亮,但也沒有特別值得收藏的價值。

於是很多賓客還沒開始競價,就已經放棄了出價的心思。

蘇晚悄悄扯了扯顧朝夕的衣袖,小聲說道:「你出價太高了,那房子不值這個價格!」

顧朝夕低頭親了親她的臉蛋:「只要你喜歡,就值。」

別人說,男人最帥的時候,莫過於刷卡付錢和認真工作這兩個時候。

蘇晚覺得,現在的顧朝夕就帥得一塌糊塗。

她被迷得心神蕩漾,差點就沒能忍住悸動,直接就撲上去啃他一口了。

不行,我要冷靜!

我不能被男色迷住心智!

主持人問:「還有沒有比一千萬更高的價格?」

這時,他身邊的電子屏動了一下,顯示出新的競拍價格。

「十號的先生出價一千二百萬!」

聲音剛落地,顧朝夕就再次按下競價器。

「七號先生出價二千萬!」

「十號二千五百萬!」

「七號三千萬!」

蘇晚疑惑地朝著那個跟顧朝夕抬價的男人看過去。

那男人同時也看過來,還朝著她魅惑的笑了笑。

蘇晚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這個「十號」不就是剛剛盯著她看的那個長得跟狐狸精一樣的妖孽男人嗎!

所以,這個狐狸精還真的是沖著他們來的了?

眼看價格越拍越高,已經嚴重超過了這套房子的正常價值,在座的所有賓客全都看傻了眼。

「十號先生出價五千萬!」

顧朝夕還要按競價器,卻被蘇晚給攔住。

她皺眉勸說道:「別意氣用事,五千萬買那套房子太虧了!」

「我覺得這個價格還可以接受。」

蘇晚繼續說道:「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對方很明顯是在故意跟你抬價,你要是真的花高價買下了房子,就中了對方的圈套。我不希望你被人騙,比起那套房子,我更在意你!」

最後一句話,戳中了顧朝夕的萌點,讓他的神情迅速軟化,變得深情款款。

蘇晚將他的手從競價器上拿開,柔聲安撫道:「五千萬足夠我們選比這個更好的房子。」

顧朝夕固執地說:「要紅屋頂和玫瑰園。」

「好,你喜歡什麼樣,就裝修成什麼樣的。」

看著她笑成彎月的眼睛,顧朝夕只覺得整顆心都融化了。

他現在,幾乎都想不起來,從前沒有蘇晚陪在身邊的日子,他是怎麼過的了。

現在的他覺得無比幸福,希望這份幸福能夠一直持續下去。

房子沒買成,顧朝夕非常遺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