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我要去參加猴子的葬禮。

我的心情是沉痛的,思緒也是麻木的,雖然我一直都比較獨立,但遇上這樣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解決,我也不知道誰可以幫我。

猴子的葬禮是我所見過的最壓抑,最淒涼的葬禮,他老媽都哭得暈過去好多次,他老爸也彷彿在一夜之間蒼老了數十歲。

死去的人終究是死了,但活着的人,無疑要承受人間的悲劇。

如果有一天,世間不再有地獄,人是不是就可以不死?人間是不是就不會再有慘劇?

我這樣想。

參加完猴子的葬禮,我又去精神病院看了莉莉,她一直在嘴裏唸叨着一句話,猴子沒有死……

是的,猴子還活着,他活在我心裏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我以爲這兩天所經歷的一切,對於我來說就是最大的悲劇了,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跌到了谷底,但是我沒想到,其實還沒有,厄運纔剛剛開始。 三個人走進了這個東塔寺,東塔寺這個名字也就是一些年紀稍大一些的人還記得,一般的年輕人記憶裡面早就沒有這個名字了。

樂天數了數,完好的建築一共有四座,其中包含了一座五層的石塔。

三個人站在一棟像是偏房一樣的建築面前。

「我進去看看吧,你們留在外面。」樂天說道。

「我也要進去!」蘇紫影馬上說道。

「你看看這房子,說塌就塌了……你進去萬一房子倒了怎麼辦?」樂天反問。

「那你進去就不怕了?」蘇紫影嘟著嘴。

「我怕什麼?我孩子都有了……」樂天瞪著眼珠子。

劉洋倒是聽出了一點意識。

「紫萱有孩子了?」他驚訝的問。

「恩,不到一個月。」樂天點點頭。

劉洋一臉的不可思議……

樂天走進了這間廂房他四下看了看,廂房的規模也不算小,可見這個東塔寺以前是何等的昌盛。

廂房裡面什麼都沒有,估計在這裡荒廢之後就有人來將能用的東西全部搬走了。

樂天轉了一圈,他拿出一片柳葉放在手掌上看著。

柳葉在微微的轉動,樂天看了一會。

他走出了廂房。

「發現了什麼?」劉洋詢問。

「什麼都沒有。」樂天回答。

這回答倒是不超出劉洋的預料之外,因為站在廂房的門口就能看到裡面的一切了。

「走!再去看看別的地方。」樂天說道。

剩下的兩個建築物都是偏殿,正殿早就成了一片廢墟了。

這兩個偏殿在石塔的兩側,一左一右看起來非常的對稱。

樂天站在左面的偏殿位置,這個偏殿看起來還算是完好,樂天走了進去,蘇紫影看了看也跟了進去,樂天也沒有多說什麼。

「張林飛說他當時去的石塔,我們幹嘛要在偏殿轉來轉去?」蘇紫影奇怪的問。

「你不懂!有些東西就必須抽絲剝繭,雖然張林飛是你們的朋友,但是在我們專業人士的眼中,有些人是可以救的,有些人是不能救的……就算是朋友,不能救就是不能救!」樂天慢慢的說道。

「不能救?那張叔叔估計要發瘋了。」蘇紫影看著樂天。

「我說的不能救的意思也不是說看著他死,而是需要等待合適的時機,換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張林飛要遭的罪還不能抵償他惹的禍,只有遭夠了罪,他才能被救!」樂天解釋道。

蘇紫萱終於是懂了。

「因果?」她問。

樂天點點頭。

「你可不要小看了這個因果……有些事情一旦沾染上了,那可不是一句簡單的認錯可以了結的!」他提醒道。

「咦?這是什麼東西?」

劉洋突然喊道。

樂天扭頭看了看,劉洋指著偏殿的角落,那裡有一個灰色的輪廓,咋一看上去居然很像是一個人?

樂天看了一眼,他愣住了。

這個痕迹自己怎麼這麼眼熟?

他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機拍了下來。

「劉洋……」他喊道。

「幹嘛?」劉洋看著樂天。

「你坐在這裡!」樂天指了指那個痕迹。

「啊?你不是開玩笑吧?」劉洋愣住了。

「不開玩笑!我和你又不熟……」樂天搖搖頭。

劉洋一愣,他別彆扭扭的走到角落,然後坐了下來,地上牆上都是灰塵,蹭了他一身,他也顧不得了……

「胳膊抬一下!對了……和牆上的痕迹合在一起!」樂天提醒道。

蘇紫影看著劉洋,她的臉色突然白了。

「姐夫……這裡以前燒死過人!這個痕迹是人油燃燒后的痕迹!」她驚聲說道。

樂天看了看,點點頭。

劉洋一聽,他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

「什麼?死過人?」他驚訝的問。

樂天走到這個痕迹的面前,他撿起地上一塊石頭,使勁的掛著牆上的痕迹!

「這個人死亡的時間……比東塔寺荒廢的時間還有久!」他說道。

劉洋目瞪口呆的看著樂天。

就這麼又發現了一件兇殺案?

樂天看著這些痕迹,他久久無語。

「有點意思……」他嘟囔了一句。

「有什麼意思?」劉洋問。

「不知道!要是晚上過來就好了……我可以看看十幾二十年前在這裡死的人誰!」樂天慢慢的說道。

劉洋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又是說的什麼話?

十幾年前的死人怎麼看?警方都沒有記錄!

「走了!」樂天說道。

「姐夫,就這麼走了?」蘇紫影奇怪的問。

樂天看了看她。

「今晚再過來!」他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離開了這座偏殿,蘇紫影碰了一下劉洋。

「幹嘛?」劉洋問。

「今晚你要不要來?」蘇紫影小聲的問。

「來!」劉洋點點頭。

蘇紫影笑呵呵的看著劉洋。

「你小心被嚇的尿了褲子!」她提醒道。

劉洋翻了個白眼,你也太小看自己的膽子了吧?

樂天又來到了另一座偏殿的裡面,他驚訝的發現,另一座偏殿的裡面居然也有一個痕迹,和另一邊的一模一樣!

「卧槽……」樂天看著那一處地方。

「我的天……這裡怎麼還有一個?」蘇紫影也愣住了。

劉洋看了看樂天,他主動地過去比劃了一下,發現兩處的痕迹相差無幾。

「這兩處地方都死過人!」樂天吸了口氣。

「和那一家五口滅門有關係嗎?」劉洋急忙問。

「不好說……等今晚再看看。」樂天回答。

劉洋這個著急,他實在想不懂,為什麼樂天非常等晚上才能解釋?

樂天又仔細的看了看其他地方,偏殿內的佛像什麼的早就不見了,地上只剩下了一些石墩,樂天數了數,這個偏殿一共有六個石墩。

「嘶……」

樂天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氣。

「六陰絕戶陣!」他嚇了一跳。

這特么是哪位高人的手筆,居然在這一座寺廟的偏殿布置了一個六陰絕戶陣?他有什麼目的?

「姐夫你說什麼?」蘇紫影沒聽清樂天的話。

「退出去!這裡的任何東西都不能動!」樂天低聲說道。

三個人退了出去,樂天還在看著那六個石墩,太奇怪了,六個石墩的位置正好符合六陰位!這可是一種比較陰毒的絕戶陣啊! 劉洋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這是什麼意思?站在偏殿的門口發獃?

他碰了碰蘇紫影,蘇紫影瞥了劉洋一眼。

「幹嘛?」她哼了一聲。

「你姐夫這是什麼意思?」劉洋小聲的問。

「你問我我問誰去?」蘇紫影翻了個白眼。

劉洋無語。

蘇紫萱看了看一動不動的樂天,她也是奇了怪了。

「姐夫你到底在看什麼?」她忍不住問。

「這裡死的這個人不簡單啊。」

樂天丟下這一句轉身就跑,他往另一個偏殿跑去。

「哎……」蘇紫影喊了一聲,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劉洋無語的看著他們,這到底是在搞什麼?這傢伙真不愧是能征服蘇紫萱的高手,這股子神秘勁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

樂天看著這個剛剛已經看過了一次的偏殿。

「果然是這樣……我剛剛居然沒看出來!」他嘟囔著。

「姐夫你到底看出什麼來了?」蘇紫影追問。

「你看這些石墩!」樂天指了指。

「這不就是以前放石佛的地方?」 毒女戾妃 蘇蘇紫影奇怪的問。

劉洋也過來了,急忙湊過來聽著。

樂天點點頭。

「這些石佛原本不在這個位置!」他肯定的說道。

「啊?怎麼可能?」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她再次走進了偏殿,仔細地看了看這石墩。

石墩有一人抱的粗細,看不出有移動的跡象啊。

「這些石像不可能一開始就在這個地方,我估計……這裡的石墩是有高人做了手腳!石像被人搬走了,石墩留了下來而已,這些石墩如果原本就在這個位置,這東塔寺早就要鬧鬼了!」樂天也走進來了。

劉洋看了看,他沒有發表意見。

「然後呢?即使這些石墩被移動過,那又能說明什麼?」蘇紫影問。

「說明有人在這裡殺人!但是他又怕被殺死的人報復……所以請了高人布下了這個六陰絕戶陣!」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影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劉洋倒是驚詫的瞪大眼睛。

「我說樂天兄弟,這話可不能亂說……我怎麼從沒聽說過這裡有人報警說還有其他的兇殺案?」他沉聲說道。

樂天看了一眼劉洋。

「我估計……這裡死掉的兩個人身份不簡單!」他皺眉說道。

「怎麼個不簡單?」劉洋追問。

「不好說……年代太久了!現在是白天我也不太好下手……」樂天看了一眼外面。

劉洋不明白樂天的意思。

「那就等晚上唄。」蘇紫影介面說道。

「晚上的話……我可能會控制不了局面!」樂天看著蘇紫影為難地說道。

「真的假的?姐夫還有你不能搞定的事情?」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把我當成神了?」樂天無語的問。

蘇紫影連忙點頭。

「算了,我就現在試試吧!這兩位在這裡被鎮壓了很久,如果大晚上的被他們離開了六陰絕戶陣,這方圓百里就別想有安寧之日了。」樂天吐了口氣。

蘇紫影緊張的看著樂天,很明顯樂天要放大招了。

劉洋莫名其妙的也跟著看。

樂天的手中拿著六片柳葉,他的口中念念叨叨,因為語速太快,劉洋用盡了耳力也沒有聽清楚他念叨的是什麼。

樂天抖手將柳葉一扔,六片柳葉老老實實的落到了六個石樁之上,光是這一手就把劉洋看得一愣。

「紫影,你姐夫是耍雜技的吧?」他小聲的問。

「你閉嘴!好好看著多長點見識吧……」蘇紫影哼哼著。

樂天取出了六枚天寶古錢,這還是樂天第一次動用天寶古錢,他怕鬼錢壓制不住這個場面。

「這是古董吧?」劉洋看了看。

沒人給他解釋……

樂天咬破自己的手指,他將血滴在六枚天寶古錢的上面,然後又快速的在自己的手掌上畫了一道符! 惡魔首席:纏上替罪新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