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不會相信他的話,除非他真的很無聊。

“被你看出來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問問你什麼時候動手,或許我們可以幫你!”

“是的!我們地月可以幫你!”

羽的聲音也驟然響起,白起明白了,他們這是在向自己示威呢!

“求之不得,那就多謝了!”

白起對於自己的靈魂感知很是自信,而且團紋部落的靈魂能力本就不強。

而兩人卻是悄無聲息的,既然自己都難以發現,倒時他們正好替自己分擔壓力。 次日封寒他們就在院落中閒聊,晚上白起和星辰輝來到星辰羅的房間,取走地形圖,和飛羽二人研究一晚,最後三人分工一人三家。

“好了,就這麼定了,白起去大長老,二長老和三長老那,我去四、五、六,飛去七、八、十,爭取一個時辰內搞定,以免多生事端。”

三人分配好,就如此決定!

“嗯,必須儘快,要是他們起了疑心就麻煩了,同時宴請他們本就有問題,所以咱們還是儘快!”

白起也附和了一聲,之所以要星辰羅宴請他們,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只有如此將他們引開纔好下手。

“嗯,那就這麼定了,出發吧!”

飛點頭同意,三人穿好夜行衣,黑巾蒙面就如同蝙蝠一般飛掠出去。

白起先去的大長老一脈的院落,很容易的尋到了星辰昊的房間,白起隱匿身形無聲無息的潛行到修煉中的星辰昊身後,將其擊暈,然後白起又以意念將星辰昊的靈魂封印住。

這才抓起星辰昊無聲無息的離開了,至始至終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將星辰昊待會星辰輝的院中,將其交給殷雲和紫風看管。

白起剛到飛和羽也緊隨而至,兩人一人抓着兩個十歲左右的孩子,其中飛的手中還有個女孩,白起沒問交代殷雲和紫風一句,又繼續行動了。

半個時辰後,三人全部完成任務,並沒有出現意外,星辰連城的兒子星辰明和其孫子一起被抓了來。

而當所有長老的最親近,資質最好的親人都被抓來時,白起的房間中已經有大大小小三十幾人,隨後又都給服下,碎元散白起等人這才放心。

就在白起等人做完這些的時候,星辰輝急衝衝的跑回家,看到屋子裏的認識送了口氣。

然後這纔對白起道:“白起老大,星辰絕一經發現了,現在一衆長老都已近散了!”

星辰輝也是受邀被邀請赴宴,這也是白起之前才決定的,一來讓他去赴宴可以轉移一下一衆長老的視線不被懷疑,二來,也可以隨時彙報情況。

而事情進展的也很順利,並沒有發生意外,等他們發現,白起的行動已經結束了!

“哈哈,好,明日族內一定大亂,你父親和你外公將會是最大的懷疑對象,就連你也在嫌疑之內,若我所料不差,一定會召開長老會,倒時我會陪你一起出席!”

白起的心情非常好,事情發展的異常順利,果然不一會整個星辰部落就大亂起來,燈火通明的追尋兇手。

而且並開始了排查,而星辰輝的院落,如所料一般,根本就被排除了,衆人悠閒的飲酒聊天,好不愜意。

除了星辰輝有些擔心外,其他人都是一副沒事人的模樣,心態比星辰輝好了不止一籌。

“混蛋,我怎麼會在這裏,咦,這麼多人呢?”

正在聊天的白起等人,忽然聽到房內傳來的吼叫,相視一眼都笑了!

“走,去看看吧!天都快涼了,他們睡得應該很香吧!”

白起擡頭看了看快要落幕的月亮,輕笑一聲,正如天空的圓月,白起的心情很舒爽。

“哈哈!”

於是大家都笑了。

“咯吱!”

房門打開,白起等人魚貫而入!

“大家睡得可好,我認識你那你是星辰昊!昨天還是我帶你來的呢!”

白起剛進來,就看到眼神憤怒的星辰昊,正在怒罵着,掙扎着,身上被綁的繩索這時竟如此堅韌。、

“混蛋,你是誰,給我吃了什麼,趕緊放了我!”

星辰昊怒罵一身,掙扎的更是厲害。

“碎元散,要不了你的命,只是讓你在這休息幾天,要不然只知道修煉會累壞身體的!”

“嗯?頭好疼,這時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耗子,你怎麼也在,啊,你們是誰?”

星辰明晃了晃腦袋,睜開迷糊的雙眼,第一眼就看到被綁着的星辰昊。

隨後發現自己也被綁着,然後才注意到白起等人,這才驚呼一聲。

但是白起這些人都是生面孔,而且殷雲和紫風都帶着面巾,星辰昊在外面並沒有進來,他又如何不驚。

“別叫我耗子,混蛋,我們被綁架了!”

星辰昊明顯不買這個叔叔輩的帳,鄙夷的看了星辰明一眼,氣急敗壞的說着,有對白起等人怒吼道:“最好放了我,你可知道我是什麼人,好吧,你說你們想要什麼?”

“咦,我怎麼着這裏,這不是輝少的房間麼?我怎麼會在這裏,咦,混蛋爲什麼綁着我,星辰輝你給本少爺滾出來!!”

這是一個和星辰輝很像,一樣瘦弱,明顯縱慾過度的樣子,而且和星辰輝還很熟的樣子,白起等人根據他的樣子也能想到和星辰輝的關係。


“又是個淫貨!!”

殷婷清脆,厭惡的聲音響起。

白起衆人嘴角掛起一絲笑意,而殷婷口中的淫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眼睛頓時亮了:“喲,還有個小美人呢?嘖嘖,長得真不錯!”

“星辰光,你個蠢貨!”

聽到星辰光的聲音,第一個說話的卻是星辰昊的怒罵,星辰光聽道這個聲音,轉過臉去就看到,星辰昊那張陽剛的面孔:“混蛋,死耗子,你罵誰是蠢貨,媽的,你能耐還用被綁着!”

“這個星辰光是七長老的獨孫,和星辰輝關係最好,因爲愛好相同所以二人走的比較近,同時又因爲天資不好,所以對那些天才一直看不慣。”

飛低聲和白起說了一邊,白起有趣的看着這些人亂咬,心裏更加開心,然後低聲對紫風道:“去吧,星辰輝叫進來,一起欣賞。”

紫風會意,嘴角掛起一絲笑容,就向外走去,不一會就帶着星辰輝走進來。

“王八蛋,死耗子,天才了不起,有種比比誰玩的女人多,蠢貨,我看你才蠢,修煉把腦子都修煉壞了!"

星辰光嘴裏不斷鄙夷的喝罵着,星辰昊臉色變化不斷,顯然氣得不輕,而這時,房間中的衆人都漸漸清醒過來,看着這戲劇化的一幕。

不管女的還小孩都沒有叫喊,被星辰光和星辰昊的表演,將恐懼感驅散不少,甚至還有兩個小孩子咯咯笑出聲來。

星辰輝來到屋內就看到這戲劇化的一幕,臉上掛起輕浮的笑意,柔兒此時正挽着他的手臂,二人向白起一起點頭致意。

星辰光這纔出聲道:“小光說的好,就這種蠢貨豈能明白,來人還不給光少鬆綁!”

星辰輝聲音一落,就有進來一個女侍位,笑嘻嘻的幫星辰光綁繩子解開。

星辰光站起來,活動了下身體,然後在這個侍女的胸前抓了一把,挑釁的看着星辰昊,然後過去就是一腳:“呼,真爽!”

然後,才笑嘻嘻的向着星辰昊擠眉弄眼的道:“輝少今天是玩的哪一齣啊,連耗子大天才都被綁了,哎,還有明叔,以這位是,十長老的寶貝女兒,星辰笑笑,笑笑還記的哥哥麼?哎呦,星辰輝你哥混蛋,怎麼連四長老的小孫女都給綁了,哎呦呦,小香香,哥哥來給你解開哦!”

星辰光一邊說着,一邊就走到羽抓來的一個小女孩身旁,然後把繩子解開,一手把她抱起來,另一隻手還揉捏着小香香胖嘟嘟的可愛的小臉,逗得小香香咯咯的笑出聲來,根本沒顧忌眼下的場面。。

兩個人還很開心的樣子,白起等人卻是一陣無語,就連星辰輝也是恨鐵不成乾的看着自己的好哥們。 “光少,小香香的臉軟嗎?”

“軟!”

“感覺爽嗎?”

“爽!”

“你想死嗎?”

“想!”

“嘿嘿!!”

聽到這個笑聲,星辰光一機靈,懷裏的小香香差點掉下去,這可不是一般的驚,這陰深深的笑容,這貨真要殺我!

目光看向星辰輝,才發現星辰輝一臉戲謔的看着自己:“切,輝少你變壞咯,嚇唬起好哥們了不該喲,嘖嘖,你這幾個是爲不錯,哪找的,你不是一直喜歡女的嗎?什麼時候變口味了!”


說着就向着白起先走來,星辰輝那個駭呀,正要阻止,就看到白起不經意的示意自己別管,只能暗暗替,星辰光祈禱。

“小子,這身紅袍子,蠻酷的,和真的一樣,什麼料子做的,哪買的,給本公子介紹介紹!”

說着,右手就要摸向白起的衣服,就這這是異變突生,星辰光只感覺自己懷裏一空,然後一疼,然後飛了,然後撞到牆上,然後更疼了!

“混蛋,你敢對我動手,輝少,怎麼教的侍衛,哎喲疼死本少了!!”

星辰光慢慢站了起來,一邊朝白起吼道:“小子,你完了,給本少等着,哎喲,還不把小香香還回來!”

可是他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滿屋子的人都拿一副看白癡的目光看着自己,就連耗子那個蠢貨也是這幅表情。

一怒,又向着白起走來,可看向白起陰冷的目光時,星辰光,膽寒了,然後求助的看向星辰輝,發現星辰輝正向自己擠眉弄眼。

星辰光知道壞了,踢到鐵板了,但是作爲一個難人,怎麼能怯場呢?

眼睛一轉,向前行走的腳步發生了一絲偏斜,然後擡起來就是一腳。

“嗷…”

“星辰光,我操你姥姥!!!”

星辰昊怒不可遏,大聲怒罵一聲就要起身,但是因爲碎元散的關係渾身無力,又被綁着一動間,就摔了個狗吃屎。

“我擦,還敢罵,你妹,踩死你丫的!”

星辰光那個氣啊,他氣的是白起,撒氣還是先找軟柿子捏。

所以他氣出的很爽,很用力,可是就苦了星辰昊大天才了。

而此時的星辰明乾脆閉目養神起來,乾脆來個眼不見爲淨。

“好了,光少停下吧,今日邀請大家來是也不不得以的!所以接下來就好好聊聊天,你們也別怪我,我也是不得已的。”

星辰輝說的很真誠,聽到他的話星辰昊果斷的聽了下來。

“輝少,什麼時就說吧,對了先給小弟介紹介紹這幾個大哥!”

星辰光儘量表現的很平靜,雙手後背,幽幽的說道,但是瞥向白起的眼神卻帶着點不自然。

“哎,你看都完了給大家介紹了!”

進接着星辰輝將,白起等人介紹給所有人,雖然不知道有多少在聽的。

“現在也介紹完了,難到你想一直幫着我們!”

星辰笑笑卻是譏諷的看着星辰輝,鄙夷道,看來他對星辰輝也不是很友好。

“呵呵,笑笑你真愛開玩笑,不是哥哥不放你們,而是哥哥害怕啊,你說你們要是這麼一逃哥哥的小命可就沒了,所以還要大家多委屈一下了!”

星辰輝冷嘲熱諷的說了一通,看着笑笑越來越黑的小臉,心裏頓時舒坦不已,難怪光少之前揍得耗子那麼起勁,原來真的很爽啊,然後看了眼星辰光,挑了挑眉毛。

星辰光會意,露出一個你懂得的表情,要多邪惡有多邪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