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駿馳:“醜先森請節哀。+1”

想不出名字來的樑店主:“醜先森請節哀。+1”……

小羣裏默默刷了一片節哀。

123甚至還給他點了幾個蠟燭。

唐牧北認真看着視頻,視頻畫面顯然是經過處理的,看不清楚講解人的相貌。

但內容雖多,卻是有條有理,他很快就被吸引住了。

“世間還有一種功法,修的並不是實力。

修煉此功法的人,防禦能力會越來越強直強到堪稱變態的地步。若是配合上高等級的防禦裝備,就連普通八品都不一定能打死七品。

修行這種功法,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和好脾氣。

因爲變態防禦能力只是表象,是爲了讓修行者在日復一日打擊中,不會輕易死去。”

鄉村透視小神醫 聽到這裏,唐牧北眼前一亮!

這特喵難道講解的是醜先森的功法?

果然,視頻中的前輩繼續說道:“這種功法會讓人的氣運逐漸變差,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如果沒有足夠的防禦能力和強大的內心,是無法看到永生之路的。

當然了,功法有弊也會有利。

只不過它的利是不容易被人看到或感受到的。

那就是――吃虧是福!

沒錯,修煉此功法的人看似天天倒了八輩子黴,但他卻是在通過倒黴這種方式來填滿前世今生甚至來世的所有罪孽。

倒黴越多,消除的罪孽就越深。

щшш◆T Tκan◆co

直到所有罪孽消失,再倒的黴就會累積成爲功德果實,被天道刻錄在某個不可知之處。

直到修行者能窺視永生大道之際,給予他極大的幫助。

別看平時他們這一類修行者倒黴透頂,但凡是遇到天劫一類大型劫難時,天道總會對他們網開一面護佑有加。

若是遭遇不可躲過的劫難,平時累積下來的功德福報也會自動抵消,讓該類修士有驚無險度過……”

原來如此!

老人常說吃虧是福,看來還真有點依據。

唐牧北直將整個視頻聽完,也沒得到自己功法的信息,看來這位前輩可能沒研究過死氣功法。

不過此時小羣裏卻是熱鬧極了。

“功德福報刻在某不可知之地?天了嚕,難道說當日南金市的大店主突然隕落,就與此有關?”白駿馳圈了一下妖孽。

妖孽店主:“極有可能。

這位前輩並非人間界修士,而且喜歡研究許多小衆課題,所以消息應該是比較準確的。”

“emmm……妖孽,你認識的這位前輩很有意思嘛。尤其是對各種特殊功法的研究,角度新穎觀點特殊,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跟他認識一下。

也可以考慮拉到咱們這個羣裏來,大家多認識這樣的修士,纔有更大進步空間!”霧梟大人發了個感興趣的表情。

妖孽店主:“好的。

不過這位前輩對手機之類的現代化電子產品不太精通。

得空我問問,看前輩要不要加進來。”

“剛看完視頻的我,表示蒼天有眼啊!”醜先森淚流滿面,“只是這個功德福報什麼的也沒個查詢系統,我怎麼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把罪孽抵消完畢?

又到底累積了多少功德福報?這玩意兒用處到底有多大?”

霧梟大人:“你就努力修行吧,得到的饋贈會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按照視頻裏那位修士的研究,如果情況真實的話,你只要努力修行,比別人的永生大道要順暢許多。

大家都知道八進九和九闖永生是最難的,其他晉級天劫就算失敗了也還有復活的可能。

但這兩個晉級天劫,若是敗了就頓化飛灰,沒有任何迴轉餘地。

等你修行到八進九的時候,累積的福報最起碼能保住你一條命。甚至還有可能會降低天劫風險,想想看,這是多大的饋贈!”

“這麼聽起來,突然有點羨慕醜先森了呢。”流蘇刷了個“哇”的表情。

白駿馳:“同樓上,羨慕+1!”

……

得,這會兒小羣裏的人都對醜先森的功法表示羨慕。

雖然平時很倒黴,但關鍵時候不掉鏈子啊!

刷完屏的唐牧北爲自己默哀了五秒鐘。人家醜先森氣運差,那是先吃虧後積福,自己呢?

從業以來的經歷都不敢細想,扎心啊!

從這個角度說起來,或許自己改修醜先森的功法會比他更勝一籌,畢竟進入修行界短短時間裏,自己的心被扎的千瘡百孔。

抗打擊能力肯定會比醜先森更強!

可惜……自己半路出家,除了死氣功法外基本沒戲了。一切美好願景還沒開始,就特喵已經涼了。

唐牧北覺得,喵君這本書如果把名字改成《史上最慘店主》或者《史上最慘主角》會比現在成績更好一些。

畢竟,這倆名字都很符合事實!

幻變諸天歸一劍 他正盯着手機默默在心裏吐槽,那邊的戰鬥卻是突然喊了暫停。 “身材嬌小面容姣好,劍法一流敢於拼命……”這是青袍修士對洛九思的印象關鍵詞提取。

他一開始爲了摸清楚對方底細並沒有用出全力。

畢竟但凡敢空降跑來救人的,肯定多多少少都會有底牌。

自己是爲了刷單掙錢,又不是真的要賣命,那麼拼幹什麼?真的把命拼沒了,到時候掙來的那麼多靈石和丹藥、天材地寶豈不是便宜了別人?

但越打他就越發現問題了。

這妞兒貌似特喵的用祕術壓等級了!所以自己不用真本事還真降不住她。

可準備較真之前一提取關鍵詞,青袍修士臉色突然頓時變了,心裏喊了一聲“霧草”!

自己在天堂可是有所耳聞啊,有位小妞兒那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偏偏超級好鬥。

據說就連最難纏的邪王,都得繞着那姑娘走!

否則她死了原地復活死了原地復活,特喵的永無止境!難道就是眼前這位……

“請問姑娘可是傳說中的洛女俠?”青袍修士得空抽出身來,示意暫停問道。

正打在興頭上的洛九思舔舔嘴脣壞笑道:“正是本姑娘!

你可別想着逃跑。

我告訴你,招惹了我們牧店主,你是逃不掉的!

我必須要跟你打上三萬回合,直到打痛快爲止。現在天堂那幫慫貨看見我老遠就躲,真是讓人上火。

總裁哥哥好可怕:老公,饒了我! 就你一點沒慫,我很看好你喲!”

唐牧北:……

青袍修士:……

“暫停,那位美女請你也暫停一下!”青袍修士看看那幫鳥人活着的就剩倆了,自己的隨從還好沒丟面子,只有幾個受傷的。

因此他高喊暫停道:“這麼打下去沒什麼意思。

洛女俠,你可是位人才啊!

我們急需人才,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殺手聯盟’?

這裏是我們的招聘書,你看看有沒有入職意向?”

說着話,他還真拿出一份文件來。

洛九思自然是不怕暗算的,提劍上前拿住好奇看了一眼。以前沒聽說過有這麼中二的殺手組織,居然還有招聘書,當然得見識見識。

“對於你這樣的人才,我們一向非常看重,條件從優。

別看我只是個散修,但這些年積攢下來的財富不弱於任何一個宗門。

所以福利待遇完全不用擔心!”

青袍修士一臉的求才若渴,這特喵是多麼難得的員工!

不怕死的那種!

俗話說的好啊,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自己要是能把這位不要命的招入麾下,以後豈不是沒有解決不掉的目標?

就靠她慢慢磨,都能把對方磨死。

退一萬步,就算命大死不了,道心也會受影響。爲下一位高等級殺手接盤,創造良好條件!

“來加入我們殺手聯盟吧。

我們一定可以攜手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而且現在天堂馬上就要開始大亂鬥,你想想看,咱們得有多少生意上門啊!

你不是喜歡戰鬥嗎?

來呀,一起並肩戰鬥熱血沸騰的戰鬥啊!”青袍修士繼續努力拉攏道:“要不要先來一個月試用期試一試?

美女我很認真的喲,如果你加入的話,以你的實力可以直接晉升爲金牌殺手。

業務提成可以拿到七成之多。

另外食宿全包,保證環境飲食讓你滿意。每年都有境外旅遊福利,以及一個月的帶薪年假。

你不是說天堂那幫慫包見了你就躲嗎?

沒有關係,來加入我們。

我麾下有非常專業的易容人員。

他們可以隨你心意任意改變你的外貌;甚至可以在一定時間內遮蓋隱藏住你的氣息,讓任何人都發現不了。

想想看,多數人都不會對你有太多提防之心的,甚至還會主動來捏軟柿子,畢竟你看起來只是剛進晉級六品的樣子。

然而,你只要戰鬥起來連八品都不怕!

你要是不做殺手實在太可惜了。”

唐牧北抽抽嘴角,呵呵她不做殺手我不知道可惜不可惜,但你不搞傳銷是真可惜了。

“聽起來好像有點意思。但是你這個招聘書上寫的好像跟你說的不太相符,不會是蒙我的吧?”洛九思臉上帶着滿滿的不信任。

青袍修士也不生氣,滿面笑容解釋道:“這只是我們的標準招聘書。

屬於對接招聘普通殺手的福利待遇。

對你這樣的人才,我們自然是可以談條件修改條款和福利待遇的呀!

洛女俠如果感興趣,咱們坐下來一條條詳談。”

那兩隻鳥人一看這架勢感覺不太對勁,趁着洛笑予不注意,後退兩步揮着翅膀撲棱棱飛走了。

洛笑予瞄了一眼,也沒有去追。

唐牧北雖然想殺了那隻老鳥人,但奈何自己沒實力,只得作罷。

“我還是覺得加入你們不太好。

你看,就像現在一樣,你們要殺的可是牧店主。

這麼好的人爲什麼要殺他呢?

你們完全不看善惡,只看錢和利益,跟你們在一起不就是助紂爲虐嘛。”

洛九思把招聘書往地上一扔,拎起長劍意猶未盡道:“咱們還是繼續打吧!”

“不不不,美女你誤會了。

其實我們的業務是非常靈活的。

通常情況下,那些鳥人雖然是我們的企業客戶,但在靈石面前一切可以商量。

不想幫惡人殺好人,你可以去找好人談談,讓他出錢買惡人的命呀。

這不是賺錢除惡兩不誤嘛。”青袍修士說的頭頭是道。

唐牧北:……

不對呀,這位前輩你剛纔特喵不是跟我這樣說的呀。

我說要拿錢買兇的時候,你怎麼說來着?

你特喵說讓我把錢留着寫遺書!

怎麼現在突然又變卦了呢?

明明就是見風使舵不講誠信好不好?

青袍修士看看一臉憤怒的唐牧北尷尬笑道:“這位牧店主一看就不是個有錢人。

要知道,我們‘殺手聯盟’是很專業很敬業的從業者。

如果要反過來殺僱傭者,需要做很多僞現場。耗資比較大,又得去跟企業客戶做書面解釋,特別麻煩。

我們現場評估了一下,他應該拿不出這筆錢來,所以就沒考慮他的要求。”

唐牧北一臉懵逼。

麻.蛋!

沒錢怎麼啦?什麼叫看上去就不是有錢人?

我有錢還要寫在臉上嗎?

老子……老子遲早會成爲有錢人的!

你等着,等我厲鬼食堂開業,我一定會掙得盆滿鉢滿!到時候老子拿靈石砸死你!

到時候我天天啥也不幹,就用靈石驅使你們去宰光那幫混蛋鳥人!

說我沒錢,還這麼明目張膽跟陰界搶人才,我得努力把洛九思妹紙拉回正途上來! 覺得不能讓洛妹紙被這傢伙給帶壞,唐牧北站出來勸道:“洛小妹,不要聽他的。

做殺手有什麼好玩的?

還不如考慮做店主有意思呢!以你的實力,做店主應該很合適。”

“不不不。”洛九思表情特別認真,把頭搖的像撥浪鼓,“我姐姐已經是店主了,我覺得真沒什麼意思。

天天忙的要死,還這個不能打那個不能殺,規矩約束太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