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只有一個辦法了。”上官仙兒說道:“天府令。”

楊海面色一變,喊道:“天府令,你開什麼玩笑,那是神主的東西,你們兩個就算是仙界的人,怎麼會有他的東西?”

聞言,林羽卻是說道:“這東西難道不就是一個令牌麼?”

“可不是哦,很厲害呢,裏面是一道神主大人的攻擊……”

“呵呵……”天空中突然傳來男子清冷的笑聲,而後說道:“兩個人以爲只是一道攻擊就能對付我了嗎?”

說完,纏着林羽的巨蟒猛地開始用力,死死的纏住林羽,頓時林羽感覺連呼吸都要困難了許多。

“快點用啊,扔出天府令……”上官仙兒着急的喊着。

這時候林羽也不管那麼多了,心頭一橫,直接扔出了天府令,這東西他也不知道怎麼使得,不過冥冥之中,在天府令飛去的時候,他就感覺到能夠聯通天府令一般。

緊接着,一道金光從天府令之中閃現而出,一道雄厚的聲音傳了過來。

“嗯?林羽,你喚我何事?”這聲音,正是張小凡的聲音,不過眼前的這個張小凡只是一道虛影,上官仙兒激動的都要哭了,很明顯,他是張小凡封印在天府令裏面的一道殘魂,擁有着張小凡一部分的力量。

“神主大人,這兩個人要對付我和上官仙兒,還請出手。”林羽一口氣說道。

上空的人皺眉看着張小凡,說道:“這是我的世界,你就算出手又如何?你有力量嗎?在這裏,我是主宰……”

剛剛說完,張小凡隨手便是一道攻擊。

轟隆隆……

楊海直接被震碎,變成了一團血霧。

而上空的男子則是震驚的暴退,與此同時,這一處地方的空間開始扭曲起來,很顯然,這處地方根本承受不住男子龐大的一擊。

就在這時候,張小凡說道:“空間已經被我打亂,趁這個時候你們快些離去。”

“是!”

林羽拉着上官仙兒第一時間朝黑暗之地跑去,緊接着眼前黑光一閃,等再睜眼的時候,林羽發現他和上官仙兒已經在一顆大槐樹下面,面前一個嘴角流着鮮血的男子正憤怒的盯着他,隨即轉身竟然要逃跑。

“那裏跑。”林羽豈會認不出,眼前這個人正是之前要對付自己的人。

所以趁他離開的時候,林羽一個箭步衝了出去,此時的他早已經恢復了過來,一道虎嘯決打出,強大的音波將男子整個人震飛了出去。

“誒,等等我。”上官仙兒急急忙忙追了出去,不過回頭還是把地上已經使用過的天府令拿好,隨即追了出去。

這個人速度奇快,一邊走一邊喊道:“小子,你完蛋了,此次魔主只不過因爲剛剛穿越而來,實力尚未恢復,否則的話,焉能有你活命之時?”

林羽罵道:“廢話真特麼多,看掌……”

一掌拍出,這一下這個人也沒法躲避了,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這一擊,“砰”的一聲,這個人直接被拍飛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時候不停咳血,顯然已經是強弩之末。

不過已經吃過虧的林羽可不想再馬虎大意了,他上去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此人凌空飛了起來,落地的時候臉色更加慘白了,罵道:“小子,你想怎樣?”

“說,你們到底是誰,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全屍,否則的話,讓你生不如死!”

林羽這時候真的怒了,剛剛就差一點啊,他和上官仙兒就嗝屁了,好在最後上官仙兒最後告知了天府令的妙用,這次啊救了回來。

可饒是如此,林羽心疼的要死,這天府令貌似只能使用一次,能不心疼嘛?這可是殺手鐗啊。

想到這裏,林羽眼中的怒火越來越盛,踩着男子腳說道:“不說話是吧,我滅了你。”

“咔擦……”

“啊……”

男子慘叫一聲,捂着腳居然大笑了起來。

“這傢伙不會是瘋了吧?”林羽說道。

“是啊,這個人好怪,你看他的衣服,既不是像凡間的,也不像仙界的呢。”上官仙兒說道。

“只可惜那楊海直接被震死了,否則的話問他就是了。”林羽嘆氣搖頭。

“嘿嘿嘿,你們以爲,這個世界,只有你們所說的兩個世界嗎?還自稱仙界,在我們看來,你們口中所謂的仙界,只是一個低等的世界罷了。”這個人神色冷厲道:“而且,你認爲我會死嗎?哈哈哈,我們魔教,修煉的是魂技,不死……不滅!”

這一刻,林羽和上官仙兒臉色都難看起來,聽這個人的意思,他們不死不滅?靠,那玩屁啊,集體投降不就好了。

不過,對方說不死不滅就不死不滅了?林羽怎麼會信他?頓時冷笑道:“你說什麼呢?還不死不滅了,看我不殺了你。”

“等等,殺了他怎麼問他們的情況?”上官仙兒問道。

“放心,我有辦法。”

林羽說着一拳轟了過去,出了這個人的世界之後,林羽發現這個人實力其實也就一般,雖然感知不出他的具體實力,但是給他的感覺不是那麼強,否則的話,也不會騙他進入他的世界來對付他了。

解決了這個人之後,一道靈魂突然從屍體的天靈蓋飛出,就在這時,上官仙兒震驚喊道:“這傢伙的靈魂。”

“瑪德,怪不得說他會不死不滅,原來如此。”

林羽暗罵一聲,追了上去。

不過連續打出幾道攻擊,竟然都一穿而過,好在上官仙兒拿出了一個透明瓶子,冷哼道:“打不着你我就抓了你……” 說完,上官仙兒已然飛了出去,只是成爲靈魂體的男子如何是上官仙兒的對手,很快便被抓了回來,說道:“這些人的靈魂和我們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帶回去慢慢看。”

林羽點點頭,隨後看了一下這個人屍體上的東西,很快便拿出了一堆東西,都是一些法器,很快,林羽便發現一顆槐樹狀態的玉質品,從這個玉質品上面,林羽能夠很明顯的感知出這樣東西有着一股微弱的靈力遊蕩。

“這東西是什麼東西?”上官仙兒問道。

“嘿嘿,很有可能就和我們之前進入的那個世界有關。”

林羽這樣說着,靈魂體的那個人便再次威脅道:“我勸你不要亂來,否則的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呵呵,據我所知,你這個東西應該就是那個小世界吧,這東西應該是一件法器。”林羽說道。

聞言,靈魂體終於是面色大變,緊接着林羽也不等他說話,直接便是仔細查探了這個小世界,最終可以確認,這個東西和一些法器一樣,都是可以認主,所以只要徹底解決這個人,就能將這個小世界據爲己有。

想到這裏,林羽笑了,說道:“你還真以爲我對付不了你嗎?告訴你,老子是煉藥師,我滅不了你靈魂,就把你給燒的神魂俱滅,連投胎都做不成。”

靈魂體面色大變,而林羽根本不等他說話,直接祭出了火焰,很快便傳來靈魂體的尖叫聲。

“啊……不要,不要殺我……”靈魂體不斷求饒。

林羽卻是根本沒有一絲停留,對敵人的寬容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之前要不是天府令,自己恐怕早就死了,所以他纔不會同情別人。

“林羽,殺了這傢伙怎麼弄清他們的目的?”上官仙兒問道。

花開一季,花落千年 “放心,我有辦法。”

林羽笑了一下,眼見自己最大的倚仗都無法使用了,靈魂體終於爬了,慘叫道:“不要,不要殺我,我認輸,我認輸了啊……”

林羽嘴角一撇,“已經晚了,你必死……”

火焰最終將靈魂體灼燒的虛無,隨即,只見面前的大槐樹玉器傳來“波”的聲音,上官仙兒驚喜的說道:“這間法器的靈魂烙印沒有了。”

林羽笑了一下,很快植入自己的靈力,沒一會兒的功夫,林羽便感覺到自己的腦海連接了一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行都在自己的心念之下,自己只要心念一動,就會感知到一切的事情。

“好神奇的感覺。”林羽心頭一喜,隨即和上官仙兒鑽入了裏面。

再次進來之後,林羽便發現這裏颳起了風暴。

風暴將房屋全都捲起,人和牲畜都被風暴捲了起來,扔向了很遠。

“我們才走一小會就來風暴了啊?”上官仙兒驚訝道。

林羽搖頭說道:“這不是簡單的風暴,而是由於我們之前的戰鬥,當時製造出來的風暴。”

“哦,原來如此。”上官仙兒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說道。

此時連接了這個世界,林羽知道,邊界處的黑暗之地也不是完全是出去的路,否則的話這裏的人豈不是一出去就不回來了?那樣的結果就是很多人穿越。

當時因爲黑暗之地能夠連接外面,還是因爲他們進去的緣故,那個人爲了引自己進來,將這件寶物的力量進行了分散,從而當時自己根本沒察覺到這寶物的力量,稀裏糊塗之下就進來了。

這也是爲什麼當時那個人力量很弱的原因,之後,就出現了後面的結果了。

“喏,那條蛇還在那裏。”上官仙兒指了指前面說道。

林羽點點頭,“這蛇是那個人的靈寵,一直被他飼養在這裏,我們過去看看。”

很快,兩人來到白蛇面前,白蛇還吐着蛇信,兇芒畢露,冷聲說道:“你小子竟然還敢進來,哈哈哈,主人一定會好好對付你們的。”

林羽直接笑了,說道:“對付我們?呵呵,你在說笑吧,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掌控了這裏了嗎?我現在是這個世界的主人,至於你的主人,早已經死了。”

“什麼?”白蛇出現了人性化的恐懼神色,喝道:“怎麼可能?主人神功蓋世,怎麼會被你殺了。”

林羽說道:“呵呵,那隻能說你主人太垃圾了。”

說完,林羽靈力涌出,直接將白蛇禁錮了起來,淡淡道:“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我的靈力現在能夠輕鬆的碾壓你,因爲,這裏現在是我的地盤!”

冷情boss,非誠勿擾 “你……你真的控制了這個世界,主人死了,主人死了……”白蛇的身軀迅速變得很小,最終化成了一條蚯蚓的狀態,瑟瑟發抖的說道:“饒命,前輩饒命啊。”

“嗯,對我來說,你不值一提,所以只要你配合,我不會殺你。”

事實上,一開始林羽殺那個人的時候他就已經打算收服這條白蛇了,倒不是看中了這頭白蛇的實力,而是知道這頭白蛇一定知曉關於那個人的信息,甚至也有可能,找到那個人的組織,也就是霓裳的對手。

“配合,我一定配合。”

“哼,那就先認主吧。”上官仙兒說道。

林羽點點頭,雖然說,這個世界他是主宰,不怕這白蛇翻起什麼花浪,但是爲了保險起見,林羽覺得控制這條白蛇最好。

白蛇也知道現在自己根本無法反抗,爲了活命,它只能認主,隨即放開了自己的腦海,林羽毫不費力的便進去控制了它。

“主人。”白蛇異常的恭敬的說道。

“嗯,現在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說一下吧,我需要知道的很詳細。”林羽目光肅然的說道,這一次那個人剛纔提到了什麼魔教,很明顯就是要追殺霓裳的那羣人,所以林羽想着一定要弄清那些人的目的,否則的話,霓裳恐怕有危險,至於自己,也會陷入危機。

因爲剛纔那個人還提過,他們爲了過來,似乎力量都損失了不少,這期間在養傷,所以林羽決定,一定要早點找到那羣人。

“是,主人。”白蛇恭敬的點頭,隨即開始講述關於那羣人的事情。 根據白蛇的敘述,林羽才知道,追殺霓裳的那羣人,果然是和霓裳一個位面的。

霓裳當初的門派爲藥王谷,是一個大派,而魔教雖然稱呼爲魔,不過也不是什麼邪派。

本來兩個大派之間也沒什麼仇怨,一切都和霓裳所說的差不多,在藥王谷意外煉製出了聖體丹之後,意外消息走漏,以魔教爲首的門派開始圍攻藥王谷。

之所以都圍攻藥王谷,倒也不是所有門派想要得到聖體丹,而是藥王谷一直超脫俗世,和其他門派沒什麼聯繫,久而久之這些門派開始窺視藥王谷的丹藥。

而這時候魔教就說了,他們只要聖體丹,其他東西你們自己之間平分。

這樣一來,所有的門派都開始轟動了,於是開始圍攻藥王谷。

藥王谷上上下下在圍攻之中被殺,霓裳作爲下一任的傳人,拼死帶着藥王谷所有的傳承離開了那裏,最終來到了這裏。

“這些人可真是不死心啊,竟然都追到了這裏來。”林羽嘀咕道。

“主人有所不知,魔教教主摩天,壽元無多,以他的歲數,想要再晉升已經很難了不過得到了聖體丹就不一樣了,他能夠直接進階兩層,到時候又會多出萬年壽元。”白蛇恭敬說道。

“原來如此。”林羽點頭道:“此次魔教來了多少人?他們的實力都是怎麼樣的?”

“是這樣的,包括摩天在內一共十九人,那十八人在魔教稱之爲十八魔,之前被主人你殺的名叫世界魔,因爲他主修煉了這個小世界,他要對付敵人的時候,大多數都會將人引進來,最後能被他輕易殺死,也因爲這個技能雞肋,所以排名其實是最後一位。”白蛇說道。

“他竟然只是最後一位?”林羽詫異道,要知道,對付那個人的時候已經差點讓他死了,這還只是最後一名,那前面的人該是有多厲害啊?

“不行,此事一定要趕緊稟報神主大人張小凡。”上官仙兒說道。

“嗯。”林羽點點頭,此事事關重大,他自己是絕對對付不了那麼多人的。

“由於爲了穿越過來,所以包括摩天在內的十八魔主都受了一點傷勢,現在正躲在某個地方療傷。”白蛇又說出了一個重要信息。

林羽和上官仙兒對視了一眼,均都是露出喜色,竟然受傷了,這樣說的話,只要找到他們就能輕易解決那些人了唄?

“不行,等趕緊的找神主大人。”林羽說道。

“可是最近神主大人在準備仙界大比的事情,恐怕不好找。”

“不會吧,先去看看。”

說着兩人便出了小世界,離開了這裏。

很快,林羽和上官仙兒前往了上官府,找到了上官劍。

上官劍這時候正在津津有味的看宮鬥劇內,指着電視跟老婆說:“老婆,馬上就要到精彩的部分了,這個阿哥其實喜歡那個丫鬟,那個丫鬟其實是前朝公主,她的身份就要被揭穿了。”

上官劍婦人打了一個哈欠說:“老公,能別看這些嗎?我要看戰爭片……”

“戰爭片有啥好看的,都是凡人間打打殺殺的,不好看。”

正說着,猛然聽到乖女兒的拍門聲,“爸,老爸,出事啦,出事啦……”

跟殺豬似的,上官劍一骨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嘀咕道:“仙兒,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女孩子家家的,要心平氣和,說話溫柔,像你這樣,你怎麼嫁出去……”

打開門,發現林羽也在,笑道:“咦,林羽你也來啦?這是……”

看了看林羽手上,空空如也,心想真是不懂事,串門也不知道拿些禮物。

不過還是打開了門。

“大事不好了啊。”上官仙兒捉急道:“老爸,魔族,魔族的人來了。”

上官劍表示從來沒聽說過什麼魔族啊,說道:“仙兒,你看電影看傻了吧?”

“是真的上官劍前輩。”林羽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說:“我們現在要趕緊找點神主大人,讓他出手,否則,仙凡兩界有大難。”

上官劍就算是不信任自己家乖女兒,對於林羽的話還是表示信任的,頓時眉頭一皺說道:“這樣看來真是有些麻煩了。”

“怎麼了老爸?”

“是這樣的,這些天神主大人和他的好友在準備傳送門的事情,準備傳送到另一個世界,所以都不在仙界,也不在凡界,而是在時空隧道之中,那地方信息隔絕,想要通知到他的話,很難。”上官劍說道。

“啊,那怎麼辦?”林羽緊張說道:“現在那些魔族的人實力尚未恢復,我們還能一戰,等他們都恢復了,恐怕神主大人都是要難對付了。”

“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 蓋世小村醫 上官劍說道。

隨即上官仙兒把事情大致的說了一下,不過,對於霓裳的來歷,林羽只是說是他的一個朋友,現在就在他的家中養傷。

聞言,上官劍震驚的看着林羽說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那些人是要對付你說的那位小姐去的。”

“是啊,事關重大……”

上官仙兒美眸看了林羽一眼,尋思着林羽和霓裳到底是什麼關係,難不成兩人“啪啪啪”過,這個林羽,果然不是好東西,老少通吃。

咦,爲什麼我會說老少通吃呢……

“這樣吧,我帶你們去仙界找一下神主大人。”上官劍最後說道。

很快,三人收拾了一下便出門了,在仙界上空飛了很長一段路,這段路上林羽看了看下面,這還是他第一次在仙界這樣走呢,只覺得其實仙界和凡間其實都差不多。

這裏也有着集市,人,森林,以及森林裏的各種動植物。

唯獨不一樣的可能就要算是兩個世界的空氣了。

在這裏,每一個角落都有着靈氣,靈氣在空氣中的佔比很高,而在地球就沒有了。

這也就造成了兩個世界的不同。

很快,三人便飛到一處高聳入雲的城堡門前,上面寫着金光閃閃的三個大字:二四宗。

“咦,好怪的宗門名字。”林羽說道。

“這是神主大人的宗門,我們進去問問吧。”上官劍說道。 二四宗,仙界最大的一個宗門,這一點沒人可以否認,畢竟宗主張小凡可是這裏的神主,誰人敢惹?

看門的顯然認識上官劍,老遠就迎了上來,恭敬的問候了幾句之後,一個看門的就說回去稟報去了。

很快,看門的和一個男子走了出來,林羽一看,這不是以前和張小凡待在一起的張小凡麼。

“上官大人,不知你大老遠過來所爲何事?”胡小天說話還是挺客氣的,一邊說一邊伸手將三人迎了進去。

上官劍一邊走一邊把林羽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言畢,林羽說道:“胡小天前輩,事情就是這樣的,那些魔族的人一旦實力恢復,恐怕對仙凡兩界都不利。”

胡小天點頭說道:“這樣看來,確實要早點找到這些人。”

說着,胡小天開始掐指,喃喃道:“神機在上,算一算魔族的人此刻在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