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位婆婆平時沒少看新聞聯播,這一口公文腔快跟宿陽伯有一拼了。

“牧店主? 豪門暗鬥:棄婦不可欺 你能幫我?”那隻鬼果然停下了乾嚎,看看一旁的唐牧北一臉欣喜道:“那您能不能讓我老婆回來?”

在我的BGM中進化 這執念……只是希望老婆回來,原來是爲情所困啊。

唐牧北點點頭努力營造出穩重可靠的氣質來,“你彆着急從頭慢慢講。我得了解情況以後才能進行有效的幫助。”

碰瓷鬼趕忙起身,乖乖跟着他坐到店鋪前的臺階上。

“我叫張壽,死的時候剛三十八歲。我……我老婆帶着孩子捲了我所有的錢跑了!我身無分文走投無路又找不到老婆,一氣之下就喝藥死了!”

果然是個可憐人。

“你從頭開講吧。”唐牧北第一次化身感情專家,沒什麼經驗。

像這種爲了感情執念遊蕩人間的厲鬼不少,這種情況下就得依靠語言魅力讓它們化解開心中的執念,才能踏上輪迴。

否則店主又不是萬能的,上哪給它們找老婆孩子去?

趁着張壽絮絮叨叨從頭開講的時候,唐牧北掏出手機搜索:怎麼化解感情執念?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書到用時方恨少,他想着平時要是能多看幾期什麼老孃舅調解之類的節目,可能會稍微好點……

“我跟老婆二十歲的時候經媒人介紹認識,我們倆一見如故感情升溫很快。

那時候我們真的很幸福,雖然沒錢買房子但是我老婆不嫌棄,她說只要我們倆情投意合共同努力,總有一天能靠自己的能力住上大房子!”

唐牧北邊看手機邊點頭,這是個很懂事的女孩子啊,怎麼會變壞了呢?

“第二年,我們在租的房子裏結婚了。

結婚的時候因爲沒錢,所以沒拍婚紗照,也沒辦婚禮。

老婆說想買個結婚戒指,可我媽說還不如攢着錢以後過日子,我就沒給她買。我老婆那時候可懂事了,她表示理解就沒再堅持要。

結婚以後,我的工作越來越不好乾,爲了掙錢養家我只能早出晚歸;

我老婆上班輕鬆點,她下了班以後回家做飯收拾屋子等我回家。

雖然沒錢,可我們過得很開心!”

唐牧北略微皺皺眉頭,裸婚就算了,堂堂大男人結個婚連戒指都不給老婆買,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你生前是做什麼工作的?你老婆呢?”

還沉浸在回憶中的張壽見他這麼問,便回道:“我在一家倉庫做庫管,一個月兩千塊錢;我老婆在廣告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

庫管?那工作忙個毛線啊!

還文員工作輕鬆?你試試一天到晚坐在電腦前什麼感覺!

因爲學習的是管理系,之前實習時也接觸過這兩種工作,唐牧北比較瞭解。

在景瑤城這種小城市中,庫管就是個養老的活計!

稍微落後些的倉庫,甚至還在聘用五十歲以上的老爺子來看管呢!

“長話短說,我很忙的沒時間聽你閒扯。”唐牧北臉色已經有些陰沉,冷聲命令道。

“又過了兩年,我老婆懷孕了。生了孩子以後因爲我媽身體不好沒法帶孩子,我老婆就辭職在家做全職媽媽。她在家很輕鬆,帶帶孩子收拾房間想吃什麼做什麼,我每個月兩千塊錢的工資給她一千花銷,她居然還不樂意!

天天跟我吵,嫌我回家不看孩子、不幫忙做家務。

她一分錢不掙天天在家睡到自然醒,那麼輕鬆;我多辛苦啊!我得上班早出晚歸的掙錢!

我媽都說了,在家閒着不掙錢得多體諒我。

可她總是跟我媽吵。

到後來孩子上了幼兒園她找了份兼職,倆人關係才稍微緩和些了。

前幾年我媽爲了照顧孩子,搬過來跟我們住。

她天天接送孩子上學放學多辛苦,我老婆不但不體諒還嫌我媽老出去跳廣場舞。她跳舞也是帶着孩子去的啊,那不是爲了幫我們看孩子嘛!結果我老婆越來越不懂事,連給我媽端盆洗腳水都不樂意。

我一氣之下就打了她兩巴掌,她居然還去告我家暴!

我媽都說了男人打女人天經地義,誰家兩口子不打架?

我纔打了她幾次,她一點情分都不講,帶着孩子拿錢跑了……”

沒等他說完,唐牧北黑着臉衝店鋪裏喊道:“陣靈!……”

“拿我三米長的大刀來!”一直在店裏聽着的陣靈立馬接了一句臺詞,這是她剛升級過努力學習現代化知識的新技能。

桃娘都說了,這句話很霸氣!

在此時應該有句很霸氣的話來爲牧店主助陣!

可是,牧店主的臉色好像不是很好……陣靈兩隻水汪汪大眼睛咕嚕一轉,難道我接錯話了? 第4573章

「我可不信,你要是能出手還好,在不能出手的情況下,青龍等人加起來,和魔山的勢力也差不多,這絕對是場持久戰,到時候還是等我回來,幫你解決吧!」帝溟寒微微一笑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剛想反駁,卻不小心撞到帝溟寒的笑容,瞬間花痴附體,等到墨九狸反應過來,懊惱的瞪了眼帝溟寒:「沒事別亂放電,還有你別小看我好吧,雖然我不能動手,但是我可以動腦子啊!」

「好吧,記得保護好自己!」帝溟寒無奈的說道。

「知道了,我會保護好自己的!」墨九狸說道。

「恩,那我走了!」帝溟寒戀戀不捨的說道。

雖然嘴上說著走了,但是手卻一點鬆開的意思都沒有!

墨九狸無奈,踮起腳尖,吻上帝溟寒的微涼的唇……

許久,帝溟寒才不舍的鬆開墨九狸,讓她靠在自己懷裡,休息好了之後,這才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墨九狸的額頭,轉身鬆開墨九狸撕開空間,回頭看著墨九狸說了句等他回來,然後進入空間裂縫,消失不見!

墨九狸有些失落的看著恢復如此的天空,搖了搖頭道:「很快就會回來的,別擔心!」

說完之後,墨九狸的視線落在下面的魔山周圍!

神識一掃,最後鎖定一個方向,那裡正是魔山的地牢,裡面有青龍和白虎幾人的氣息,墨九狸的身體化為一道流光,直接落了下去……

墨九狸現在是諸天界的天道,只要在諸天界內,任何地方,她都可以想去就去,且,不被任何人發現的!

墨九狸來到魔山地牢內,身影虛化,看著牢房內關押的白虎四個人,滿身傷痕,渾身狼狽不已,此刻都昏迷不醒的被釘在牆上……

看到這一幕,墨九狸的眼神一冷!

當初她讓四大凶獸和四大神獸,為自己看守諸天界,可不是想讓他們來遭罪的!

墨九狸拿出幾顆丹藥,直接捏碎了,片刻后,整個地牢裡面守著的魔族全部昏迷了過去!

墨九狸這才把地上的白虎幾人送回自己的空間裡面,然後墨九狸直接離開了地牢,找個僻靜的地方,自己也回到了空間裡面……

墨九狸把白虎等人的傷治好,痊癒后才讓他們醒過來,空間裡面已經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了!

等到青龍,白虎幾人醒過來,看到墨九狸的時候,才明白自己是被主人救了!

「主人,你終於回來了……」身穿白衣的白虎看著墨九狸開口道。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連你們都如此狼狽?」墨九狸看著幾人問道。

青龍幾人對視一眼,最後還是白虎開口說道:「主人,我們按照你的吩咐,兩人一起,負責守護諸天界的一個方向,只是沒想到不久前,我就發現了魔族的人作亂,當時我離得比較近,但是我趕到的時候,還是晚了,沒有找到那些魔族的蹤跡……」

「本來魔族向來不安分這也沒什麼的,我們明白主人的意思,」 自動忽略了陣靈那句臺詞,唐牧北覺得心好塞。

什麼三米長的大刀?

你這麼不靠譜的臺詞都是在哪裏更新來的?好好的萌娃,畫風怎麼越來越歪了?

“把它給我綁起來!”唐牧北指了指碰瓷男張壽,“吊到天花板上去,我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三觀不正、打老婆的媽寶渣男!”

“Yes,sir!”陣靈立正敬禮,隨即手中一道束縛陣法席捲過來。

張壽還沒回過神來,整個鬼就被一股散發着微白光芒的能量五花大綁吊在店鋪大廳的天花板上。

“放我下來!你們憑什麼綁我?”張壽惱羞成怒,當着這麼多鬼的面,自己一個年輕力壯的男鬼直接被吊起來,太丟鬼了!

它使勁兒掙脫幾下,那股微白能量不但沒鬆開反倒束縛的更緊了。

距離天花板還有一段距離,張壽越想掙脫就越晃動的自己在空中不停打轉。

“真稀罕!”無瞳嘿嘿笑着,走過來戳了戳,“人家都在大廳里弄個大吊燈,豪華又好看,咱這兒大廳裏吊一碰瓷鬼,很別緻啊。”

唐牧北拽過一張椅子坐下。

靜靜看着張壽在天花板上掙扎嚎叫。

桃娘見過這種安靜狀態的牧店主,那還是在聖景醫院對付劉承平的時候。

綜合上次的情況來看,一臉冷靜的牧店主馬上就要發飆了!

無瞳也發現氛圍好像不太對,它趕緊後退幾步離開是非之地。

店鋪裏越來越安靜,只剩下張壽聲嘶力竭的喊,沒多長時間它就累得停下來喘粗氣。

被這麼倒吊着,即便是鬼也會覺得很不舒服。

“現在開始我問你答環節,如果你的答案能讓我滿意,我會放了你。”唐牧北說話聲音並不大,甚至還有幾分柔和。“爲什麼打你老婆?”

“我……我媽說了兩口子過日子打架很正常……”

“啪!”唐牧北翹腿坐着身體沒動,手上的鞭子直接甩出去,“我問你爲什麼,沒問你媽說什麼。審題不清,再犯打兩鞭。”

張壽疼得嗷嗷叫喚,迫於敵強我弱的形勢只得認栽,哼唧道:“她不上班,衣食住行都花我的錢。她惹我不高興,憑什麼不能打?”

“嗯,按照這個思維邏輯。我是景瑤城的厲鬼主管,是專門鎮壓你們這些鬼的,你惹我不高興,憑什麼不能打?”

唐牧北冷冷一笑,手上的鞭子又揮出去。

“別打了!求你別打了……”張壽疼得直抽涼氣,只得苦苦哀求。

“你老婆帶着孩子遠離你這個家暴媽寶男算是做對了!”唐牧北手裏把玩着皮鞭,繼續問道:“你既然死了,爲什麼不肯去輪迴?”

越來越多的厲鬼圍在店鋪外,悄聲議論着突然就“黑化”的牧店主。

也不知道這倒黴鬼怎麼招惹他了,直接逮起來開打,連個開場白都沒有。

提及不肯輪迴的問題,張壽已然氣哼哼道:“我就是不服!我掙錢養活的家,她付出什麼了?憑什麼兒子只跟她親近?肯定是趁着我在外面工作忙,她天天給我兒子說我壞話!我媽都說了,她一看就是個掃把星,非得打老實才能降服!

打她怎麼了?誰讓她打不過我呢?有本事她還手啊!

wωω● тt kán● ℃o

我爲什麼要去投胎?是她害得我沒了兒子沒錢沒家!我就是死了也要找到她讓她不能好過!

跟我結了婚還帶着孩子跑掉,她跑了誰給我洗衣服做飯?

我媽出錢娶她進門就是讓她跟我好好過日子的,誰讓她跑了?她跑了我做鬼都要找她回來……”

唐牧北被氣得直冷笑。

倒掛着的張壽卻是誤會了他的笑容,大聲嚷道:“這世道不就這樣嗎?女人不聽話,多打幾次就老實了。大兄弟,你也是男人應該能理解我!”

“理解MMP!”狠狠甩過去幾鞭子,唐牧北一鞭子一頓道:“你有病!”“沒治了!”“等死吧!”

祁天佑見他停下來休息,便上前問道:“牧店主,我能不能打它幾拳?聽起來真生氣,我生平最討厭這號人。”

“打?”唐牧北看看它壯碩的肌肉和拳頭,搖頭道:“打它手不疼啊?給你,用鞭子抽!”

“嘿嘿,您就瞧好吧!”祁天佑接過鞭子扭頭看着張壽,笑道:“誰讓你打不過我呢!有本事你還手啊!”

皮鞭子抽得啪啪響,聽着就解氣。

“祁大哥,待會兒讓我也過把癮哈!”江遠舟拽着幾隻厲鬼從鬼羣中擠過來,打完招呼直接走到唐牧北身邊道:“牧店主,您上次說再逮到偷東西的鬼給您送過來。喏,這仨就是在醫院偷東西的慣犯,您怎麼處置?”

唐牧北往它身後看了一眼,這是三個年齡並不很大賊眉鼠眼的小鬼。

見他看自己,爲首的那隻鬼猥瑣一笑,“牧店主,久仰久仰!

我們知道你最拿手的就是能把去輪迴的鬼給抓回來弄死,放心吧,我們哥幾個自從開始偷東西,就沒打算去投胎。

那是得下地獄剁手的,咱不受那份罪。

只要不肯去投胎,在這人世間飄着,沒人能拿我們怎麼樣。

況且,做鬼比做人爽多了,投什麼胎去啊!

還得從零開始,沒勁!

當然了,你也可以直接把我們哥仨弄死。可你想清楚了,我們剛變成厲鬼沒多久就能離開死亡地、能搬運實物,想想看這是有多大的怨念和戾氣才能做到的?

你心裏比我們清楚,要是弄死我們哥仨這景瑤城的戾氣得增長一大部分。

這可快到年底陰界巡查了,環境質量不達標的話,那邊對你的工作能力審覈肯定不是很好。

這可不是處死我們的小事,而是關係到牧店主前途的大問題!

不過呢,既然被抓住了我們也得認栽。

咱們可以做個交易,我們將功補過幫你做點小事,等乾的差不多了就把我們放了。

否則真的要拼個魚死網破,我們哥仨可是帶着自爆的決心來的。究竟該怎麼處置,看你心情。”

江遠舟聽了心裏窩火,反手就是一耳光,“就MMP話多!”

“你懂的還挺多。”唐牧北淡淡一笑並沒有生氣,“是啊,我身爲店主淨化厲鬼保護人世間生存環境是基本職責。不過,誰說我不能在不放跑一絲戾氣的情況下,處置你們?”

爲首的鬼偷哈哈大笑,“你就彆嘴硬了,說得好像你有錢買監牢一樣!景瑤城裏壓根就沒關押厲鬼的監獄,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啊!還想唬我們?哈哈哈哈……牧店主,你把哥們兒當三歲孩子哄呢?”

“天佑,省點力氣別打了。”唐牧北沒搭理它,而是回過頭來看倒掛在天花板上的張壽,“這種人渣我懶得花費力氣去淨化,陣靈,放開它吧。”

漫游在影視世界 話音剛落,陣靈小蘿莉就乖乖收回了能量。

被打的直叫喚的張壽“啪”掉落在地上。

它以爲牧店主要放自己一馬,哼唧着勉強站起身來,拖着麻木雙腿想要離開店鋪。

“站住!”唐牧北語氣柔和,“我說讓你走了嗎?”

張壽一臉茫然看着他。

“我只是說懶得淨化你而已。”唐牧北張開右手,指尖有金色光芒閃過,“又沒說要放過你。你這種人渣,死了就安生死去吧,別留着戾氣禍害人間了。”

指尖跳躍的金色光芒暴射而出,一張透明大網瞬間將張壽籠罩在內! 第4574章

「本來魔族向來不安分這也沒什麼的,我們明白主人的意思,所以只要不太過分,又沒被我們抓到,我們也不會主動去跟魔族過不去……」

「直到前段時間魔山兩位首領產生矛盾,徹底決裂,事情才會在瞬間發生成現在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且魔山現在的魔主清歡,已經瘋魔了,她抓我們也是因為察覺到我們身上有主人的氣息……」白虎看著墨九狸猶豫的說道。

「你們的意思是清歡之前懷孕,然後流產了,這才會讓魔山大亂?」墨九狸聽完后詫異的問道。

「沒錯,根據我們了解的情況,大概是在主人離開諸天界后,魔山的魔尊清陌出關,外出似乎在找主人,但是沒找到主人,卻找到了一個女子,清陌魔尊將對方易容成主人的容貌養在身邊……」

「沒想到事情被清歡魔主撞破,對方殺了哪個假冒的主人,清陌和清歡是一前一後回到魔山的,兩人似乎爭吵的很厲害……」

「好像沒兩天,清陌就再次來開魔山,而且不斷的在諸天界各地尋找主人的下落,從他找人的痕迹來看,他似乎在找主人的轉世……」

「而之後不久,清歡就懷孕了,清歡懷孕之後,魔山也沉浸了下來,極少有魔山的魔族在外遊走,算是平靜了一段時間,只是沒想到會發生意外,讓清歡沒了孩子……」

「我們也是在被囚禁在這裡的時候,從清歡和清陌爭吵中,得知清歡的孩子是清陌的,也是因為清陌讓清歡沒了孩子,所以才會讓清歡徹底魔化,走火入魔的近乎沒有理智,只是不斷的帶著魔山的眾人,虐殺無辜的修鍊者……」

「魔化后的清歡,我們幾個也不是對手,否則也不會如此狼狽,還要清陌,也不知為什麼跟清歡一樣實力大增,否則朱雀和玄武也不會逼得先離開了……」白虎如實的把這段時間的事情給墨九狸說了一遍。

墨九狸聞言確實沒想到,事情會弄的這麼複雜!

「你們暫時別出去了,我們先去跟其餘人匯合再說!」墨九狸看著白虎幾人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