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們出來了,立刻迎了上來。

「孟總。」

服務員出去后,立刻把包間里的情況報告了餐廳經理。

餐廳經理也不敢進去打擾了這尊大佛,只能焦急的在外面等著,不停的祈禱千萬別鬧出人命。

餐廳經理的眼神在孟星辰懷裡的女人身上掃了一圈,看到她全須全尾的出來了,頓時狠狠鬆了口氣。

孟星辰的黑眸淡淡瞥了餐廳經理一眼。

餐廳經理頓時一個激靈,點頭哈腰地說:「孟總這就要離開了嗎?這邊請。」

孟星辰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抱著艾濃濃走了。

當艾濃濃睜開眼睛,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摸肚子。

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她整個人才陡然放鬆。

看到四周是再熟悉不過的環境,這是孟星辰的別墅。

艾濃濃趕緊起身,身上還蓋著孟星辰的西裝。

她把他的西裝給扔在一邊,打開衣帽間,找了一件衣服穿上。

孟星辰不在家裡,把她送回來就又去處理公司的事情了。

艾濃濃換好了衣服,就趕緊離開了。

她茫然地站在大街上,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她的留學申請下來后,學校的宿舍就退了。

呂曼曼那邊倒是可以去,可呂曼曼的父母都在家,她不想讓被人看到她狼狽的樣子。

王者時刻 思來想去,艾濃濃決定找一家酒店先暫時住下。

反正再等幾天,去學校辦好手續,她就可以離開了,就在酒店裡湊合兩天吧!

艾濃濃捨不得花錢,住了一家便宜的連鎖酒店。

現在她必須要精打細算,每一分錢都不能亂花。

看著酒店電視柜上的速食麵,艾濃濃摸著肚子,慚愧地說道:「寶寶對不起,媽咪現在只能吃速食麵,委屈你了。等過幾天我們去了美國,媽咪一定會吃點好的賠償你。」

肚子里的寶寶月份還淺,當然不會給她任何反應。

艾濃濃輕輕嘆了一口氣,拿電水壺燒了水,準備吃速食麵。

在等水開的時候,艾濃濃的手機響了。

她拿起來一看,是孟星辰打來的。

艾濃濃捏著電話猶豫了下,還是按下了拒絕鍵。

她和孟星辰之間已經結束了,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幾秒鐘之後,電話再次響起,還是孟星辰打的。

這次艾濃濃連猶豫都沒有,直接按下了拒絕鍵。

孟星辰就跟她扛上了似的,不停地打。

她掛了,他又打。

她再掛,他再打。

艾濃濃乾脆把手機給關進了,世界頓時清凈了。

去了公司的孟星辰實在是不放心不下,給家裡打了電話,讓鄒媽去看看艾濃濃。

鄒媽竟然跟他說,艾濃濃不在家!

她之前還暈倒了,現在又跑到哪裡去了?

現在還敢掛他的電話,簡直是膽肥了!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最後一次打,電話竟然還關機了。

孟星辰怒氣沖沖地把手機砸在桌子上,俊美的臉孔因為怒氣而顯得有些扭曲。

很好!

竟然敢關機?

孟星辰咬牙切齒地想了一會兒,再次拿起手機,打給了A大學院的李院長。

而艾濃濃此刻還不知道,她的留學申請已經被取消了。

她吃了速食麵之後,疲憊地躺倒了床上睡覺。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艾濃濃才伸著懶腰起床。

她從枕頭邊上摸到手機,按下了開機鍵。

在手機打開后的幾秒內,不斷的有信息聲音響起。

這是有多少人打過她的手機?

艾濃濃微微愣了一下,趕緊拿起手機一看。

有幾個是孟星辰的,其他的都是呂曼曼打的。

微信里也是有十幾條消息。

艾濃濃聽到第一條,眼睛瞬間就瞪大了。

「濃濃,你的留學申請被取消了!」

艾濃濃立刻打給了呂曼曼,她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電話里就傳來呂曼曼一連串噼里啪啦焦急的聲音。

「濃濃,你到底去哪裡了,你怎麼一直都不接電話啊?

你知不知道你的留學申請被取消了!是李院長親自把你的留學申請退回來的,你沒法去美國了!

我一直都打不通你的電話,我都快要急死了!喂?喂?你在聽嗎……」

呂曼曼後面還說了什麼,艾濃濃壓根都沒聽見。

她的腦子裡只有那一句「你的留學申請被取消了」來回的回蕩著。

就連去美國的簽證都下來了,機票也訂好了,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取消她的留學申請?

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艾濃濃必須要弄明白!

【作者題外話】:銀票都投給我呀~ 艾濃濃去了學校,進了李院長的辦公室。

她開門見山地問:「李院長,我的留學申請為什麼會被取消了?」

明明之前還對她和顏悅色的李院長,此刻卻板起了臉孔,「艾同學,你是一個優秀的學生,就該明事理。怎麼能夠因為和你的未婚夫鬧了一點小毛病,就要置氣的出國呢?你這樣做也太不懂事了!」

「什麼未婚夫?」艾濃濃一臉的疑惑。

「孟總不就是你的未婚夫嗎?我都親眼看到你們在一起了,你還不承認嗎?」

「不是,這和我的留學申請有什麼關係?」

在電光火石間,艾濃濃忽然想到了什麼,「你的意思是,是孟星辰讓你取消了我的留學申請?」

李院長語重心長地說:「做人要知足,孟總那麼優秀的男人,對你又這麼好,你覺得你出國了還能有孟總這麼好的未婚夫嗎?

你還是好好念書,不要辜負了孟總對你的一片深情啊!你的留學申請已經被取消了,你就好好的留下來吧!」

艾濃濃渾渾噩噩地走出了李院長的辦公室。

孟星辰就一個電話,就可以取消掉她的留學申請,讓她不能出國了。

艾濃濃氣得渾身發抖,她現在必須要馬上見到孟星辰。

她要好好的問問他,憑什麼取消她的留學申請,憑什麼不放她走!

艾濃濃打了個車,匆匆來了孟氏集團的樓下。

她深吸了口氣,走進了寬闊的大廳。

這是艾濃濃第一次來孟星辰的公司,她不知道他在哪個樓層。

艾濃濃走向了前台,問道:「請問孟星辰的辦公室在幾樓?」

前台小姐微微愣了一下,「你要找孟總?」

艾濃濃點了點,「沒錯,我就是來找他的。」

前台小姐打量著艾濃濃蒼白的臉孔,憤怒的神情,還有那微微發顫的身體。

這副樣子不像是在來勾引孟總的,倒像是在來興師問罪的。

這女孩看起來年紀很小,應該還不到二十歲,和孟總是什麼關係?

前台小姐畢竟是經過專業培訓的,這些念頭只是在心裡打了個轉,並沒有流露出來。

臉上掛著職業化的微笑,「請問你和孟總有預約嗎?」

艾濃濃搖搖頭,「我沒有預約。」

前台小姐的職業笑容不變,「那就不好意思了,請你下次預約后再來吧!」

艾濃濃雙手搭在前台的大理石台上,語氣焦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要見到孟星辰,麻煩你打個電話給他好嗎?」

前台小姐微微猶豫了下,「那好吧,我幫你打給孟總的秘書吧,問問孟總是否願意見你。請問你的名字是?」

「我叫艾濃濃。」

前台小姐拿起內線電話撥了過去,低聲說了幾句。

放下電話之後,前台小姐抱歉地說道:「孟總正在開會,他現在沒有時間見你,你還是請回吧。」

他居然不見她?

艾濃濃不敢相信,乾脆拿出手機打給了孟星辰。

電話剛剛接通,就被掛斷了。

艾濃濃再打,又被掛斷了。

再打,他還是掛。

這個情形和昨天多麼的相似。

昨天孟星辰給她打電話,她也是這麼掛他電話的。

艾濃濃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不行,她今天必須要見到孟星辰!

現在距離出國的時間就剩下兩天了,如果她現在放棄的話,留學的事情就只能成為泡影了。

她不甘心就這麼放棄!

跟前台小姐道了聲謝,艾濃濃並沒有離開,而是走進了安全樓梯。

她決定一層層樓的去找,她就不相信找不到孟星辰!

艾濃濃太低估孟氏集團了,這種國際大公司有上千人,想找個人哪裡有那麼容易?

每層樓都有辦公區,每個人都很認真的在工作,沒有人注意到艾濃濃。

艾濃濃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別人,只好自己慢慢找。

她算是運氣好,總算是碰到了一個保潔阿姨。

艾濃濃趕緊問道:「請問下孟總在哪個辦公室?」

「在三十樓。」

「謝謝!」

艾濃濃坐電梯到了三十樓,這層樓和樓下那些樓層明顯不同。

格外的安靜,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艾濃濃走了過去,在盡頭處,看到了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人坐在辦公桌後面,正對著電腦敲敲打打。

「請問一下……」

秘書抬起頭來,詫異地看著艾濃濃。

這一整層樓都是屬於孟總的辦公區域,其他樓層的員工沒有接到通知,一般都不會來這裡的。

眼前的這個女孩看著也不像是孟氏的員工,倒像是個不諳世事的學生。

「你找誰?」秘書問。

艾濃濃說:「我找孟星辰,他在這裡嗎?」

秘書更詫異了,剛才前台打電話來,說有個女人想見孟總。

她剛才去問過孟總了,孟總冷冷地丟下一句不見。

這個女人怎麼還自己上來了?

艾濃濃焦急地說:「孟星辰是在這裡吧?麻煩你幫我說一下吧,我真的有急事要見他!」

秘書委婉地說:「你就是剛才前台說的那位小姐吧?我們孟總很忙,沒空見你。」

艾濃濃揚起手機,「他不接電話,我實在沒辦法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馬上見到他,麻煩你幫我跟他說一聲吧,真的很緊急!」

秘書聽到艾濃濃說有孟星辰電話,就很驚訝了。

因為孟總的私人電話,可從來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

看著這女人的樣子很焦急,不像是在撒謊。

反正人都上來了,要不她再去問問孟總?

秘書想了想,「那好吧,我幫你進去問問孟總,但是我可不能保證他會見你。」

「麻煩你了!」艾濃濃喜出望外地說。

秘書站了起來,朝著孟星辰的辦公室走去。

站在厚實的實木門前面,輕輕敲了敲,然後走進去。

此刻,孟星辰正沉著臉,臉色陰鷙可怕,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勢。

秘書的小心臟顫抖了下,「孟總,外面有位小姐想見你,她說……」

「不見!」孟星辰冰冷的視線掃了過來。

「好、好的,我這就去回復那位小姐。」秘書都快被嚇哭了,後悔死幫艾濃濃傳話了。 秘書嚇得腿腳發顫,正準備往外面走,身後又傳來了孟星辰冷得凍死人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