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她懊悔地搭聳著腦袋,戰御宸心疼地揉揉她的發:「沒有,你只說了你愛我。」

封嬈瞪大了眼睛看他。

戰御宸伸出手指,寵溺地颳了刮她的鼻子,「不信?」

封嬈有點氣悶。

誰叫自己什麼都不記得呢?

還不是所有的話,都被他一個人說完了!

戰御宸拿出了一塊硬碟,接上了電視,說道:「我給你看個東西。」

「是什麼?」封嬈好奇地看他擺弄著電視機,乖乖坐好,等著看。

「好了。」戰御宸接好數據線之後,回到了床上,摟著她,然後按下了遙控器。

電視機的屏幕上,出現了戰御宸的臉。

他似乎是第一次錄這種東西,表情格外的嚴肅。 封嬈看到電視上他那同手同腳的樣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都流出了眼淚。

戰御宸的耳尖有些泛紅,他把笑得花枝亂顫的封嬈給按在懷裡,惡狠狠地說:「笑什麼,繼續看,接下來的內容很重要!」

「好,我不笑,不笑了。」封嬈擦了擦眼淚,繼續看。

屏幕里的戰御宸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封嬈,我是你的老公戰御宸,我們結婚已經一年半了,你肚子里懷著我們的寶寶,他很快就會來到這個世界,到時候我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家三口。」

封嬈愣了愣,繼續神情專註地盯著電視。

「如果有一天你忘記了我,你就看看這個視頻,就會想起我們的愛情故事。接下來,讓我給你介紹下,我們是怎麼相愛的。」

屏幕里出現了戰母戰父,戰母沖著屏幕一直在頭髮,還一臉緊張地問:「兒子,快看看我,這樣子行嗎?」

戰父站在一旁,說道:「好了,可以了,你最美。」

戰母抬眸嬌嗔地瞪了戰父一眼:「那也要上鏡也行啊!」

戰母挽著戰父的胳膊,沖著屏幕招了招手,笑著說道:「封嬈,我是媽,這是爸。我們是戰御宸的父母,也是你的公婆。你從小就在我們家長大,有一位得道的道長曾經給你們算過命,說你的命格是富貴盈門,你和御宸是天生一對。」

「不管你記不記得,你永遠都是我們戰家的兒媳婦。所以你一定要好好保養身體,給戰家生一個白白胖胖的孫子,我們戰家九代單傳……」

鏡頭裡傳來戰御宸微微不耐煩的聲音:「可以了。」

戰母立刻不滿地說道:「不行啊,我還有說完呢!」

鏡頭一轉,畫面里出現了鄉村的景色。

戰爺爺帶著草帽,正在院子里忙碌,轉頭沖著鏡頭說道:「丫頭,什麼時候再來幫爺爺撿羊糞啊?年輕人不能嬌氣,你看我現在的身體多好,全都虧了多幹活。」

戰爺爺一臉傲嬌地說:「我知道你喜歡我孫子,捨不得離開他。那個臭小子是比他爸有本事,喜歡他的姑娘,十根手指頭都數不多來。」

鏡頭一暗,傳來戰爺爺氣急敗壞的聲音:「你這個兔崽子,爺爺我話還沒有說完呢!」

封嬈挑眉看了看戰御宸,他俊臉的表情帶著一抹暗紅,下巴擱在封嬈的肩上,說:「你別聽爺爺胡說。」

電視里還出現了封嬈過去的同事和同學,都紛紛對她送上了祝福。

「封嬈,我是李姐,你還記得我吧?戰總的秘書。 魚也是有尊嚴的 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我們還期待看到小少爺呢!」

追愛小甜心 「封嬈,我是你以前的同桌,聽說你嫁給戰御宸了,你好幸福啊,你們從小就是一對呢!」

「封嬈,祝你幸福!」

「封嬈,希望你一直都快快樂樂的!」

「封嬈,你和戰總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

「封嬈……」

當視頻播完的時候,封嬈已經泣不成聲。

戰御宸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竟然錄製了這樣的一個視頻,還找來了那麼多的人。

「怎麼哭了?」戰御宸憐惜地用大拇指蹭著她的眼淚:「不喜歡嗎?」

「不是。」封嬈搖頭,淚眼朦朧地看著他:「戰御宸,我好怕,我怕有一天,我睜開眼睛,就不記得你了。我怕到了最後,我終究還是會忘記你。」

「就算你失憶千百次,我也一定會讓你再次愛上我。」戰御宸的話帶著不容置疑的強悍,深深地闖進了封嬈的心靈。

封嬈,腦袋枕在他的肩上,一頭烏黑的長發柔順地散下來,她的臉上掛著笑容:「一定會的。」

最深愛的人,哪怕我忘記了。

可是只要看到你,我一定會再次愛上你。

戰御宸覺得光是視頻還不夠,因為封嬈反覆失憶的癥狀,次數越來越多。

有時候,她甚至在眨眼睛就開始出現記憶倒退。

而且每一次倒退的時間,都越來越往前。

為了讓封嬈第一時間知道她失憶了,戰御宸決定身上隨時要帶著一張紙條。

只要封嬈一失憶,他馬上拿出來給她看。

戰御宸心事重重地坐在辦公室里,心不在焉地聽完了助理彙報的工作。

提前登陸三百年 「戰總?」 夫君有疾,娘子可醫 助理彙報完之後,久久等不到戰御宸拍板,只好喊了一聲。

戰御宸回過神來,抿著唇想了一會兒,然後對著助理說:「你去準備一張紙,上面要把我和封嬈的事情全都寫上去,這樣的話,她一看到紙條,就知道她失憶了,不會感覺到害怕。」

「太太的病情又惡化了?」助理小心翼翼地問。

「是,她最近失憶的次數越來越多了。」戰御宸揉了揉疲憊的眉心。

他找了華國最好的專家,最好的醫療團隊。

可是封嬈快要生了,根本就不能做任何治療。

他現在每天都花很多時間陪著她,給她看視頻,看照片,不斷加深她的記憶,但是這些,似乎都於事無補。

助理看了一眼戰御宸疲倦的臉色,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戰總,我知道我其實沒資格說什麼,但是您最近對公司的事情,好像不怎麼上心,已經有股東表現出不滿……」

「有什麼不滿,讓他們直接來跟我說!」戰御宸暴躁地低吼了一聲。

助理不敢再多說什麼,默默地走出去,關上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戰御宸站了起來,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

他的心情很糟糕。

戰御宸雖然是戰氏集團的總裁,可事實上,戰氏集團算是家族企業,很多股東都是戰家的分支。

當年戰父創建戰氏集團的時候,這些人都出了不少力,他們對公司有著不容小覷的影響力。

可是說到底,戰氏集團是戰父一手創辦的,他是戰父的獨子,有著絕對的繼承權。

那些人是不可能搶走戰氏集團的。

可這些人,竟然敢質疑他的能力,就因為他擔心自己妻子的病情?

戰御宸狠狠一圈砸在玻璃上。

可惡!

助理很快就完成了任務,寫好了戰御宸要求的東西,列印出來交給戰御宸過目。 戰御宸的要求,是封嬈一見到這張紙,就知道他們是夫妻,最快了解目前的狀況。

助理洋洋洒洒寫了一萬字關於他們的愛情故事,幾張紙上寫得滿滿當當的。

簡直就是蕩氣迴腸,看哭幾十遍!

他覺得自己再寫個幾十萬字都沒有問題,可是想到戰御宸今天就要過目,所以寫完就趕緊拿去了。

寫好列印出來,助理就拿去給戰御宸過目了。

戰御宸皺眉掃了一眼,助理站在旁邊,洋洋得意地說:「戰總,我了解的情況基本上都寫上去了,只要太太看到,就會知道你們是多麼的相愛了!」

「你覺得她失憶的時候,還能迅速看完這麼多字?」戰御宸挑眉。

助理:「呃,戰總,如果字數太少,我怕說不清楚。」

戰御宸拿了一張白紙,洋洋洒洒寫了幾個字。

「我很愛戰御宸,他更愛我,我們有一個孩子叫戰司昊。」

助理眼角抽了抽,這樣也行?

戰御宸把紙條折好,打算回去讓封嬈貼身帶著。

忽然,他的手機響起,電話里傳來孫嫂焦急的聲音:「少爺,你快點回來啊,少夫人的羊水破了,她要生了!」

戰御宸蹭的一下站起來,慌慌張張的連桌上的東西都撞掉了不少。

封嬈的預產期還有一個星期,怎麼這麼快就要生了!

「馬上叫救護車,送少夫人去醫院!」戰御宸低吼道。

掛了電話,他神色慌張地往外跑。

一路上幾乎是飆車趕到了醫院。

剛走到醫院的門口,就碰到了同樣剛接到消息,匆忙趕到的戰母。

「御宸,情況怎麼樣了?」戰母一臉焦急地問。

戰御宸緊抿著薄唇:「還不知道,我也是剛趕到。」

「那我們快點進去看看。」

此刻,封嬈剛剛被推進了產房。

「我太太生了嗎?」戰御宸抓住一個從產房出來的護士,就大聲問道。

「還沒有,現在產婦剛剛開了兩指,我們會根據情況,看是順產還是剖腹產。」護士回答了一句,就匆匆走開。

戰御宸聽到「剖腹產」三個字,整個人如同被雷擊一般!

他的腦子裡,自動浮現出封嬈滿身是血,躺在手術台上的情景。

驚慌得連唇瓣都開始哆嗦。

戰母畢竟是過來人,這時候反而比戰御宸還要鎮定。「我看封嬈身體素質還不錯,順產應該沒什麼問題,順產的寶寶會畢竟健康。」

戰御宸腦子裡全是蒙的,任由戰母把他拉到一旁的長椅上坐著。

「沒事的,現在生孩子不是什麼大事,我們在這裡等著就好,最多一兩個小時。」

說起來只需要一兩個小時,但是戰御宸覺得,他這輩子都沒有經歷過這麼漫長的一兩個小時!

他實在坐不住,一直在產房的門口走來走去。

不時還把腦袋貼在產房的門上,企圖聽到點什麼。

「這樣是聽不到的。」戰母搖頭。

「噓!」戰御宸舉起手,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戰母雖然嘴上這樣說,卻還是學著戰御宸的樣子,把腦袋貼在門上聽著。

雖然根本就聽不見任何聲音,戰御宸卻覺得彷彿有無數把刀子,不斷地在自己的身上凌遲著。

他整顆心瞬間被提到了嗓子眼裡,可能是因為過於害怕和驚恐,眼神都變得狠戾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從產房裡傳出一聲響亮的啼哭聲。

戰御宸眨了眨眼睛,轉頭看向戰母:「媽,你剛才聽到有孩子在哭嗎?」

他的話音剛一落定,又是一道哭啼聲,緊隨其後的又是一道……

產房的門被打開,穿著無菌服的醫生首先走了出來:「恭喜,是個男孩,母子平安!」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戰母雙手合十,喜極而泣。

緊跟著,封嬈就被推了出來。

「嬈嬈,你還好嗎?」戰御宸立刻沖了上去。

封嬈費力地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熟悉而焦急的俊臉,癟了癟嘴,聲音委屈得不行:「戰御宸,我不要生了,好痛。」

「好好,以後再也不生了。」戰御宸心疼得安慰她。

封嬈被送到了加護病房,戰御宸跟著走了過去。

戰母來的時候,就已經帶來了早就準備好的嬰兒出生需要的用品,見兒子一心只圍著兒媳婦轉,心裡還有點小激動。

這樣一來,照顧司昊的事情,就可以讓她一個人包辦了。

實在太好了!

封嬈躺在床上,按照戰母的吩咐,帶著一頂可笑的毛線帽子,捂得像個狗熊一樣。

坐月子不能下床,不能走動。

而且還不能洗澡,洗頭。

各種不準。

戰母再三叮囑,說坐月子等於女人重生一次,一定要好好照顧,萬一落下了月子病,一輩子都好不了。

戰御宸一聽,立刻嚴肅起來,堅決按照戰母的吩咐,親自照顧封嬈。

他盛出了一碗雞湯,坐在床邊,一勺一勺的餵給封嬈喝。

封嬈儘管沒什麼胃口,還是配合著戰御宸,喝了小半碗,然後抬起眼皮,問了戰御宸一句:「寶寶呢?」

戰御宸放下了碗,說道:「媽看著呢,寶寶生下來之後,媽的眼睛就沒離開過。我去讓她抱來給你看看。」

封嬈點頭,戰御宸走出去,不一會兒就把寶寶抱了過來,放在封嬈的床邊,戰母也跟著走了進來。

封嬈看了一會兒,略帶著幾分失望地說:「好像沒有我想象中那麼好看。」

戰御宸湊上前,看了一眼,說:「哪裡不好看了?我覺得孩子長得很漂亮,你瞧這嘴巴,多像你。」

封嬈盯著兒子的小臉,嘴巴超級小,真心看不出來哪裡和她像了。

戰母見封嬈嫌棄孫子長相,心中不大高興,可想到多虧了封嬈堅持,才能生下孫子,心裡又坦然了幾分,安慰道:「現在還小,還沒有長開,等大一點就好了。依我看啊,和御宸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封嬈的嘴角忍不住上揚了幾分,再看寶寶,也覺得可愛了不少。

好像是和戰御宸挺像的。

封嬈是順產,沒有開刀,並不需要在醫院住院。

三天之後,她便回了家,開始了坐月子的日子。 封嬈生下小司昊之後,戰家一家是雞飛狗跳。

戰母每天都要到別墅來看小司昊。

戰爺爺不顧年邁的身體,大老遠的從鄉下趕來,就是專門來看可愛的重孫子。

為了更好地照顧封嬈,戰御宸還請了月嫂來照顧封嬈坐月子。

請的就是之前那位鍾阿姨。

原本有些冷清的家裡,突然就熱鬧了起來。

尤其是小司昊一哭,整間別墅熱鬧得都要上天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