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劍,煉器師眉頭一皺,顯然有些不喜。

林邪連忙道:“這都是劍龍山奪旗戰裏,飲了那血宗和天邪宗武者的血。這劍雖然得自戰場,但到我手中後,一直以擊殺血邪餘孽喂劍,不知救下了多少懸劍山弟子!”

聽到這句話,煉器師眉頭才舒展了下來,他看着這把劍,打量了片刻道:“劍是好劍,也具備了升級到靈兵的材質,只是不知道你要升級到什麼方面?”

“氣變境的兵器,叫做靈兵,這把劍,現在是一把玄兵,只適合淬體境的弟子使用。但若是現有的靈兵,我倒是不推薦給你,其一你不熟悉,其二這把劍自身擁有的潛力,升級到靈兵後會比同級靈兵更強。”

煉器師道:“而升級方面,分爲五大系,金木水火土。每一大系,裏面又有着小系,比如水系靈兵,其中分了寒冰系,細雨系等。”

不多時,這位煉器師給林邪拿出了一張煉器清單,並詳細的附上了那些大系小系的區劃。

在與這位煉器師敲定的過程中,林邪逐漸從不明白到明白,最終溝通爲,將自己的血影劍升級爲火系裏的火焰系,因爲他考慮到自己如今修煉的是劍龍傳承,而這傳承劍訣,乃是龍火系。

火焰系的靈兵,將會增幅自己的龍火劍氣。

只是這升級的費用,卻是讓的林邪大吃一驚,足足需要兩枚中品玄氣石。

頗有些肉疼的拿出了玄氣石,林邪兀自想到,幸好作爲劍龍山奪旗戰裏比較出色的,在成爲精英弟子時得到宗門不少獎賞,不然還真沒這個底氣來鑄劍峯。

提供了血影劍後,林邪想了想,又從儲物戒裏拿出了一把弓,正是火蟒弓,此弓本身便是火焰系,只是其與血影劍相同,乃是玄兵。

這一次,林邪想把它也升級爲靈兵。

和血影劍費用一樣,火蟒弓也是兩枚中品玄氣石,而升級的結果,需要等三天。

三天後煉製出來,林邪便可以看到提升後的效果,至於那火蟒弓的箭矢,則是被煉二送一的附加強化。

對於火蟒弓箭,林邪提了一個子母連環的要求,便是說或許可以適當加入玄磁,讓其變成子母箭,射出後可以自己飛回。

對於這個奇思異想,那位煉器大師也是一臉喜色,顯然他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或許是好想法更有價值的緣故,他沒有問林邪收取子母連環的額外費用。

至於這位煉器大師,在溝通交流中,林邪知道他叫林煉,竟然與自己同一大姓,真是有緣。

正要離去之際,一位身穿火紋長裙的少女則是一臉憤怒的走了進來,站在了林煉的攤子之前,冷聲道:“林煉,我要的那把劍煉製好了沒有。”

站在邊上的林邪一臉愕然,但不明就裏的他,不發一言看着。

林煉走了出來,看到少女這副有些刁蠻的樣子,便是不帶好氣道:“江涵小姐,你要的那把劍,我實在是沒有能力煉製!畢竟只是一把靈兵的材質,我怎麼可能給你升級到地兵!”

江涵搖了搖頭道:“那你不會改變材質,把它升級到地兵嗎?”

林煉皺起了眉頭:“你這是什麼意思,江涵小姐?”

“呵呵……林煉,不要忘了,你可是從我皇城江家裏拜師懸劍山成功的,當初你不過是一個包衣奴才……你能有今天,還不是我江家給你的大恩大德。”

“這材質不行,你便去改。跟我說那麼多幹什麼?”江涵蠻橫道。

“好,既然江涵小姐這話都說出來了,那我林煉沒有推脫的道理。只是,江涵小姐,從此以後,你江家與我再無瓜葛。”

林煉面色平靜。

“行,那我三天後來取劍。”江涵玩味一笑。

“三天後不行,我要先爲這位公子煉劍,你的劍是我自掏腰包的,那肯定是要放在最後煉製。你等個一個月兩個月的,說不定就煉製出來了。”林煉冷聲道。

“好你個林煉,你還知不知道你是從江家出來的,還不爲我煉製,要爲這個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廢物先煉製?你是目中無我嗎?我可是精英級的弟子!”

江涵冷笑一聲,旋即目中一凝,便是玉手向着林煉抓去,這一下空中寒芒閃過,好像一把奪命剪刀!

以林煉淬體七轉的修爲,斷然不是江涵的對手,突然間一隻手擋在了江涵這一掌前,把她的玉手拍擊了下來。

啪!

林邪這一掌直接把這位火紅衣裙少女的玉手推在了一邊,頓時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傳在了手裏,那少女面色一凝,深深看了林邪一眼。

“你又是哪裏的廢物,竟敢對本小姐動手?”

聞言,林邪不怒反笑。

“我說你好刁蠻,所謂的皇城江家,竟然都會出來這樣的女人嗎?這裏是懸劍山,不是你江家。這位林煉大師,現在也是懸劍山的煉器師,而非你江家的煉器師。”

“他一不收取你們的俸祿,二是爲懸劍山做事,請問他,憑什麼非要在意你不可呢?” 林邪的話語,如同一把鋼針,將江涵的威勢盡數粉碎,後者那絕美的俏顏上有着一抹狠色。

“呵呵,我乃皇城江家千金,你又是哪一位?我的意思你該明白的 我是說如果你沒什麼背景,根本就不配跟我說話。你說了這麼多,沒有一個字是有重量的。”

江涵冷冷道。

“林煉!我剛剛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如果你沒有聽見,那我手裏的劍可以讓你明白。”

面對這女人接二連三的挑釁,林邪方纔一止沉默,冷笑道:“一個小小的皇城江家,怎麼從你嘴裏說出來,倒像是一個龐然大物了。”

“既然你這女人太不懂規矩,我不介意教教你什麼叫做懸劍山的規矩!”

林邪雙手揹負身後,長髮無風自舞。

“皇城江家的刁蠻大小姐,你權且給我聽好,我乃懸劍山精英弟子林邪!今日你在鑄劍峯大鬧一通,已經觸及我門中底線。給你一次機會,向這位林煉大師道歉,並且要真誠取得他的諒解,否則,我要你好看!”


江涵見狀,絕美玉顏上泛過一絲嘲弄。

“皇城江家,可並不簡單,我希望你謹慎點。”

林邪不發一言,啪的一下,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響徹大殿中,其他地方的武者紛紛被吸引過來。

這一道巴掌頓時讓的全場寂靜。

林邪面色嘲弄。

片刻後,一道道議論聲響起。

“林邪居然打了江涵……”

“這女人可是皇城江家的千金,平素便是刁蠻,宗門弟子看到這女人往往忌憚江家兩分,沒想到林邪直接一巴掌扇了上去。”

“如今九大天驕之一,莫雨尋可是這江涵的後臺,兩人據說有要訂婚的計劃……嘖嘖,那皇城江家,可是很鐘意莫雨尋這位蓋世天驕。”

“林邪,得罪大人物了。”

“一個蓋世天驕,一個皇城江家,這可都不是林邪現在所能惹得起的啊。”

江涵捂着自己的臉蛋,感受着其中那火辣辣的疼痛,一種強烈的憤怒儼然要衝昏她的腦袋。

“你打我!我殺了你!”

江涵一劍刺了過來。

林邪面色平靜,雙手一張,一道無形的氣波從其身後彈了出來,將江涵遠遠的逼退,旋即雙指一凝,一道赤焰劍氣迸發而出,直撲江涵。

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這少女連連後退,只是未曾預料的是,這赤焰劍氣僅僅三尺便是熄滅,卻也嚇得江涵俏臉慘白。

“道歉!讓林煉認錯,否則後果自負!”

林邪面色平靜。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江涵看到林邪一身殺意,心中也是膽戰,而此時一夥內衛趕到,將二人團團圍困。

“林煉大師……”

內衛隊員認出林煉身份,對其很是客氣,因爲林煉雖然修爲不高,但是煉器技藝高超,他能煉製靈兵,也能進行修補……內衛隊員裏很多都受到過林煉的恩惠。

很快,內衛隊員瞭解事情始末,對江涵投去了極其不善的目光。

場上己方勢單力薄,又好像真不佔理,江涵一下子心慌,無可奈何之下,絕美俏顏一片慘白,看着自始至終一臉平靜的林邪和林煉,她咬了咬嘴脣。

“江涵,今天你做的很不對,理應向林煉大師道歉。”

內衛隊長淡淡道。

此處是鑄劍大殿的關係,煉器師和有求於煉器的弟子較多,在看到江涵試圖羞辱林煉這位煉器師後,紛紛對其投去了不善的目光。

迫於多方壓力,江涵看着林煉,淡淡道:“林煉,我……”她聲音很低很低,僅僅是嘴型是道歉,話語也讓人很聽不清。

林邪等人見了也沒有說什麼,畢竟能把這位所謂的人中貴族逼迫到這個份,已是不易。

“林邪,你給我等着,這懸劍山你很快就待不下去了。”

江涵玉手摸着臉頰,憤怒離去,走前回頭給了林邪一個兇狠的眼神。

林煉低聲道:“林邪,真是不好意思,因爲我,你得罪了那女人。她可是刁鑽蠻橫的厲害,身後據說還有那蓋世天驕莫雨尋。”

林邪面色平靜,不再討論此事,而是拱手抱拳道:“那我的兵器,還得靠林煉大師出手相助了。”

林煉點點頭,眼下懸劍試煉將要開啓,正缺趁手兵器。

辭別林煉,林邪來到了劍經閣。

作爲劍龍奪旗戰的額外獎勵,他擁有再進入劍經閣一次的機會。

這一次,林邪需要一些氣變境的武技。

進入一層,一枚令牌出現在林邪手中,陣老在一層正中位置,彈指之間這枚令牌到了陣老手裏。

後者眉頭一凝,看了一眼後面色一震,猛地擡頭看向林邪,驚聲道:“二層令牌……而且是宗門特許……”

他看向林邪如今所穿的衣服,只見是大片黑錦,衣袖處乃是鑲的金絲,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氣度不凡。

精英弟子。

林邪拱手抱拳道:“陣前輩,我是林邪,眼下宗門特許進入二層樓挑選武技。”

陣老不發一言,眼眸裏卻是有着深深的讚歎。

三年之前,林邪天賦震驚整個懸劍山,那時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那八丈劍氣,眼下王者歸來,其潛能爆發可見其天資異稟。

劍經閣一年只能進一次,是有着死規矩的,而這一次能額外進入,多少便是那劍龍奪旗戰之故。

林邪能迅速崛起,以淬體修爲在奪旗戰取得名次,真是令人心驚。

陣老看着林邪這般姿態,真有些年少得志的意味,苦澀笑了笑後,平靜道:“二層樓和一層樓略有不同,在這二層樓裏,大都是靈級功法武學,每一本放在外界,都足以讓小勢力狂熱瘋狂,也足以在江湖掀起一場血雨腥風。”

“你此次上去挑選武技,不可超過一柱香的時間,可以帶出原本,但七日內必須歸還。若是發現你有私自外傳之舉,必將關押執法堂三峯會審!”

“去吧。”陣老說完後,便是閉上了眼,兀自修神起來。

林邪凝神看了看這位老者,心中似有所想,但最終不發一言,快步來到二層樓前,深深吸了一口氣,旋即輕輕伸出一隻手掌,頓時感覺好像觸摸到了一片溫柔水流,再往裏伸去,只覺一片電流。

一種電雷流動般的奇妙玄力掃描過他全身,在確認他修爲到達氣變境後慢慢開始凝固,林邪玄力爆發,便是入了進去。

在他身後,那絢麗如夢的電流網再次凝固成爲一道無形壁障。

二層樓和下層不同,下層藏經架極多,收藏着浩如煙海的武學功法,但二層樓卻只有少少的幾百本了。

武學雖然不多,但這裏面每一本,都是可以讓武者修煉到達氣變境九變巔峯的世間絕學。

這一本功法,若是讓一個散修得到,機緣巧合下,足可以培養出一批氣變境的高手來,少說也能造就出一個一品勢力,笑傲一方城池了。

這些武學功法都是極好,但林邪只有一柱香的時間進行挑選。

很快進行一個初步梳理後,林邪把這些武學都看了個遍,當然只是書名和簡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