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的步伐輕盈,行走幹練,就可以看得出,她的修爲又精進了不少。

蘇齊回頭,看着妹妹臉色一天比一天好,蘇齊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溫柔。

“二哥,我們已經到這裏四個月了,我們該回去了。”馨兒歡快的走到蘇齊的身邊。

“好!”

蘇齊拉過馨兒的小手,“二哥帶你回家。”

蘇齊眼中的思念瞬間變得一發不可收。

四個月,他已經整整四個月沒有看到孃親了。

這四個月,皓月國沒有傳來任何的消息。

“齊兒,馨兒。”

慕容邵峯緩緩走向他們。

慕容邵峯依然一身白色衣袍,那股溫潤如玉的氣質不凡中,王者風範盡顯,他越來沉穩,他的成熟,讓他越發的迷人。

“父皇。”

“慕容叔叔。”

兄妹兩人同時喚道。

“一看你們兄妹兩人就是想家了。”

“父皇,齊兒想回去看看孃親。”

重生之心動 蘇齊笑得很開心。

“父皇就知道你已經等不及了。”

慕容邵峯苦笑,齊兒能陪他怎麼久,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父皇,齊兒答應你,每年都會有半年的時間留在星月國陪父皇。”

慕容邵峯身形一愣,沒想到齊兒會這樣說。

回過神來,慕容邵峯激動不已。

“謝謝你,齊兒。”慕容邵峯抱起齊兒,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父皇,齊兒愛你。”

蘇齊緊緊擁住慕容邵峯的脖子。

他知道父皇心裏的苦,和他生活在一起的這幾個月,他清清楚楚的看得道。 “齊兒,謝謝你!”

慕容邵峯緊緊的抱着他。

蘇齊笑得一臉溫馨,這是最好的結果。

他也知道,他將會終身不娶。

他對孃親的愛,愛如骨髓。

“回去吧!父皇知道你很想你孃親。”

慕容邵峯颳了刮蘇齊的鼻子。

又長了一歲的他,英俊的小臉越發的迷人。

“父皇,現在是三月,待九月的時候,齊兒就回來,若是中間有時間,齊兒也會回來看父皇的。”

“好,父皇就知道齊兒是最孝順的。”慕容邵峯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奇妙,很幸福。

“記得替父皇向你孃親和爹爹問好!”

這幾個月,大雪封路,他們也已經四個月沒有皓月國的消息了。

也不知道陌陌怎麼樣了。

之前他給雲霆去了信,可是沒有得到迴應。

這時,朱巖走了進來。

“皇上,皓月國雲城來的信。”

三人一聽,都特別的激動。

慕容邵峯快速的接過信打開看。

看了信中的內容,慕容邵峯懸了幾個月的心瞬間落了不少。

“齊兒,馨兒,在幾月前,你爹爹帶着你們孃親去找解咒石,只要有瞭解咒石,你們孃親就能醒過來了。”

“二哥,真是太好了,孃親很快就能醒過來了。”馨兒開心的跳了跳。

蘇齊也笑得眯起了大眼。

“這是這四個月以來,他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蘇齊的內心無比的激動。

慕容邵峯亦是,他什麼都不求。

只求陌陌這一生從此以後都能夠平平安安的。

蘇齊和馨兒陪慕容邵峯吃完早膳以後,兄妹兩人戀戀不捨的告別了慕容邵峯。

蘇齊召喚出火靈,兄妹兩沒一會就消失在天際邊。

慕容邵峯一直看着他們離去的方向。

不遠處的朱巖看着慕容邵峯孤獨的背影。

心裏都替他痛,蘇齊走了,皇上又是孤孤單單一個人了。

“二哥,你走了,慕容叔叔一個人肯定又要孤獨了!”

馨兒自然也看得出,慕容邵峯把所有的情感都寄託在了二哥的身上。

蘇齊翹着二郎腿靠在火靈的頭上,看着陽光明媚的天空。

他心裏莫名的閃過一絲心痛。

“馨兒,二哥知道,所以纔會在皓月國留半年,在星月國留半年的。”

馨兒甜甜的笑看着蘇齊。

“二哥,慕容叔叔對二哥真的很好,二哥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孝敬慕容叔叔纔是。”

“馨兒,那是必須的。”

蘇齊起身,走到火靈的頭頂上。

看着頭頂的白雲疾馳而過,他的心,微微舒暢了幾分。

他精緻英俊的小臉上笑得一臉燦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如夜空裏燦爛的繁星。

孃親,齊兒回來了,四個月沒見,你一定很想齊兒和馨兒吧!

在一處大海邊,夕陽下,兩個幸福的身影漫步在海邊。

蘇紫陌和沐雲軒手牽手,這幾個月來,他們白天趕路,晚上就找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休息。

夕陽下,兩人的身影被拉得長長的。

大海里,波紋疊着波紋,浪花追着浪花,海浪鑲着波花織成的銀邊,一會被前面的波浪捲入浪谷,一會兒被後面的波浪推上浪尖。 看着廣闊浩瀚又美麗的大海,蘇紫陌臉上帶着濃濃的幸福。

這幾個月以來,她和雲軒就像過着世外桃園一樣的生活,無拘無束,很是幸福甜蜜。

“雲軒,我們已經走了快三個月了,按時間推算,我們還得在走九個多月才能到達皓月之顛的。”

蘇紫陌第一次體會到天地如此龐大,這一路走來,她見證了絢爛多姿,奧祕無窮的萬物生靈,茫茫宇宙神奇又神祕。

沐雲軒溫柔的看向她,緩緩開口:“陌兒,我還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呢!”

沐雲軒緊了緊手中的手,他們十指相扣,似乎彼此永遠都不會分開一樣。

蘇紫陌擡眸,看着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男人,他們這一路走來,飽含了太多的淚水與心酸,她希望剩下的,永遠都是幸福。

“我雖然很想和你一直這樣過着二人世界,可是我也很想櫟兒,齊兒和馨兒,我從來沒有離開他們這麼久過。”

“陌兒,他們以後都要過自己的生活,怎麼可以一直粘着自己的孃親不放,你可是我一個人的。”沐雲軒霸道的宣誓着,她是他付出所有去愛的女人,這一輩子他都會把她捧在手心裏呵護。

“吼!”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魔獸的怒吼!

沐雲軒和蘇紫陌瞬間站在原地。

只見不遠處,有一男一女正在殺一隻海中的惡魔獸。

看到魔獸,蘇紫陌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九隻魔獸和神獸,在自己死後,它們亦然的選擇回到她的體內替她守護丹田,這份主僕之情真的很難得。

可是那一男一女,修爲和身手稱得上是矯健和敏捷,速度也很迅速,可看着並不是惡魔獸的對手。

離婚男神狠狠愛 蘇紫陌想不通,在這方圓百里沒有人煙的地方,這裏會突然出現兩個人。

“陌兒,天色已晚,我們回空間指環戒裏休息吧!”美好的風景被破壞,更何況,沐雲軒也不想管閒事。

“他們看起來並不是惡魔獸的對手。”蘇紫陌同情心瞬間又氾濫了,死過幾次的她,讓她明白了生命的珍貴。

“陌兒,我們不管閒事。”

不是他想見死不救,而是岳母的話,他一直記在心上,陌兒不能出一點以外或者是受到意外的傷害。

這一路走來,他都將她保護的很好,儘量往沒有人煙的地方去。

他知道,只要有人有魔獸的地方,就會存在意外的傷害。

蘇紫陌看了看地形,海邊樹綠蔭濃,到也很適合住人的。

“快點,周圍已經被徹底封鎖起來了,他們跑不了的。”

叢林裏,突然跑出一羣穿着奇異,皮膚嘿呦,動作粗魯的男子來,他們的頭上包着奇怪的頭巾。

沐雲軒一看,如疾電奔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帶着蘇紫陌躲到幾米外的灌木叢裏。

兩人一動不動的看着眼前的場景。

這裏的雜草很多,很適合隱藏。

不過蘇紫陌看着剛剛出現的那幾個人,似乎和那一男一女並不是一路人。

蘇紫陌看得出來,後來出現的那羣男子絕對不是好人。

果然,那羣男子把那一男一女和惡魔獸圍了起來。 已是黃昏時分,斜陽餘暉返照山光水色,交織成一幅飄動着的畫面,瑰麗無比。

“這隻惡魔獸可是我們想發現的,哪輪得到你們來殺?”一名微胖的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惡聲惡氣的衝着那一男一女吼。

“哼!”那白衣男子在打鬥中冷冷的哼了一聲。

“這惡魔獸作怪多日,令周邊村民苦不堪言,它現在受了重傷,到成了你們撿現成的了,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男子憤怒的聲音快速穿透衆人的耳朵。

“風昊易,我們兩城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們公然上了我們獸皇城的地盤來搶奪魔獸,當真以爲我們獸皇族好欺負嗎?”那微胖的男子繼續吼道。

“申沉王,你們地盤上的惡魔獸,殺了我們玄月城很多人,本少主今日來,就是爲了城民報仇雪恨的,多日前,你們就知道這隻惡魔獸的了,你們卻在今日纔出現,你們着不是故意的嗎?”

風昊易一邊打鬥,一邊和申沉王怒吼!

“雲軒,我看那申沉王就是故意的。”

“陌兒,咱們在一旁看着就好,你蹲太久,要不我我們回去吧?你腳會酸的。”

“好吧!”蘇紫陌起身,知道他會擔心自己,反正也沒什麼好看的,只不過是兩城爭鬥,這種事天天都在上演。

“你們是什麼人?”兩人剛剛起身,身後就傳來嬌喝聲。

蘇紫陌對着沐雲軒調皮一笑。

“你呀!”沐雲軒寵溺的颳了刮她的瓊鼻,本來想安安靜靜的離開,卻還是節外生枝了。

蘇紫陌和沐雲軒轉過身去,只見一個身藍白拼色裙,裙襬上繡着緞織暗花攢心菊,頭綰着別緻的朝雲近香髻,輕攏慢拈的雲鬢裏插着翡翠珠纏絲赤金勝,膚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個赤金掛鈴鐺的手鐲,腰繫乳白半月水波腰帶,上面掛着一個白色扣合如意堆繡香囊,腳上穿的是黃綠色面軟底靴,整個人姿形秀麗。

蘇紫陌一看,這個女人的身份應該不簡單。

在蘇紫陌打量對方的時候,女子也在打量她們。

他們夫妻二人的樣貌,驚豔的讓女子瞪大眼眸。

“姑娘,我們夫妻二人只是想來海邊看看大海而已,也不是什麼人?現在正想回去呢。”

蘇紫陌好心的解釋道。

女子被這空靈的聲音拉回了神智,再次看向沐雲軒時,那俏臉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這般俊美的男子,她還是第一次見。

“哼!現在獸皇城和玄月城正在爭奪地盤,你們一定是獸皇城派來的奸細。”女子囂張的怒吼,如江濤激盪。

蘇紫陌皺了皺眉眉,這個世界上還是不講理的多。

“這麼說來,你是玄月城的人了?”

“不錯,本公主是玄月城的長公主。”女子趾高氣揚又得意的衝着蘇紫陌說,那神氣的樣子,好似自己的身份很了不起似的。

“難怪這麼囂張?”

蘇紫陌上下打量着她,看她的穿着,並不華麗,看來這兩城之間也不是什麼豪華之都。

“你說誰囂張呢?”女子瞬間不悅的瞪大眼睛看着蘇紫陌。 “這裏除了你,還有別人嗎?”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她,這樣對號入座的人也只有她一個了。

“你……”女子瞬間惱羞成怒的瞪着蘇紫陌。

她忍不住跺了跺腳,那上躥下跳的樣子有些滑稽。

“你這上竄下跳的,兔子打架呀?”

蘇紫陌好笑的看着她,她倒覺得沒什麼?這是一個被慣壞的女人,這般囂張,倒也說的過去。

“你敢,你敢說本公主是兔子?”只見女子緊握着雙拳,咬牙切齒的怒視着蘇紫陌,那樣子活脫脫的就是一隻暴怒的小野貓。

“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說。”蘇紫陌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欺負人。”女子這下忍不住怒指着蘇紫陌。

“你這是棉花上曬芝麻,自找麻煩嗎?怨不得誰?”

到底是誰欺負誰?她不分青紅皁白的就污衊他們是奸細,她這還沒發飆呢,她那裏就開始訴苦了。

這邊的動靜,驚動了剛剛的兩火人。

那一男一女聯手,雖然傷痕累累,倒也殺了那隻惡魔獸。

這會,所有的人都朝着他們這邊走過來。

“縈思,怎麼會回事?”風昊易白衣上沾上了很多血跡。

和那白衣女子互相攙扶着走過來。

“大哥,思兒懷疑他們是獸皇族的奸細。”風縈思撅着嘴怒指着蘇紫陌和沐雲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