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殭屍,臉上帶着意味深長的冷笑,雖然沒有想到要怎麼殺了他,但是我卻想到了折磨他的辦法。

反正就算現在放過這個傢伙,他第一個想到也是怎麼殺了,而不是想要放過我,所以我根本就不必在關乎在得罪他。

“小美你去把那邊的鍬幫我拿過來!”我無意中轉過頭剛好看到地上散落的鐵鍬,於是我急忙讓小美幫我把鍬拿過來。

小美聽到之後,點了下頭,就迅速跑過去拿了兩把鐵鍬,遞給我一把問道:“小飛你這是要幹什麼?”

“還能幹什麼,把他買了,這丫的總站在這裏總會讓村民覺得害怕,還不如把它埋了看着順眼一點!”

我冷笑了一聲,看着滿臉憤怒的殭屍,心裏爽到了極點,之前被他坑的這麼慘,這次他落在我的手中,就算不讓他死,我也讓他遭足了罪。

小美點了下頭,拎着鍬就開始奮力的挖,但是她的力氣非常小,所以根本挖不動幾下,我急忙跑過去幫忙,沒過多久,我們兩個就挖了一個一米五左右深的坑。

我把鍬扔在一邊,隨後奮力的將殭屍抱了起來,直接扔進坑裏,然後又和小美將這個坑填上。

“臭小子你別得意,等我出來我就立刻弄死你!”這時黃黨的聲音從殭屍的口中傳來出來,顯然這個傢伙已經意識到我們在幹什麼。

“那等你出來在說吧,既然你都來了,那個黑無常也不會太遠了吧,我乾脆連那位一起收拾!”

我冷笑了一聲,對這兩個傢伙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我都已經恨之入骨了。

所以完全不顧這丫的感受,直接放出狠話來,黃黨聽了我的話之後,卻突然閉嘴,側着耳朵像是在聽着什麼。

我怕這丫的要和我們耍什麼手段,於是立刻警惕的朝周圍看去,但是始終沒有看到什麼特別的人,這時我突然發現自己身邊的屍體好像動了一下。

我心裏咯噔一下,立刻想起來,被殭屍咬過的人如果不及時用糯米把殭屍的屍毒拔出來,那就會變成和殭屍一樣的行屍走肉。

如果直接被咬死的話,那就必然會變成殭屍,此刻我們周圍就至少有五六隻殭屍。

“遭了小美,你先離開這裏,這裏一會會有很多殭屍!”

我急忙轉過頭推了一下小美,現在她這是個普通人,而且是一個神情恍惚的普通人,留在這裏她完全不能保護自己。

“要走一起走,我雖然不是鬼了,但是常識我還懂得,都怪我沒有早點注意到!”

小美側着頭看着周圍不斷抖動的屍體,眼中閃過陣陣恐懼,不過她嘴上還是很堅定的說要留下來陪着我。

我心裏突然有些感動,但是這個時候我的腦子還是清醒的,小美和我留在這裏就只有死路一條。

她已經死了一次了,我可不希望她再死一次,所以我裝作生氣,故意用力推了她一下,喊道:“讓你快走你就快走,別再這裏添亂!”

小美聽了我的話之後,先是一愣,眼圈立刻就紅了,我急忙轉過頭避開她的眼神,不然我怕自己會心軟。

正好趁着這個功夫,我急忙跑到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具屍體跟前,擡起桃木劍猛地就朝着這具屍體的後心刺了一下。

這具屍體裏立刻噴出一股腥臭液體,開始劇烈都抖動,之後很快就不動了。

我鬆了口氣,又用相同的方法解決了兩隻殭屍,這時我剛要鬆口氣,就突然聽到小美突然尖叫了一聲。

我心裏驟然一驚,原本以爲小美會離開,卻沒有想到她非但沒有離開,還試圖幫我殺了這些殭屍,結果卻被另外四隻殭屍給團團圍住了。

“小美屏住呼吸,別再亂動,殭屍一般都是看不到東西的!”

我深吸了口氣,腦子裏來不及想更多的問題,就飛快的提醒小美。

Www▲ т tκa n▲ ℃o

小美聽了我的話之後,急忙將捂住自己的口鼻,果然那些本來想要殺了她的殭屍突然不動了。

他們伸長了脖子到處嗅,顯然他們是在尋找陽氣的味道。

他們很快就轉移了目標,因爲我始終沒有屏住呼吸,所以我的陽氣成功的將他們吸引過來。

“各位同鄉,雖然人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但是大家畢竟是因爲我才無辜慘死,我在這裏想各位道歉,但是這次爲了生存下去,還是對不住大家了!”

面對這些曾經在同一個村子裏生活了十多年的老鄉,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但是我知道他們都已經死了,我現在這麼做是爲了讓他們徹底安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成爲行屍走肉被別人利用,成爲別人的殺人機器,我想就算他們有意識也不希望自己變成這樣。

所以我咬着牙將桃木劍刺進了期中一個殭屍的心臟,由於我們是面對面的,所以就在桃木劍刺進他心臟的瞬間,就有不少鮮血噴了出來。

嗷嗷嗷……

這隻殭屍立刻發出淒厲的慘叫聲,隨後不停的掙扎,雖然他已經死了,但是臉上仍然流露出痛苦的表情,這種表情讓我心裏一痛。

我甚至萌生了一種自己剛纔殺了一個活生生的人的感覺,這種負罪感讓我心裏像是壓了一塊石頭,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小飛你沒事吧,千萬要挺住,咱們都不會死在這裏的!”

這時小美擔憂的朝着我喊了起來,我聽出她的聲音中都有些顫抖,顯然是被嚇得不輕,這也難怪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這個時候早就被嚇得暈倒了。

“小美我沒事你繼續屏住呼吸,這些傢伙由我來對付,它們都是些沒有道行的初級殭屍,比活人好對付!”

我怕小美擔憂,急忙迴應她,其實經過剛纔的事我的手早就開始狂抖了,但是我不想讓她擔憂。

嗷嗷嗷……

我的話音剛落,另外三隻殭屍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命令似得,猛地朝着我撲了過來,而且我感覺他們似乎比之前對付的要厲害的多!

(本章完)

Wωω ▪ttκǎ n ▪C○ 第625章

「娘親,我……」

墨九狸剛想說什麼,忽然間空間內的寶寶,虛弱的聲音傳來。

墨九狸心中一驚,將寶寶帶了出來,只見寶寶的小臉,蒼白如紙一般,渾身冰冷刺骨!

「寶寶,寶寶怎麼了?寶寶不怕,娘親在,娘親一直在……」墨九狸聲音顫抖的說道,怎麼會這樣?這才多久,為何寶寶又毒發了?

「女神,寶寶怎麼了?」小雷看到寶寶的樣子,擔心的問道。

「寶寶毒發了,寒潭,這裡哪有寒潭,小雷知道嗎?」墨九狸強忍著心慌說道。

「女神我知道,我帶你去!」小雷聞言說道。

寶寶聽到小雷的聲音,虛弱的說道:「小雷,你不是在……」

「沒事,等會兒回來再劈,我先帶你們過去!」寶寶還想說什麼,就被小雷打斷了!

而她的身體也越來越冷,帝琛等人都在疑惑墨九狸為何飛到了雲層上去,可是本來都已經劈了一半的雷劫,忽然停止了……

然後那朵劫雲,帶著墨九狸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中,快速的飄走了……

寶寶的身體忽然渾身一冷,這種感覺她太清楚了!可是時間分明還沒到,她才剛毒發沒多久不是嗎? 妖孽王妃耍流氓 怎麼會這樣呢?

「娘親,我沒事……」寶寶小臉蒼白虛弱的在墨九狸的懷裡說道。

墨九狸心疼的看著寶寶,此刻就如同馬上要凋謝的花朵一般的脆弱,心裡難受的要命……

正在玄谷中晉級的三個墨族老祖,忽然被雷劈的有些堅持不住,想要吃丹藥時,頭頂傳來一道聲音,進入他們的識海:「都給我等著別動,一會兒回來再繼續劈!」

「你們怎麼樣?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雷劫會停下?」三人呆愣之際,帝琛幾人走進了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剛覺得有些堅持不住,就聽到……」三人如實的說道。

「怎麼了?你們臉色為何這麼難看?」三人似乎發現了不對勁的問道。

釣魚直播間 「九狸,九狸在劫雲上,現在也跟著劫雲一起消失了……」墨小夜擔心的說道。

「我們先出去,萬一九狸回來了呢……」帝琛說道。

幾人點頭紛紛走出玄谷,至於三個晉級的,讓他們繼續在裡面等著,這樣的事情他們第一次遇到,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掬花拂塵 帝琛幾人剛走出來,就看到顧琰等人匆忙趕來,看到帝琛著急的問道:「前輩,九狸往哪裡走了?」

「往那邊去了,她在劫雲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帝琛看著顧琰身後一群人,都是凌天府的人,有些擔心的問道。

「應該是寶寶毒發了!」顧琰擔憂的說道。他們剛才看到九狸放出來的信號,想到之前九狸曾經說過,那個顏色的信號,代表寶寶毒發,不用找她……

「什麼?寶寶怎麼會又毒發?」墨辰雨一家三口看到墨九狸放的信號,趕來剛好聽到顧琰的話震驚道。

「顧琰,你確定是寶寶毒發了?不是剛毒發沒有多久嗎?」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墨蕭逸也著急的問道。 我驟然一驚,總覺得這三個和之前遇到的另外四個不大一樣,似乎更厲害一些。

於是我沒有直接接招,而是猛地朝後狂退了幾步,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或許是由於自己太緊張了,我竟然沒有看到自己腳底下橫着的一具女屍,於是硬生生的絆了上去,直接摔了個四腿朝天,而且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直到倒下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身下的也是一隻殭屍,她生氣是我家的鄰居,經常到家裏和我老媽拉家常,用現在比較時髦的話說,她和我媽算得上是閨蜜。

但此刻這位阿姨早已經死透了,她面色鐵青,雙眼漆黑,滿嘴獠牙,之一擡手,就迅速將我壓在身底下,我急忙掙脫她,但是殭屍的離奇實在太大,我肥大沒能掙脫她,反而被她壓得更緊了,她冷冷的瞪着我,長着大嘴,甚至口水都要流到我的臉上了。

我看着她滿口獠牙的樣子,在看看身後追過來那三隻殭屍,真的覺得自己這次死定了。

“小飛你快跑呀!”這時小美又在我身後激動的喊了起來,但是現在根本不是我想不想跑的問題,而是我根本跑不了。

我以爲今天就要死在這裏的時候,就聽到周圍突然傳來往生咒的聲音,聲音渾厚,綿長,聽得出這位是一個道行很高的高人。

我身邊的殭屍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甚至都沒有能力再繼續抵抗我,而是直接癱軟在地。

而且它們的表情都非常痛苦,但是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我急忙趁着這個機會從地上爬起來,迅速跑到小美身邊。

小美早就被嚇得癱軟在地,如果不是男人陽氣更足一點的話,恐怕現在受到攻擊的就不止我自己。

即使這樣小美仍然很疲憊,她呆呆的看着地面,眼神有些空洞,滿頭大汗。

“小美快起來,有高人來幫咱們,他應該就在附近,咱們快點離開這裏吧!”

我急忙將小美扶起來,小心的幫她擦去臉頰上的汗水,心疼的說道。

小美機械的點了下頭,走了一段時候,才轉頭看向我,她的表情變得非常奇怪,就像是在強忍着笑似得。

我詫異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什麼意思,於是擔憂的問道:“小美你是不是受傷了,幹嘛這樣看着我?”

“小飛我從來沒有看見你這麼狼狽過,如果安全了,還是趕緊回去洗個澡吧!”

小美衝我調皮的一笑,隨後驚訝朝前面看去,我詫異的轉過頭,剛好也看到不遠處正有爲白髮蒼蒼,有些仙風道骨的老頭。

我鬆了口氣,看到小美這個樣子,那就說明剛纔的事雖然把她嚇到了,但是還對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夜色蜜寵:奪命小嬌妻 於是我們急忙朝着那個老頭迎了過去,我原本還有些奇怪這個老頭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但是當看到走在他身後的大舅和程昱之後,我就立刻明白,這位高人顯然是大舅請來的外援,他知道我們很有可能輸,所以才請來了這位。

“小友受驚了,老道路上有些事情耽擱,所以來晚了!”

當我們距離半米的時候,老頭突然停下口中一直唸咒的咒語朗聲說道。

人家畢竟救過我對命,而且看這位的年紀,當我祖父都有餘,所以我急忙客氣的說道:“不晚,您來的正好,如果您再晚來一分鐘我就真的歇菜了!”

“那就好,你們先去把那幾位送上路,小飛咱們先回村子裏吧!”

老頭衝着我大舅和程昱擺了擺手,之後還不等我反應過來,他就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朝墳地外面走去。

這老頭本來像是要和我靠得盡一點,但是他剛靠近我,就忍不住皺起鼻子,低聲抱怨道:“渾身可夠臭的!”

“剛纔和殭屍打了一圈架,崩了一身血,不臭纔怪,等我回去洗個澡就好了,高人這次可多虧你了!”

我自己的鼻子早就被薰得不好使了,所以根本就沒有聞到自己身上的異味,所以等這老頭提出來的時候,我不禁有些尷尬。

老頭嫌棄的看了一眼,毫無大師風範,隔了一會纔不耐煩說道:“小子你趕緊回去洗乾淨了,然後和我下盤棋喝一杯,雖然我上次輸給你了,但是我回去之後臥薪藏膽,這次我可不一定會輸給你!”

這老頭的話說的很篤定,但是卻把我和小美都搞蒙了,因爲我們都是頭一次見到這位大師,所以根本不可能和他下過棋。

於是我咳嗽了一聲,下意識的問道:“高人呀,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咱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的,我怎麼可能和你下過棋!”

“我沒記錯,不滅小子,別以爲你改了個名字,我就不認識你了,你不就是不滅山那個傢伙嗎,我告訴你你這次別想耍賴我一定要贏你!”

這老頭轉過頭白了他一眼,隨後冷冷的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我看到這老頭說話的時候,非常激動,連鬍子和眉毛都吹起來了,看上去非但沒有半點大師的風範,反而還有些滑稽。

我和小美都強忍着爆笑的衝動點了點頭,突然覺得這老頭應該是一個老頑童類型的高人。

之前我雖然覺得他是認錯人了,但是當他提到不滅道長的時候,我就突然意識到這個人根本沒有認錯。

因爲我的前世就是不滅道長,很有可能這位是我前世的朋友,那算起來至少得有上百歲了,道行自然不用說,而且看上去他貌似很樂意幫我,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心裏突然多了幾分信心,這老頭的道行和白無常拼一拼應該也沒有問題。

“道長如果我贏了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怎麼樣?”

想到這我肚子裏的壞水突然涌進了腦子,於是壞笑的湊到老頭身邊說道。

“喂喂……你離我遠一點行不行,渾身都那麼臭,而且我告訴你,那盤棋我都想了幾百年了,不可能在輸給你!”

這老頭嫌棄的衝我擺了下手,我立刻感覺到迎面刮過一陣寒風,我腳下沒站穩險些仰過去,好在小美及時扶住了我。

“小飛你沒事吧,怎麼會突然站不穩呢?”

小美詫異的看着我,顯然她只能看到我自己突然摔倒,卻看不到眼前這個該死的老頭衝我動手。

我強忍着怒意看着他,如果不是打不過他可能我早就跟他打了,不過現在既然說不通,那我乾脆不說了,直接轉過頭和小美相互攙扶着跟在老頭身後朝着村子裏走去。

“不滅小子怎麼你生氣了,這也不能怪我呀,誰知道你現在變得這麼弱!”

這老頭像是故意氣我似得,又衝着我補了一刀,那意思明顯是在顯擺自己的道術高強而我什麼都不會。

我磨了磨牙,冷笑了一聲說道:“我怎麼會跟您生氣呢,就算是本着尊老愛幼的美德我也會讓着您的!”

“你……老頭不和你打嘴仗,咱們棋盤上見!”這老頭被我氣得翻了個白眼,隨後氣呼呼的說道。

我憨笑了一聲,雖然想出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突然覺得這個老頭挺可愛的,雖然有點神經大條。

就在這個時候大舅和程昱也跑了回來,大舅走到我身邊看了我一眼,不過欲言又止,臉色也非常差。

我擔憂的看着大舅低聲問道:“出什麼岔子了,你們不會被殭屍咬了吧?”

“我們沒事,但是你可就攤上大事了,白無常跑了!”

大舅完全沒有避諱老頭,皺着眉頭衝着我大喊道。

他的聲音一直在顫抖,聽上去比我還要緊張,或許是因爲他是捉鬼師,所以更瞭解黑白無常的能力。

這次被白無常跑了,無意於放虎歸山,再想抓他的現行可就難了。

我正鬱悶的時候,大舅跑到老頭跟前有些恭敬的問道:“高人你有什麼辦法幫幫我這位外甥嗎?他這次真是遇到滅頂之災了!”

“幫他可以呀,但是他必須贏得了我!”這老頭轉頭瞪着我,一雙丹鳳眼瞪得大大的,抿着嘴,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小孩。

之前我一直都覺得他是在開玩笑,但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不爲別的,因爲老子向來對任何棋都沒有興趣,所以就連五子棋都不會下,而這老頭幾百年前就會下棋了,讓我和他下,那不用比勝算都已經分出來了。

大舅看了我一眼,他從小看着我長大,自然瞭解我的個性,所以立刻看出我完全沒有把握。

於是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又湊到老頭跟前近乎哀求的說道:“大師您不能這樣,您想如果小飛被白無常殺了,甚至弄得灰飛煙滅了,那他還怎麼和您下棋,所以您至少要保住他的命呀!”

“有道理,我得像個辦法”這老頭聽了大舅的話之後,愣了一下,隨後他摸着下巴,像是真在想件事,不過走了沒幾步,他突然轉過頭迅速唸了一段咒語之後,我就清楚看到他的手中閃過一道精光,而且那到精光直直的鑽進了我的身體。

我驚恐的看着自己的身體,卻沒有感覺半分異樣!

(本章完) 第626章

「確實是的,九狸曾經說過的!」顧琰道。

「對了,寒潭,這裡哪有寒潭?九狸一定是去寒潭了……」顧琰忽然看著帝琛問道。

帝琛聞言一愣,隨即說道:「沒錯,隠族確實有幾處寒潭,九狸去的方向,正是一處寒潭的位置,我帶你們去……」

眾人點頭,紛紛跟著帝琛一起朝著墨九狸離去的方向而去……

*

隠族以北,離帝族不遠的地方,一處寒潭中,墨九狸抱著渾身冰冷的寶寶,心疼的要命,

「寶寶乖,娘親一直在,別怕……」

「我們一定會沒事的……」

墨九狸溫柔的對著寶寶說道,虛弱的情寶寶聞言軟軟的動身子動了動,睜開眼睛看到墨九狸,痛苦的皺著小眉頭道:「娘親,我沒事……」

寶寶緊緊抱著墨九狸也很冰冷的身子,有些難過,每一次娘親都為了她受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