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可思議,幸村的天賦太強了!

只是不知道這種能抵擋領域之力的衝擊,心中說什麼都還為時尚早。

畢竟千夜雲川的實力是不穩定的,我們事兒哦度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實力又會增長。

希望幸村加油吧!

不過幸村這兩球的原理我還沒有看出來,僅僅只是一球,我無法判斷這兩球的具體軌跡。

幸村的天賦,讓我望塵莫及啊!」

柳蓮二的語氣有點感慨,幸村精市的天賦不只是他感到驚嘆,立海大的隊友都和他是一個想法。

不然他也不會有神之子這個稱號,雖然自從上一次輸給千夜雲川了以後他們就沒有再說過這個名稱。

但是在他們的心裏,幸村精市永遠都是那個帶領他們拿下全國大賽冠軍的神之子!

球場上。

看着幸村精市的網球居然真的能抵抗自己的領域之力,千夜雲川再次驚訝起來。

真是厲害啊,幸村精市不愧是能稱為神之子的人物。

這麼短的時間,居然就創造出了這種球技。

了不起!

千夜雲川也沒有加持自己的領域之力,而是維持這樣的力道。

看着網球飛出了球場。

「立海大得分,比分30-30!」

幸村精市再次得分,把比分拉平了!

他的兩個密球開始都得分了,當然了,這是基於千夜雲川並沒有回擊的意思。

他想要看看完整的密球!

「這就是密球黃麟啊?居然可以和領域對抗,有意思,還有沒有其他的密球?

先打出來吧,只要是打過的密球就不要再打了。

因為你無法在我的手裏拿到分數!

所以讓我看看你的下一個密球吧,幸村!」

千夜雲川的語氣再次在幸村的耳邊響起,讓他十分憤怒。

於是他再次把網球向上一拋!

然後會都球拍!

「密球,黃麟!」

網球再一次帶着氣旋飛進了千夜雲川的領域當中,可是這時候千夜雲川直接氣勢一提。

他的領域之力猛然增大,飛進球場的網球直接被改變了軌跡。

「我說了,幸村,你的密球只有一次機會!

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你是在白費力氣知道嗎?」

千夜雲川的話讓幸村精市眉頭一皺。

這時候他就看到網球上的氣旋也被逐漸吞噬掉,領域之力直接把網球向著千夜雲川的飛行拉扯而去。

然後千夜雲川直接揮拍!

「轟!」

網球宛如一顆炮彈一般,直接砸向了幸村精市的半場,空氣當中的音爆之聲四起。

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

幸村精市還是沉浸在千夜雲川領域之力的強大觀感當中,他沒有想到千夜雲川的領域之力居然這麼輕易就消除了自己網球上的氣旋!

他想過自己的密球被破,但是不是這麼快啊!

果然,千夜雲川的實力還是太過強大了,自己的密球雖然有效果。

但是自己本身的硬實力根本就無法把密球的威力最大化,這是幸村心中墜物無奈的!

要知道他本身的實力已經是職業級了,居然還是無法把密球的威力最大化。

要是能把密球的威力最大化了,那還得了?是不是能和鬼十次郎扳一扳手腕了?

當然了幸村沒有和鬼打過,自然是不知道了,但是現在肯定是打不過鬼的。

而且和鬼的實力相差甚大!

「嘭!」

網球直接在幸村的眼中飛出了球場,千夜雲川破了幸村精市的第二個密球!

「冰帝得分,比分40-30!」

隨着裁判聲音的落下。

這讓現場的觀眾都驚呼不已!

「太強了實在是太強了!這就是夜神的實力嗎?」

「立海大的神之子也很強啊,但是他遇到了夜神,發球都被破了啊!」

「可能也只有夜神能這麼輕易破解神之子的發球吧?」

「是啊,幸村精市的發球可是不弱啊,除了夜神,要想破解估計不是這麼容易的!」

……..

四周的議論之聲四起,千夜雲川和幸村精市的對決讓他們看得非常過癮。

雙方都在見招拆招。

但是現在看來,冰帝的部長千夜雲川的實力要更勝一籌,畢竟現在可是立海大的發球局啊!

「太好了,部長的實力還是那麼強啊,我剛剛看到對面的發球嚇我一跳呢!

沒想到部長居然這麼快就能破解,實在是厲害!」

長太郎的語氣很是激動,千夜雲川還是一如既往地讓他們放心。

他們知道千夜雲川愛玩,但是還是會擔憂。

畢竟對面的實力也不弱!

「現在對於部長來說,可能已經是樂趣了吧?就連這種實力的幸村在他的面前都像個嬰兒一樣。

實在是讓人感到害怕呢,幸村的實力已經是職業級,那麼部長的實力是什麼級別?

至少是職業級頂尖吧?」

忍足侑士看着場上嘴角帶着淡笑的千夜雲川,還有面色不太平靜的幸村精市。

緩緩說道,從千夜雲川一到冰帝來他就看出了千夜雲川不是普通人。

但是那時候他沒有想到千夜雲川居然是這種強者!

「千夜那個傢伙,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呢,這種實力的幸村精市都不是你的對手!真是可笑呢!」

跡部的語氣有點自嘲的味道,不知道他是在嘲諷自己還是嘲諷幸村!

「自大狂,你不會是怕了吧?我都沒要怕你怕什麼?

我的目標價就是超越他,打敗他,即使是看到他的實力一次一個樣。

我也不會認輸,他就是我追逐的目標。

你不感覺有這樣一個追逐的目標很有趣嗎?

追上去,然後打敗他,到時候我的阿修羅神道應該就會大成了吧?」

亞久津的心裏還是只有打敗千夜雲川的這個念頭最為強烈。

以至於他現在直接誘發了直接的阿修羅神道,一股股嗜血的氣息開始散發出來。

讓周圍的觀眾感到了一點點的不適。

「你把你的氣勢收一下,現在可還沒有到你比賽呢你這個傢伙!」

跡部的話讓亞久津一愣,隨即就收斂了自己的氣息,但是他的這一露卻是讓鬼十次郎鎖定了他的位置!

此時的鬼十次郎正在看着球場上的比賽,但是這時候一股同源熟悉的氣息讓他心裏一凝。

「嗯?」

輕嗯了一聲以後,他馬上就把目光轉向了冰帝隊伍的方向,然後鎖定了亞久津。

當他看向亞久津的時候,氣息已經消失,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剛剛並不是錯覺。

而是真實存在的!

「鬼,你也感受到了吧?冰帝的那個傢伙,居然已經具備開啟阿修羅神道的能力!

千夜身邊的都是表態嗎?

他自己變態就算了,沒想到身邊的都是變態,才國中吧?

看樣子也才二年級的樣子,居然已經邁入了阿修羅神道!

不知道能不能具象化,要是能的話,那麼他就是第二個你了吧?」

此時的平等院鳳凰看着亞久津,語氣有了波動!

他剛剛和鬼十次郎一樣,感受到了亞久津散發的氣息。

所以他才會這麼說!

「等了這麼久,我終於又見到一個領悟阿修羅神道的人物了!

這一趟真的是來對了,我前面就已經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氣息,只是還不太確定。

現在我已經可以確定了,冰帝的那個傢伙已經邁入了阿修羅神道!

平等院,看來我們U-17訓練營要有新人加入了。

而且可能還是直入一軍的新人,這才是三船總教練叫我們來看比賽的真正用意。讓我們看一看現在國中生的水平,給我們壓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