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這種場景的出現?

大爺的,看來小爺今天要正兒八經的做個純潔的好人了?

陳鈔票心想到。

“給我放開,陳賀,你什麼心思我不知道嗎?你不就是想把我搞上牀?給我滾……”女孩兒怒吼道。

“給我走!”那名叫陳賀的男人直接拉着女孩兒往前走。

女孩兒直接開始掙扎,兩人就開始拉扯了起來,女孩兒不斷伸出手想要撓陳賀,可是他一個女人哪有陳賀的力氣大,況且陳賀身材高大,他那麼嬌小,很多時候都是因爲手掌的長度不夠而落空。


“哎,英雄救美的狗血情節要出現了……其實我也不想……”陳鈔票感慨道。

“那你讓我來!”小袋嘿嘿笑道。

“那你去吧!”陳鈔票十分大方的做了下來。

小袋清了清喉嚨,看着陳賀道:“那誰,放開那女孩兒……”


陳鈔票一陣無語,尼瑪這詞你能新潮點兒嗎?要不要我幫你加一句,讓我來?

陳賀與那女孩兒均是一愣。

“給我死遠點兒,這裏沒你事兒!”陳賀冷冷說道。

“你大爺的!”小袋直接怒罵一聲,火氣上涌,拿起個啤酒瓶子直接向陳賀衝了過去。

那姿勢夠奔放,那氣勢夠風.騷……

小袋以千軍不敵之勢直接衝了過去,舉起手中酒瓶子對着陳賀直接砸下!

陳賀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砰……”啤酒瓶子直接爆了,可是陳賀卻跟個沒事兒人一樣站在原地,隨後一拳打出……

“砰!”小袋直接飛了,隨後撞在了吧檯上,整個人咳嗽了兩聲,嘴角還露出了一絲鮮血,顯然是受了內傷。

陳鈔票面色一冷,他早就知道小袋會吃虧,之所以讓小袋去,完全是開個玩笑,玩玩而已,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陳賀出手那麼重。

陳鈔票雖然生氣,但卻面帶笑容的走到小袋面前,嘆息一聲,搖了搖頭,笑道:“哎,其實都想給你說你不行,可是你偏要上,可不能怪我,等事兒完了,哥哥請你吃大餐!”

“你大爺,早就知道我幹不過,你還讓我去?你特麼有沒有拿我當兄弟!”小袋說道。

“就因爲我拿你當兄弟我才讓你去啊,我不讓你去,你肯定以爲我不拿你當兄弟,英雄救美這等好事兒都不讓給你!所以我讓你去了啊,讓你去了,你敗下陣來,然後我去把那傢伙收拾了,我不就即幫你報了仇,然後還救了美,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兒嗎?”陳鈔票難得的磨嘰了起來,好似唐三藏附體。

“你現在還去嗎?”小袋問道。

“去啊……”陳鈔票點點頭道。

“那你還不快去?人家都要走出了!”小袋對着遠處說道。

“呃……”陳鈔票點點頭,其實這一切都是陳鈔票在搞怪,因爲英雄救美這事兒實在太狗血了,如果只按通常的劇本發展,那就太沒看點了,所以他得惡搞一下,出點兒看點。

雖然他覺得自己現在是主角兒,但是旁邊還是有不少觀衆的,比如小松,小五,陸翔還有幾個黑夜門的人都看着。

極品透視天才 ,畢竟要這樣纔有看點。

陳鈔票帥氣一個轉身,看着拉扯着女孩兒往外走的陳賀道:“那誰,放開那女孩兒!我呸,你打了我兄弟怎麼辦?”隨後便一步步向那男人走去。

“你想如何?”陳賀轉過頭看着陳鈔票冷冷道。

“你打了我兄弟,你的頭還砸壞了我一個瓶子,那瓶子可是我的幸運瓶,對於我來說是無價的,對於你來說可能不值錢,我兄弟捱了你一拳,我的瓶子被的腦袋給砸爛了!你說吧,這事兒怎麼辦?”陳鈔票直接說道。

這尼瑪是赤果果敲詐的節奏啊……

什麼時候英雄救美也能演變成爲黑吃黑了?

這特麼什麼世道啊?

小袋幾人頓時無語……

“真可笑,完全你兄弟拿着啤酒瓶子要打我!我只是還手而已,反到變成了我砸了你的瓶子打了你兄弟!”陳賀笑道。

陳鈔票一臉茫然道:“我沒看到啊,我就看到你的頭砸了我的瓶子!小袋拿着瓶子在你那兒過,你自己的腦袋頂上來了!你不信你問問他們!”

此時,此地就剩下了陳鈔票的人,他們當然不會把陳鈔票給賣了,隨後紛紛點點頭,深以爲然的看着陳賀。

陳賀一愣,知道陳鈔票是想敲詐自己。

“這些都是我的證人!如果不想反駁,你可以讓你身旁的那位小姐,不是妹子作證!到底是小袋拿酒瓶子砸你,還是你砸了我瓶子!”陳鈔票說道:“妹子,你說呢?”

“我只看到陳賀剛剛把你的酒瓶子砸了!”女孩兒雖然喝得有些嘴,但此時卻是已經清醒了過來,直接說道。

“你看吧,這都是有目共睹的,由此可以斷定是你砸了我的酒瓶子!”陳鈔票笑着說道:“所以,你現在可以考慮這事兒該怎麼了解了!想好再回答我,想不好,我可能讓你今天離不開這兒!”

小袋被陳賀打成內傷,陳鈔票當然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他,自然是要讓陳賀出點兒血。 “流氓地痞癟三無賴!”陳賀氣得直接罵道。

“多謝這位先生誇獎!妹子,我剛剛好像看到了這位先生騷擾你,而且還有意想要觸摸你某些隱私部位!不知道這可以不可以斷定爲性騷擾呢?”陳鈔票正義凌然的說道。

女孩兒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話。

“這位先生,你現在不止砸壞了我的瓶子,打了我兄弟,你還性騷擾這位妹子!作爲一個合格的公民,我有義務爲不平者討回公道!”陳鈔票說道。

“哼,就憑你也想敲詐我?”陳賀冷冷說道:“攔得住我,算你們的本事!”


“是嗎?”陳鈔票踹之以鼻道,隨後身形一縱直接從吧檯上跳了出來,幾個邁步便擋住了陳賀的去路。

“你不信的話可以試試,不過我可不賠醫藥費的!因爲我現在是當事人,抓捕逃犯!”陳鈔票笑着說道。

陳賀冷哼一聲,放開女孩兒,腳步猛的一踏,霸氣側漏,旋即身形猛然向陳鈔票衝來,一拳對着陳鈔票的臉龐狠狠打出。

陳鈔票譏笑一聲,腦袋一偏輕鬆避過陳賀的一拳,旋即猛的一個轉身,屁股猛的一頂……

陳賀頓時感覺屁股後面一股巨力傳來,隨後整個人不住直接往前飛去。

“砰!”一聲悶響整個人直接撞在了牆上。

這一下撞得十分狠,整個人頭暈目眩的,非常難受……

陳鈔票身形猛的一縱,伸出手直接那人給舉了起來,冷笑着說道:“看你穿得也不差,一身名牌兒,這事兒想要私了的話,還是可以的!拿五十萬出來,你可以離開這裏!不拿,你休想走出溜冰場一步!”隨後直接將男人丟在了地上。

“你……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勸你現在最好讓我走,否則到時候要你好看!”陳賀冷冷說道。

“除非你是天牢王子的孫子,不然老子也不怕!”陳鈔票冷笑道。

“我是陳氏集團的少爺!我勸你快點讓我出去,不然到時候你別特麼跪在我面前哭!”陳賀狠狠說道。

陳鈔票面色一狠,猛的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聲脆響,陳賀一顆牙直接被打掉了。


“你真特麼有出息,動不動就擡你爸媽的身價,老子如果有了你這兒子,早特麼一腳踹死了!陳氏集團?二流公司,三流公子!告訴你,不拿錢,你想從這兒走出去沒門兒!”陳鈔票冷冷說道。

“你……”陳賀咬牙道。

“兄弟們,要不要招呼招呼他?”陳鈔票直接說道。

小袋幾人笑了笑,隨後直接向陳賀走了過來。

那女孩兒站在遠處沒有說話,陷入了沉默,對於眼前的一切漠不關心。

“好……好好好……算你狠,卡號給我!”陳賀冷冷說道。

“這纔對嘛!”陳鈔票微微一笑,隨後便把卡號告訴了陳賀。

隨後陳賀直接開始轉賬。

“叮鈴鈴……”悅耳的鈴聲響起。

陳鈔票掏出手機一看,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走了!”

“你給我等着!”陳賀冷冷說道。

“陳賀是吧,沒有實力不要來挑釁我,否則你會輸得很慘!”陳鈔票笑道。

陳賀冷哼一聲,直接轉身離開。

好想賺錢,尼瑪也不難啊……

陳鈔票在心中說道,就那麼一會兒功夫,五十萬就到帳了……

他都不得不佩服自己是個天才了。

是不是玩兒太過了?

陳鈔票皺了皺眉,這完全是赤果果的敲詐啊。

這好像已經有違了自己做人的道德底線啊。

要不要把錢退回去?

壞壞王爺狠狠吻 ,自己留着還有用呢。

陳鈔票心裏糾結了起來,他也明白了爲何那麼多人從此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比如今天他做這事兒完全就是黑社會的地痞無賴乾的事兒。

但他現在就是黑社會的。

“走火入魔,原來都是那麼入魔的,一步錯,步步錯,這個世界太多誘惑……金錢,名利,地位……”陳鈔票搖了搖頭,他今天做得過了。

他不是一本小說中的主角兒,只會幹好事兒,大義凜然,心懷家國,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他也會受誘惑,他也會走上不該走的道路。

一直以來,因爲他自身處於正義的一方,敲詐勒索這事兒幹了不少,久而久之嚐到了甜頭,便想着法子去敲詐人家,他讓小松去就有這方面原因。

“錢,是個好東西,但也會讓人走入歧途,心生魔怔!從而遁入魔道!”經過這事兒陳鈔票好像也明白了一些東西。

他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但今天做的事兒但卻是一件錯事,雖然陳賀行爲不端,但陳鈔票這種方式卻是不可取的。

做了錯事兒,總是會受到良心的譴責,陳鈔票雖然卡里多了五十萬,但心裏卻不怎麼爽。

陳鈔票搖了搖頭,這個充滿誘惑的社會,總是會讓一些人陷入這金錢的泥沼,金錢不是萬能,但在物質上確實無所不能,有些精神上的東西也可以通過金錢去補足。

花花世界,誘惑太多,我如何能抵擋得住?

陳鈔票搖了搖頭,露出了一絲苦笑。

做正人,行正事兒,求問心無愧,一直以來都是他的目標,話雖好說,但事兒卻不好做。

試問在這個社會的誘惑下,又有幾人能把持住心中那份正氣?

陳鈔票,你要痛改前非,做個好人,守住心中那份正氣。

雖然陳鈔票也不認爲自己是個好人,但他要做個好人!

做個人難,做個好人更難,做個好男人,難上加難!陳鈔票此時算是明白這句話的真諦了,雖然他只到了第二階段。

片刻後……

“妹子,能喝一杯嗎?”陳鈔票轉頭看向那女孩兒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