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見林塵的目光一直望著柳青璇跟林溪,不禁皺著眉頭議論道:「這外院學生,該不會是想跟柳青璇還有林溪坐在一塊兒吧?」

「看樣子是了……」有個學生望著林塵的眼神,對周圍的人說道:「你們看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望著柳青璇跟林溪,這種目光很明顯就是傾慕,想跟柳青璇兩人坐在一起。」

有個學生淡淡的笑著,道:「他…註定會被柳青璇兩人冷拒。」 「被冷拒?」有個學生譏笑道:「你太看的起他了吧,他能不能走到最後一排還很難說。」

「這倒也是,葉驚天學長要阻攔他,此人定然走不到最後!」一人望著前方。

被三大校草罩著的日子 林塵還在繼續走著,而葉驚天已經站在了必經之路上,只要林塵想走到最後一排,那麼就必須要走葉驚天擋住的位置。

「滾下!」葉驚天雙目冷厲,對林塵厲喝一聲。

林塵依舊在慢慢走著,此時離葉驚天僅僅只剩下十個台階。

葉驚天的臉色難看無比,林塵竟然不理他,這特么不能忍!

林塵撇了他一眼,冷道:「滾!」

「找死!」葉驚天氣的臉色冰冷至極,他的身影陡然疾馳衝去,在接近林塵時,猛然揚起了一拳,狠狠的砸去。

林塵冷漠的望著他,抬手一拳迎上,只聽砰的一聲,林塵的一拳直接將葉驚天的拳頭給砸的發出了骨裂的聲響。

「啊……」葉驚天悶哼一聲,身形連連倒退,差點就摔在了地上。

此時。

場面一片寂靜。

九星武者的葉驚天竟然打不過這個神秘的外院學生。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這外院學生到底是誰?竟然這麼的厲害。

倒數第二排。

林非夜見到這一幕,不禁陰冷一笑,他早就料到葉驚天打不過林塵。

而他沒有提醒葉驚天,就是想讓葉驚天跟林塵之間的仇恨變的更大。

到那個時候,他就能跟葉驚天聯手對付林塵。

最左側的楚炎,他微皺著眉頭,原本他以為林塵就是個路人甲,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厲害角色。

最後一排的林溪則是在看著好戲,她對林塵有迷之肯定,認為同齡人當中,根本沒有人能打的過她的哥哥。

林溪這時添油加醋的對葉驚天不屑道:「葉驚天,就你這種貨色也想追求青璇姐?你連一個看起來比你還年輕還帥氣的外院學生都打不過,建議你改名,別叫葉驚天了,叫葉菜天吧…」

嘎嘣。

葉驚天氣的渾身顫抖,一雙藏在袖袍里的拳頭緊緊攥起。

林溪的話,猶如火上澆油,讓他的怒火變的更旺。

葉驚天目光冰冷的望著林塵,沉聲威脅:「我是帝都葉家的嫡系子弟葉驚天,你今天若是敢再向前一步,葉家定會要了你的命!」

「你認識葉之雲么?」林塵向前一步,望著葉驚天的眼睛,淡淡開口。

「他是葉家的將品煉丹師!」葉驚天冷聲道,不知道林塵為什麼突然會說這些。

林塵笑了一下,望著他開口:「若是葉之雲知道你攔著我的路,估計…他會將你打的半死吧…」

「哈哈哈……」葉驚天聽后,不禁大笑,笑的很是猙獰,他雙目森然的望著林塵,獰笑道:「三天之後丹師塔的將品丹師會來學院上一堂課,我倒是想看看,屆時葉叔會不會把我打的半死半活!」

葉驚天沒再阻攔,而是讓開了,他知道繼續攔截也只會讓他更丟臉。

通過剛剛的交手,他已經確定,他打不過林塵。

林塵淡淡的笑了笑,葉驚天想借葉之雲的手教訓他?這根本不可能。

林塵繼續向前走著,眾人的目光也一直關注著林塵,他們很想看到林塵被柳青璇、林溪冷拒的一幕。

尤其是想看到林溪損林塵的一幕,林溪的嘴真的太毒了,毒到他們都不敢隨便插嘴,免的被狠狠羞辱一頓。

葉驚天自然也是這麼認為的,雖然林塵比他強了那麼一點點,但他知道柳青璇跟林溪並不會看中這些。

此時。

林塵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排,且走到了柳青璇跟林溪的面前。

「起來,我坐中間。」林塵對柳青璇開口。

柳青璇撇了他一眼,不過並沒有起身。

眾人見狀,露出了一抹冷笑,果不其然,柳青璇沒有給林塵好臉色。

「坐這。」林溪站了起來,主動讓出了位置,且坐到了另一邊。

林塵走過去,揉了揉林溪的小腦袋,然後坐了下來。

眾人見狀,一個個石化。

瞪著眼睛的望著林塵三人,雖然柳青璇沒有站起來,但林溪卻是主動讓座了,而且柳青璇也沒有說什麼。

葉驚天的臉色陡然變的無比冰冷,雙目死死的望著林塵。

憑什麼林塵就能坐在那裡?而他不能!

一旁的林非夜面色平靜,他對眾人說道:「此人叫林塵,與林溪是親兄妹,所以他能坐在那裡!」

「什麼!竟然是親兄妹,原來認識!」眾人面面相覷,紛紛議論了起來。

「難怪他能坐在那裡,原來是親兄妹啊……」眾人露出恍然之色。

難怪林溪會有這樣反常的舉動,柳青璇也沒有拒絕,原來是一家人。

第二排的葉驚天聽后,猛然將目光望向了林非夜,咬牙切齒道:「你竟然知道他的身份,為什麼現在才說出來,你是故意的!」

葉驚天心中湧出了強烈的怒意,他哪裡不知道,他被林非夜給擺了一道!

他得罪了林塵,就相當於得罪了林溪,得罪了林溪就相當於得罪了柳青璇!

特么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林非夜。

林非夜面色平靜,淡淡的笑了笑,對葉驚天說道:「這麼激動幹什麼?你喜歡的是柳青璇,又不是林溪,更何況,林塵跟柳青璇是一對夫妻!」

「什麼!夫妻!」葉驚天的臉色變的更加難看,陰沉的都要滴出了墨汁,他喜歡的女人,竟然早就是別人的了。

為什麼!為什麼已經是人妻了!

眾人聽到這話,一個個再次石化。

柳青璇長的風華絕代,除了樣貌能讓無數男人瘋狂,那種冷冷淡淡,對一切漠不關心的樣子,更是讓人瘋狂。

放眼世間,誰不喜歡這種風華絕代,性格冷漠,武道天賦極其高的美人?

只有這樣的美人,在得到手的時候,才能有讓人十分滿足的征服感。

然而,這樣讓無數人夢之以求的美人,竟然已經是人妻了。

一個個的心在此刻心碎。

林非夜這時又開口道:「我所說的夫妻,只是他們自己說的而已,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夫妻,很快就會有答案了,因為……」

林非夜轉頭看了一眼林塵,笑著道:「我已經派人前往金龍鎮查探了…」 後方的林塵,面色平靜,望著林非夜,冷淡一聲:「沒想到你對我的事情還挺關注的,看來…上次將你打的半死,你並沒有長記性啊。」

林非夜聽后,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自從那天的事情發生后,他立即警告了林家的族人,不讓將他被林塵羞辱的事情說出去。

而現在,林塵這般的說出來,整個學院上萬名學生,都知道了!

一旁的葉驚天聽后,戲謔的望著林非夜譏諷道:「原來你被他打的半死不活啊,難怪這般的炕我!」

葉驚天懷恨在心,林非夜故意隱瞞林塵兄妹關係的事情,讓他很不爽。

如今逮到機會,自然要狠狠的羞辱一頓。

嘎嘣!

林非夜鐵青著臉,雙拳緊緊攥起,恨不得立即就衝過去將林塵給殺了。

但是他做不到,緊攥的拳頭無處可打。

眾學生面面相覷,原來林非夜跟林塵還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後方。

林塵面色平靜。

林溪在一旁嘰嘰喳喳的問了起來。

「哥,你這幾天去哪裡了?」

林塵笑著道:「去丹師公會待了一段時間。」

「有收穫嗎?」林溪問道。

「有。」林塵輕點了點頭,對林溪問道:「你這段時間過的怎麼樣?有沒有人欺負你?」

林溪露出委屈之色,道:「總是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人過來騷擾我跟青璇姐,雖然我都應付掉了,但是…很煩的。」

林塵輕笑著:「這說明你有魅力啊。」

「我的魅力…只為哥哥綻放。」林溪的委屈之色頓時全無,對林塵笑著道:「我跟青璇姐住在內院十八號院子里,不然你也住過去吧。」

「好啊…」林塵淡淡的點了點頭,跟林溪、柳青璇住在一起比較舒服點,比起現在所住的地方,要好上許多。

眾人聽到這話,一個個羨慕嫉妒恨啊。

林塵竟然能跟兩個美人住在一塊,他們恨不得自己就是林塵。

林非夜跟葉驚天的臉色都頗為難看,不過也沒有再說什麼,說的再多,也只會被丟臉。

這時。

教室門口走來了一名中年男子,這男子身著一襲白袍,臉色有些嚴肅。

眾學生看到這個男子時,不禁都齊齊站了起來,恭聲道:「見過古副院子!」

林塵見到這個中年男子時,眉頭不禁一挑,幾天之前,林溪跟個別人引發了衝突,最後就是這個中年男子出現,才將事情處理好。

講台上。

古副院長名為古雲風,他對眾人,淡淡開口:「都坐下。」

眾人齊齊坐下。

古雲風的目光望向了階梯最後排,看到柳青璇跟林溪的中間位置坐著一個青年時,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他記得林塵,當時林溪跟柳青璇還有林塵是一同前往學院考核的。

那個時候他一直待在暗處,直到林溪展露了驚人的天賦他才出現。

後來他向林溪詢問了一番,問林塵的身份,得知林塵跟林溪是兄妹,他也沒再說什麼。

但是!

當他知道柳青璇是六品雷屬性天賦的時候,心中已經有了其它的想法。

古雲風收回了目光,對眾學生緩緩開口:「此次所有學生都在,我作為學院的副院長,現在要宣布一件對你們很有意義的事情!」

久違了,沐叔叔 眾人目露期待,到底是什麼意義的事情?

古雲風停頓了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今年學院會開放學院的秘境,凡是能達到進入秘境要求的學生,都能進入!」

眾人聽后,一個個不禁小聲議論了起來。

「聽聞學院有一處險惡的秘境,裡面有奇珍異寶,甚至可能會有價值連城的丹藥,這到底是真的假的?」

「是真的,我聽長輩說,這秘境在許多年前發生過一場大戰,裡面有許多曾經的強者隕落在其中,裡面肯定會有強者留下的遺迹!」

周圍的人聽后,一個個露出了激動之色,若是進入了秘境,能得到不錯的機緣!

那樣更好啊!

說不定能因此,能讓他們變的更強。

講台上。

古雲風繼續說道:「這秘境裡面有不少好東西,丹藥、功法、武技,兵器,越是險地,其中的好東西就越多。」

古雲風停頓了一下,他目光掃視著眾人,嚴肅道:「後天開始,將會進行各種各樣的比試,有意志比試、武道比試、丹道比試等等…若是有表現突出的人,將會得到學院獎勵的一枚破王丹!」

轟!

這話一出。

幾乎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望著古雲風。

破王丹…

凡是在九星武將停留太久,遲遲不能突破武王境界的人,只要服用破王丹,就有六成的機率能突破至武王。

而武王,在整個帝國都很稀少,至於破王丹,那就更稀少了。

首先能煉製破王丹的人就很少,哪怕是丹王都未必能煉製。

破王丹屬於王品丹藥,丹王雖然能煉製王品丹藥,但想煉製破王丹,也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做到,只因為破王丹乃是王品丹藥中最難煉製的一種丹藥之一。

「破王丹!」葉驚天、楚炎、林非夜,一個個的雙目一凝,看起來無比凝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