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當邱春林接到他父親的消息后,神情憤怒,把辦公室里的工具全部砸個遍。

「我都已經做到這裡了,你讓我如何回去?」

邱春林心中那個怒啊,也不知該如何形容才好,原本他們的實力是強大無比的,卻竟硬生生被陸方給拖垮下來,隨著時間的發展,他們幫派的實力越來越強大,再任其發展下去的話,遲早有一天輸的人會是他們。

原本邱春林的意思是讓他父親出動所有的實力,以他們邱家全部的實力,絕對能把陸方手下的實力全部剷除,可他父親卻不願意這麼做,還給了他三天的規定,要是三天之後搞不定,就讓他回到京城裡,邱春林如何甘心?

「少爺,我覺得這件事沒這麼好處理,陸方並沒有想象中的這麼簡單,你沒有發現嗎?他們背後好像有人支持,哪怕是和我們進行打鬥了之後,天雲省的警察找麻煩的都是我們。」

在場一些比較有腦子的小弟分析到了這一點。

他們每次打鬥后,都會留下很大的殘局,一般都是兩方受到一定的麻煩,可從此至終,那些條子找麻煩的人都是他們,陸方那邊卻沒有受到半點阻攔,足以說明陸方背後還有其他人。

也就是因為他背後人的存在,導致拖到現在。

邱春林也在這一刻反應了過來,小弟不說還不要緊,一說起來他就想了起來,難怪有好幾次他們想出洞的時候都會遇到條子,他們這些黑勢力最怕的自然是條子。

害得他們一直拖到現在,都沒能發動正面的衝擊,現在想起來,好像這一切都是陸方搞的鬼。

「通知大家,今晚準備發動總攻,我就不相信了,今天晚上哪怕是條子來了,老子也得出擊搞死他。」

邱春林這次可是下狠心了,哪怕是再遇到條子,他也不會退隊。

「陸哥,邱春林那邊有很大的動靜,看來他們想發動總攻了。」

杜明一臉恭敬的對陸方說道,他的嘴角升起了一絲笑意,他知道陸方已經想好了計策,這一切都在算計中。

「既然這樣,你還等什麼,還不趕緊打電話通知??」

陸方的神色沒有半點著急,他們能撐到現在,完全是因為楊有為的存在,每次只要他那邊有動靜,陸方就會通知楊有為,讓他們派警察出來抵擋一下。

才讓陸方有機會帶著兄弟發展到現在,這其中陸方設了很多局,把他們那支部隊的人給引出來,滅殺了一半的人員,就算現在邱春林發動總攻,陸方也沒多少恐懼之意了。 夜晚逐漸降臨。

天空中掛著一個呈月牙形的月亮,月亮上發出淡淡的光芒,雖然不能提供太大的視線,但起碼不會到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

陸方一伙人所在的位置正處於雲海市最東邊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這個地方以前是一處龐大的工廠,不知道因為一些什麼事情早已倒閉,成為了陸方他們現在的陣地。

在離這個工廠不到兩公里的地方,正有一群浩浩蕩蕩的人員往這邊走來,這當中的人數起碼多達上千人,放在古代的話,堪比一支軍隊。

陣容非常強大,手中還拿著武器,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想拍什麼大片。

帶頭為首的正是邱春林。

邱春林身上滿是怒意,走在前面異常的威風,大有一種意氣風發的心態,今天晚上他準備對陸方發動總攻,準備一舉把陸方給拿下來,以免夜長夢多,拖了這麼長的時間,陸方的勢力正在慢慢壯大,要是任其發展下去,邱春林手中的勢力就不是對手了。

「大家都給我謹慎點,動靜這麼大,陸方肯定得知了消息,不過我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反正我們有壓倒性的勝利,今天晚上就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的實力。」

邱春林開口安慰了一下自己的手下,也好漲一漲他們的士氣。

就在這時候,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這個黑影在緩緩的往他們靠近,因夜色關係他們也看不清楚這個人是誰,邱春林示意小弟們停下來。

所有人的眼中都帶著濃濃的警惕。

無限之至尊巫師 隨著這個黑影慢慢的靠近,很快邱春林就看清楚了這個人的真面目。

「陸方??」

毒寵權妃:皇上,不可以 邱春林面色極其驚訝,他沒想到陸方在這種時刻會獨自出現在這裡,驚訝過後便是冷笑。

「陸方,你小子還挺有種的嘛,敢孤身一人前來這裡,你真的以為能一個人對抗我這一大群的兄弟?」

邱春林差點沒笑出來,在這個世上,根本不可能一個人能獨自對抗一千多人的存在。

「那是自然,我陸方向來都非常有種,只有你這種人渣是沒種的。」

黑夜中,陸方的面容逐漸出現在眾人面前,邱春林感到詭異的是,陸方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獰笑,在黑夜中顯得異常的詭異。

這樣的情況,讓邱春林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感覺。

這是什麼情況?

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勁,這小子敢獨自一個人過來,難道他認為自己有以一敵千能力?

不對,這絕對不可能。

很快,邱春林就否定了這個想法,這也太過於玄幻了。

「歡迎大家的光臨,你們不遠千里來到這裡,我陸方作為這裡的東道主,自然要好好的請你們吃上一頓飯。」

在邱春林疑惑不已時,陸方突然說出了如此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讓邱春林面泛疑惑:「你要請我們吃飯?好啊,我倒要聽聽,你要請我們吃什麼飯。」

「還能有什麼飯,當然是國家飯啊!!」

聞言,邱春林心中大驚,這時四周的燈光已經亮起,原本還是黑兮兮的夜晚,已經完全被燈光照亮,邱春林這才發現自己不知在什麼時候已被一大群的條子包圍。

現場的混混瞬間慌張了,混混最怕的就是條子,今天晚上他們全部都手拿武器,要是被擒住了,肯定少不了牢獄之苦。

「別動,全都給我舉起手,敢有異常的動作,就當場擊斃。」

在大家準備逃跑時,一個威嚴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楊有為帶著一群警察從旁邊出現在陸方身邊,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

在場的警察紛紛露出來,邱春林沒料到的是,警察人數多達500人,這當中還有很多人是武警大隊里的警察,他們手中都拿著槍支。

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小混混自然不敢有所動作,只能乖乖的放下手中的武器,舉械投降。

邱春林神情懵然,他沒想到陸方會如此卑鄙,在這種時候竟選擇報警,今天的動靜搞得這麼大,這絕對是經過周密的計劃。

總裁有喜①,全能老婆賴上門 原本他就知道陸方身後有人在撐腰,但他沒想到會是楊有為這個省公安廳廳長,一開始他的意思是過來把陸方這些人給滅掉,隨後再逃走。

一般的地下勢力都是這麼做的,要是真的有條子查到了他們頭上,他們也會隨意推出幾個小弟,讓他們承擔所有的責任,可眼下被捉個正著,他也沒法狡辯了。

「陸方,你這個卑鄙小人,居然聯合警察來做出這一切,你就不害怕這件事被傳了出去?」

邱春林咬牙切齒地說道,還好他手中並沒有拿著武器,就算被警察帶到警察局裡也不會有多大的罪名,他可以說自己是個帶路的。

不過他身後這些小弟就不可避免了,他們每人手中都拿著武器,這次的罪名已經完全成立了。

「邱春林,要怪只怪你自己太過於天真了,你就沒有聽說過兵不厭詐?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只要能捉住老鼠就是好貓。」

說完,陸方哈哈一笑,隨後轉身離開了這裡,只留下一臉憤怒的邱春林,因為陣容過大,混混人數多達數千人,楊有為特意通知雲海市的警察廳過來把這些人給分批帶走。

這一件事很快就被傳了出去,第二天一大早就上了新聞和頭條。

這個信息很快就被傳到了京城邱家的耳中。

還是這個書房,這個人物,臉上的表情卻變了。

老者已經徹底的憤怒了,正在書房裡大發雷霆:「這混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我給他三天的時間,讓他好好的周旋一番,沒想到卻鬧出了如此一個大禍端。」

邱新陽怒火中燒,他們生意正遭受到嚴重的打擊,處於手忙腳亂的狀態中,沒想到這個節骨眼上他兒子邱春林還做出了如此魯莽的事情。

直接讓他損失了一大部分的人員,連他兒子都進入了警察局裡,邱新陽不得不派人過去保釋他兒子,這次的事情讓他怒了。

「家主息怒,少爺他這樣也不過是無奈之舉罷了,老爺給他的時間只有三天,隨著陸方的實力越發展越強大,再加上家族的生意受到了攻擊,少爺也是為了給老爺您排憂解難。」

老管家還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樣。

「排憂解難?真是好笑,壓根是給我找麻煩!他還不知道我們現在處於一個什麼樣的處境,如今損失了這麼大一部分實力,我們豈不是更不是陸方的對手?」

邱新陽心頭那個氣啊,想想他這個兒子就感覺生氣,再怎麼說年紀也30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做事一點都不成熟,整天讓他操心,也不知將來怎麼承擔這份家業。

「準確來說,少爺的做法出發點是好的。」

南柯一婚 「算了,還是別提這小子了,把他接回來后就讓他呆在家裡吧,這幾個月都別讓他出門了,眼下我們生意和實力變得如何了?」

邱新陽在乎的還是邱家如今的實力,畢竟實力決定一切。

老管家沉默了一會,隨後緩緩的開口說:「我們的情況非常不好,生意上受到重大的攻擊,我們的地下勢力也因少爺這次的舉動,鬧得人心惶惶,陸方那邊的實力不停在壯大,因為這次的事情打響了他們的名聲,實力一天比一天強,若再這麼下去,遲早有一天輸的會是我們。」

邱新陽心中一陣憤怒卻無可奈何,這一切都因為他生意上受到了大衝擊,弄得手忙腳亂的,妙浩還真是一個商業天才,房地產方面的生意進軍力度很大,讓他們根本無從防守。

這些混蛋根本就是在做虧本生意,比如他們新開的一個樓盤,邱家也開發樓盤,可妙浩那邊的售價低了三分一。

在這個社會中,誰都想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產,在這個寸土如金的地方想取得一套房產,必須花費巨大的資金,可妙浩的動作卻吸引了大家的眼球,這低廉的價格受到了大家的哄搶,蓋一棟樓的資金大約需要5000萬左右,而一棟樓賣出去的價格幾乎達到一個億有多,也就是說利潤是翻倍的。

如今被妙浩這麼一搞,一切都亂套了,他的經營方法完全不一樣,他們建造的價格是5000萬,整棟樓賣出去也不過是六七千萬,這當中的利潤不過是一兩千萬,他們還在不斷開發樓盤。

這樣的打擊,對他們的房產來說絕對是最為致命的。

一直以來,他們都是走高端路線的,妙浩也是以這種形式來經營,不過人家的價格硬生生比你低了三分一,傻子也知道該再怎麼選。

最重要的是大家的口碑,經過這段時間的競爭,妙浩已經得到了大家的許可,說他是一個很有良心的商人。

邱家其他的產業也受到了攻擊,不過攻擊的程度沒有房地產方面的生意厲害罷了。

再照這樣下去的話,邱家的房地產業將會被妙浩給擊潰,邱新陽也是一副憂心衷衷的樣子,頭大頭了。

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邱新陽也沒空理會這邊的地下勢力,他全副心思都落在生意方面的問題,生意才是王道,一個家族裡想要富強起來,想有更多的發展,必須要有經濟來源。

轉眼間,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妙浩攻擊的手段不但沒有減弱,反而變本加厲,不斷開發樓盤不斷銷售,在房地產方面很快就成為了巨大頭的存在,眼看就要取代他們邱家的地位。

邱新陽心中也不知有多麼的著急,邱家房地產方面一落千丈,人家不停的降價,把他們逼上絕路,再這麼下去的話,邱家就得和房地產事業說再見了。

只見邱新陽坐在書房裡緊緊的盯住虛空:「陸方,你實在是太過分了,虎父無犬子,我真是太小看你了,不過你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把我擊敗。」

說到這裡,邱新陽眼中露出了一絲狠色,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手機……. 看著邱家被打壓得這麼境界,陸方心裡很是舒坦,手中的發展也沒耽擱,一直都在征服,經過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整個天雲省已經是陸方的天下了。

在陸方的統領下,天雲省的治安和紀律比起以前來說,絕對要好上一百倍,已經沒有了那些非法交易的存在,那些小混混也不會隨意出去街道上收保護費,打人之類的,讓陸方得到了很大的民心。

陸方也沒有因此驕傲,他知道邱家肯定沒有想象中這麼簡單,雖然眼下自己發展的勢力很強大,可想把邱家弄下來,還得一番苦心。

苦了一個月,陸方心裡有些疲憊,和兄弟們說了一聲之後,就回到了天陽市,準備看一看三女。

陸方回到天陽市后,心頭訝然,因為天陽市有了極度的發展。

和他第一次來這個城市有了很大變化,天陽市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得到了飛速的發展,人流量猛增,街道更是繁華。

看著這樣的改變,陸方也沒有叫計程車,一路走走看看,緩緩往程月婷公司走去。

現在程月婷的公司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這段日子她一直在對邱家旗下事業發動攻擊,這也帶動了他們公司的發展,她的已經不再是那個剛剛上市的小公司,而是龐然大物了。

單單是寫字樓就足有好幾個籃球場般大小,公司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得到了飛速發展,已經把旁邊幾棟高樓大廈一併買了下來,充當他們的寫字樓。

陸方來到公司門口時,被一個年輕的保安給攔住了。

因為公司大了,之前的保安根本不夠用,新增了很多的保安,他們根本不知道陸方的存在,攔下陸方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還好,這些保安的態度還算可以,沒有和陸方對持,而是詢問陸方有沒有預約。

陸方話不多說,拿出了手中的電話,撥通了妙可可的電話。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個好聽的聲音:「哥?怎麼你才想起給我打電話?」

語氣中頗為不滿,但不得不說,經過這段日子的鍛煉,妙可可的聲音出現了一些明顯的變化,少了幾分稚氣多了幾分成熟,這聲音比起以前那精靈古怪的聲音,更誘人了。

「之前我不是一直在忙嗎?連拿手機的時間都沒有,好了,先不要說這麼多了,我在你們公司門口,不過被保安攔住了,你出來接一接我吧。」

「什麼,哥你來到我們公司門口了?好,你等著,我立刻下去!」

妙可可充滿驚喜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起來,沒等陸方再次說話,就聽到電話里傳來了一陣忙音,這風風火火的樣子讓陸方哭笑不得。

看到陸方打電話,這些保安也沒說什麼,而是回到他們的崗位上,像這種事情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要是陸方真的認識公司里的人,到時自然會有人過來接他,要是沒有,就算陸方在這裡站上一個下午他們也不會讓步。

大概過了兩分鐘的時間,一個俏影突然出現在門口,當這些保安看到這個身影時,不由得肅然起敬,隨後齊聲叫了一聲:「妙總好!」

看到這些保安,妙可可才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原本充滿驚喜的臉色也平靜了下來:「嗯,趕緊開門,讓我哥進來。」

此言一出。

現場的保安就驚訝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陸方會是他們公司三大老闆之一妙可可的哥哥。

要知道陸方衣著平凡,根本就不像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可人家偏偏是妙可可的哥哥,這也讓他們心中一陣慶幸,還好剛才沒有對陸方惡言相對,不然他們就不用幹了。

「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剛才…….」

剛才攔下陸方的那名保安開口抱歉,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陸方伸手打斷了:「沒事,這點我能理解,你是一個盡忠職守的人,值得讓人尊敬,從今天起,你就向上升一級吧。」

聞言,這名年輕的保安頓時有點懵了,他不明白陸方這樣說是什麼意思,臉上帶了一絲尷尬…….

陸方只是妙可可的哥哥,根本不是公司里的話是人,就算他這麼說,也不能代表公司里的決定,畢竟除了妙可可之外,還有兩個老闆的存在。

「你還愣在這裡幹嘛,?我哥都這麼說了,你就向上升一級吧,小隊保安的隊長就由你來當。」

妙可可已經成熟了許多,她看懂了這名保安尷尬的臉色,一臉不在意的開口宣佈道。

…….

「哥,你可不知道,這幾個月里我可是想死你了,你怎麼現在才來看我?」

妙可可親密的挽上了陸方的臂彎,如同小女孩般往公司里走去,若沒有妙可可帶路,陸方還真不知該往哪裡走,這附近的幾棟高樓大廈都已經成為了他們的辦公大樓。

「是嗎?我就知道妹妹非常乖巧!你放心,哥一定會很好的獎勵你。」

對於妙可可,陸方非常的溺愛,他們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深厚,可陸方卻沒有發現,妙可可眼中露出了一絲不滿。

隨之嘟著可愛的小嘴:「那好,我要哥你陪我吃飯,逛街看電影。」

「沒問題,不就是……等等,咳咳!可可,這樣做好像不太好吧,我們兩個可是兄妹,這種事情就只有情侶之間才會去做,我身為哥哥自然不會介意,要是給你造成一些緋聞的話……」

陸方說到一半時才反應了過來,這種事情當然是情侶之間做的,他和妙可可做這般親密之事,像是有些不太合適,從小到大陸方只是把妙可可當作妹妹,哪怕他們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

不過妙可可不理會這些:「我不管!我就是要哥你陪我去吃飯逛街看電影,不然的話我就要生氣了。」

說到這裡,妙可可還裝作一副生氣模樣,把可愛的頭傾向一旁。

這把陸方弄得哭笑不得的,只能點頭答應下來,妙可可這才作罷,只是陸方沒發現,妙可可迷人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皎潔。

陸方回來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李初陽和程月婷二女耳中,本在認真工作的兩女,完全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特別是程月婷,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陸方了。

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她感覺自己除了工作之外,其他的時間都在想念著陸方,腦子裡全都是陸方的模樣,每當她看到街道上一些恩恩愛愛的情侶,腦海中都會不由自主的出現陸方的身影。

這讓程月婷非常苦惱,只能用工作來陶醉自己,現在陸方回來了,她豈能剋制住自己的心情?

但身為公司總裁,她還是得注意一下形象,強行平穩住心中的激動,坐在辦公室里等待陸方的到來。

而陸方並沒有第一時間來到程月婷的辦公室,和妙可可逛了一圈之後,就來到了李初陽的辦公室。

經過了解,陸方發現公司里有三個老闆,程月婷妙可可和李初陽三女,一開始她們兩人進入公司時,磨合不夠,起了一些不必要的爭吵,不過隨著時間的發展,她們很快就平和了下來,三人的關係算得上融洽,李初陽也慢慢融入了這個角色,成為了公司里的一名經理。

對待公司里的大小事務也非常的有經驗,已經能獨自處理公司裡面的大小事務,還處理得很出色。

當陸方出現在李初陽辦公室里時,李初陽眼眶忍不住泛紅,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思念,快速移動步伐撲進了陸方的懷中。

感受著懷中的佳人,陸方會心一笑,然後伸出手輕輕在李初陽後背撫摸:「你這小丫頭,我才離開這麼一點時間,你就這麼想念我了嗎?」

「嗯!」

出乎陸方的意料,李初陽沒有一點矜持,直接開口承認了,這讓陸方感覺有點意外。

「之前我等了你七年的時間,我不想再遭受那樣的痛苦,我這輩子就算是死,也要待在你身邊。」

李初陽趴在陸方懷中柔聲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柔情和堅決。

「嗯,你放心好了,這輩子就算你想離開我,我也不會讓你離開的,不過…..」

「我都知道。」

沒等陸方把話說完,李初陽就從陸方的懷中出來,打斷了他口中的話,讓陸方有些不解。

「你知道??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嗎??」

陸方有點不敢相信,他剛才可是準備和李初陽坦白,除了她之外還有程月婷的存在,還和程月婷發生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陸方,你和月婷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這些我都已經不在乎了,只要能好好的待在你身邊,一切都已經足夠了,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平凡的人,你身邊的女人不會少,我只奢求你心裡有我的位置就夠了。」

李初陽早在這幾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想明白了,她知曉了程月婷和陸方之間的關係,畢竟公司里都已經在傳了。

一開始李初陽知道這個消息時,心中非常憤怒,有好幾次她都想要離開這裡,但隨著時間的發展,在和程月婷的接觸下,她的心態慢慢改變了,再到後來,陸方的名聲越來越大,他的勢力越來越強,她才知道陸方不是一個普通人,想來這一定是他在七年的時間裡受到的銳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