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師,您這就走啊?要不再坐一會兒!至少也要吃頓便飯啊!”夏柏明笑眯眯地說,語氣中充滿了客套。

“夏叔叔,真的不行啊!你剛纔也聽到了!我晚上還有事情呢!”秦巖擺了擺手說。

夏柏明點了點頭:“雪尼,你去送送秦大師!”

夏雪尼當即答應下來:“好的!秦大師,請跟我來!”

秦巖跟着夏雪尼向車庫裏面走去。

上了車,秦巖將皮箱當寶貝似得抱在懷裏,他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回到學校,秦巖遠遠的就看到張迪和柳佳允站在一起,兩個人有說有笑,模樣十分親密。

張迪動作好快啊!想不到這麼快就將柳佳允勾搭上了。

秦巖剛準備叫張迪,兩個法學系的男生突然擋住了秦巖的去路。

“我去!我以爲是誰呢?這不是秦巖嗎?”

“秦巖,你難道忘了大明湖畔的李芸芸了嗎?對了!李芸芸現在已經被我玩膩了,你可以當備胎了!”

說罷,這兩個人就哈哈大笑起來。

這兩個傢伙是法學系有名的富二代,一個叫馬亞楠,一個叫趙鵬飛,經常打着愛情的名義玩弄女生。

秦巖之前追過李芸芸,但是李芸芸看不上秦巖,因爲秦巖是農村出來的,不但沒有錢,而且穿着也土。

後來李芸芸跟了馬亞楠,還坐在馬亞楠的寶馬車裏面羞辱秦巖,說她寧願坐在寶馬裏面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

一個月後,李芸芸來找秦巖說她被馬亞楠的外表迷惑了,覺得還是秦巖好,還要補償秦巖,非要拉着秦巖去開房。

剛開始秦巖不願意去,覺得兩個人之間如果有真愛,並不一定要上牀,李芸芸卻強行將秦巖拉進了紅太陽大賓館,並和秦巖抱在了一起。

十幾分鍾後,賓館房門被一腳踢開了,馬亞楠帶着一幫人衝了進來,將秦巖狠狠地揍了一頓,然後摟着李芸芸離開了。

後來秦巖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原來李芸芸和馬亞楠發生口角了,她爲了氣馬亞楠,同時找藉口和馬亞楠和好,就讓秦巖當炮灰,把秦巖拉進了紅太陽大賓館,然後再讓閨蜜給馬亞楠打電話說秦巖強迫她。

馬亞楠以爲李芸芸真的被秦巖強迫了,就帶了一大幫人將秦巖打成了血人。

可是這件事情之後,李芸芸不但不感激秦巖,還在私底下和閨蜜說秦巖是白癡,活該捱打。

再後來李芸芸懷上了馬亞楠的孩子,馬亞楠卻一腳將李芸芸踢開了。

李芸芸又來找秦巖,說她已經打胎好幾次了,大夫說了,如果這一次再把孩子打掉,她以後就不能再要孩子了,所以她想和秦巖在一起,並且把孩子生下。

聽完李芸芸的話,秦巖被氣樂了。

我去你嗎的!你即便是女神,也不能這麼不要臉吧!你懷了別人的孩子,卻讓我來當爸爸,你以爲我真是冤大頭啊!你真的以爲我是傻-逼啊!

老子是男人,是一個有骨氣的男人。老子如果接受了你,接受了你肚子裏面的野種,老子他嗎的以後還能直起腰走路嗎?

秦巖當時就對李芸芸說了一個字:滾!

這件事情就發生在秦巖遇到葉嫣的前兩天。

秦巖原來以爲這件事情過去了,想不到今天居然在這裏遇到了仇人馬亞楠,以及他的損友趙鵬飛。

法學系和計算機系離得比較遠,秦巖覺得他遇到馬亞楠肯定不是偶遇,而是馬亞楠故意在等他。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秦巖冷冷地問。

馬亞楠沒有直接回答秦巖的話,眼神戲謔地看着秦巖:“秦巖,李芸芸現在整天都念着你想着你,你趕快去安慰安慰她受傷的心靈吧!你不是號稱暖男嗎?”

趙鵬飛同樣眼神輕蔑地看着秦巖:“秦巖!雖然李芸芸現在是殘花敗柳,但是我覺得像你這種吊絲也就適合當備胎!你還是收下老馬這份禮物吧!如果老馬不幫你把李芸芸的肚子搞大,你這輩子也不可能聞到她褲襠裏面的味道!”

說罷,馬亞楠和趙鵬飛再次哈哈狂笑起來。

看着兩個人渣張狂的樣子,秦巖不由攥緊了拳頭。

“秦巖,實話實說,老子遇到麻煩了,李芸芸這個賤女人爲了套住我,居然用自殺威脅我。如果你接管了她,等你畢業後兄弟我肯定讓我爸給你找一份好工作!”馬亞楠戲虐地說。

“秦巖,老馬家的實力你也知道,給你在市教育局找一份穩定的工作那是輕而易舉。只要你接管了李芸芸,並且誘騙她打掉胎,不但畢業後有工作,老馬還會給你一部分補償金!”

趙鵬飛一邊說着,一邊從兜裏面拿出兩萬塊錢,“啪啪啪”地砸在手掌上。

“看到沒有,這是兩萬塊錢,你小子肯定沒有見過這麼多錢吧!只要你誘騙李芸芸打掉胎,這兩萬塊錢就是你的了!”

趙鵬飛挑起眉毛得意洋洋地說。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王八蛋,在今天之前,老子還真的沒有一次性見過兩萬塊錢,但是很不幸,老子剛纔不但見到了兩萬塊錢,還拿到了五十萬。 “哼!收起你的臭錢!不就是兩萬塊錢嗎?給老子拿開!”秦巖面無表情地說。

“哎呦!就你還想裝逼啊!你爸媽種一年地都不可能掙兩萬塊錢!”趙鵬飛眼中閃過一抹譏諷的神色。

“是不是覺得少?老子再給你加兩萬!”趙鵬飛一邊說着,一邊又從口袋裏面拿出兩萬塊錢,“啪啪啪”地敲在手心上,用輕蔑至極的眼神看着秦巖。

好像秦巖在他眼中不過是螻蟻而已,他隨便一腳就能將秦巖踩死。

秦巖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趙鵬飛:“趙鵬飛,你這個狗腿子,你的骨頭是不是從生下來就這麼賤?專門給馬亞楠當哈巴狗!”

趙鵬飛雖然也是富二代,但是他們家和馬亞楠家不是一個檔次。

馬亞楠家是大開發商,趙鵬飛家是小建築商,趙鵬飛他爸想吃飯要看馬亞楠他爸的臉色行事。

趙鵬飛也是這樣,看起來和馬亞楠是好朋友,其實他一直都是馬亞楠的馬前卒。

聽到秦巖的話,趙鵬飛氣不打一處來。

這戳到了他的痛處,他爸爸的確經常提醒他,讓他好好的討好馬亞楠,讓馬亞楠在馬亞楠爸爸面前多美言幾句,好讓他們家從馬亞楠爸爸手中多拿幾個工程。

只有這樣,他爸爸才能掙到錢,而趙鵬飛才能花到錢。

爲了實現目的,趙鵬飛也的確是這樣做的,不但打架的時候幫馬亞楠擋拳頭,就連馬亞楠泡完的女人都是趙鵬飛去收拾殘局。

所以很多人都給趙鵬飛起了很多非常好聽的綽號,有的叫他哈巴狗,有的叫他破抹布,有的叫他無恥趙。

總之,趙鵬飛的綽號多達十幾個。

“你再說一句!”趙鵬飛急眼了,憤恨無比地看着秦巖。

“鵬飛!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咱們是來找人辦事的,不是來打架的!你說是不是?”馬亞楠將手搭在趙鵬飛的肩膀上,笑着拍了拍趙鵬飛的肩膀。

其實馬亞楠也很想狠狠地羞辱秦巖,但是他怕秦巖是一根筋,萬一激怒了秦巖,秦巖不幫他接收李芸芸他就虧大了。

趙鵬飛這個傻缺,明明就是老子的一條狗,非要裝大尾巴狼。也不看看這是什麼時候,難道想壞老子的事?

秦巖這個傻缺居然還有一點小骨氣,不過他遲早也會跪倒在老子的淫威之下。等他幫老子搞定李芸芸,老子絕對找一幫人打的他不知道姓什麼。

“那是!那是!”趙鵬飛不敢忤逆馬亞楠,當即裝出爽快的樣子笑起來,其實他心中卻恨透了馬亞楠。

馬亞楠你這個王八蛋,你給老子等着,總有一天我要將你踩在我的腳下,讓你給老子唱征服。

“秦巖,這樣吧!我給你十萬塊錢,你給老子把李芸芸搞定!好了,就這麼定了!”馬亞楠頤指氣使地說。

那口氣充滿了不容置疑,似乎秦巖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九陰大帝 “這四萬是定金!給他!”馬亞楠拍了拍趙鵬飛的肩膀。

趙鵬飛點了點頭,走到秦巖面前準備將四萬塊錢塞到秦巖的手中。

秦巖向後退了一步,冷笑起來:“馬亞楠,我今天只想對你說一個字:滾!”

這個“滾”字秦巖雖然說的聲音並不大,但是這個字秦巖卻說的鏗鏘有力,充滿了男子漢氣概。

此時此刻,學校大門外,夏雪尼和耿瑤瑤正坐在車上看着秦巖。

剛纔秦巖下了車,她們準備目送秦巖離開,想不到卻看到了馬亞楠欺負秦巖的這一幕。

“瑤瑤!秦巖好像被馬亞焙的弟弟馬亞楠欺負了!咱們要不要過去幫忙?”夏雪尼問。

馬亞焙正是劉思思的男朋友,馬亞焙玩完了劉思思就去追耿瑤瑤,也正是因爲這件事情,劉思思使用卑鄙的手段對付耿瑤瑤。

一想到馬亞焙,耿瑤瑤就氣不打一處來。

“走!我們去幫秦巖!”耿瑤瑤走下車向秦巖走去。

夏雪尼也趕快走下車跟在耿瑤瑤身邊。

學校裏面,馬亞楠因爲秦巖一個“滾”字,他動了真怒。

嗎的,給臉不要臉,你真以爲老子有求於你你就吊了嗎?你等着,等你給老子辦完事,老子弄死你。

馬亞楠雖然心中這樣想,但是他卻並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換上了一副笑臉:“怎麼?覺得錢少嗎?這樣吧!我給你二十萬吧!”

“老子不稀罕!”秦巖一字一句地說。

“老子也是有錢人!”秦巖再次一字一句地說。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亞楠和趙鵬飛對視了一眼,同時搖着頭哈哈大笑起來,好像秦巖說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

秦巖看着他們張狂到極致的樣子,突然做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決定,對着四周的同學大聲吼起來:“同學們!同學們!過來領錢了!我秦巖今天心情好!我要給大家發錢!”

聽到秦巖的話,周邊的學生出於好奇,立即圍過來一圈。

馬亞楠和趙鵬飛心中詫異不已,不知道秦巖要幹什麼。

“砰”的一聲,秦巖打開了皮箱,露出了裏面一摞摞紅色的百元大鈔。

看到這麼多錢後,所有的人都驚呆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一摞摞錢。

特別是馬亞楠和趙鵬飛,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秦巖將裏面的錢拿出來,撕開封條向着半空中撒去。

一摞摞錢被拋向半空,當被拋到最高處後,就像天女散花一樣散落下來。

秦巖語氣平淡地說:“誰搶到是誰的!”

秦巖話音剛落,四周的學生就像瘋了一樣,紛紛向飄飛的錢搶去。

張迪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他一邊搶錢,一邊破口大罵起來:“我草!秦巖,你瘋了吧!你不要給老子啊!我真想曰了你!”

“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錢?”馬亞楠不敢置信地說。

“你他嗎的瘋了吧!”趙鵬飛他爸即便是建築商,也不敢像秦巖這麼豪氣。

婚夫不請自來 秦巖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冷笑:“人活一口氣,我爲了這口氣就願意這樣做,難道不行嗎?”

秦巖這句話雖然說的非常平淡,但是霸氣側漏、擲地有聲。

其實秦巖也不想這麼做,但是爲了這口氣,秦巖拼了。

更何況秦巖深信,他以後還會掙更多的錢,這五十萬根本不值一提。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亞楠和趙鵬飛臉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你麻痹!你不要給老子啊!那樣也很霸氣的!你現在撒的滿地都是,都便宜了別人!你懂不懂肥水不流外人田!”

張迪一邊搶錢一邊破口大罵,他覺得秦巖腦子裏面缺根弦。 不一會兒的功夫,五十萬被全部撿完了。

直到此刻,學生們才反應過來,一個個仔細地打量起秦巖,想看看這個狂撒五十萬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牛逼人物。

爲了一口氣,居然狂撒五十萬!有錢人的世界太霸氣了!我以後也要當有錢人。

可是他穿的好像有點普通吧!

貼牌褲子,地毯襯衫,怎麼看都不像有錢人啊!難道是一個低調的富二代?

現在這種有錢卻低調的富二代太少了!

不對!我他嗎的差點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如果這個傢伙低調,估計也不會幹出這麼瘋狂的事情了。

這就像那些開着寶馬奔馳的傢伙,卻拿着一把破吉他在地下通道當流浪歌手一樣。

這絕對是高調,高調的不能再高調了。

最重要的是這傢伙面對的還是馬亞楠和趙鵬飛這兩個富二代!趙鵬飛倒是比較普通,他爸就是一個建築商,可是馬亞楠那是大開發商的兒子啊!咱們保市將近一半的樓盤都是他們家開發的。

敢和馬亞楠這樣的人對着槓,那絕逼不是一般人啊!

可是這傢伙明明這麼有實力,我們在學校這麼長時間,居然對他一無所知,可見這傢伙很低調。

不過剛纔這傢伙揮手間五十萬天女散花,那絕逼是高調啊!

難道人家是一般情況下低調,遇到事情了就高調?

這樣的人以後絕對不是一般人啊!

如果秦巖知道有人把他當成了富二代,他絕對會在心中悽然苦笑的,他爸媽辛辛苦苦種地一年也不一定能掙兩萬塊錢。

其實秦巖現在也有點後悔了,那可是五十萬啊!五十萬是一個什麼概念,相當於他爸媽辛辛苦苦種地二十五年的收成。

要怪只能怪他剛纔太激動了。

這就像一個老實人被惡霸逼急了,在情不得已下殺了惡霸一樣。

剛纔秦巖也是這樣,他被人壓迫的時間太長了,急需要一個契機來證明自己不是懦夫,不是孬種,更不是軟蛋。

不過後悔已經沒有用了,因爲該做的事情已經做了。

秦巖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再掙五十萬,甚至五百萬,好好的孝敬父母,讓父母過上無憂無慮的好日子。

這一幕也被耿瑤瑤和夏雪尼看到了。

她們兩個簡直驚掉了下巴,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她們怎麼也想不到,秦巖將剛剛拿到手的五十萬撒出去,就爲了爭一口氣,就爲了狠狠地羞辱馬亞楠和趙鵬飛。

不過耿瑤瑤卻堅定的站在秦巖這一邊。

秦巖,我挺你,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

夏雪尼則滿眼異彩地看着秦巖。

這個秦巖好特別啊!這五十萬對他來說應該是個天文數字,可是他爲了爭一口氣,居然全部撒給了其他學生,這一份霸氣就是我老爸也自愧不如!他以後絕對會變成一個大人物。

“亞楠哥,我們……我們怎麼辦?”趙鵬飛回過神,不知所措地問,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馬亞楠想了想,眼中閃過一絲陰狠與狡黠,突然指着秦巖說:“秦巖,好啊!你小子居然敢偷錢!說,你小子從哪裏偷來的這麼多錢?”

這小子一家人在土裏面刨食,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這錢不是偷來的,就是搶來的,我一會兒給我二舅打電話,讓他把這小子抓起來好好的審問審問,說不定還能讓我二舅立一個大功。

想到這裏,馬亞楠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殘忍又戲虐的陰笑。

馬亞楠二舅是一名警察,雖然不是什麼大官,但是也是一名隊長。

別看隊長的級別不高,但是能辦很多實事。

“對!說!你一個鄉下窮小子,從哪裏偷來的這麼多錢?”趙鵬飛立即跟着附和起來。

“我覺得是搶來的!”馬亞楠又給秦巖重新安了一種罪名。

搶劫比偷盜的罪名大多了,搶劫五十萬那可是要槍斃的,但是偷盜五十萬,最多也就是十多年。

馬亞楠覺得,要麼不整秦巖,要整就整死。

“對!你小子是從哪裏搶來的!”趙鵬飛就像狗一樣,馬亞楠怎麼說,他怎麼跟着應。

圍觀的學生們有些看不懂了。

什麼?這小子的錢是搶來的?不可能吧!誰會把搶來的錢撒給大家啊!除非是腦子有病。這肯定是栽贓嫁禍。

也有幾個知道秦巖底細的人,覺得馬亞楠說的很對。

秦巖在他們系那就是貧二代的代名詞,別說五十萬,就是五萬也沒有見過。

“怎麼?想玩陰的?”秦巖冷笑起來,眼中滿是不屑。

“王棟,你說一說,秦巖是個什麼樣的人?”馬亞楠一眼就看到了秦巖的同班同學王棟,當即指名道姓地讓王棟出來作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