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忍不住白了周雨晴一眼,道。

「對面站著的明眼有兩個,但是在下面隱藏著的卻有四個,總共六把手槍,三把微型衝鋒槍,而且他們都不是站在一起,一旦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出事了,另外的五個人也能夠迅速的反應過來,你覺得你一個人能夠擋得住他們五個嗎?」

秦穆然的話,直接便是一盆冷水般地潑在了周雨晴的腦門上,頓時便是讓她冷靜了下來。

順著秦穆然所示意的那幾個人看去,果然,周雨晴發現那幾個人確實是存在著貓膩的。

通過這些部署,周雨晴幾乎可以確定,這群人是訓練有素而且有著明確部署計劃的組織。

「救人的前提是保證自身安全,機會只有一次,若是不能做到一擊必殺,一旦等他們反應過來,足夠把你打成篩子了。而且一旦發生槍戰,一不小心打穿什麼的話,大小姐,現在可是在高空,要是就這麼交手的話,我們可就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秦穆然如此有條有理地說著,但是卻發現,周雨晴的那一雙眼睛閃爍著光芒在緊緊地盯著自己,那種光芒,看起來就好像是餓了一個月的孤狼一般,突然看到獵物時的激動,這讓秦穆然下意識的全身警惕了起來。

這小妞想要幹什麼?

「你……你盯著我幹嘛!你想幹啥!我跟你說我不會從的,空震我可沒嘗試過,更何況還是如此境地!」

秦穆然下意識退了一步問道。

「空震你大爺的!腦子裡一天到晚想這些亂七八糟的!秦穆然,你還說你不想著救人,如果你不打算救人,你觀察的那麼仔細幹什麼,還分析的頭頭是道的!」

「我這不是順便分析了下嘛,而且你說的話,我覺得因果關係不對,誰說我分析了就代表我要救人的,我還喜歡分析美女呢,就代表我一定要吧她給睡了?」

秦穆然強詞奪理地說道。

「少給我說這些,都什麼時候了。老實交代吧,你有什麼計劃。」

如果可以的話,周雨晴一定毫不猶豫地一腳踹向秦穆然。

「等,在等一個合適的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

秦穆然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收斂了臉上那玩世不恭的樣子,出現少有的正經神色。

「那我能幫你什麼?」

周雨晴問道。

「你啊,要求不高,只要幫我解決掉後面的那兩個二逼,行不?」

秦穆然對著站著的兩個青年,分析了下后,說道。

「沒問題。」

周雨晴看了看剛才持槍的青年和另外一個,戰鬥力估計也就那樣,對她來說還是小意思的。

爺的掌刑女官 「那行,等我信號,就動手。」

秦穆然目光迅速地鎖定住隱藏在乘客之中的恐怖分子,感覺他們也快向著自己這邊走來了,對著周雨晴小聲地說道。

「嗯!」

周雨晴點了點頭,此時他的目光已經聚集在了剛剛秦穆然所指的那兩名青年的身上。

這個時候,那兩個人距離她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若是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並且讓其他的幾個人還沒有支援便是解決掉這兩個人的話,對於周雨晴來說,這還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即便這兩個人的戰鬥力看起來並沒有那般地高。

秦穆然目光看著四周,卻是發現,隱藏在乘客中的恐怖分子,已經悄悄走出來了幾個人,他們向著秦穆然這邊走了過來,不過,秦穆然已經悄悄地解開了纏繞在身上的安全帶,方便一會兒自己那猶如雷霆般地出手。

這個時候,一名青年持著手槍已經走到了秦穆然前面那個白髮蒼蒼的老爺爺面前。

他抬著手槍,指著老頭道:「來,老爺子,把你身上值錢的傢伙都交出來吧!」

「我……我沒有錢!」

老人家活了大半輩子了,什麼時候見過這個場面,黑漆漆的槍口指著自己,頓時臉色便是被嚇得慘白,雙目無神,嘴唇都在哆嗦。

「你沒錢?沒錢還能夠坐的起飛機?你當我三歲小孩啊,好忽悠!」

持槍的青年顯然是不會相信老爺子這一套說辭的,他接著說道:「現在誰不知道,在夏國,最有錢的就是你們這些老傢伙們,一個個天天跟做賊一樣藏著掖著的,等家底都拿出來的時候,那樹木能把人給嚇死!」

持槍青年滿臉不相信地看著面前的老爺子說道。

「我……我真的沒錢!」

老爺子看到持槍青年手中的槍,心裡更是一緊。下意識地便是將身體向後挪了挪,同時手中的包也是不由自主地握緊了幾分。

老頭子的這個舉動,自然也是落到了那名青年的眼中,他嘴角微微上揚,咧嘴笑道:「老頭兒,還說沒錢,你那麼緊張你手裡的包幹嘛?我看錢都在這個包里吧!」

說著,持槍青年就是要伸手去搶老人家手中的包。

「不行!你們不能拿走!這是我給我兒子買房子的錢!我兒子娶媳婦全靠這個了,你們不能拿走!」見到青年要動手搶自己的包,老爺子拚死地發力掙著手中的包,努力不讓青年搶走,此時,他已經全然顧不上恐怖分子手中還有槍了,在他的意識之中,這裡面是他兒子結婚所需要的錢,也是他大半輩子的積蓄,若是這麼沒了,他兒子的婚事就徹底要玩完了。

「啪!」

一陣響亮的巴掌聲傳來,頓時,老爺子皺褶的臉上便是明顯的多出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直接便是將老爺子給打蒙圈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犯賤!」

持槍青年怒目而視,冷哼一聲,一把便是奪走了老爺子手中的包。 那個男孩看到李肅又把球回到自己這邊來了,於是,也趕緊打起精神來,本來他心想李肅應該是回不過這一個球了,可他沒想到李肅竟然還真的回過來了,所以,纔有的不知所措。

這個打乒乓球講究的是技術和技術,也就是說,運氣在這裏是沒有用的了,不過還好,李肅小時候打過乒乓球,技術也還不錯,不然就也被魔王坑了。

除開那些不自然的因素,那麼基本上來說,誰的技術好,誰就贏了,當然,前提是必須得專心,認真。

像李肅那樣,打個球,還一邊想生路,想問題,那麼是不行的,認真固然還是很重要的,不然,搞不好被反超,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加油,李肅,你可以的,大不了最後死一個人。

那麼也是死那個男孩,你認真、專心一點,贏的希望很大,這種時候,也是沒有辦法的,不可能爲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而讓自己喪命,到了必要的時候,只希望李肅不要再心慈手軟。

甚至,有可能魔王還有一個更大的陰謀,那就是,這些人都是假的,虛幻的,包括之前的那個釣魚的人。

魔王的水,到底有多深,李肅還真的不知道,不過,李肅有時候太過激了,就算他知道,也許這些人都是假的,他都有可能還會選擇去救他們,哪怕犧牲掉自己的生命。

本來,李肅沒有任何的顧慮,但是現在不同了,多了一個陳婷,就又多了一份責任,陳天文一死,陳婷,靈異事務所,就將很難再開下去,而陳天文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

陳婷能夠把靈異事務所繼續開下去,但陳婷的道術還不夠,就比如說上次在蘇姍的別墅裏,要不是李肅及時趕到,不然陳婷真的會有危險,搞不好那次陳婷就死了。

所以說,李肅現在都算是陳婷的救命恩人了,只是有一點,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那就是李肅恢復了道法,突然之間感覺整個人都不一樣了,神氣很多了,但也怕。

也怕他再次失去道法,那樣的話,就糟了,靈異事務所,有時候還真的需要兩把刷子,沒有一點真的本事,根本就開不了,不然,甚至都有可能掉命,真正的鬼,它也是很厲害的。

並且,它也是殺人不眨眼的,只要你敢去得罪它,那麼它就敢分分鐘要你的命,當然,如果你是美女的話,還可以拖一下時間,就比如說陳婷,大家安靜,沒辦法,我就陳婷可以比喻。

上次在蘇姍的別墅裏,要不是那兩隻厲鬼想和陳婷玩玩,不然,李肅根本沒有時間趕來,當然這樣的情況,就好像是演戲一樣,故意的,不不不,錯了,這是真的,也只能說是。

陳婷的運氣好,也幸好爸媽把自己生得這麼漂亮,不然的話,那兩隻鬼沒有興趣,陳婷就得馬上玩完。

幸好,幸好,當然,這也是李肅的運氣,能夠有一個這麼漂亮,這麼可愛,這麼懂事,這麼,這麼,還會一點道術,很不錯了,告訴你李肅,你可要好好珍惜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我們不提醒李肅,李肅他自己也知道珍惜陳婷,只是,總還是有幾個人,會攪局的。

比如說:薛美美啊,蘇姍啊,還有,還有,先保密,不能再劇透了,劇透是不好滴,當然,如果大家喜歡這本鬼眼道士的話,可以多推薦一下給朋友,其實,告訴大家一下,我可能寫了一本假的《鬼眼道士》。

有時候好想在書名前加一個“假”字,《假鬼眼道士》,不過,既然都這麼寫了,那麼就一直寫完算了。

希望朋友們喜歡,還有一個問題,其實之前一直沒有提到,那就是,魔王到底真正是什麼,代表什麼,這就是這本書真正的意義了,如果大家可以猜到魔王到底是什麼,是代表什麼的話,那麼,我們就是一輩子的好兄弟。

這一點,李肅和那個男孩打了一分多鐘,但是,還沒有分出勝負,不過,李肅是因爲不想贏他,不然的話,那個男孩早就輸了,當然,贏那個男孩不是目的,目的是找到生路。

這纔是李肅現在最想的事情,就比如說,殺一個人很容易,但是,想要救一個人卻很難,要你殺死一個死刑犯,那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一槍下去,直接爆頭了,但是。

但是啊,如果要大家去救一個得了癌症的,或者九十多歲的,快要走到生命的盡頭的人,大家覺得容易救嗎。

答案當然是不容易,還有,比如說,一個屢教不改的壞人,要大家去救,大家覺得容易救嗎,當然,不用說了,也是不容易,所以,李肅現在想的是,如何找到魔王給的生路。

然後救自己,救那個男孩,李肅雖然說,不是救世主,但是他的心底非常善良,也許這就是大山裏出來的孩子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吧,李肅有時候甚至是不怕危險,也要去救別人。

不顧自己的性命,也要去救別人,反正一句話,李肅他不會見死不救。

正所謂,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句話,李肅之前說過,有時候在想,到底李肅是什麼人下凡,投的胎,就感覺他不是來人世間生活的,他而是來人世間救人的,難道是救世主下凡。

不不不,好像有點亂啊,這個暫且不說了,先說一下李肅之前的例子。

先說最開始的時候,李肅,最開始,暈,好像不記得了,算了,下次有機會再說。

那個男孩也許覺得李肅是故意讓着自己了,因爲,有幾次好球,李肅都沒有秒殺他,看來放水這件事,李肅實在是做得不到位啊,別人都起疑心了。

就看着你放水,那個男孩可能心裏是這樣想的,我倒要看看你放得有多水。

要是大家的話,大家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做,是應該以自己超高的技術秒殺那個男孩,然後去第五道門,還是應該繼續努力的想生路,放水,和李肅一樣,也或者是,是其它的,想法。 「老東西,給臉不要臉!真的是!」

包被搶到手,持槍青年不屑地打開了手中的包,看了看裡面的東西,瞪了眼因為安全帶寫著而沒有直接跌倒在地上的老爺子,說道。

「求求你!不要拿走!我求求你行行好吧!把包還給我,我兒子全靠這個了!」

老爺子這個時候已經全然不在乎臉上傳來的那火辣辣的疼痛,見到手中的包被搶了,老爺子已經近乎絕望了,枯燥的雙手奮力地向前伸著,想要做最後一絲的掙扎!

可是這群恐怖分子根本就懶得搭理他,錢到手了,直接連同包一起扔進了大袋子裡面。

「你們怎麼能夠這樣,年輕人的錢拿就算了,老人家的錢你們都搶!你們把錢還給他,他的那份錢我可以給!」

突然,一道脆如銅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緊接著,一道倩影便是從座位上離開,來到老爺子的面前,關心地問道:「老大爺,你沒事吧?別著急,錢被搶了就搶了,等安全了,我再給你!你可不能衝動啊!」

秦穆然看著那道倩麗的身影,整個人也是有些意外的,因為那道身影不是他人,正是剛才自己一直偷偷在打量著的那個新晉模特。

原本在他的心裡,這個美麗的女孩只是一個花瓶,但是現在不管如何,憑著她內心多麼的害怕,卻依舊為了老人而不顧自身的危險挺身而出的善良,就值得秦穆然欽佩。

幾個恐怖分子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出風頭阻攔他們辦事,可是當注意到出風頭的是一個美女后,頓時一個個的眼色都不一樣了,都發光發亮!

他們怎麼會想到今天竟然還能夠遇到一個極品美女!

「呦喉!沒想到這個飛機上面還有這麼俊俏的小妞啊!竟然還不知死活地為這個老東西出頭呢!」

一個持槍的青年把玩著手中的手槍,滿臉不屑地看著墨鏡美女,但是眼神卻在上下打量著墨鏡美女,那種貪婪的慾望,不加任何的掩飾。

聽到恐怖分子的話,那名新晉模特身子微微一顫,有些害怕,下意識後退了幾步,尤其是看到青年手中的槍后,臉色變得刷白。

「你們要幹嘛!」

「呵呵,我們要幹嘛?小妞,沒想到你年紀不大,膽子倒是挺肥啊!呵呵!有點姿色,是個極品,正好哥幾個憋了好久了,今天一起發泄下,哈哈哈!」

其中一個青年臉上露出一抹猥瑣的笑容道。

聽到青年的話,那個美女顯然是想到了什麼,嚇得又往後退了幾步。

「你…你們要幹什麼!」

「幹什麼?呵呵,妹子,你剛才的勇氣呢?不是很囂張嗎?現在,只要你乖乖的脫了衣服,將兄弟們服侍好了,我就考慮放過你,你要是表現不錯,爺就把錢還給這個老東西。」

恐怖分子一臉壞笑地看著那名模特美女。

老傢伙的包里剛才看了,撐死了不過才幾萬塊,但是眼前的這個美妞可是個少有的極品啊,世所難見!

平常出入那些高檔會所,一些姿色一般的女人也要小一萬而已,用這幾萬塊,換了極品美妞爽一次,怎麼想都是極其的划算。

「呸!你們這群流氓!」

模特美女對著他們啐了一口后,害怕地便是向後躲閃。

「哈哈,躲,你能往哪裡多!這裡可是高空!你說我們是流氓,我們就是流氓了!我們讓你看看流氓的厲害!」

見到模特美女這樣,他們似乎更加的得意,一個個肆無忌憚地朗聲大笑。

「你們離我遠一點!」

模特美女故裝鎮定,實則心裡慌亂的一塌糊塗!

「哈哈!美女,別害怕,一會兒哥哥我好好疼你的!你到時候一定會滿足的喊哥哥不要停!」

恐怖分子越說越來勁,也越來越得寸進尺,說著,便是伸手要去拉模特美女。

「就是現在,我先出去!」

秦穆然目光一寒,剎那便是找到了機會。

聲音落下,剎那便是上前,巧妙地攔在了模特與青年劫匪之間,道:「你們不是說好了只取財的嘛,現在這是要做什麼!幹什麼對人家女生動手動腳的!」

秦穆然此時表現的臉色刷白,說話都有些哆哆嗦嗦的,在別人看起來明顯就是有些底氣不足,心中害怕。

「哈哈,哪裡來的一個膽小鬼?怎麼,學別人想英雄救美?你也不看看你的樣子,就是個慫包!媽的,給老子滾!」

那群恐怖分子見被秦穆然壞了好事,當即大怒。

「你…你別過來!剛才你也說了,只求財,現在你卻要做出這種事情,我們感覺你有些不守信用,這是不是代表著,劫機拿完錢后,你也會不守承諾殺我們滅口!」

秦穆然不說還好,但是此時這話一出,頓時周圍的人都投來目光,是啊,跟劫匪講信譽,這不是把自己的脖子放在刀刃上任人宰割嗎?

頓時,四周開始躁動了起來。

「媽的,小子,我讓你亂說話!給我廢了他!」

一個青年恐怖分子大怒,當即便是用槍的槍柄要朝著秦穆然的腦袋打去。

「啊!」

所有人都以為秦穆然這次慘了,因為要是被槍柄打中,基本就是頭破血流,可是下一秒,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見原本懦弱的秦穆然突然一手探出,身影頓時動了起來,一手扣住那名青年恐怖分子的手腕,同時一用力,耳邊出來「咔嚓」一聲清脆的骨裂聲響,那名青年恐怖分子手上的槍便是掉了下來,而他的手腕也被秦穆然給折斷了。

秦穆然另外一隻手探出,接過掉落的手槍,然後沒有任何的停頓,甚至連瞄準都沒有,就是對著幾個方位開槍。

「嘭!嘭!嘭!」

連續三槍,站在三個方位的青年恐怖分子便是紛紛眉心中槍,倒在了血泊之中,有的甚至還偽裝成了乘客,就這麼突然死了。

而與此同時,周雨晴見秦穆然動手后,也是跟著行動了起來。

她原本手上並沒有什麼武器,唯一的就是頭髮上別著的簪子,此時也顧不得她寶貴的銀簪了,瞬間便是動了起來,一手從髮絲後方盤過,銀簪出現在指縫之間,然後藉助手腕的腕力,銀簪瞪時飛了出去!

要知道,周雨晴自身的實力也是不弱的!

銀簪飛出,瞬間便是刺中秦穆然剛才指定的那名持槍青年的脖子,然後待另外一個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周雨晴已經快速躥到了近前。

就在恐怖分子反應過來,想要對周雨晴進行攻擊的時候,不巧,周雨晴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轟!」

周雨晴一腳踢出,赫然便是江湖絕學,女神必備的絕戶撩陰腿!赫然便是擊中了那名恐怖分子的下半身!

「啊!」

一聲慘無人道的叫聲響起,那名青年恐怖分子頓時便是徹底喪失了戰鬥力!

周雨晴搶過掉落在地上的槍支,對著聞聲敢來支援的恐怖分子同夥便是扣動扳機。

「嘭!嘭!嘭!」

黑漆漆的槍口噴吐著火舌,因為飛機的機艙過道並沒有多大,再加上這麼多的人一起蜂擁而至,很是密集,幾乎都不要刻意地去瞄準,便是徹底將趕來的人打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秦穆然的速度更是快,剎那便是解決了三個,便是來到了第四個人身邊,一槍指著那人的腦袋,淡淡地道:「現在,你們被俘虜了!」 放水放到這個地步,都能讓一個小男孩看出來了,李肅所謂是在放水這個工作上,做得有點失敗。

不過,不要緊,這也是一件好事,因爲李肅不想他死,反而是想救他,李肅也是用心良苦了。

如果要說比武力,那個男孩打不過李肅,比乒乓球技,那個男孩也比不過李肅,那麼魔王既然這麼搞了,明顯就是想讓李肅過這第四道門嗎,這道門,沒有一點點壓力。

所以,魔王既然這樣玩,那麼就是想看看李肅到底會怎麼做,在這裏,李肅想活,很容易,但是如果想救人的話,就會很難,因爲這道門裏,幾乎是沒有生路的。

突然,在李肅一時之間想得太認真的時候,那個男孩他抽了,沒錯,他真的抽了,沒辦法,這個球,李肅實在是回不起了,立刻,李肅就輸了一點,現在1比0,李肅輸一點。

接着,李肅先發球,發完球之後,那個男孩便立刻把球又回到了李肅這邊,李肅這時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然後很容易的把球回了過去,李肅回過球,那個男孩當然又得再回過來。

所以,二人之間,一時又打得難分難捨,不相上下,當然,李肅始終還是沉住氣,不能太沖動,不然,一下子到了十一點,那麼就會一個人必死無疑,這不是李肅所希望看到的。

李肅希望看到的是,兩個人都活下來,雖然不知道這個男孩是哪裏的,但是,只要找到生路,那麼魔王還是會放過他的,他從哪裏來,就回哪裏去,這一點,李肅不擔心。

因爲李肅知道魔王在這上面,還是有點底線的,又或者說,還是有點,相當於是遊戲規則一樣。

你完成了,當然就可以離開,不用死,但是魔王也有一點,那就是,一旦你沒有完成遊戲,或者失敗了,那麼你就跑不掉了,絕對跑不掉,並且還會死得很可憐,很痛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