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簡單介紹后,目光看向雷凱。

「今天中賽的比試結果怎麼樣?」

秦穆然淡然問道。

「老大,有我親自坐鎮,對付幾個螻蟻家族,結果還用問嗎?」

雷凱得意說道。

他作為冥王殿的武曲星,戰力要在曲天馳之上,由他打中賽,一般的家族勢力,根本沒有贏的可能。

秦霜眉頭一皺,目光看向雷凱。

「別太得意,打幾個螻蟻家族,沒什麼值得驕傲的,別忘了,咱們這次面對的真正敵人,可是太陽宮!」

秦霜冷冷說道,彷彿是在提醒雷凱,真正的戰鬥,還沒有開始,不要得意忘形。

不過秦霜的話,在李伯等人聽到后,紛紛臉色一愣,就連上官雷闕,都有些懷疑,自己該不會是聽錯了吧?

「太陽宮?」

「秦,秦小姐,你,你剛才說什麼……」

上官雷闕驚愕問道,向來淡定的他,在聽到太陽宮三個字后,臉上的表情,難以用語言形容。

作為華僑會的創始人。

上官雷闕對於西方地下世界的組織結構,還是很清楚的。

太陽宮!

那可是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之一,那是自己這種小螻蟻可以仰望的嗎?

但是秦霜居然說,他們這次面對的敵人,是太陽宮?

秦霜眉頭一皺,他並不知道華僑會的人還蒙在鼓裡,所以才無意間說出剛才的話。

「我說不要得意忘形……」

「不是這一句,最後一句,你說我們的敵人是誰?」

「五大神殿之一,太陽宮!」

上官雷闕和李伯等人,一臉無語加惶恐,甚至認為秦霜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上官雷闕驚愕的目光,緩緩挪到秦穆然身上。

「秦兄,秦小姐,是在開玩笑嗎?」

上官雷闕驚愕問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陷入沉思,他本來不想說這些的。

畢竟,對於華僑會的人而言,五大神殿任何其一,都是他們仰望不及的存在,他們還沒有資格做五大神殿的敵人。

不過,事已至此,而且明天就是決賽,秦穆然也不再打算隱瞞。

「沒有開玩笑,我們的敵人,就是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之一的太陽宮。」

「而那個坐我們對面的大人物,他就是太陽宮的主人,太陽神,阿波羅!」 “死變態,離我遠一些,否則我就…..”

“否則你就怎樣?”

聽到趙小川的“威脅”,柯雲泣嘲諷道,速度快了幾分。

“媽的,真是難纏!簡直和蒼蠅一樣。”

趙小川聽到柯雲泣的話,心電急轉,卻發現現在的自己喪失了鬼氣,也沒有趁手的鬼器。

唯一擁有的只有本身的輪迴之力,還少的可憐,根本沒有威脅對方的資本。

於是他只好心中咒罵一聲,不再理會對方,將所有精力投入到“逃跑”上來。

不遠處,龍王和烏魯木已經大戰了起來。

只見天空中的天門緩緩打開,一道道閃電盤旋在周圍,四周風雷涌動,好不恐怖。

龍王化作的巨龍時而翻騰,時而咆哮,風雨雷電在它完美的控制下攻向烏魯木。

每一次攻擊都掀起一陣風暴,引動地面海浪滔天,如野獸、如兵器、如天台樓閣齊齊壓向烏魯木。

烏魯木也不客氣,渾身光芒籠罩,身形龐大了數倍。

雖然比起龍王來說,還是渺小了許多,但身高也有幾十丈,化身巨大的光人。

一拳一指間帶着耀眼的光芒,眨眼間光芒閃動,如同無數顆小太陽在空中炸裂,讓觀看者不由頭暈目眩。

很顯然兩人之間的戰鬥已經超越了普通御鬼師招式的範疇,每一擊都蘊含着毀天滅地的恐怖威勢。

擡手間便是天地間最本質的法則對撞,是規則和規則之間的較量。

誰會勝?

是駕馭龍王的控水之術更高一籌?還是神祕莫測的仙更加厲害?

這一點無人得知!

至少此刻正在用特殊祕法得知的御鬼盟龍傲天一行人心中沒底,不過所有人心中都希望最後贏的是龍王,只是能讓他們如願以償麼?

“哈哈,龍王,你太小瞧我了!雖然你打開了天門,雖然此刻的我已經受傷,可是你也好不到哪兒去!想必天門已經吸走了你本身不少龍源了吧?”

水鏡中烏魯木擡手打散一道閃電,大聲笑道。

龍王暗金色的瞳孔一閃,神龍擺尾,金爪光芒浮動,划向烏魯木。

剎那間,巨大龍尾如泰山壓頂般出現在烏魯木頭頂,無數顆星辰從金爪中浮現,化作一顆顆流星從西面八方攻向烏魯木,期間更是化爲一道道寶術。

然而做完這一切,龍王並沒有停下,轉頭張嘴噴出一口金色的龍息。

龍息所過之處,空間急速地扭曲顫動,最後化爲虛無。

“這下子這老傢伙應該死了吧?”

大殿中,金家家主金不換艱難的嚥了咽口水,看着水幕顫身說道。

金家作爲御鬼盟的重要一員,自然會出現這種場合,而金不換本人也是極其好戰的人物。

在以往御鬼盟對待其他勢力的態度上一直保持着強勢,尤其是這次對待賈家,更是主張不需要賈家的幫忙亦可碾壓所謂的“仙”。

甚至於他對郝仁,還有龍傲天都非常的不滿,認爲御鬼盟在他們這種龜縮戰術下會越發的衰敗。

可是現在,他怕了,是的,這種情緒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不過他顫抖的身體卻告訴他和周圍人他怕了。

這對於金家家主來說,是恥辱,僅僅是一場他站在旁觀者的角度觀看的戰鬥就會使他害怕?這,這簡直是恥辱!

這話一出,御鬼盟其他人將會如何看待自己和金家?膽怯、懦弱、還是嘲諷?

想到這裏,金不換心中暗暗有些惱怒,開始思考怎麼挽回金家在其他人心中的地位。

然而過了許久,他發現沒有人相應的話語,或者說大殿中的人們默認了他的話?和自己一樣恐懼?

他悄悄地轉頭,想要觀察其他人的表情。

一聲充滿焦急地喊聲卻在此時響起,是龍傲天!

“郝仁,陣法還沒有完成麼?”

“還沒有,還差一些!”

“快一些,龍王支持不了多久!”

殿外陰雲密佈,廣場上幾百件鬼王級別級別的鬼器依次按照郝家祖傳《尋龍訣》擺放,九間夜叉級別的鬼器成圈狀懸浮在郝仁四周。

鬼器隨着郝仁在陣法中走動不斷改變着位置,每一次郝仁的落腳總會引起一件鬼器中鬼物的呼嘯聲。

殿內龍傲天緊緊地握着拳頭,目不轉睛地望着水幕中的龍王。

龍王攻擊迅猛,招招連發,根本不給烏魯木還手的機會,看起來也是威勢驚人。

不過烏魯木臉上始終掛着一幅風輕雲淡的表情,而龍王暗金色的眼眸越發的黯淡,卻表明此時兩人的戰鬥龍王處於明顯的下風。

“快快快,一定要快啊!若是趙小川被柯雲泣追上那就全完了!”

雖然心中焦急,但龍傲天只是提醒了郝仁一句話便一眼不發。

他知道但凡陣法佈置,藉助天地之力,本身就是屬於欺天的一種手段,其中蘊含着大凶險,施術者要承擔隨時被天地泯滅神魂的可能!

尤其是現在這種“六道崩潰,天機不明;鬼道橫行,心魔叢生”的大環境下,這種兇險更是提升了數十倍。

所以他要冷靜,並且保持周圍的人安靜,不能讓郝仁施展陣法出現一絲差池。

“啊!”

一陣驚呼聲從四周響起,龍傲天眉毛豎起就要發怒。

就在這時,一股陰冷的颶風從廣場上掃過,巨大的衝擊力瞬間讓廣場上的地板翻飛,亭臺樓閣更是毀壞不少。

龍傲天瞪大眼睛看着場中,郝仁停止了動作,靜立在廣場最中心。

四周那上百件鬼王級別的鬼器一一裂開,一道道黑氣化爲鬼怪衝着他跪拜。

九件夜叉級別的鬼器懸浮空中,用黑氣連成一個古樸的“鬼”漂浮在郝仁的頭頂。

郝仁長出一口氣,用手擦擦額頭的虛汗,轉頭看了龍傲天一眼。

龍傲天衝他微微點頭,似乎同意了一件什麼事情。

郝仁收回目光,緩緩閉上眼睛,猛然睜開眼睛,兩道黑色的陰雷從他的眼前兩寸閃現。

他深吸一口氣,四周那些黑氣從四面八方沒入他的口中,身邊的九件鬼器瞬間化爲粉末,聚爲一團,和空中的“鬼”字慢慢疊加在一起。

剎那間,吸入黑氣後的郝仁身體的氣息瞬間暴漲!

生死境!

涅槃境!

輪迴境!

羅剎境!

超越羅剎境?仙?

所有人感受郝仁四周的空間龐大的精神力量漸漸變得扭曲,震驚地望着郝仁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心中充滿了震撼。

與此同時,正在大洋彼岸戰鬥的龍王和烏魯木似乎有所察覺,迅速分開後,齊齊轉頭望向同一個方向。

那方向正是郝仁所在的御鬼盟…… 太陽神!

阿波羅!

僅僅是聽到這個名字,上官雷闕和李伯等人,便已經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秦兄,五大神殿可是金字塔頂尖級別的存在,布朗家族怎麼會請到這麼強的外援?」

上官雷闕驚訝說道。

布朗家族雖然是格蘭塞堡城的頭號家族,可在五大神殿面前,他連根雞毛都算不上。

他又有什麼臉面,能夠請動太陽神親自出面?

秦穆然淡然一笑,解釋說道:「太陽神來這裡,並不是為了布朗家族,而是為了爭奪格蘭塞堡城的歸屬權,而布朗家族,不過是太陽神手下一枚棋子罷了……」

聽秦穆然說完后,上官雷闕和李伯等人的臉上,都掠過几絲不安的神情。

「秦兄,如果布朗家族背後有太陽宮撐腰,那明天的決賽,我們豈不是必敗無疑?」

上官雷闕說道。

在他看來,華僑會即便傾盡全力,恐怕都敵不過五大神殿的一根手指。

秦穆然微微一笑,隨即端起酒杯,小飲一口酒水。

「小雷,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有自信了,真是讓我對你有點兒小失望。」

秦穆然笑道。

上官雷闕眉頭一皺,不禁苦笑一聲。

「秦兄,你應該清楚,五大神殿在西方意味著什麼,他們跺跺腳,整個西方諸國都要顫抖一番,華僑會和他們斗,簡直就是在以卵擊石……」

上官雷闕直言說道。

「那是以前,現在有我秦穆然在,你們大可不用擔心太陽宮的勢力。」

秦穆然淡然說道。

眾人相視一眼,臉上的神情都寫滿懷疑,雖然,秦穆然的實力很強,難道還能強過太陽宮?

「秦會長,難道,你還有對付太陽神的底牌嗎?」

李伯詫異問道。

「你們放心,對付太陽神,我秦穆然手裡有的是牌陪他們好好玩兒。」

秦穆然自信說道。

眾人一片驚愕,都朝秦穆然投來難以置信的眼光。

秦穆然到底還隱藏了多少實力?

他居然敢將太陽神都不放在眼裡,放眼整個西方世界,恐怕都找不到幾個敢說這種話的人。

「秦會長,你到底有什麼底牌,給我們說說,不然我們大家心裡不踏實……」

李伯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從容的笑意。

「老頭兒,別著急,等時機到了,我會讓你們看到我手中的底牌。」

秦穆然笑道。

眾人內心,一陣忐忑,他們並不知道秦穆然心裡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秦兄,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安排,但是我相信你。」

「你現在是華僑會的現任會長,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我和華僑會的兄弟們,都會對你鼎力支持。」

上官雷闕說道。

「秦會長,老頭子我也相信你,大不了就是一死,能跟著你出生入死,老夫雖死無憾……」

李伯毅然說道。

聽到上官雷闕和李伯的話,秦穆然不禁一笑,寬慰說道:「放心,有我秦穆然在,即便面對太陽宮這樣的強大對手,華僑會也不會出什麼大事情。」

秦穆然語氣相當自信。

畢竟,自己身後有整個冥王殿作為強大後盾,憑這份實力,足夠和太陽宮打一場正面戰爭。

酒過三巡。

秦穆然看了眼時間,將近晚上十點鐘。

「諸位,明天就是西方大賽的決賽,我建議咱們共舉一杯,就當提前和慶功酒了。」

秦穆然舉杯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