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見曲天馳不答應,一個勁的忽悠道。

「卧槽?這麼招仇恨的嗎?」

曲天馳聽到很多人要殺千頌秋,立刻驚訝地問道。

「當然,現在全美妍在辛昶安的手中,辛昶安又一直想要得到她,你說,他捨得嗎?肯定會派人過來的,所以你保護她最好!」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接著忽悠道。

「這麼一說,還就真的有道理啊!」

曲天馳不愧不是秦穆然的對手,就秦穆然這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將曲天馳拿捏的死死的。

「而且,你看不出來,老大我是為了你好嗎?」

秦穆然突然低下頭來,小聲地在曲天馳的耳畔說道。

「嗯?為我好?」

曲天馳有些不解。

「你說,這個千頌秋長的怎麼樣?」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問道。

「挺漂亮的啊!身材也很有料!」

曲天馳如實地說道。

「那不就得了,這女的一看就是單身,你說,老大我讓你保護他為了什麼?你還看不出來嗎?這是有意在撮合你們兩個啊!」

秦穆然小聲地說道。

「女人嘛,總是感性的。她在生死關頭的時候才最容易被感動,你這樣對待她,她一個情動,給你來個以身相許,兄弟,你賺大發了!」

秦穆然說完一拳敲擊在了曲天馳的胸肌上面。

「是的啊!我怎麼沒有想到!」

曲天馳被秦穆然這麼一忽悠,腦子也是不太靈光,頓時兩眼放光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老大,你對我才是真愛啊!這麼好的事情都無時無刻的想著兄弟我,感動的我都要哭了。」

曲天馳奔上去,直接抱住了秦穆然說道。

「哎,我的一片良苦用心啊,你總算是知道了!」

秦穆然故作委屈地搖了搖頭,說道。

「辛苦我老大了!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一片心意,我保證完成任務!」

曲天馳保證地說道。

「哥能夠做的,只能到這裡了,接下的還要看你自己了!」

秦穆然拍了拍曲天馳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放心吧!」

曲天馳嘚瑟地甩了甩額前的劉海,給秦穆然拋了個媚眼后,便是開心地接下了這個任務。

「天馳啊,不要怪哥,你不保護,就得我來保護,我最怕的就是保護人了,所以只能犧牲你了!」

秦穆然看著開心的曲天馳,在心裡默默說道。

就在秦穆然和曲天馳說著話的時候,酷天集團,辛昶安的辦公室里,突然出現了一批不速之客。

坐在辛昶安對面的赫然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外國男子。

他寶藍色的眼睛,一頭微卷的金髮,從側面看,很是儒雅,可是當正面看到的話,就會覺得,他的身上始終都有一股逼人的氣勢!

「辛總,你考慮的怎麼樣?」

男子看著辛昶安,淡淡一語。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卻是給了辛昶安無窮的壓迫感,辛昶安便是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頭猛虎盯上了一般,心裡如同一千隻鹿在奔騰的慌張。

「我……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誰!」

辛昶安雖然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誰,但是從他帶來的這群人身上散發的恐怖氣勢,已經房間角落裡,倒在地上喘著粗氣的金大師,便是已經知道,這群人來歷不簡單。

剛剛闖入的時候,金大師想要出手阻攔,但是卻被眼前的男子一揮手直接給弄到了角落裡,要不是男子手下留情,恐怕金大師已經死了。

不過,即便這樣,金大師的肋骨也是斷掉了幾根。

「呵呵,我是誰?我怕我說出來,你會嚇死!」

男子嘴角微微上揚,桀驁不馴,彷彿他就是高貴的血統,看不起辛昶安。

「你到底是誰!」

男子越是這樣笑,辛昶安便是越覺得慌張。

「海皇,波塞冬!」 花轎中走出的女子,眉目如畫,風姿綽約,讓趙小川看直了眼睛,但隨即他便反應了過來,震驚的喊道:“怎麼會是你?”

“怎麼會是個狐狸精?”

飛在空中的葉楓看到眼前的女子長長的一條尾巴,皺着眉頭看向趙小川,不明白爲什麼趙小川要爲一個鬼物這麼拼命。

“這隻白狐狸?奇怪,趙小川喜歡的不是李若曦麼?什麼時候和白狐狸有一腿?”

歐陽蘭若看着屏幕中的畫面,自言自語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的信息不是說是若曦要出嫁麼?怎麼會變成了你?”

趙小川看着面前委屈的白狐狸,心中充滿了憤怒,忽然間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是若曦姐姐,不過她之前和我換過來了,所以。”

白狐兒臉色有些尷尬,剛想要解釋一兩句,忽然間一聲爆喝聲打斷了她。

“夫人莫怕!本將軍這邊來救你!”

那聲音剛罷,包裹着黑棺的裹屍布寸寸斷裂,一股黑氣猛然從黑棺中爆發,而在下面的那具巨大的白骨骷髏眼瞳中猛然一閃,仰天咆哮起來。

“不好!這老鬼已經壓制不住了!”

黃大師臉色大變,大喝一聲,手中的桃木劍頓時化作一柄巨劍,然後他腳踩着上面向着天空飛去。

葉楓看到沖天而起的黑色煙柱,雙翅猛然一震,也同樣逃離了這裏。

“不好,王平已經甦醒了,必須快點逃離這裏,不然讓他發現了我們就完蛋了!”

白狐兒驚叫一聲,然後拉起趙小川的手打算向着遠方掠去。

忽然間天空中的那道黑霧立刻改變了軌跡,向着他們這邊飛來。

“轟~”

煙柱狠狠地砸在他們的面前,一股強大的氣浪帶着滾滾的煙塵向着四周擴散而去,而周圍的鬼物們向着發現了可怕的東西立刻讓出方圓五丈的一片空地。

煙塵散去,趙小川緊張的看着眼前的巨大深坑中,一個帶着黃金面具,身披盔甲的男子死死地盯着他,慢慢地走了過來。

“夫人莫怕,我王平來了!”

坑底中的男子仰天咆哮一聲,瞬間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趙小川的方向奔來。

王平還未接近,趙小川便感覺到了一股駭人的氣勢向着他撲來,頓時大驚失色。

可就在這時,王平猛然間停頓了下來,透過面具的那雙眼睛震驚的看着趙小川,喝道:“該死的,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百年前已經死了麼?”

趙小川一頭霧水的看着王平,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仔細的想了想,忽然間想起這話似乎曾經鬼婆婆也說過一次。

正當他思考時,王平的餘光掃到旁邊的花轎,怒道:“說,你把我的夫人藏到哪裏去了?”

“藏?”

趙小川好奇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白狐兒的臉上,發現她渾身顫抖,臉色蒼白的看着王平,眼中佈滿了驚恐。

另一邊,校尉目瞪口呆的看着場中的變化,好半天才回過神來,輕笑道:“哈哈,真是有意思!沒想到李若曦竟然被掉包了?不過這小狐狸倒是挺膽大,居然敢這樣作弄王平!”

校尉笑了一會兒後,停了下來,目光盯着王平思考了一會兒,微微搖搖頭,自語道:“算了,還是等王平拿出鬼璽再出去吧!”

校尉話音剛落,整座埋骨峯猛然間顫抖起來,同時在山腳之下,無數道金黃的光芒驟然亮起,化作一道道光柱將埋骨峯包圍了起來。

“哼~妖孽!今天就是你伏法的日子,準備受死吧!”

腳踩木劍的黃大師看到周圍亮起的光柱,頓時大喜,衝着王平大喝一聲吼,雙手像是蝴蝶穿花一般不斷地變化起來。

對着黃大師雙手之間手印的不斷變化,埋骨峯的震動越來越厲害,而在埋骨峯周圍的光柱接連亮起,漸漸地連在了一起。

葉楓在天空中看着方圓拜麗德光柱連在一起,慢慢地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圖案,心中充滿了震驚。

“這就是黃大師多年來布的局麼?”

葉楓心中剛閃過這個念頭,忽然間感到身上一重,居然有種支撐不住身體,將要從空中落下去的感覺。

山腳下,別墅區內,主任看着房間中剩餘的這幾十號人,心中微微嘆息。

“沒想到今年,我們這個校區竟然纔有這幾十名新生通過了最後的考驗,實在是。。”

主任剛剛嘆息完,一道金色的光柱忽然從腳下發出,衝破房頂直射天空。

主任臉色大變,連忙張開一對黑色的雙翼向着這昏迷的幾十號人一卷,那幾十號人瞬間消失不見,然後向着屋外跑去。

“轟隆隆!”

別墅區外,一道道光柱衝破房屋,無數的房屋瞬間倒塌,主任震驚的看着這些光柱沖天而起,向着埋骨峯飛去,臉上閃過一絲怒容,暴喝道:“該死的黃皮子,我絕對饒不了你!”

說完,主任沖天而起,化作一道黑影向着埋骨峯飛去。

一處山林中,郝大寶、蔣舟舟抱着大樹驚恐的看着周圍因爲震動倒下的樹木,眼中佈滿了驚恐的表情。

忽然間,一棵粗壯的樹木攔腰折斷,巨大的樹冠向着兩人壓來,兩人大聲的尖叫起來。

正當這時,一道黑影擋在兩人面前,大樹瞬間七零八落,變成碎片,從他們的身邊劃過,而震動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耗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感覺地動山搖,好像地震了一樣?”

蔣舟舟看着眼前的黑影,不解的問道。

“恐怕山上已經發生戰鬥了!而這真是山上戰爭傳來的餘波!”

劉子豪沉吟片刻,說出這麼一句話,而蔣舟舟和郝大寶對事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大寶、舟舟,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劉子豪擡頭看着天空中顯現的巨大八卦圖案,忽然間說出這麼一句話。

郝大寶和蔣舟舟不由好奇的看向他。

劉子豪說道:“這山上的戰爭恐怕已經不是你們可以參與的了,你們再上去,怕是會有生命危險!”

“說什麼話?小川可在上面,我們怎麼能不去?”

“對啊!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劉子豪聽到兩人的話,微微心中嘆了口氣,其實他心中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是現在山上的局勢恐怕已經超出了趙小川境界了。 「海皇,波塞冬?」

辛昶安看到眼前的男子這麼說以後,整個人一愣,因為他從來沒有聽過這麼一號人。

不對,海皇波塞冬?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啊?

辛昶安在心中不斷地念叨著,突然,一道靈光從腦海中一閃而過。

海皇波塞冬?那不是古神話裡面的天神嗎?你真當我是傻子啊!

你怎麼不說你是宙斯,怎麼不說你是阿波羅的,甚至你還可以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呢!

「怎麼?有意見?」

波塞冬看著眼前的辛昶安,臉上沒有一絲的神色變化,因為像辛昶安這樣的小角色,要是放在平時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要不是海皇神殿接受到了任務,前來幫助酷天集團,波塞冬甚至連踏入寒國這樣的小國家。

「沒…….」

原本辛昶安心中還有疑問,可是當他的目光對上了波塞冬那冰冷不含有任何感情的眼神以後,瞬間就慫了。

「我知道你這種小貨色沒有聽過我的名字,你可以調動你的人去打聽一下,西方地下世界裡面,海皇波塞冬意味著什麼!」

波塞冬貴為天神殿的天神,有著他本身的驕傲。

放眼整個世界的地下世界,除了神王宙斯,太陽神阿波羅,冥王哈迪斯,智慧女神雅典娜這幾個與他齊名的天神意外,他不懼怕任何一個人。

「我……」

辛昶安雖然感覺到了波塞冬不是在開玩笑,但是出於好奇心,他還是下意識地拿起了手機,撥打了電話出去。

酷天集團本就屬於黑白通吃的企業,地下勢力自然也有著他們家自己的渠道。

電話不過剛剛打出去,剛剛說了波塞冬三個字,電話那邊便是傳來了極其震撼的聲音。同時辛昶安也知道了眼前的男子是誰!

西方地下世界的五大天神之一的海皇——波塞冬!

這怎麼可能!

他怎麼會來到寒國來。

這樣的大神降臨,整個寒國知道的話都會震動的。

「現在知道我是誰了?」

波塞冬看著滿臉震撼的辛昶安嘴角微微上揚,似乎他的所有反應早就已經在波塞冬的意料之中一般。

「知道!波塞冬大人,沒想到你會親自來寒國!」

辛昶安此時哪裡還敢坐著啊!

唰的一聲,便是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一臉恭敬地看著海皇波塞冬。

「我為我剛才的魯莽致以最真誠的抱歉!」

說著,辛昶安便是給海皇波塞冬鄭重鞠了一躬!

這一個鞠躬呈九十度,全身筆直,看起來十分地吃力與尊重。

「不知者無罪,下不為例!任何對我不敬的人,基本上都成為了死人!」

波塞冬淡淡一語,剎那辛昶安如釋重負一般地喘了口氣。

只有了解到西方地下世界五大天神以後,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強。

別看酷天集團在寒國有著超強的號召力和影響力,但是酷天集團在西方五大天神殿的面前,就是一口氣就能夠滅掉的小螻蟻。

五大天神殿,基本上就代表著世界地下勢力的最強力量!

「剛剛海皇說是接到任務來幫助酷天集團的?莫非波塞冬大人知道對手是誰?」

辛昶安不愧為心思敏捷之輩,從剛才波塞冬的話語之中便是聽出了不同尋常的意味,難道暗中還有人要來幫助自己不成?

可是,目前酷天集團沒有遇到什麼大問題啊!

股票上面遭到了不明勢力的狙擊,可是這一切都在酷天集團的意料之中,酷天集團隨時都能夠反敗為勝。

再者就是關於自己被刺殺的事情,刺殺的事情也都已經調查清楚了,就是自己的妹妹全美妍做的,現在全美妍被自己拿住了,除了千頌秋逃了,但是自己也派人去追殺千頌秋了,想必很快就會傳來好消息。

一切,都證明著酷天集團將要收穫大勝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