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對此不置可否。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直到褚臨沉那邊要開始會議了,這才掛斷。

秦舒意猶未盡地看著手機,唇角微微抿著。

「秦小姐,到公司了。」

司機的話將她的思緒喚回。

秦舒頃刻恢復神色,謝過司機之後,拿起包包下車朝褚氏大廈走去。

趙雪今天一看到秦舒,下意識地低下頭,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秦舒沒理會她,徑直朝小組的會議室走去,同時對穆歡說道:「把葉緯君和劉宜叫過來,我有話跟他們說。」 郭一達用肉身直接擋住,可那肉球跟車輪一樣,不斷翻滾,力量也很強大,撞得郭一達連連後退。

「人魔?」我皺了皺眉頭,一眼就認了出來,之前在天師門的時候他也是這樣。

「啊……」郭一達被迫退了一米后,突然爆發出一股屍氣,身體一震,將人魔直接撞飛了出去。

人魔一旋,化回正身,然後打個跟斗落到了地上。

「這小子,是靈僵嗎?」人魔看向郭一達,眉頭皺了一下。

「管他呢,麒麟之子,那兩個櫻花國的人呢?」妖僧直接朝我質問道。

「呵呵,問的這麼直接,好像跟你很熟一樣。」我冷哼一聲說道,以張青為主,還能是什麼好東西,而且這兩位可真是殺人不眨眼,估計啞女就是他們弄死的,張青也太不是人了,利用完就殺。

「禿驢,看那女娃手上的刀,是那對狗男女的鬼櫻刀。」人魔指著蘇雨說道。

蘇雨立刻反應了過來,將刀藏在了身後:「這個不能給你們。」

「好漂亮的女人。」妖僧看了一眼蘇雨,居然眼神邪了起來,嘴角甚至流下了口水,「還有一個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嗎?這個身材更好,胸好大。這般尤物,真是男人的夢想,用來修復我的功力正正好。」

「臭和尚,死禿驢,你說什麼呢?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撕爛。」蘇晴瞪著他,怒氣沖沖。

「嘿嘿,夠辣,我喜歡。」妖僧邪笑著,不怒反喜,看著蘇雨,又看著蘇晴,更加興奮了。

「我撲你母,還看女人,不是因為你個色和尚,能搞成這樣嗎?」人魔生氣了,直接狠狠拍了一下妖僧的後腦勺,怒罵著。

「傻子,跟個莽夫一樣,這對櫻花國的狗男女已經死了沒看到嗎?我怎麼會跟你這種沒有智商的分到一隊。」妖僧指了指地上的那堆血說道。

人魔嗅了嗅鼻子,然後一笑:「好像還真是這樣,哈哈哈,氣息完全消失了,那接下來怎麼辦?」

「奪回鬼櫻刀,回去交差,你搶刀,我搶女人。」妖僧說著,立刻撲了過來。

「好勒,麒麟之子,你要是識趣的話,趕緊……」

砰……

人魔話沒說完,直接飛了出去,身體跟紙飛機一樣,撞翻了店門口的所有牆,然後跟彈珠一樣不停翻滾著,砸出了一個又一個深坑。

「什麼鬼東西……」人魔嘴角流血的爬了起來,擦了一下后,有些怒氣,不過看著我身上的紋身,只是握緊了拳頭。

妖僧也停下了身手,立刻退了回去,警惕的看著我。

「想打的話,我陪你們打,打到你盡興為止。」我身上的火燃了起來,紋身爬滿全身,猶如一隻恐怖的野獸一樣盯著他們。

多虧了那一戰,煌元太強了,那一戰後讓我進步了不少,甚至可以控制自己的怒火,讓紋身現隱自如。

火麒麟,就是靠怒火點燃才能現出來,然後舒展全身,剎時陰紋的力量會纏繞於我的身體周圍,讓我法力暴漲,如果是陽紋,那就沒有這種可怕的效果,不過陽紋麒麟沒有危險,而且名字也只是叫麒麟。

陰紋則不一樣,名字叫麒麟踏祥雲,效果極其霸道,這幅鬼紋是爺爺改進過的,本來只有陽紋,不過爺爺改了性質,分成了兩幅,一幅陰,一幅陽。

錢家第二層的妖魔鬼怪,全部實力都在十錢天師左右,有些甚至更高,因為能力不一樣,這裡的所有人沒有一個能對付得了妖僧和人魔的,我只能直接開麒麟跟他們打了,免得浪費時間。

「臭小子,別太狂了,老子……」人魔不服氣,又想動手,可這時候妖僧卻拉住了他。

「別衝動,不然只會吃虧,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妖僧說道,「走,刀不要了。」

說完后,他突然掏出了兩顆紅色的鐵蛋,猛得一下就砸在了地上。

轟的一聲,立刻炸開了一片紅霧遮掩視野,嗆得我們直咳嗽,等紅霧消退的時候,他們已經不見了。

「奶奶的,跑的可真快,跑慢一步,老子扒了你們的皮。」矮子興這時候跳了出來,不停的叫囂著,不過妖僧跟人魔早就不見了。

「興叔,我知道他們往哪跑了,你快去追。」小狐狸嗅了嗅鼻子,指了一個方向給矮子興。

「哎,這你就不懂了,古兵法有雲,窮寇莫追。」矮子興背著手,一本正經的說道。

「切,吹牛!」小狐狸不相信,拱了拱鼻子。

「去去去,小孩子懂什麼。」矮子興連忙說道,怕小狐狸拆穿他。

我退去了紋身,問郭一達沒事吧?這些妖魔很厲害,就算是老天師這些老一代,估計也最多是極限一對一,郭一達才做靈僵沒多久,沒有完全掌握靈僵力量,很難對付的了。

郭一達搖了搖頭,說沒事,只是簡單過了一招,如果真正玩命,他還真不是對手,那人魔力量太大了,剛才一接觸的時候,就感覺抱了幾十棵參天大樹一樣。

我說沒事就好,不過郭一達如果真正掌握了靈僵的力量,應該可以與之一戰,只是很奇怪,他連屍化都還不會,殭屍露出牙齒不是本能嗎?

可郭一達到現在都還不能自如控制,就連洪五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一般的殭屍屍化是本能,挺容易的。

今晚的事有驚無險,櫻花國那個瞎子和啞女死了,不過鬼櫻刀給了蘇雨,算是撿了個大便宜,而追來的人魔和妖僧被我成功打退,直接轉身就跑了。

跟他們交手是遲早的事,我也不著急,張青會掀起陰人大戰,我們遲早得玩命,到時候就看鹿死誰手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跟蘇雨完婚了,於是第二天我就去找蘇雨說這個事,反正遲早都得娶上門,宜早不宜遲。

只是我有個顧慮,結婚那天,張青會不會殺上門來?所以這個日子,得挑好了,不然的話,大喜日子見血,不吉利。

蘇雨倒也好說話,說一切都聽我的,有了這一層關係后,蘇雨算是對我百依百順了。

這種事,自然是要找陳瞎子了,紅白喜事他占的最好。

。 有了聞卿就不一樣。

他就這麼眼睛一閉一睜開,就到了目的地。

聞卿已經鬆開拽著他胳膊的手,徑直往醫院敞開的大門走去。走到一半時,猛然停下腳步。帶著震驚、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不遠處……門口的大柱子旁邊立著一道熟悉的身影。

郁時盛也沒想到他只是隨便走走。

就在門口等到聞卿。

看見郁時盛,聞卿激動的差點把罐子都扔了。

朝著他跑過去。

要抱。

發現這個大罐子霸佔了位置,順手將裝著小錦魂魄的罐子放在腳邊。撲進郁時盛的懷抱~

「這麼巧嗎?」

也不算太巧,天都要亮。離開好幾個小時沒有回來,這大門來來回回也被他轉了好幾趟。

不過他沒說,仔細的檢查過一遍小妖精,確定還好好的,也沒有受傷。

一顆懸著的心落地。

郁時盛捏著聞卿的小臉。「那隻能說明我們兩個心有靈犀。」

旁邊裝著魂魄的罐子,以及站在不遠處的原爵,被他倆硬生生撒了一波狗糧。

幸好聞卿還有點良心,趕在天際發白之前將原爵帶回到病房交給原子潤。

「東西交給你了。看在你這麼爽快的份上,另外額外附贈你一份禮物。」

「是什麼?」

原子潤還蠻好奇。

當聞卿把小錦的魂魄罐子交到他手上時,他只想收回自己先前說過的那些話。

還不如不知道呢。

「拿走拿走,趁著我哥還沒有醒過來趕緊拿走。我就叫你給我帶一個回來,你怎麼還買一送一呢,送的還是一個鬼修。」好不容易才打發走的,等他哥醒過來又送不走了。

「可是我找你哥的時候他收著她說什麼也不肯走。」至於遇見秦蒼的那一幕,被聞卿自動略過。甚至小心機的再將原爵送回到體內是悄悄的抹去他的記憶。

醒過來的原爵只會記得他該記得的。

「你哥到時候吵著鬧著要怎麼辦?我交給你,至於你想怎麼處理這是你們原家內部的事情。不是說你爸和你爺爺都要打死你了嗎?實在不行你就把這個罐子端出去告訴他們。這是你嫂子,你哥的老婆。」

原子潤完全無法想象那個場景。

他爸可能被氣個半死,他爺爺很有可能直接被氣死。

聞卿的任務已經完成。

還拍拍郁時盛的胳膊。「記得收賬。我好睏啊!郁時盛你被我回家睡覺啊!」為了給他留點面子,聞卿特意說的是背。

背是不可能背的,郁時盛直接將聞卿打橫抱起,還提醒她摟住自己的肩膀。

哇哦,這麼刺激的嗎?

聞卿腦袋靠著他的心臟,雙手勾上男人的脖子,乖巧閉上雙眼。

「那我現在要睡覺咯。」

郁時盛低頭在她眉心處親了一口。

「睡吧!」

嗯啊!

郁時盛抱著人離開時,還不忘提醒原子潤等原爵醒后打錢。

「是是是,我現在就打可以了吧!還能少得了你的嗎?郁時盛你好歹也是堂堂的郁家家主,這點錢都惦記,我又不是不給你。」

……

陸正軒打著哈欠坐起來,靠著沙發。

。 何雨瞳點頭附和艾米麗的話,「對,同相信厲默川不會出軌!」

「嘁……照你們這麼說,除非他不是男人!」

「……他沒有跟你解釋他為什麼要招女秘書?」

「解釋了,他很冠冕堂皇的說現在出去談判有個女秘書成功的幾率會大一點,就這鬼話,你們相信嗎?」

這下何雨瞳和艾米麗瞬間就沒說話了。

「那……那秘書漂亮嗎?」

「你覺得現在網絡上那些整過容的蛇精女好看嗎?」

「噗……」何雨瞳又噴了,「你該不會是嫉妒人家的美貌才說人家是蛇精女的吧?」

喬思語氣的翻了個白眼,「喂,何雨瞳,你站那邊啊,就我這貌美如花的傾城之姿,還用得着嫉妒那個蛇精女?」

「有那秘書的照片沒?」

「……沒有,我閑的沒事兒幹嘛拍一個比我難看的女人啊!」

何雨瞳和艾米麗同時朝喬思語豎了個大拇指。

「小語,我發現你最近回來自信了不少,毒舌了不少,臉皮也厚了很多!」

「……我算是看出來了,咱們仨的友誼算是到頭了!」

何雨瞳毫無形象的笑了,「別啊姐們兒,我最愛你了。」

艾米麗無語地推了何雨瞳一把,讓她適可而止,「好了好了,別貧了,那小語,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啊?」

喬思語還沒來得及回答,何雨瞳又語氣深長道:「我在想一個問題啊,小語,你回國之後是不是還沒跟你家厲先生上過床?」

看到喬思語想打人的表情,何雨瞳就嘆了一口氣,「怪不得厲默川會招女秘書呢,你想想看啊,厲默川為你守身如玉五年多,現在你回來了,還不讓人家開開葷,是個男人都受不了啊,招個女秘書倒沒什麼,要是那女秘書爬上厲默川的床,你就……哎呀,艾米麗,你掐我幹什麼啊……」

「小語,你別聽雨瞳胡說八道,厲總絕對不會背叛你的。」

「哎呦艾米麗,你怎麼不明白我的意思啊,我那是反其道而行之,想讓小語趕緊跟厲總和好。」

艾米麗扶了扶額,「懷孕傻三年,我都不想跟你說話了。」

何雨瞳:「……」

兩人都將目光放在了喬思語身上,其實厲默川突然招收女秘書的事情,還真是有些出乎了她們的意料,畢竟喬思語剛回來,厲默川該做的不就是趕緊挽回喬思語嗎?怎麼會突然明目張膽地招個女秘書到順昌集團呢?

喬思語回來后沒能原諒厲默川,所以厲默川想找個女人來安慰下自己的靈魂?還是說厲默川故意招個女秘書來氣喬思語,想刺激刺激喬思語,從而讓喬思語吃醋,獨佔欲爆發后直接將他撲倒?

前者幾率是零,後者幾率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剩下的那百分之零點零零一是什麼,也只有厲默川知道了。

喬思語被兩人看的頭皮有些發麻,「厲默川招女秘書這件事挺好的,也剛好測試測試厲默川是不是對我真心的,如果他真的愛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背叛我,他身邊有多少女人都沒有用,如果他死心不改,就算他身邊沒女人,他也一樣會出去偷吃……行了,快吃飯吧,下午我還要去上班呢……」

。 陸綰之是一個很喜歡發朋友圈的人,一天發朋友圈的頻率很高,但是這一次,她所有的朋友圈,他都看不見了。

很明顯,被屏蔽了。

男人的眼底並沒有什麼神情,只是微微眯了一下眼景,將手機放回兜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