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又一陣強大的鬼氣靠近。

出現了!

一個身高將近兩米的男人,穿着特質的胸甲,手握一把帶有獅子頭的巨大寬劍。

在他肩頭,蹲着一隻黑色蜥蜴一樣的東西。

他波浪一樣的黑色長髮披散起來,半遮着一張不羈的蒼白的臉,下巴上一撮小鬍子,好像一個紳士。

“你很厲害,竟然殺了我龍騎兵二隊的隊長!”

我心裏腹誹,你是不知道,你那三隊隊長也死在我手!

“那你就應該是第一隊的隊長了?”我挑了挑眉毛。

“沒錯,我叫米卡拉尤納斯,幽靈軍龍騎兵一隊隊長!拿破崙時期死於戰場,後來被安葬於此!”

說完,這個叫作米卡拉尤納斯表情猙獰起來,“你這個東方小子,可以去死了!”

你大爺,你倒是想!

我暗罵一句,右臂大楚戟迎上米卡拉尤納斯的寬劍。

乒乒乓乓,一直互砍兩個多小時。米卡拉尤納斯出現一個小失誤,被我抓住,一戟殺過去。

咔!

突然,米卡拉尤納斯肩頭的那隻小蜥蜴一口咬住大楚戟。

這什麼情況?

雖然我早就猜測這隻小蜥蜴可能不簡單,卻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能咬住我的大楚戟!

我愣神之後,大喝一聲,大楚戟忽然消失,我整個人也跟着靠近。

那隻小蜥蜴正咬住我霸王臂的手腕。

擦,真是自己作死,老天都擋不住!我暗笑。霸王臂手腕的骨刺突然躥長,直接把小蜥蜴釘死在原位。

“你這寵物,還不及他們的飛龍啊!”我特意做比較,準備噁心這個米卡拉尤納斯。

可他卻哼道:“無知的東方小子!”

“米卡拉尤納斯,爺送你上天!”我不理會米卡拉尤納斯的藐視,,霸王臂猛地一甩那隻小蜥蜴,就要握拳砸過去。

卻聽米卡拉尤納斯哈哈大笑道:“蠢貨,你死定了!”

我眼白一翻,罵道:“說他麼什麼屁話呢——嗯?我擦,不對勁兒!”

我忽然感覺有一個力量抱住了我的手腕。

原來是那隻本該死去的小蜥蜴!

並且,這隻小蜥蜴還在壯大,一瞬間,竟然長到比之前見到的西方巨龍還要巨大!

剛纔打眼了,這小蜥蜴竟然不是跑龍套的!

我腹誹一句,祭起麒麟印去砸這變爲巨龍的小蜥蜴。

砰——!

麒麟印鎮在巨龍背上,卻根本壓不下去。

“麒麟火,敕!”我掐訣大喝。

頓時,熊熊麒麟火焚燒開來。

這巨龍連忙鬆開大嘴,吞噬起火焰來。

我擦,這是個什麼什麼鬼?我一邊嘀咕一邊飛快退出幾步。

“吼!”巨龍大叫一聲,竟然噴出一道火焰。

尼瑪啊——是火龍!

那火焰正好噴在我的腳下。驚出我一聲白毛汗。

再掃視一眼腳下,滋滋吧吧的,好似連地面都被熔化了。

我一邊退,一邊綁上甲馬符。

這西方巨龍行動遲緩,對付兩個猛貨,還想遊刃有餘,只能拼速度了!

這時,脖頸兒突然冒出一股涼氣,我連忙跳開一步,噗呲一聲,男人的寬劍劃開了我的左胳膊。

“擦,看你人模狗樣的,竟然也喜歡背後偷襲的把戲!爺爺這就來會一會你!”

我撇嘴罵了一句,霸王拳豁然出手。

轟地一聲,這開碑裂石的拳頭直接擊在男人鬼身之上。

“啊!”

男人趔趄着撲到地上。不等我去結果它,那巨龍火焰又了下來。

我連忙用麒麟印擋住,卻給男人留出了逃命的時間,男人一站起,頓時一劍戳向我的心窩。

我右手一把抓住男人的寬劍。

“玩夠了!去死吧!”我獰笑一聲,衝脖子上的五鎮符喊道:“鎮北將,何在?”

呼地,一聲唏律律馬叫,彷彿一道流火,那武悼天王騎乘朱龍大馬,舞動雙鉤戟殺了出來。

噗呲一聲,男人一驚,再回頭時,鬼身已然開始崩潰。

“怎麼,怎麼會這樣?我——我不甘啊!”

砰地一聲,男人魂飛魄散!

就在這時,那隻巨龍慘叫一聲,不要命得噴火想要燒死我們。

擦,孽龍,你找死!

我暗罵一句,咬破舌尖,噗地噴出一口血到麒麟印上。

接着,手中不斷變化手訣,口中唸叨不已。

一會兒,我就大汗淋漓了。

又一會兒,我感覺心悸了,四肢漸漸開始無力,甚至開始拼命的顫抖起來。

我咬緊後槽牙,繼續變化着手印,“麒麟印,焚天,燃燒吧!”

彷彿是感應到我的內心,那麒麟印上的麒麟印紐突然發出一聲嘶吼,隨即,這頭頂的一片天忽然變了顏色,彷彿被火焰燒紅了一樣,甚至,一道道紅色的雷電噼裏啪啦地往地上抽打。

“啊!”我又大喊一聲。

轟隆隆!

只見那麒麟印上的火焰突然變成了近乎金色的火焰。

而起,這火焰一下子連成火海,大有包裹天地之勢!

這,就是麒麟印的絕殺,焚天!

與麒麟印對峙的巨龍忽然驚叫連連,那巨大的眼睛裏流露出深深的恐懼,可惜,不管它怎麼逃,也躲不過那片金色的火海!

最終,這巨龍被燒得渣也不剩。

而後,這火海還把幽靈軍的龍騎兵全部埋葬!

鬼哭狼嚎之中,盡歸土!

我再也控制不住,撲通一下半跪在地上,冉閔一旁將我扶起來。

“燕鎮守,還成不成?”

“沒問題!”我說話間,解開鬼融,放出項羽。

“這幽靈軍主腦是個墮落的天使,我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估計會把它引過來了,霸王,天王,勞煩你們護我一下,我要恢復些氣力。”

“可以!”

這工夫,秦楚齊,婆雅騎着獓因靠上來,把我護在當中。 這墮落的天使到底是性格邪乎,認出我是誰後,竟然生出比試的想法。

既如此,便成全你!

我朗聲道:“既然要比試,那就現身吧!”

“咯咯咯,這是我的殺戮領域,你能活着走出來,便是贏了!”

說完,昔拉聲音也消失了。

我擦,我對這黑暗比劃一箇中指。心裏暗罵:狗屁的領域,看我怎麼破你!

我摩挲一下手腕上的雞血藤手鐲,拔腿朝一個方向瘋狂地跑過去。

既然叫殺戮領域,誰也搞不準啥時候蹦出一個殺手出來。所以我要儘快趕到領域極限位置,用雞血藤手鐲破開這虛妄之術!

可就在我疾奔時,突然一道陰風撲面,迫使我不得不站住,一拳轟擊下去。

“吼!”

一頭龐大的獅子衝出來,張嘴就咬。

砰地一聲,右拳與獅子頭相撞,那獅子不堪重擊,身子一癱,便死在了領域之中。

我看也不看,繼續狂奔。

又一聲嘶吼,一隻三頭地獄犬攔住了去路!

“找死!”

我放出麒麟印,瞬間鎮壓下去。

那三頭地獄犬趕忙碰觸火焰,冰霜和風。

反派毒妃逆襲攻略 三道力量一起抗擊麒麟印,不讓它鎮殺下來。

我冷哼一聲,噗地一下,麒麟印上麒麟火起!

頓時燒燬了三頭地獄犬的絕招,而後一鼓作氣吞噬了想要逃竄的地獄犬!

再往後,一個身材魁梧,渾身赤紅的,頭上長着兩個巨大犄角,身後還拖着長長的箭頭尾巴的男人攔住了我的去路。

“哇嗷——人類,歡迎來到殺戮領域。我叫黑爾。”

hell?

愛入膏肓 我心裏暗忖,這貨模樣明顯是從地獄裏爬出來的,這黑爾怕也是假名字。

但是管他呢!反正都要死!

我掃了眼黑爾的拳頭。

“你用拳頭?”

黑爾大腦袋,“沒錯!”

“正好我也用拳!”

不等話音落地,我已經衝上去。

黑爾咧嘴獰笑一聲,巨大的拳頭對着我的頭頂砸下來。

兩拳相擊,頓時定格了一般。

半晌兒,我雙腿一軟,坐到地上。

再看那個黑爾,拳頭突然碎開,隨後,黑爾表情痛苦的大叫起來。

“你輸了!” 美豔媽咪:總裁上司你out了 我再次站起來,淡淡道。

“啊——我要你死!”黑爾用另一隻手掏出一把槍對準我。

“小丑!”我鄙視一句,麒麟印出。

砰地一聲,子彈擊打在麒麟印上,甚至把麒麟印都撞退了幾米。

“黑爾,去死!”我大喊一聲,從大陵穴中喚出鬼門。

鬼門懸立頭頂,鬱壘門開啓。

“收了這貨!”

馬上,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愣神的黑爾就往鬼門裏拖。

“冥界之門?不,不對!”黑爾咆哮起來,“放了我,快放了我!”

放了你?開什麼玩笑!

鬼門直接煉化了黑爾,頓時,一道精純的力量傳遞到右臂之上。

我掃視周圍一眼,不再逗留,繼續奔向殺戮領域的極限之地。

再往後,我遇到了鬼物團體圍攻。

好在我手段夠硬,一路殺伐過去,終於見到了領域的極限。

可這裏,卻站了一個人。

修長的雙腿,渾圓的屁股,大黑羽翅膀及腰的灰色長髮——

是殺戮天使,墮落人間的昔拉!

“真沒想到,你既然這麼快就殺到了這裏!”

“昔拉,一決勝負吧!”

我不再說話,麒麟印率先鎮殺,麒麟火一下子把昔拉圍在當中。

“你的火焰的確厲害,這裏是我的領域——”似乎想要證明似的,話說到一半,昔拉已經出現在麒麟火海之外,用手指卷着一縷長髮,笑吟吟地看着我。

“擦,你這個逼裝的挺成功!”我撇撇嘴。腳底一蹬地面,撲向昔拉。

昔拉冷笑一聲,從虛空中摸出一把十字槍,也噔噔噔地跑向我。

我擦,竟然還有武器,你大爺的,真他麼奸詐啊!

心裏罵歸罵,可是再撤招,亦或躲避都是來不及了。

腹黑老公請慢走 我只得硬着頭皮往上撞。

砰地一下,十字槍撞擊到我的右臂,把我推後十幾米。這還是我吸收了黑爾的力量,要不然,還會更狼狽。

“哼,這裏沒有那麼多的幽靈軍給你用,你的力量也不過如此,哈哈!”

“媽蛋的,讓你一個鳥人瞧不起,還真是不爽啊!”

我神色一凜,鬼門懸浮我身前,我一步跨入鬼門,轟地一聲,鬱壘門關。

我行走於黑暗之中,遍尋那些陰氣強大的鬼將。

終於,我搜集了十二隻鬼將。

我的右臂再次變爲一隻巨大的鬼爪,十二隻神態各異的鬼頭,疊成倒三角,嵌在肩頭上,兩根猙獰的鬼角朝天生長。

轟然一聲,肩頭那十二雙鬼眼,竄起五色火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