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楊老爺子已經順着繩子下去了。

看來方大師他們過去的時候,用的都是皮筏子,因爲洞口那邊還放着我和楊老爺子過去時候使用的木筏子。讓我想不通的是,當時我們過去,木筏子應該在對面纔對,怎麼會停留在了洞口呢?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想這些,下來之後,我和楊老爺子小心翼翼的把木筏子朝着對面劃了過去。我曾經掉進過這水裏,甚至差點就被食人魚給吃掉,所以我知道這水裏的兇險。

好不容易安全到達了岸上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在岸邊上,確實看到了不少的皮筏子,這也讓我更加確認,方大師他們真的到了這邊。可是越往前走,越覺得心涼,因爲就在地上,看到了兩具綠毛殭屍。前幾天,我就是被這東西給抓傷,甚至差點就死在了他的獠牙之下。

“放心吧,他們沒事兒,沒想到,他們竟然連着東西都用上了,看來上邊真的開始管這事兒了。”楊老爺子蹲在地上,撿起來一個彈殼朝着我說道。

看到那個小小彈殼上面的符紋之後,我剛纔的擔心也放了下來。

這子彈我可是見過的,前兩天那個警察隊長還給我展示過這東西。這些子彈都特製的,對付起來那些鬼物特別的好用。兩具綠毛殭屍頭頂上的那幾個洞,就是被這子彈給打出來的。

方大師他們進來的時候,應該是把那二十個警察也一起帶了進來。看到這些子彈之後,我對於他們的擔心就放下了不少。相反,現在還不能確認的就是財經學院的那些學生,到底去了哪兒,我更爲他們擔心。

我跟在楊老爺子的身後,花費了很長時間,才通過這通道,進入那邊財經學院裏。

剛剛到了實驗室這邊的財經學院,就讓我有些吃驚,沒想到這些教室裏燈火通明,有不少的學生都在那邊上自習。

“我說的沒錯吧,走吧葉子,不用爲他們擔心了,既然敢把這些學生帶過來,肯定就有他們自己的打算。”楊老爺子看到這種情況之後,眉頭才舒展開來。

“去哪兒?”我有些疑惑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

“當然是實驗室那邊了,他們肯定是在那邊。”楊老爺子說完話之後,徑直的朝着實驗室那邊走了過去。

他也是來過這邊實驗室的,而且在這兒待的時間比我還長。看到他已經走過去,我也立刻跟了過去。本來我還打算先去女生宿舍那邊看看,能不能找到潘曉瑩她們幾個的。

“怎麼,有事兒?”剛走到實驗樓的門口,楊老爺子冷不丁的停下來,轉過身來朝我問了一句。

我沒注意到前面楊老爺子停了下來,直接撞在了他的身後,鼻子撞在了他的後腦上,眼淚都給我撞出來了。

把我的想法說出來之後,楊老爺子示意我可以過去看看,他自己去實驗室那邊。

反正現在已經確認這邊沒什麼危險了之後,我就和楊老爺子分開了。楊老爺子去了實驗室那邊,而我則是朝着這邊女生宿舍那兒走去。看着宿管那個房間門是開着的,我心裏都有些陰影,記得第一次過來的時候,那裏坐着的可是一個死人。

宿管大媽可能也想不到現在會有人進入女生宿舍,所以根本就沒有管,也不知道在那兒想什麼。

當我敲開門之後,潘曉瑩一臉驚訝的看着站在門口的我。

“葉子,你怎麼過來了?”

“影子,你們沒事兒吧?”我朝着潘曉瑩問道。後面林萌和張倩她們看到我過來,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坐下來寒暄一陣之後,我纔開口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潘曉瑩她們說,就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忽然聽到整個學校裏面都是那種淒厲的慘叫聲,甚至她們都能夠感覺到,有慘叫聲就在她們的宿舍裏。當時,整個學校裏的學生都嚇瘋了,她們也是如此,想要從宿舍裏面衝出去,卻發現根本就出不來宿舍,門口就好像是被一堵透明的牆擋着一般,根本就出不去。

她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林萌讓潘曉瑩給我打的電話。電話打通之後,還沒把事情說完,就已經沒有信號了,再怎麼打都打不通。

本來她們都以爲這次要悲劇的時候,就看到整個校園裏金光大作,聽到有人唸經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大,甚至整個校園當中都能夠聽見。原本的那些慘叫聲,見到這金光之後更加的淒厲,只不過一瞬間之後,整個校園當中都恢復了平靜。

接下來那唸經的聲音越發的祥和,讓她們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

等到她們睜開眼睛之後,就出現在了這裏。雖然這邊和她們學校那邊一模一樣,但是她們也知道這已經不是在學校那邊了。最主要的是,寢室裏面的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她們自己的。

“那你們到這兒之後,有沒有發現其他不對勁兒的地方?”我疑惑的朝着潘曉瑩她們問道。

“那倒是沒有,到了這邊之後,老師把所有學生都喊道教室開過會了,反正這幾天都是複習準備考試,在哪兒都一樣。不過很多學生更想知道的是,怎麼這邊會有一個和我們學校一模一樣的地方。”

有這種想法非常正常,當我第一次來這兒的時候,也被這地方給震驚了,原本都會以爲是在一個平行的世界裏面呢。

“你們老師有沒有說過,什麼時候能出去?”

“說了,今天晚上就能夠出去。不過,這兒並沒有太陽,所以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從潘曉瑩她們這邊出來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她們沒事兒就好。收拾了一下情緒,也朝着實驗室那邊走過去。

趁着周圍沒人的時候,迅速的來到實驗室的那個隱蔽的電梯口,緩緩的朝着下面落下。

當電梯打開之後,看到方大師他們所有人都在這兒。而讓我更加奇怪的是,就在方大師對面,坐着明旭道長,而且看上去和方大師智明和尚他們聊的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還記得第一次過來的時候,就遇見了明旭道長,那個時候還以爲他也是熱衷於那個實驗的人。可是現在看來,並不像想象中的那樣。

“葉子,你怎麼來了?”看到我過來之後,方大師他們也有些意外。在他們看來,我現在應該還躺在病牀上纔對,沒想到出現在了這兒。看來剛纔楊老爺子過來,並沒有說我的事兒。 掘土極其驚訝的看了看樂天,這個人明顯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別看我了……這東西壓不了多久。」樂天哼了一聲。

果然,話音剛落,一隻手指甲足有十幾厘米長的乾枯的手掌從棺槨中伸了出來!

「啊……」

蘇紫萱嚇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大叫了一聲。

「別過來!退後!到出口的位置去。」樂天喊道。

蘇紫萱雖然好奇,但是這明顯已經超出了自己可以處理的範疇,她只能轉身跑到那個盜洞的旁邊。

「我來!」

掘土攔住了樂天,樂天看了看他,主動的退後了一步,他其實還蠻想看看這傳說中的四大盜墓高手的手段!

掘土的身體微微拱起,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這隻搭在棺槨上的爪子。

「喵嗚……」

一聲凄厲的貓叫居然又從棺槨中傳了出來,剛剛被掘土踢死的那隻大貓居然又中棺槨里跳了出來。

樂天眯了眯眼,幻覺?

掘土根本毫無所動,他的腳在地上輕輕一點。

重生之我本純善 「鏗!」

一道閃光突然從掘土的鞋尖探了出來,接著掘土飛身而起,狠狠地一腳踢向棺槨上搭著的那隻手,對於那隻大貓,他根本沒理會。

「厲害!」

樂天不由自主的贊了一句。

「砰!」

棺槨上的爪子居然斷了,飛到了一旁的黑暗中,可是棺槨內卻傳出了更大的聲音。

「吼……」

一個東西猛地從棺槨內坐了出來,樂天一看,差點就要轉身逃跑。

這特么是一隻紅毛吼!

蘇紫萱驚得心都要跳出來了,這是個什麼東西?

屍體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原來是你?怪不得古屍上的屍粉會突然不見了!原來是你搗的鬼?」掘土謹慎的看著這個東西。

「吼!」

這個從棺槨裡面坐起來的東西大吼一聲,扭過頭就在打量掘土。

樂天第一時間跑到了蘇紫萱的身邊。

「這是什麼東西?」蘇紫萱急忙問。

「紅犼!」樂天回答。

「這是古屍?」蘇紫萱驚訝的問。

「不是!這是一種極其稀少的動物!和你的鍋蓋、虯褫是同類的珍惜生物!」樂天解釋道。

蘇紫萱看著這個東西,在樂天手中狼眼手電筒的照射下,這個東西一身紅毛,看起來異常的兇悍。

「很好!我還缺少一個僕人,你以後跟我吧!」

掘土看起來反倒是對這隻紅毛吼極有興趣。

紅毛吼跳出了棺槨,棺槨內的古屍完全散了架,這個東西和人的個頭差不多,不過比人要強悍許多,後肢彎曲,身體依稀不能完全直立,它的牙齒尖利異常,還有唌液不斷地滴落下來。

「這個東西也能收服?」蘇紫萱驚訝的問。

「不知道,可能這個掘土有特殊的辦法吧?」樂天皺眉。

吼,俗稱望天吼,這個東西最喜歡的動作就是對著天大吼,在神話時代,這個東西被認為是龍的九個兒子之一。

據說這個東西可以上傳天意,下達民情。

是一種極有靈性的動物。

可是這一隻紅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一座小小的古墓當中?

紅犼再一次大吼,它猛地撲向了掘土,掘土靈活的在地上打了個滾,躲開了這個東西的攻擊。

蘇紫萱嚇了一跳,她有點後悔了,如果這個時候鍋蓋在自己的身邊,那自己就什麼都不怕了。

「怎麼了?」樂天問。

「明天我就要和鍋蓋融合!」蘇紫萱堅定地說道。

樂天眨了眨眼,這個女人看起來像是受了刺激?

「也好!早點融合早點你也能多個保鏢。」他說道。

另一邊掘土和紅犼打得不亦樂乎,紅犼力大無窮,可是掘土的招式非常奇特,他的步伐極其的靈活,紅犼的勇猛在他的面前有點像是被戲耍的猴子……

「去!」

掘土突然整個人倒翻了過來,他的懷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探出了一根繩子,這根繩子靈活地在紅犼的身上纏繞,紅犼突然重重的摔倒在地。

它不斷地發出嘶吼,身上的毛髮原本只是淡紅,現在顏色居然開始越來越深。

「小心了!這個東西進化了。」樂天提醒道。

「沒事!這個東西雖然凶,但是太笨了……」

掘土無所謂的聲音傳過來。

紅犼突然安靜了,它倒在地上,眼睛看著掘土,慢慢地它的眼睛也紅了。

玉鼎真人你徒兒又作死了 「哼!居然還是一隻純種紅犼!真的是難得……跟著我,我讓你得到真正的自由!」掘土呵斥道。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奇怪的鉤子,這個狗子就像是古代床邊勾床簾的那種東西。

紅犼看到這個東西,它的眼睛突然瞪大。

「吼……」

巨大的吼聲讓不遠處的樂天和蘇紫萱都驚訝了。

「小心!」

樂天大喝一聲。

掘土在樂天聲音剛剛出口的時候,他就開始翻身後退,靈活的就像是一隻猴子。

蘇紫萱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弔兒郎當的傢伙居然是這樣的一個高手!

她相信,即使把警局裡所有的警察拉出來,也不一定能抓得住這個人!太強悍了……

紅犼身上的繩子一寸寸的斷裂,它尖利的爪子閃電般的抓向掘土。

掘土的速度雖然快,但是紅犼這一下的力量之大,也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他居然沒有完全躲開。

「叮!」

一聲清脆的響動,一枚銅錢準確地打在紅犼的指尖。

紅犼吃痛之下,微微縮了一下手指,掘土得以躲過這一劫。

「謝了兄弟!」掘土大喊一聲。

他不再留手,既然不能收服,那就直接消滅它。

他居然不退反進,紅犼一爪子拍過來,掘土反而借力打力,直接跳到了紅犼的背後,他手中的鉤子準確的勾住了紅犼的脖子。

紅犼大吼出聲,它拚命地想伸手將身上的人抓下來撕碎,掘土低喝一聲,他雙腿居然直接將紅犼向後抓的手臂反鎖住了!

紅犼不能動了,它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而它身後的掘土卻猶如降服惡魔的天神一般!

這一人一吼居然以這種方式較起了力!

「我幫你一把?」樂天突然極有興趣的說道。

掘土看了看樂天,他眯了眯眼,以他現在的力量無法完全壓制住紅犼,這樣下去他的力量會被消耗光的,可是如果有人幫助……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為什麼突然這麼有興趣幫助別人了?

以她對樂天的了解,樂天絕不可能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特別是在這樣的情況。

掘土一開始沒有答應,可是紅犼的力量實在太大了,即使他天生神力又是練家子,時間長了也扛不住。

紅犼全身的毛髮都紅了,鮮紅鮮紅,這是它的忿怒已經達到極限的標誌。

「多謝了。」掘土不得不開口求助了。

樂天笑呵呵的擺擺手,示意自己無所謂,他快速的拿出了幾十枚銅錢,在掘土和紅犼的身邊依次擺上。

掘土看到這個圖案,他微微皺眉。

這個傢伙看起來對陣法和風水的理解非常的透徹,居然在這裡擺了一個徹底隔絕一切的超小型絕戶陣!

今天可是大破之日,任何陣法對於陰陽的阻隔都幾乎是無效的,即使有效,效果也要打去大半……

可是這不包括絕戶陣!

點亮一棵技能樹 因為這個東西就是滅絕一切的,即使菩薩閉眼,它依舊可以滅絕一切阻礙。

但是這個東西的代價極大,即使樂天布置的是一個超小型的絕戶陣,他依舊損失了大概小半碗的鮮血。

地上是樂天用血跡畫上的一個圖號,這就是絕戶陣的基礎。

「起!」

樂天低喝一聲。

蘇紫萱的眼前突然迷茫了,她什麼都看不見了,這個地下古墓內居然莫名其妙的起了大霧。

「不要動!乖乖站在原地……無論你看到了什麼,都不要驚訝。」

樂天的聲音在蘇紫萱的耳邊響起。

蘇紫萱瞪大眼睛,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

在這霧氣里,樂天居然猶如天上的神兵,他正在強行將紅犼仰著的頭壓下來,而另一邊的掘土則完全成了配角。

有種在看3D動畫片的即視感,蘇紫萱猜測她看到的東西一定不是真實的,因為這霧氣慢慢地連自己也籠罩了,眼前的東西完全看不見了。

她眨了眨眼,隱約又可以看到什麼東西了。

「我靠……」

蘇紫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她居然再次看到了那個畫面,那個一直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畫面,沙發上,一個男人翹著二郎腿,依稀是在看電視,自己在拿著一個拖把拖地,口中好像還在不斷地說著什麼,一個孩子在面前跑來跑去。

這一幅畫面在蘇紫萱上次和燭九陰龍對視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唯一的區別就是,那個在地上跑來跑去的孩子依稀是長大了一些。

「媽媽……」

孩子沖著自己喊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