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澌鈞和賴董各坐一邊,其他人兩邊而坐,紀澌鈞的左邊是賴毓媛,右邊是被紀澌鈞拉過來的木兮。

入座后,賴毓媛笑著和木兮打招呼,「木小姐真人比報道上更漂亮。」

「謝謝。」木兮和大多數女人一樣,對出現在自己男人身邊特別是那種比自己優秀的女人除了萌生佩服以外還有另外一種情緒,叫「警惕」。

餐廳經理把菜單發給大家,開始為大家介紹特色菜品。

木兮翻看菜單的時候,目光在不經意間又看到了樓下有一個眼熟的身影,但是當她眨眼的時候,那個身影就消失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餐桌上響起了手機鈴聲,大概是時間太巧合了,所以引起木兮的注意。

董雅寧一臉歉意賠笑,「抱歉,我去接個電話。」將手機從包里拿出來以後,董雅寧離開餐桌去旁邊接電話。

木兮看似垂落看菜單的目光其實是隨著董雅寧的身影挪動視線。

剛剛她看到那個眼熟的身影,接著董雅寧就有電話打進來,不會那麼湊巧吧?

餐廳經理在記菜單,賴董和賴太都點了,輪到賴毓媛的時候,賴毓媛笑著將菜單合上,望著右邊的紀澌鈞,「紀總,我剛從國外回來,對景城這邊的菜色不是很了解,不如請你給我推薦一兩道菜?」

紀澌鈞將菜單遞給身後的費亦行,「抱歉,我也不是景城人,對這裡的菜色不了解。」紀澌鈞回頭看著費亦行,「你給賴小姐推薦幾道當地的菜色。」

紀總怎麼可能不知道,木小姐在紀公館給住的時候,紀總親自安排菜單,頓頓都是景城菜,不過呢,紀總這個舉動也說明了,紀總對這個賴小姐是沒意思,所以態度冷淡。「是。」費亦行剛要翻動菜單,坐在木兮旁邊的尋夏就為大家推薦木兮,「澌鈞哥,咱們這裡不就是有一個本地土著嗎。」

大家的目光都順著尋夏看向木兮。

賴太打從心底嫌棄,土著?土炮吧。

賴董還是很給紀澌鈞面子,笑望著木兮,「木小姐那就請你為我們推薦幾道本地特色菜了。」

「剛剛怎麼沒想到這個問題,真是粗心了。」賴毓媛嘴角微微勾起,「木小姐,就麻煩你給我們推薦景城本地的特色菜,我們也想嘗嘗正宗的景城本地菜是怎麼樣的,就麻煩你了。」

尋夏眼神裡帶著得意,聽說木兮是農村來的家裡窮的響叮噹,生活在那種環境的人面對的就是一些搬不上檯面的鄉村風味的菜肴,只要木兮當著大家的面推薦這些菜,到時一定會成為笑柄。

「景城本地口味偏清淡,怕你們吃不慣那我就推薦幾道招牌菜,如玉三寶,鹽焗水晶雞,荷塘小炒,其他菜例牌,湯按盅……」木兮翻到倒數第二頁,「右下角這幾款湯你們可以根據自己喜歡的口味選擇。」

「好的。」賴毓媛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選了自己喜歡喝的湯。

賴太和尋夏都抱著看笑話的眼神,沒想到木兮報了幾個菜名,她們就聽懂一個什麼鹽雞,而且這些菜名聽起來一點也不粗俗,挑不出木兮的刺,賴太和尋夏心裡都不痛快。

尋夏會顧忌紀澌鈞在怕紀澌鈞察覺出來所以不敢一直找木兮麻煩,可對面的賴太是從頭到尾都嫌棄厭惡木兮,恨不得將木兮損的無地自容,「木小姐,你比我家媛媛運氣好,找了紀總這麼個優秀又懂得疼人的男朋友,我們媛媛就沒那麼好的福氣。」

這個賴太打從心底看不起她,這好端端的找話聊,木兮總感覺來者不善,「據說優秀的女人運氣都很好,我相信比我優秀的賴小姐運氣一定比我好千百倍。」

賴太沒有停嘴繼續說話,一副非要木兮出醜才肯擺休的態度,「這談戀愛啊,不光要有運氣,最關鍵的地方還是兩個人是否能談得來,這沒有相同的經歷和背景很難有共同話題,所以老祖宗有一句話說的好,說這結婚還得找門當戶對實力相當才能長久。」

而此時打完電話回來的董雅寧正好聽到這句話,帶著看戲的心態眼神里充滿笑容看著木兮。

木兮還未開口說話,旁邊的紀澌鈞就點點頭好像非常同意這句話,「這句話確實是有道理。」

而此時因為紀澌鈞一句話,餐桌上的氣氛已經悄然改變,木兮臉上也有一些難堪。

就在木兮極力擠出一抹笑容抵抗那些嘲笑她的眼神時,紀澌鈞下一句話令木兮的眼神變得複雜。

「如果不是我大哥出事,我想我也不能回到紀家暫時接手這一切,除去那些不屬於我的,說實話……」紀澌鈞帶笑的眼神看向木兮,「兮兮一個月的收入都比我高。」說著握住木兮的手拉到唇瓣親吻,說話的語氣里還有一些擔心,「兮兮,你不會嫌棄我配不上你吧?」

這個口口聲聲說不管她死活的男人,卻在眾人面前放低身段保護她,這樣的他,多像她的鈞哥,可她知道,她的鈞哥不在了,有一天,她也會不在,面對沒有結果的未來,所以不會再心存任何念想。木兮努力揚起一抹笑容,「怎麼會呢,能遇見你,和你相愛,是我一生的榮幸和幸福。」

「……」他喜歡從她嘴裡說出來的甜言蜜語,那種甜,能掩蓋所有痛苦讓他的世界充滿陽光,紀澌鈞抿著唇嘴角揚起一抹剋制不住的笑容。

本來是要看木兮笑話,結果成了看木兮和紀澌鈞秀恩愛,賴太和尋夏氣到頭痛,而旁邊的董雅寧則是淡定多了,表面帶笑而且還是那種心滿意足的笑,但在心裡,對木兮的殺意更濃,甚至是覺得木兮就是個禍害,如果沒有木兮,她寶貝兒子一定會聽從她的安排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而不是找一個沒權沒勢什麼都幫不上忙的女人拖後腿。

為了轉移這種溫馨充滿愛情的氣氛,賴太開始轉移話題談起合作的事情。

當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的時候,木兮再次想起自己看到的那個身影,擔心會出事,木兮被紀澌鈞握住的手輕輕滑過他的大腿,正在談事的紀澌鈞大腿傳來酥麻感,回過臉就望見好像有話要和他說的木兮。

紀澌鈞側過臉,語氣關心問了句:「怎麼了?」

「我想去下洗手間。」

「我陪你去。」

「沒關係,你和他們談事吧,我自己去。」

紀澌鈞緩慢鬆開木兮的手,對不遠處的費亦行使眼色,讓費亦行陪木兮去。

看到費亦行過來,木兮壓著聲音小聲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讓他留下來幫你吧。」帶著費亦行不方便,萬一她要出去找人豈不是讓費亦行知道了?

「嗯。」

聽到紀澌鈞同意,木兮便看回大家,「很抱歉,我去下洗手間。」

「……」大家對著木兮禮貌性點了點頭。

木兮起身的時候,費亦行側身讓路給木兮過,在費亦行提步準備跟上木兮的時候接收到紀澌鈞的眼神,費亦行沒有跟上離開的木兮而是走向紀澌鈞。

來到紀澌鈞身旁,彎腰湊在紀澌鈞耳邊,「紀總?」

紀澌鈞壓低的音調只有他和費亦行才能聽得見,說話的時候目光看著扶手的位置,「暗中保護她。」

「是。」之前紀總撤回了暗中保護木小姐的人,直到現在還未安排人保護,如果有人保護,也不用他跟著過去,從峰會那天開始到現在為止,紀總和木小姐的感情產生了許多波折,如果沒有島上那一夜,或許木小姐現在已經和紀總領證了,不過,還好木小姐一直在努力跟紀總解釋,而紀總對木小姐也變得溫柔了,總之一切又好了。

餐桌上的人目光都在留意紀澌鈞的一舉一動,費亦行離開后,尋夏張嘴想要找話跟紀澌鈞聊,結果對面的賴毓媛先開口,「紀總,聽我姨丈說,他有意在景城投資旅遊項目,他看中的那塊地,我剛剛也看了,就在三公里那一片地,SY那邊已經開始在準備計劃書,在計劃書出來之前,我想聽聽紀總對這塊地用來建設遊樂中心有什麼看法?」

在旁邊插不上嘴的尋夏干著急,只能眼巴巴看著紀澌鈞和賴毓媛在那裡聊天,尋夏氣到餐桌下的手用力對準掌心掐,如果不是她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以她南氏集團千金小姐的身份,早就甩賴毓媛這種十八層次的低級人物六百八十條街道,還輪得到賴毓媛在這裡瞎逼逼?

而坐在旁邊的賴董夫婦看到賴毓媛和紀澌鈞在聊天心裡特別開心,剛剛一點胃口都沒有胡亂點幾道菜的賴太重新拿起菜單和董雅寧商量要吃什麼。

董雅寧看賴毓媛是越看越滿意,出身名門,畢業國際名牌大學,溫柔乖巧又孝順,最關鍵是門當戶對,而賴毓媛也開始接手公司,很多事情和紀澌鈞都有共同語言,如果結婚了,不管是在家庭和工作這個賴毓媛都能勝任,這一對比,木兮和賴毓媛簡直就是天差地別,就算木兮再努力十輩子都趕不上賴毓媛一根手指頭。

……

跟在木兮身後的費亦行看到木兮下樓了,目光從木兮身上挪到不遠處洗手間的指示牌。

這裡不是有洗手間嗎?木小姐怎麼下樓了?

疑惑的費亦行以為木兮不知道這裡有洗手間下樓去找洗手間便加快步伐跟上。

木兮下樓梯的時候聽到樓上傳來聲音,回頭就望見費亦行對著一個服務員比噓,看到費亦行小心謹慎的舉動,木兮一下就聯想到什麼,加快腳步下樓。

費亦行揮手示意和自己打招呼的服務員快走,當他再次回過頭的時候木兮已經不見了,費亦行眼睛睜大,生怕木兮出事了趕緊下去,下到二樓樓梯間費亦行左右打量都沒看到木兮,便抓住一個服務員問了句:「這裡有洗手間嗎?」

「有的,在那邊。」服務員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說完后就離開了。

費亦行按照服務員指的方向走去,在費亦行走遠后,用貝殼做的一堵裝飾牆後走出一個女人,女人目光謹慎看了眼費亦行離開的發現隨後立即轉身下樓。

從樓上下來的女人,沿著自己剛剛看到那個熟悉身影的方向走去,剛從餐廳出來就看到一個匆忙逃竄的身影,女人立刻提步追上。

跑得滿頭大汗,髮絲夾雜汗水黏在臉上的伊貝莎,肚子隱隱作痛,卻不敢停下腳步,跑到一條道口,不料道口那邊出現幾個目光四巡的男人,男人一看到她,眼睛瞬間亮了,「別跑!」

伊貝莎急到眼淚掉下來,往後退的時候腳踩空往後摔,伴隨疼痛的一陣天昏地暗過後,伊貝莎摔在樓梯的最後一節,頓時渾身疼痛眼冒金星。

「抓住她!」台階最上一層看不見人,卻傳來令人害怕的聲音。

爬起身的伊貝莎,膝蓋疼痛,身體重心不穩,逃跑的時候一拐一拐隨時都會摔下去,四周圍都傳來抓她的聲音,伊貝莎猶如陷入絕境,急到咬著唇在哭。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手伸過來拽住她的胳膊,伊貝莎以為被抓住了,發出絕望的恐懼叫聲,聲音還沒發出嘴巴就被人捂住了。「嗚嗚嗚……」

被拉進一個充滿油煙味道的地方,伊貝莎的嘴巴被人捂住摁在牆壁上,當門外響起腳步聲的時候,伊貝莎的視線也恢復清晰,認出站在自己眼前的女人,伊貝莎下意識喊出了這個名字,「木……」話沒喊完嘴巴就被人用力捂緊。

「不想死就閉嘴!」木兮壓著聲音警告一句。

此時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多,吵雜的廚房裡好像瞬間安靜下來,只有兩顆緊張害怕跳動的心。 門外的腳步聲停下后響起幾個男人說話的聲音。

「那邊也沒那個賤人的身影。」

「絕對不能讓她逃出去,擴大範圍,派人守住各個出入口一旦發現那個賤人的身影立刻帶上車。」

「是。」

門外重新響起的腳步聲越走越遠,直到完全聽不見那些聲音精神高度緊張的兩個人才鬆了一口氣,人一放鬆廚房裡的吵雜聲立刻像洪水湧進耳朵。

伊貝莎抓開木兮捂住她嘴巴的手,猶如逃過一劫捂著胸口大口喘氣。

木兮往旁邊走,想要打開門看看外面的情況,她的手剛碰到門,靠在牆上的女人就偷偷挪步離開。

伊貝莎趁著木兮不注意打算溜走,結果剛走了沒兩步就被木兮看到,心虛的伊貝莎逃命式拔腿往前沖。

木兮一把揪住伊貝莎的衣服把人扯了回來,伊貝莎掙扎的時候,順手抄起操作台上的菜潑向木兮。

伊貝莎拚命反抗要逃跑的舉動,猶如證實了一些真相,一想到自己死去的孩子,木兮就氣得兩手抓住伊貝莎的衣服把人用力甩到後面。

廚房的地面濕滑,被抓住往後丟的伊貝莎沒站穩,人連連往後退了幾步,最後兩隻腳騰空,屁股重重摔在地上,痛到伊貝莎感覺自己的臀骨都快碎裂。「哎喲。」

逃是吧!憤怒的木兮衝過去,在伊貝莎爬起身的時候,木兮揪住伊貝莎的衣領把人推到牆壁上,揚起手一耳光掃過去。

「啪……」挨了一巴掌的伊貝莎嚇懵了,她不敢相信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木兮居然那麼彪悍打她,「你打我!」

不想跟她廢話!「我問你,到底是誰讓你在我喝的水裡動手腳的!」她還沒來得及想辦法從伊貝莎身上知道一些線索,老天爺就先給了她一個機會。

木兮的話令伊貝莎的眼神里閃過瞬間的慌張,就連說話都變得結巴,「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說是吧,行!木兮將伊貝莎往門口拖。

「不,我不要出去!」如果她落入那些人手裡一定會沒命的,伊貝莎身體往後,雙腳用力踩在地上阻止身體往前挪動。

「……」木兮沒有理會伊貝莎的話,繼續把人拖出去。

伊貝莎被木兮這個舉動嚇到了,趕緊握住木兮的手,開始求饒,「木小姐,我錯了,我說,我什麼都說,求求你放過我。」

在距離門口二步的時候木兮猛地停住腳步,回頭看著不停掰開她手指的伊貝莎,怒火燃燒的眼神遞了眼牆壁的方向,「靠過去,別碰我的手!」

伊貝莎不敢激怒木兮,生怕木兮把她交出去,趕緊豎起雙手聽從木兮的話往後退,靠到牆壁的時候,暫時獲得安全的伊貝莎喘了一口氣,低著頭眼睛左右轉動開始計劃怎麼應付木兮。

木兮回眸看了眼四周擔心有人進來,在她打量完四周看向伊貝莎的時候,正好對上伊貝莎充滿陰謀盯著她看的眼神。

被發現的伊貝莎飛快收回眼低著頭。

「我沒時間跟你廢話,如果你敢耍花招,我就把你交給紀總,到時他可沒我這麼好脾氣陪你玩。」

聽到要交給紀澌鈞,伊貝莎好像特別害怕主動握住木兮的手,「木小姐,我求求你千萬別把我交給紀總,千萬別……」對上木兮凌厲的眼神,伊貝莎立刻鬆開握住木兮的手。

木兮遞了眼牆壁,伊貝莎乖乖靠回牆壁。

「說!」

伊貝莎聳著肩膀看似害怕其實一雙眼精明的很,不停在木兮身上來回掃好像要把木兮了解個透以便於她該怎麼回答木兮的話。

木兮抱著胳膊,腦袋微微偏向一邊盯著伊貝莎看,好像在說:看你準備怎麼編。

伊貝莎急到不停咬唇,如果說真話,就以木兮的本事能對付的了那個女人嗎?如果不說,交給紀總,她肯定會沒命,左思右想拿不準主意的伊貝莎為了保命決定先滿足木兮的要求,抬眸望著木兮,說話的時候因為害怕語速非常快,「如果你能送我離開這裡,我就將所有真相都告訴你。」

「那得看你怎麼配合!」

伊貝莎抿著唇,目光謹慎看向四周,好像在確認這裡的環境是否安全,確認完後上前一步抓住木兮的手,說話的時候伊貝莎壓著聲音,生怕隔牆有耳,「是雅寧夫人,是她指使我害你的,她擔心我揭穿她,就叫人追殺我,外面那些人就是來抓我的。」

雖然她有懷疑過董雅寧,可當她親耳聽到是這個名字的時候,木兮的眼睛瞬間睜大,似乎難以置信,用力揪住伊貝莎的衣服,「你騙我!」伊貝莎沒有理由騙她,可她就是不相信就是董雅寧乾的,因為紀澌鈞對她的傷害已經夠多了,她無法接受,如果紀澌鈞知道真相還護著董雅寧,那對她來說,簡直就像毀滅性的傷害。

「我真的沒有騙你,不止你喝的水,她還讓我在所有你能觸碰到的東西里都下了她拿給我的葯,木小姐真的對不起,我剛開始不知道那些葯是幹什麼的,後來我知道那些葯能讓人懷不上孩子,就算懷上孩子都會變成死胎流產,我害怕,我也害怕東窗事發拒絕雅寧夫人,可是雅寧夫人拿我家人的性命威脅我,說如果我不答應她的話,她就會殺害我的家人,木小姐求求你不要告訴紀總,紀總那麼孝順雅寧夫人他一定會為了保住雅寧夫人的名聲殺了我的。」

就連伊貝莎都知道,如果紀澌鈞知道真相會選擇為了保護董雅寧隱瞞這一切,一想到自己那死去的孩子,木兮眼眶瞬間紅了,抓住伊貝莎的手變得無力,

伊貝莎看到木兮失魂落魄的樣子,立刻將木兮推開拔腿就跑,她不可能留下來被木兮帶著去和董雅寧對峙,所以逃命是唯一的選擇。

后腰撞到操作台的木兮痛到用手捂著腰,就是這陣疼痛讓她清醒過來,看到伊貝莎跑了木兮立刻去追人,她絕對不能讓伊貝莎出去,一旦伊貝莎出去肯定就會被董雅寧的人抓住,到時就真是死無對證了。

而此時度假村外停著一部白色的商務車,車裡擺放幾台電腦,坐在電腦前的人已經攻破了海島民宿的監控,侵入監控后開始查看伊貝莎逃跑的路線。

「在這裡。」伊貝莎的身影出現在畫面,發現異常的男人語氣震驚,用手指著拉住伊貝莎躲進后廚的女人,「是木兮,她把伊貝莎拉進了廚房後門。」

聽到這個信息的人眉心微微皺起,眼睛一直盯著屏幕上暫停的畫面看,如果真是木兮,那就麻煩了,暗暗倒吸一口氣趕緊撥通電話。

三樓露天餐廳。

湯已經上來了,因為沒有木兮在,賴董夫婦心情特別好,和董雅寧聊天的時候滿臉笑容,就連尋夏也在開心中怨恨姓賴的一家。

坐在位置的紀澌鈞見木兮久久沒有回來,擔心木兮會不會出什麼事情了,立刻撥通費亦行的電話。

就在紀澌鈞的電話撥通時董雅寧的手機也響了,紀澌鈞條件反射看向董雅寧放在桌上的手機,聽筒那邊傳來費亦行喘氣的聲音:「紀總。」

在董雅寧面前,只要是和木兮有關的話紀澌鈞一向注意,不想讓木兮在董雅寧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說話的時候紀澌鈞的身體靠著座椅靠背,壓著聲音,「回來了?」

「對不起,我跟丟了木小姐,沒找到人,餐廳的人看到木小姐下樓了,我估計木小姐是第一次來迷路了,我會儘快找到木小姐的。」

哪怕只是迷路,但,聽到木兮不見了,紀澌鈞的心裡就一陣狂亂不安,說話的時候因為心情焦急放在膝蓋上的手反覆在跳動,「叫多幾個人過去。」

「是。」

坐在位置上的董雅寧接電話的時候留意到紀澌鈞看過來的眼神,沖著紀澌鈞微微一笑還比了一個吃東西的手勢,讓紀澌鈞趕緊吃別餓著了,接電話的語氣帶笑,好像在和朋友通電話,「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已經習慣了董雅寧為了應付局面講的一些暗話,董雅寧能笑的出來,那邊的人因為木兮突然出現根本就笑不出來,言語間還帶著擔憂,「老闆娘不好了,木兮把伊貝莎救走了,我擔心木兮已經從伊貝莎口中知道一些事情。」

董雅寧心裡有一瞬間的驚慌,但很快就平靜下來,支持她內心強大的力量來源於她擁有裁判人生命的權利,不管是木兮,還是紀澤深的命,對她來說只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董雅寧在談笑風生中絲毫不擔心大家會聽到什麼,而且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用慈愛的眼神和紀澌鈞相望,當著紀澌鈞的面了斷紀澌鈞心愛女人的性命,「這花園要種新花必然是要將舊的花除掉,這種花的根部很會抓土,想要完全杜絕再生,一定要在除掉的時候連根拔起。」

「是,我知道了。」男人看著電腦屏幕上出現的畫面,彙報最新消息,「伊貝莎開車跑了,木兮在門口攔了一部的士追了過去,我會在路上解決掉這兩個人,保證是正常的墜海交通事故。」

「沒錯了,就得這樣,你先去忙吧,再聊。」這個木兮真是夠自不量力的,自己的清白還沒洗脫就在干預她的事情,這回非得給點顏色讓這個木兮瞧瞧,不安分勾搭她兒子和她作對的下場會怎麼樣!

「是。」

董雅寧電話掛斷的時候,桌上的圓盤停住在董雅寧面前,「媽,兮兮她有點不舒服,晚些再過來,這道如意三寶煲,有你喜歡吃的苦瓜,剛剛通電話的時候兮兮叮囑我,一定要讓你嘗嘗。」

聽到紀澌鈞這麼說,董雅寧一臉開心,還對著大家炫耀她有個孝順的未來兒媳婦,「我們木兮啊,就是孝順,知道我喜歡吃,這打電話都不忘提醒澌鈞讓我嘗。」

提起木兮,除了紀澌鈞以外,餐桌上沒有幾個人是有好心情,可木兮畢竟還沒出現,所以見不到這個人大家心情還是蠻開心的,特別是賴太還「羨慕」起董雅寧,「雅寧啊,你就好了,兒子孝順,這未來的兒媳婦更孝順。」

「可不是嘛。」董雅寧眼裡是對木兮無限的喜歡,可心裡早就厭惡木兮到極點。

賴太那句帶著試探性的「未來兒媳婦」說完后還偷偷打量一眼紀澌鈞,看到紀澌鈞臉色平靜,並沒有感到不悅亦或者是解釋什麼,賴太眨了眨眼睛,心裡頓時不快,看來紀澌鈞已經有娶木兮的意思了,她得加把勁把那個女人趕走才行。

餐桌上的菜陸陸續續上來,有木兮喜歡吃的黃豆燜鴨,紀澌鈞夾起一塊帶骨的鴨肉,將鴨皮吃掉把剩下的肉放到木兮碗里,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就是放進碗里的,怎麼就會掉出來了?

以為自己眼花看錯碗的位置,紀澌鈞準備重新夾鴨肉,筷子剛碰到鴨肉,突然一下,他的心率失常,整個人變得不安,紀澌鈞抿著唇將筷子收回,拿起手機給夏明義發信息。

自從有了她們母子后,每一次他感覺不對,都會第一時間去確認她們母子的安全,不是他多疑,而是他害怕她們母子出事。 在等待夏明義回信息的時候,紀澌鈞目光擔憂反覆盯著手機屏幕看,生怕錯過什麼重要信息。

和紀澌鈞隔了一個位置的尋夏看到紀澌鈞沒有吃東西,以為紀澌鈞沒胃口,「澌鈞哥,是不是菜式不合胃口,不然你嘗嘗這個,這個開胃。」把一道涼拌海參轉到紀澌鈞面前。

尋夏這麼一開口對面的董雅寧也看向紀澌鈞,「澌鈞啊,這麼了?」

看到機會來了,賴太撞了一下賴毓媛的胳膊,示意賴毓媛抓緊機會接近紀澌鈞。

賴毓媛目光平靜,不急不緩喝完湯匙里的湯才將湯匙放下,抬眸看著紀澌鈞,「紀總,這木小姐介紹的湯和菜式真不錯。」

賴太聽到賴毓媛居然不是關心紀澌鈞的胃口而是說一些有的沒的,急的想要替賴毓媛搭句嘴,剛要張嘴說話,就聽到一直低著頭看手機的紀澌鈞回了句賴毓媛,「喜歡就多喝點。」

在場三個人和紀澌鈞說話,而紀澌鈞唯獨回答了賴毓媛的話,賴太心裡的焦急瞬間變成喜悅,看來還是她女兒有一手,知道怎麼討男人喜歡,既然賴毓媛自己能應付過來,那賴太也沒多插嘴就在一旁安靜吃飯。

對面的尋夏見到紀澌鈞只回賴毓媛的話頓時惱羞暗暗咬牙瞪了眼對面的賴毓媛,恨不得把賴毓媛當場撕成碎料。

大概摸索到一些和紀澌鈞相處的模式后,賴毓媛開始以木兮為話題跟紀澌鈞聊,聊紀澌鈞和木兮的相愛,聊木兮的喜好,聊木小寶等等。

見賴毓媛和紀澌鈞那麼聊得來,賴董夫婦一臉滿意,特別是賴太,高興到用手擋著嘴,望著對面的董雅寧壓低聲音說道:「真沒想到他們會那麼聊得來,簡直就像相逢恨晚。」

「是啊。」董雅寧也笑著回了一句,不經意掠過紀澌鈞和賴毓媛的目光裡帶著一些欣喜,看來這個賴毓媛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知道如何接近她兒子,既然賴毓媛也有這個意思,那就省去不少功夫,只要木兮死了,沒了那個迷惑她兒子的女人,她的乖兒子就會再次回來,而且還會聽她的話娶賴毓媛。

在賴毓媛和紀澌鈞聊天的時候,尋夏想要插話可是很快她的話就會被賴毓媛的話淹沒掉,心裡憤憤不平的尋夏已經把賴毓媛這個有心計的女人視為眼中釘。

誰敢阻撓她的大計和她搶紀澌鈞,她就要把這個眼中釘除掉。

望著對面一臉自信談話中臉上帶笑的賴毓媛,尋夏嘴角勾起一抹陰森的笑容。

賴毓媛是吧!

她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和南氏集團千金小姐斗,那就是以卵擊石的下場。

就在賴毓媛和紀澌鈞聊到一些關於木小寶讀書的問題時,紀澌鈞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人,紀澌鈞立刻接通電話。

而這通電話也是自從資料室的事情發生后,紀澌鈞第一次接通木兮的電話。

紀澌鈞拿起手機,在接通的同時,語速快到沒有一絲的感情在裡面,「我去接個電話。」說完後起身之時將手機貼在耳邊,「兮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