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這會,就讓她幫他去打掃衛生,而且,還是他的房間,這個私密的地方,難道他一點都不知道見外嗎?

她癟了癟嘴:"路總,我還真沒看出來啊,您是這麼不見外的一個人,既然你這麼想讓我幫你收拾房間,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吧,你房間是哪個?我去幫你打掃衛生!"

聽到秦未央說見外兩個字,路彥昭的臉色微微變了變。

他剛才說話,居然沒帶腦子,讓她去給自己打掃房間。

房間的確是要打掃,而且,就算是真的要打掃,他也得看著。

想到這裡,他挑了挑眉:"那你先不用打掃了!"

秦未央眯眼一笑:"這麼說,那我不用打掃衛生了!"

路彥昭輕哼了一聲:"你想得美,等會我吃完飯,我們一起去打掃,畢竟,我自己的房間,讓一個外人打掃,我也不自在,但是,我身體不舒服,你需要給我幫幫忙!"

秦未央沒好氣的搖搖頭:"隨便,您開心就好!"

"你吃飯了嗎?秦夭夭。"路彥昭開口問秦未央。

可能是秦夭夭自從來上班之後,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頻率太高了,現在看到她,他莫名的覺得,彷彿親近了不少。

尤其是想到,在自己的夢裡,秦未央的臉,突然變成秦夭夭。

他心裡,突然就變得很亂。

但是,話已經說出去了,也收不回來了。

他低著頭,悶聲吃飯。

秦未央還在震驚中,他壓根沒想到,路彥昭會主動問她。

只不過,她今天過來的太著急,她是真的太擔心路彥昭了,連飯都沒吃。

結果,這個傢伙,現在了才問自己。

秦未央停了幾秒,這才開口:"我過來的著急,沒吃!"

路彥昭聲音硬邦邦的:"既然你沒吃飯,那就過來一起吃吧!"

秦未央抿了抿唇:"還是算了吧,我只買了你的飯菜!"

路彥昭皺眉:"我生病了,吃的不多,你過來,坐下來一起吃!"

秦未央有些無奈的走過去坐下來:"好吧,那就當成路總給我安排的工作吧!"

路彥昭的臉都綠了:"秦夭夭,我讓你吃飯,還委屈你了,什麼叫當成我給你安排的工作,讓你吃飯,你覺得這是工作嗎?那你還是別吃了吧!"

秦未央氣性上來了:"憑什麼你不讓我吃,我就不吃啊,飯菜是我買的,我為什麼不能吃!"

秦未央說著,直接掰開一雙筷子,吃的毫不客氣。

路彥昭看著她這個樣子,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他也不知道,自己突然就開心什麼。

吃完飯,路彥昭站起來,就要去收拾房間。

畢竟,這會好不容易覺得有點精力了。

結果,他剛站起來,就被秦未央一把拉住,路彥昭轉身看著她:"你還有事兒?"

秦未央無語的看著眼前這男人:"路總,你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沒做?"

"飯都吃了,你還想讓我做什麼?"路彥昭翻了翻白眼。

秦未央也算是看明白了,這個男人,壓根就是故意的。

她沒好氣的開口:"飯是吃了,但是,葯還沒吃!"

"不想吃藥!"路彥昭說完,轉身就要走。

秦未央急了,直接轉身,兩隻手抓住路彥昭的胳膊。

路彥昭轉身,皺眉看著秦未央:"你要幹嘛?"

秦未央一副你要是不吃藥,我就死拽著你,不讓你走的表情:"不吃藥,我就不鬆開!"

路彥昭的眸子,閃過一抹異色:"不吃藥,就不鬆開,那我一輩子不吃藥,那你豈不是一輩子都不鬆開了?"

"嗯,你一輩子不吃藥,我就一輩子不鬆手了!"秦未央想都沒想,直接脫口而出。

路彥昭怔住了,一輩子……一輩子多久啊!

他失憶的時候,跟秦未央最幸福的那段日子,他也以為,他們可以簡簡單單,幸福快樂一輩子。

可是,他真的沒想到,不僅沒有一輩子,秦未央反而以那樣慘烈的方式,永遠離開他,讓他活在自責悔恨中。

他這一年時間,無數次想,是不是因為一年前,自己說了各自安好,相忘江湖的話,才讓秦未央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否則的話,按照秦未央的能力,她怎麼可能走不了。

想到秦未央的事情,路彥昭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來。

他沉沉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秦夭夭,冷聲道:"秦夭夭,鬆開,我吃不吃藥,跟你沒關係!"

秦未央莫名的被他的語氣冷到了。

她沒想到,這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分分鐘就從萬里晴空,變成狂風暴雨。

秦未央抓著路彥昭的手,一下子就鬆了一點。

路彥昭正要抽出來,結果,秦未央看到他這個樣子,突然就想到,當初他要相忘於江湖的決絕。

她的腦子一抽,直接用盡全身的力氣,直接抓住路彥昭:"我就不鬆開,不管你吃不吃藥,跟我有沒有關係!"

秦未央緊緊的抓住路彥昭的胳膊,完全不注意自己的行為,到底像不像話。

路彥昭的臉一下子黑下來,他伸出另一隻手,想要拉開秦未央的手。

結果,秦未央一下子急了,她直接伸手抱住路彥昭的腰:"路總,我今天就耍無賴了,你不吃藥,我就這樣抱著你,你要是不爽,你就弄死我吧!"

秦未央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樣子。

路彥昭渾身一震,他感覺到腰裡的手,他覺得渾身都不自在了。

他的臉徹底的黑下來:"秦夭夭,你給我鬆開! 都市絕品狂尊 我不想揍你!"

秦未央不怕死的開口:"我不怕你揍我,有本事你就揍死我!"

路彥昭難以置信的扭過頭,看著像個八爪魚一樣,死死的抱著自己的女人,他的臉色鐵青:"秦夭夭,你到底還想不想待在盛世集團了?"

秦夭夭咬了咬牙,心一橫:"路總不吃飯,我就是不鬆開,路總想要開除我,也等吃了葯,去了公司再開除我也不遲!"

路總沒想到,這個秦夭夭這麼不怕死。

不怕被開除,不怕被自己揍,一瞬間,他好像真的沒什麼,能夠嚇唬到他。

他感覺心裡有一口氣,硬生生的讓他憋下去。

他沉沉的開口:"秦夭夭,你鬆開,我現在就吃藥!"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要吃藥,她終於鬆了手。

她就說,這個人怎麼生病這麼久,他之前肯定沒有好好吃藥,不然的話,怎麼會生病兩天了,還看起來那麼嚴重。

秦未央鬆開路彥昭的腰,路彥昭瞪了她一眼,果然乖乖去吃藥了。

秦未央的臉有點微微發紅,她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剛才能那麼彪悍。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臉,不去看路彥昭。

路彥昭看著餐桌上,秦未央已經幫他把葯拿出來,水都倒好了。

他看了一眼秦未央,神色突然有些複雜。

這個叫秦夭夭的女人,他明明不認識,可是,她卻給自己那麼熟悉的感覺。

他以為她是為了工作,所以才迫不得已給自己送飯送葯。

可是,她剛才那不怕死的樣子,分明就是……關心!

對!路彥昭剛才態度放鬆下來,是因為,他真的感覺到,這個秦夭夭對他的關心,真的不摻假。

她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態度,希望自己好起來。

這樣的感覺,路彥昭真的覺得,很陌生,卻成功的讓他的心臟,悸動了一下。

他看到秦未央的耳朵,有點微微發紅,他的心,莫名的柔軟起來。

他拿起桌上的葯,一口放在嘴裡,喝了一口水,感受到嘴裡的藥味,苦澀中帶著一種難受的味道,感覺喉嚨都是苦的。

他硬是咽下去,又喝了一口水,這才感覺舒服了一點。

路彥昭吃了葯,這才看向秦未央:"好了,這下藥都吃了,不跟我拚命了吧!" 秦未央挑了挑眉,這會已經恢復正常了:"既然路總的葯都吃了,那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我當年不會再拚命了!"

路彥昭對秦未央的態度,好了起來:"既然不拚命了,那跟我過來吧,我們去收拾房間!"

秦未央沒想到,路彥昭還讓自己給他收拾房間。

她跟在路彥昭身後,小心翼翼的開口問:"路總,你……不生氣嗎?"

路彥昭轉身,涼涼的看了她一眼:"你希望我生氣? 恐怖高校

秦未央咽了口唾沫:"我也不是希望你生氣,我只是覺得,自己剛才……有點過分了,怕你生氣!"

路彥昭冷哼了一聲:"你還知道自己過分了?"

"那你是不是真的要開除我?"理智回歸之後,秦未央這才有點擔心,路彥昭要是真的開除她,那她豈不是要再想辦法,才能接近他!

這樣的話,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讓路彥昭喜歡上自己!

想到這些,她的心,一下子就提起來。

路彥昭看了她一眼:"我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沒想到,剛才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原來你還怕我開除你呢!"

秦未央嘴硬的看著他:"我才不怕呢!"

路彥昭看著她這幅死鴨子嘴硬的模樣,忍不住勾唇笑了起來:"既然你不害怕,那你幹嘛問我,是不是要開除你!"

秦未央憋著嘴,眸子轉了又轉,這才開口道:"你管我為什麼要問,我想問就問,難不成,你還能管住我的嘴不成?"

路彥昭看著這個女人,牙尖嘴利的樣子,他無語的開口道:"我當然沒有權利管住你的嘴,畢竟,你的嘴長在自己身上,你要說什麼,就說什麼,我能把你怎麼樣!"

秦未央勾唇得意的一笑:"既然你不能把我怎麼樣,那你還說什麼廢話呢,當然是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路彥昭無奈的搖搖頭:"走了,別廢話了,收拾房間吧,我要趕緊收拾好,休息會!"

秦未央聽到他這樣說,點了點頭,那倒是,你現在趕緊收拾好,休息會,估計剛吃的葯勁兒,就發作了,出一身汗,我估摸著,你的燒應該就退了!"

路彥昭聽到她的話,神色驚異的看著她:"沒想到啊,你一個千金大小姐,懂得還挺多!"

秦未央挑眉看了他一眼:"不然呢?你當我是白痴還是傻子啊,再說了,我自己從小到大,也生過很多次病啊,就算是我被家裡保護的再好,這些常識,最起碼也該懂得吧!"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路彥昭倒是點了點頭:"這話說的倒是沒錯,走吧,進去吧,這就是我的房間!"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的話,呼吸一緊。

雖然她表面上裝的很平靜,但是,想要去路彥昭私人的處所看看,這樣的感覺,到底是不一樣的。

她真的很想知道,一年前的路彥昭,跟如今站在她面前的這個路彥昭,到底有什麼區別。

她心裡還是有些抵觸,害怕路彥昭不再是自己認識的路彥昭,畢竟,這段時間,路彥昭的一些脾性變化,她都看到了。

有時候,感覺到他的熟悉,她甚至會高興的想哭,可是,有時候看到他發脾氣,毒舌的樣子,似乎跟一年前,一點也不一樣了,她的心裡就變得慌亂起來。

秦未央的手,扶著路彥昭房間的門把,她感覺自己的手,似乎都在顫抖。

路彥昭看到她這個樣子,忍不住皺眉:"怎麼了?開個門很困難嗎?怎麼這麼半天了,捏著門把手沒動靜?"

秦未央聽到他的話,轉身看了一眼路彥昭,笑的有些勉強:"沒什麼,我就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所以沉默的久了些,再說了,要進路總房間去了,我一個小職員,這心裡激動啊!"

路彥昭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秦未央:"你有這麼激動?"

秦未央連連點頭:"當然是!"

路彥昭輕哼了一聲,明顯不相信她的鬼話:"我怎麼就那麼不相信呢!"

秦未央無奈的聳聳肩:"你要是實在不想相信,那我也沒辦法,如果你沒事的話,我就先進去,給你打掃衛生了!"

秦未央說完,直接打開門。

路彥昭將要說的話,憋了回去。

當秦未央開門的那一剎那,她就僵住了。

一模一樣,跟路彥昭在倫敦的住所,簡直沒有任何區別。

以前在倫敦的時候,路彥昭的房間里,就是這樣的格局,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房間,不僅格局沒有變,就連房間的窗帘,床單的顏色,都跟當初如出一轍。

秦未央的心,狠狠地一顫:"路彥昭!"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這個樣子,瞳孔微縮,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就連秦未央直呼他的名字,他也沒有察覺過來。

他直勾勾的看著秦未央,應了一聲:"啊!"

秦未央似乎意識到自己剛才喊了路彥昭的名字,她的聲音頓時變得有些不自然。

可是,這種不自然的聲音,卻分明夾雜著濃重的哽咽聲。

她看著路彥昭,開口道:"路總,這就是你房間嗎?"

看著反常的秦未央,路彥昭的心裡很是複雜。

他點了點頭,開口道:"對,這就是我的房間,怎麼了?秦夭夭,我看你剛才的表情……似乎很震驚!"

秦未央立馬搖頭:"路總,你亂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震驚,我就是有點吃驚,路總的房間,明明挺整齊的,怎麼還讓我過來打掃衛生呢!"

路彥昭聽到她的話,卻沒有多大的反應。

他自顧自的說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秦夭夭,看到你剛才的樣子,我差點以為,你以前見過這個樣子的房間呢!"

秦未央不自在的笑了:"路總,你說笑了,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兩個一模一樣的房間呢? 斗羅大陸之天滅之神

路彥昭的臉色,幾乎是瞬間就變了。

他一把抓住秦夭夭的手,神色近乎猙獰:"秦夭夭,你到底是誰,我剛才只是說,一樣的房間,我並沒有說一模一樣的房間,除非你見過,跟我房間絲毫不差的房間,不然的話,你剛才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你老實告訴我,你跟秦未央到底什麼關心,為什麼我在你身上,總是能感受到她的影子!"

秦未央都懵了,她是真的沒想到,路彥昭居然這麼敏銳,她都刻意的去改變性格了,他居然也能感覺到熟悉。

她咬著唇,堅決不承認:"路總,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我剛才的確說是一模一樣的房間,我只是單純的一味,你說的一樣的房間,就是這個意思而已,希望你不要誤解我的話,還有,我不是誰的影子,希望路總不要認錯人了!"

秦未央說完,就趕緊甩開了路彥昭的手,後退了一步,裝出一副警惕的樣子,看著路彥昭。

路彥昭的臉色陰沉的要命:"我不相信,你什麼都不知道!"

秦未央看著他這樣固執,有些無奈:"可是,我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還有,路總,現在既然你也吃了飯,吃了葯,那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我先離開了,房間……你自己打掃吧!"

秦未央說完,轉身就要落荒而逃。

結果,她剛走了一步,就被路彥昭從身後,一把抓住胳膊。

秦未央一個沒站穩,往後退了一步,直接踩在路彥昭的腳上,整個人都被他拉進懷裡了一樣。

可是,對秦未央踩到他的腳,路彥昭似乎毫無所知。

他陰沉的看著她:"不行,你如果不能跟我說清楚你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你不能走!"

秦未央掙扎了一下,想要掙脫路彥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