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她問了一句,這兩個人,像是被定在原地了一樣,一個站著,一個坐著,都不言不語了。

葉一朵的耐心,實在有限。

她忍不住再喊了一聲:"你們倆幹嘛呢?"

約翰看了一眼葉一朵:"你說我們倆幹嘛呢?當然是吃驚啊!"

路彥琛立馬回過神來。

他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狀態有點失態了。

他點了點頭:"的確有點吃驚,你說的朋友,原來是約翰啊,我跟他……認識!"

葉一朵笑了笑,目光在這兩人中間轉了轉:"你們……這是朋友?"

路彥琛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約翰:"算是吧!"

葉一朵的笑容僵了僵:"不是吧,你們倆真的很奇怪啊,什麼叫算是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唄!"

約翰笑著看向葉一朵:"就是啊,琛這人,說話就是這樣,我跟他認識的時間,可比跟你認識的時間要長啊!"

葉一朵眨了眨眼:"啊,你們認識這麼久呢?"

約翰笑著點點頭:"是啊,你趕緊坐下啊,琛!"

路彥琛看了他一眼,坐在了葉一朵旁邊。

約翰跟藍清風認識的時候,差不多就跟路彥琛認識了。

當然了,這些事情,約翰當然不可能跟葉一朵說。

只不過,仔細算來,他們倆的友誼,也算是時間很長了吧。

他居然不知道,路彥琛跟葉一朵,還有那樣一段過往。

如果他知道的話,也不會喜歡上葉一朵。

畢竟,兄弟妻不可欺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約翰默默的看了這兩人一眼,有些苦澀,怎麼看,現在自己都是多餘的那一個。

本來,在路彥琛來之前,他還想對自己有些希望,覺得自己可以用自己的熱情和耐心,打動葉一朵。

可是,當路彥琛來了,他突然就覺得自己亂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怎麼想,總之,這個場面太突然了,他真的需要時間去消化。

他伸手揉了揉頭髮,將另一本菜單遞給路彥琛:"琛,剛才朵不願意點菜,說要等你來,你點菜吧!"

路彥琛把菜單推給他:"你看這本吧,我跟朵朵看一本就行!"

約翰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勉強的笑了笑:"那也好!"

路彥琛很自然的將葉一朵面前的菜單打開,開口跟她說:"你想吃什麼,點吧!"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眨巴眨巴眼睛,開始翻菜單。

路彥琛距離葉一朵坐的很近,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磁場,看起來看么的切合。

約翰有一種這樣的感覺,就好像,路彥琛是帶著女朋友來介紹給自己認識的。

所以,他們親昵的看著一本菜單,自己像是一個外人一樣。

可其實,本來是他跟葉一朵約的,不是么!

這突然的變化,說到底,約翰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本來,像是葉一朵說的,對方都忘了她了,而且,葉一朵還說,對方似乎一直躲著她。

約翰就更覺得,就算是這位前任來了,也不過是跟自己一樣,作為朋友來吃個飯。

可是,朋友有這麼親近的嗎?

約翰心裡真的很吃味!

路彥琛在葉一朵看菜單的時候,更是時不時抬頭看一眼約翰。

打死路彥琛都沒想到,約翰說的那位病人,那位姑娘,就是葉一朵。

如果他早知道的話,肯定會早早的阻止約翰喜歡葉一朵。

看見約翰那一臉苦澀吃味的表情,路彥琛的心裡,更是不舒服。

在他的心裡,就算是他把以前的葉一朵忘記了,那也不能接受,任何人覬覦葉一朵。

葉一朵好像是他身體缺失的一部分,找到了,他整個人都完整了一樣。

而且,葉一朵只能是他的,其他誰都不行!

路彥琛突然給了約翰一個警告的眼神,約翰回他苦澀的微笑。

對於這兩人之間的刀光劍影,葉一朵作為這一切的誘因,根本絲毫不知情。

她還樂呵樂呵的看著菜單,點著菜。

在她心裡,就算是路彥琛也約翰認識,她最多就是有點吃驚。

吃驚過後,葉一朵也沒有別的情緒了。

她只是覺得,跟路彥琛好像更親近了一些,沒想到,他的朋友,居然也是自己的朋友。

葉一朵點完菜之後,把菜單推給路彥琛:"我點完菜了,你點吧!"

路彥琛直接將菜單合上,看著站在一旁,充當壁紙的服務員:"我要一份跟她一模一樣的!"

服務員愣了愣,笑著點點頭:"好的!"

約翰也點好菜了,只是聽到路彥琛的話,他這心裡,更不是滋味了。

這一頓飯,還沒有吃呢,他的心情就已經苦澀複雜,五味俱陳。

點完了菜。

葉一朵這抬頭,跟這兩人說話:"你們既然認識,也不早說,我真的是太吃驚了,沒想到啊沒想到!"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淡淡的說:"你沒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

約翰勉強的笑了笑:"是啊,這沒什麼可吃驚的,只是太巧合了,我之前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巧合!"

約翰什麼都知道,但是,作為醫生,不能說的,他都要保密。

除了葉一朵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葉一朵和路彥琛認識,所以,把葉一朵的病情,透露給了路彥琛。

他沒有說對方是誰,可是,看路彥琛的反應,約翰就知道,他肯定猜出來了。

一頓飯吃的沒滋沒味。

葉一朵基本一直都在主動找話題聊。

約翰平時是個會說話的主兒,今天卻意外的沉默。

路彥琛本來話就不多,葉一朵感覺,自己要是不說話的話,他們真的都可以當啞巴了。

葉一朵突然問了一句:"路彥琛,你知道約翰是醫生嗎?"

路彥琛和約翰相視了一眼,點點頭:"知道,畢竟認識好幾年了!"

葉一朵咬了咬嘴唇:"也對,認識這麼久,不可能不知道的,只不過,我問你話,你看約翰幹嘛呢?"

路彥琛面無表情的回答:"我是無意看了他一眼,僅此而已!"

葉一朵嘴角抽搐了兩下,她怎麼覺得,路彥琛今天特別不對勁兒呢!

她皺眉看著路彥琛,想了想,又轉過頭看向約翰:"約翰,你跟路彥琛的關係,看起來怎麼都像是不太熟啊!"

約翰笑的不太自然:"哪裡的話,我們很熟,就是今天話比較少而已!" 祖星,應該遠遠不止這麼大,還有更大的區域可能隱藏著,不曾徹底冒出。

包括異境在內,到最後都將屬於地球,成為這座祖星的附庸所在。

一些真正的洞天福地,資源聚集地,都可能會出現。

就和天國能養育數億千百億的修士高手一樣,地球也能!

所以,當天地間無數修士聚集的時候,還指望那些派出所的民警們來維護秩序,顯然是遠遠不夠的。

需要的,是真正的修士高手!

而且,想要做到最後,想要將未來的無數修士高手引入正規,豎立正確的觀念,都需要這個特殊的部門來,任重而道遠!

「我明白了,晚上我整理一下回燕京和老爺子們稟告下這件事!」聽完林楠的介紹,陳聽雨徹底明白過來。

之前雖然想到過全民修鍊的盛景,但畢竟沒有見過,忽略過不少東西。

而今林楠提及,他才徹底明白。

這個部門,也是為全民修鍊做準備的,必不可少。

「普通的靈丹不用吝嗇,幾個月後能夠直接提高十倍,以後這些普通靈丹我們爭取做到自產,高階靈丹我也會想辦法搞來,那些好苗子注意不能浪費了。」林楠最後提醒了一句。

全面修鍊,勢不可擋,異境之危也沒有解決,暫時只是短暫的平靜,一旦再度爆發,將會更可怕。

為此,華夏大地需要更強大的力量。

陳聽雨點頭。

當晚,陳聽雨詳細整理了林楠所說的內容,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意見,直接趕往燕京,和燕京老爺子們彙報這件事。

按照林楠的說法,勢不可擋,與其事到臨頭才安排,此刻提前準備,更有效。

這一晚,一群老爺子足足研究了一夜,臉色凝重。

陳聽雨或許還沒有太大的感覺,但他們這些上位者,從戰爭年代過來,更是親眼見證了世界的轉變,對於林楠口中的全面修鍊更是相信。

因為,已然有著這個兆頭。

全國各地,根據得到的數據來看,有超過千萬人在默默修鍊淬體法。

修鍊有成的有十萬人,其他人雖然不行,但不代表沒有機會成為修士高手。

哪怕是只有十分之一的成功,便是百萬之數。

再往後……更多!

「林楠想法是對的,監管,必須要,燕京這邊也需要強大高手坐鎮,確保燕京的領導地位!」一位老爺子沉聲,臉色凝重。

「從各地傳來的情況來看,這三個月內,涉及到修鍊者的案件多達萬件!」另一位老爺子沉聲。

修士高手,第一批武大培養的,幾乎都還好,甚至各大修鍊家族內的人也還算是守規矩,軍隊那邊更是沒問題。

問題是社會上那些機緣之中成為修士的人,這些人之中不乏那些心術不正,偷摸拐騙之輩。

以前實力不夠,有賊心沒賊膽。

但是成了內功高手,乃至修士之後,他們的實力暴漲,自然是膽子也瞬間暴漲,一時間坐下不少大案。

殺人滅門案,搶劫案,欺辱婦女案,以及普通的都市爭分然後引起的廝殺等等。

這些人實力強大,一旦開打,影響極大。

在東北某座大城商場內,兩名修士高手廝殺,造成十幾名無辜之人死亡,傷者數十人!

其他各地這種事情,數不勝數。

「我也覺得有這個必要,關鍵是這個組織,該如何管理!」一群老爺子沉聲,他們畢竟是一群普通的老人而已,這種力量如何駕馭的住。

一旦這種組織落入那種心術不正之人手中,那就可能會出大事。

這一夜,一群老爺子們在思索這個問題。

雙石村,林楠又回來了。

異境內他親自探查了一遍,一切都正常,自然也就沒那麼擔心。

新城,林楠再度來到這裡。

雖然異境之危在所有人心底,但並沒有讓人徹底失去希望,該過的還是要繼續。

雙流鄉新城,依舊進行的火熱,數千人在這裡開工,熱鬧不已,一棟棟居民樓已然高高聳立,一條條馬路也修了出來,按照這個架勢,再有幾個月,這座新城便能整體而立,正式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老闆,現在咱們新城房屋售出九成以上,剩下的一成很多外來人想要購買,不過按照楊總的意思,都沒有賣,而是留待備用。」看到林楠出現,一位專門負責新城的大仙農集團新成立的物業公司負責人介紹道。

偌大的新城,雖然以後也會交給政府來管轄,但物業方面,大仙農集團負責。

林楠聞言,微微點頭。

一個可以容納數萬戶的新城,一次性出售掉九成,足以說明受歡迎程度。

這九成的購買者,基本上全部是雙流鄉以及附近的村民。

外來者,哪怕是想買,也不賣!

「辛苦了!」

這人一聽,頓時大為激動,林楠現在什麼人?

那絕對是華夏大地最頂級的人物,能被這種人誇讚,當真是有著一種榮耀感,這人也不例外。

「不辛苦,能親眼看到一座嶄新小城出現,我也很期待。」

和這人聊了幾句,林楠繞著小城溜達一圈,一路上但凡有看到林楠的,無不恭敬上前打招呼,尤其是無數年輕男女,看向林楠的目光充滿了火熱。

林楠,是他們的偶像,是他們的英雄。

對於無數華夏人而言,林楠不亞於西方人口中的救世主!

所以,大仙農集團的新城一出,再加上異境這件事,無數人願意進入這裡,哪怕是沒錢,大仙農集團也願意無償借貸,給所有人提供一個更舒服的生活之地。

更何況,新城建立之後,林楠也會住在這裡,無疑將會成為林楠的大本營所在。

誰不願意跟隨自己的英雄偶像成為鄰居?

尤其是一些想要修鍊的年輕男女,更是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

願意離林楠最近。

一時間,無數人蜂擁而至。

雙流鄉,幾乎有超過九成的人計劃搬遷這裡,鄉政府這段時間正在聯合大仙農集團對各個村子的宅基地,土地進行徹底整合。

一旦全部入住新城,這些村落將消失,政府補貼,大仙農集團永居佔用,整個雙流鄉都將成為大仙農集團真正的種植基地,大本營所在! 「你什麼意思?」

「等我跟兮兮的第二個孩子出生擺了滿月酒,我們就要補辦婚禮,我弟弟要給我做伴郎,只能委屈你做總多兄弟的兄弟團一員。」如果真有那一天,他一定會請這些情敵過來,那個場面,想想就很痛快。

紀澌鈞的口氣,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我說紀先生,現在說這些,為時尚早,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把話說在前面,我跟小兮結婚的時候,會邀請你來給我做伴郎。」紀澌鈞還真是敢想,讓他做兄弟團,怎麼可能,他不認為自己會輸給無權無勢的紀澌鈞。

「嗯……」電話那頭傳來紀澌鈞深呼吸的聲音,緊接著,是一聲輕哼聲,「不好意思,坐的太久,我的腰都有點酸,我家兮兮一定是累壞了,恐怕明天早餐之前,她是醒不來給你回電話,麻煩你,等著吧。」說完紀澌鈞就把電話掛斷,再把木兮的手機關機丟回沙發。

丟了一句,紀澌鈞自認為有刺激性的話,再掛了梁帥的電話,可想而知,梁帥的臉有多難看。

成功把情敵嘲諷了一番,心裡舒坦的紀澌鈞,回頭就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坐起身,抱著胳膊盯著他看的女人。

「老婆,你怎麼那麼快就醒來了?」真是不好意思,讓他家兮兮看見他,收拾情敵的樣子。

她要不是被來電鈴聲吵醒,她就不知道,紀澌鈞講話有多直接……

想起那個什麼坐的太久,木兮都忍不住替紀澌鈞臉紅。

「你,哼!」瞪了眼紀澌鈞,別過臉的木兮,抿著唇看回紀澌鈞,「給我過來,坐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