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賣家發了一條消息過去,沒多久賣家就有恢復了,於是我開始問起和那套面試裝相關的信息,一開始那賣家以爲我是買衣服的,態度十分不錯,後來見我問他賣的是不是死人衣服的時候頓時急眼了,差不多把我祖宗十八代都給罵了一個遍。

我趕緊關上電腦,說看來想要從賣家那瞭解到更多關於那套面試裝的信息根本不可能,我們只能等到晚上了。我們三個在宿舍裏坐着等,傍晚的時候小雪給陳雅琪打了一通電話過來,問陳雅琪是不是還在宿舍,說自己已經找到住的地方了,勸陳雅琪過去和她一起,說陳雅琪一個人待在這宿舍裏不安全。

陳雅琪告訴她自己已經找了懂這方面問題的朋友來幫忙,讓小雪不用擔心。小雪在電話裏嘆了口氣,有些無奈,說既然如此讓陳雅琪自己小心一點,千萬不能逞能。說完之後,就掛掉了電話。

又等了許久,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拿出來一看是陳柏的打來的電話,我這時纔想起來出來的時候太匆忙了,忘了和陳柏他們說一聲。接起電話後,就把這裏的情況和陳柏說了一聲,陳柏聽了之後也沒多說什麼,就讓我自己注意點,就掛掉了電話,一點建議也沒給我。

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看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了,在秦筱筱的指導下,我開始準備起來。“你先試試行不行,不行的話我再弄。”秦筱筱說道。

我把腦子裏看過的關於這個術法的信息仔細回想了一遍,然後拿出一張黃符來。其實這個術法算是基礎,但也不一定每次都能成功,我深呼一口,嘴裏開始念起咒語,一邊唸咒,一邊開始把黃符折成千紙鶴。

摺好千紙鶴後,我停下唸咒,猛的往千紙鶴上吹了一口氣,沒想到那個紙折成的千紙鶴很快就撲扇着翅膀飛了起來。我心裏大喜,沒想到自己第一次試就成功,有些開心激動。一旁的秦筱筱看到之後,也滿意的點了點頭。

陳雅琪倒是看傻了眼,驚愕的張開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撲扇着翅膀的紙折千紙鶴,她估計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活過來的紙折千紙鶴,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也覺得十分的驚奇。

“快把髮夾拿出來,讓千紙鶴聞一聞上面的氣息。” 新修真大時代 見我一臉開心,忘了把髮夾拿出來,秦筱筱提醒道。

於是我趕緊讓千紙鶴聞了一下氣息,聞完之後,在空中轉了一圈,飛到了小麗的牀鋪上繞了一圈,就開始往宿舍外飛去。我們跟在千紙鶴後面出了陳雅琪他們宿舍,來到樓道上,樓道里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其他宿舍的女生都已經睡着了。

跟着千紙鶴下樓,很快就來了一扇窗子前,然後飛出了窗子。陳雅琪告訴我們這就是小麗出宿舍樓的地方,眼看千紙鶴飛出去後就快要消失在夜色裏了,我們三個也趕緊從窗子跳出去,追了上去。 馬車在山林里慢悠悠穿梭,雲藝福哥還有林琳的三個手下全都在附近找藥材,只有小梅在趕著。說是趕車,其實是牽馬,防止馬跑了。

車內,唐宋將一枚黑色丹藥遞給林琳,輕聲道:「吃下去。」

林琳頗為驚愕的看著那黝黑的丹藥,很不確定:「現在吃?」

「怎麼,你以為好丹藥都是晶瑩透徹?」唐宋淡然一笑,「我之前也以為,但昨晚才發現,不是!」

昨晚折騰一晚上,總算髮現問題了。為什麼每次都追求把丹藥煉製成晶瑩透徹,恨不得煉製成玻璃球?

實際上很多藥效本身是有顏色,根本沒必要追求什麼透徹,只要能融合在一起就行!

林琳搖了搖頭,也沒多說的拿起丹藥放入嘴裡。入口即化,而且很快就感覺藥效順著喉嚨往下,讓她不自主閉上眼。剛要運轉丹田,唐宋卻道:「別動,也別主動運轉丹田,靜靜地坐著就好。」

林琳皺著眉頭,緊閉雙目,極力忍著運轉丹田的衝動。有力量就運轉丹田,這近乎是本能反應,想要控制真有點難。

唐宋靜靜地凝望著,神念籠罩在她身上,留意著她體內力量的變化。藥效進入到她的丹田之後,不出所料的,很快就自主催動丹田運轉。雖然速度很慢,可唐宋知道,有效!

雙眸閃過亮光,唐宋不由露出笑容。差不多一天的時間,終究還是讓他成功了。

雖然藥效還不是很強,可至少證明他的想法是對的。煉丹就該是這樣,而不是一味的追求純凈,只要藥效實在掌控範圍就行……

沒有在馬車上等,唐宋也下車去找藥材,讓小梅看著。深山老林的,平常也不會有什麼人路過。

等到烈日當空,唐宋跟雲藝他們才回來,一個個都是滿頭大汗。各種千奇百怪的草藥,叫得上名的叫不上名的,反正只要感覺是藥材就拿回來,有沒有用另算。

「哎喲,累死我了。」雲藝擦拭著汗水抱怨,「唐大哥,你要這麼多藥材幹什麼?就算要煉丹,這些都是低級藥材,而且有些好像還沒什麼靈氣,有什麼用?」

「如果你都能知道,我還用混?」唐宋斜眼鄙視,蹲下來整理草藥,轉移話題,「從這裡到帝都,還要多久?」

林琳的那個女手下林麗低聲解釋:「如果是緊急,走華林山,明日傍晚之前就能到。如果不急,下山走城池,需要四天。」

唐宋沒有絲毫意外,早就猜得出,林琳是帝都人!

盤算了一下,唐宋又問道:「丫頭,乾糧還有多少?」

「不多,今早沒來得及補充,估計也就夠到明日了。」雲藝輕聲應道。

「趕路,不走城池,儘快抵達帝都。」唐宋說著右手輕輕一招,所有的草藥都消失不見了。

浪費的時間太多了,得儘快趕到帝都,免得錯過選拔……

翻身上馬,一行人繼續出發。到夜晚偶爾休息,然後吃丹藥,繼續趕路。

期間唐宋基本上都是在馬車上煉丹,累了就直接修鍊,然後繼續煉丹。這種消耗又恢復的狀態,反而讓他的修為增長速度更快,世界也在漸漸膨脹。

到次日上午,唐宋就已經煉製了好幾顆丹藥,讓林琳服用之後,她丹田終於開始恢復,自主的吸收外界靈氣。這讓林琳激動得哭了出來,四個人整齊的給唐宋跪地感謝,可他看都不看,繼續躲在馬車裡煉丹。

說起來還得感謝林琳的這個丹田,讓他明白了好多煉丹之道。藥效,其實很籠統,並不只是靈氣。刨除靈氣之後,其實很多藥材都有自己的特性,只是需要精準的元氣控制。

而且經過兩天不停的煉製,他對煉丹越來越熟練。如果不是手裡的藥材等級太低,指不定能煉製出三品以上的丹藥。

最重要的是,他堅定了一點,自己的煉製辦法沒有錯,只是對力量掌控要求更加嚴格而已……

傍晚時分,夕陽殘照,一行人終於出現在龍華帝國的帝都城門外。

儘管天色已經漸漸昏暗,城門進出的人卻不少。不過,進出都有人盤查,雖然很多只是問幾句。城牆上有很多守兵,城外還有護城河,總有巡邏兵走過。

「哇,帝都!」 總裁大人,不可以 雲藝兩眼放光的抬頭看著高高聳立的城牆,「果真是,氣派!」

就連唐宋也感慨,就光這個城牆,比雷城不知道高大上多少倍。想要衝破城牆進入城內,最少也得靈師以上。

側頭看了林琳一眼,見她略帶擔憂,唐宋一笑:「你若是不想回家,先跟著我們也行。 半裸婚 不過,我覺得你該回去看看。」

林琳遲疑了一下,拱手低聲道:「多謝先生一路照顧,還幫我修復了丹田。其實,我本是林家二小姐,因丹田之事遠離帝都……」

早就看出來了,要不然唐宋怎麼說她很有錢?

明明在一個荒涼的小鎮,卻要把驛站弄得那麼高大上,而且裡邊好多東西一看就知道很高檔,證明她的品味很高。能有高品位的人,尤其是在這種世界,肯定是從小熏陶。

「回去吧,我們去驛站參加選拔,之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嗯,朋友一場,儘力吧。」說罷,唐宋輕輕策馬走過去。

帝都,終於來了!

煉丹之道,修鍊之路,這裡才是開始!

至於天丹,只能是希望能有線索……

城內並沒有想象的熱鬧,相反有些冷清,店鋪都在準備關門。看得出來,這裡宵禁,晚上不允許營業。

進城之後,林琳他們就走了,唐宋幾人走另一個方向。好一會,總算到守衛所說的地方,卻是一個龐大的大酒店。

真的很大,簡直就是一個宮殿,圍牆看不見盡頭,讓唐宋暗暗翹舌。

沒敢釋放神念探查,唐宋走到門口把周管事給的令牌給他們,很快就有人帶進去。不過,只是走側門,而且進去之後直接繞到一個小院子,讓他們暫時安頓。

讓唐宋鬱悶的是,安頓居然要錢,而且價格不菲,每個人五十耀…… 因為一直趕路,連晚飯都沒得吃。這不,安頓下來之後,唐宋幾人便到驛站的廚房,打算找點夜宵。

其實這裡並不是驛站,而是風華館。按照雲藝所說,這裡是帝國專門用來接待外來青年才俊,平常沒有選拔的時候則是給帝都的學生使用,全國有名的地方。

食堂很大,跟現代的食堂差不多,裡邊有許多吃的可以自己選,外邊都是桌椅。熱熱鬧鬧的,有男有女,年紀都不大,最大也就二十五,最小看起來也才十二三歲。

先到前邊排隊要了一些吃的,隨後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幾人開心的吃飯,有說有笑。尤其是雲藝跟小梅,總按捺不住高興,議論著明日趁著雷城的人還沒來,先到帝都逛一逛。

正吃著,唐宋忽然停下來,微微皺眉。幾個青年走過來,清一色的白色衣服,領口還有個字,「明」。

最前邊那少年看起來也就十八歲,傲氣十足的走到雲藝身旁,露出一副略帶猥瑣的樣子:「小妹妹,長得真俊,從哪裡來啊?」

擺明了就是調戲,雲藝擰著眉頭看了一眼,撇著嘴:「我又不認識你,幹嘛告訴你。」

少年毫不在意的坐在雲藝身旁,直勾勾打量著她:「在下張元,明城張家。小妹妹,這下我們算認識了吧?」

後邊一個青年立即傲氣十足的插過話:「我們少爺可是六段靈師,馬上就要突破到靈君!我們少爺可是明城第一天才,今年才十八歲。」

張元一副不滿的擺手:「哎呀,說那沒用的幹啥,我只是想跟小妹妹認識一下而已。小妹妹,長得可真漂亮。告訴哥哥,從哪裡來啊?」

雲藝斜了一眼,充耳不聞的繼續吃東西。小梅跟福哥則是充滿了警惕,緊張的盯著幾人。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

張元依舊沒有在意,抬頭沖著唐朝挑著下巴:「嘿,小子,你是她哥?」

唐宋也沒回答,面色平淡的繼續吃飯。不用說,這人分明就是看上雲藝,外加故意找茬。

見他不吭聲,張元後邊的青年不滿的怒喝:「我們少爺問你話呢,聽到沒有!快說,你們從哪個城池來的?」

微微歪著頭,唐宋忽然露出笑容:「雷城,怎麼了?」

「雷城?」張元雙眼抹過亮光,傲氣十足的笑道,「雷城倒是個好地方,聽說過。小妹妹,今晚到哥哥那邊,我教你好好修鍊,到時候肯定能通過選拔。」

說話間,右手竟然放到雲藝的後背上,還順著她的後背往下滑,想要摸她的后臀。

雲藝猛地一驚,慌忙轉身一巴掌甩過去,同時駭然的站起來:「你幹什麼?!」

張元倒也是機靈,及時的伸手抓住雲藝的巴掌,嬉笑著:「哎呀小妹妹,我只是想幫你而已。這次選拔可是非常嚴格,你看你年紀這麼小,實力肯定不行,到時候沒辦法通過選拔可就傷心了。你放心,哥哥一定全心全意幫你……」

說著又要伸手摸,而且還一臉猥瑣的樣子。

雲藝雙眸寒光一閃,豁然抬起腳迅猛踹過去。這回可是竭盡全力,速度非常快,而且力道相當剛猛。張元躲閃不及,被踹中胸口,噗通往後安滾。

「少爺……」後邊幾人大驚,慌忙跑過去扶著他。

張元掙開幾個手下,自顧自的爬起來,雙眸閃過幾分不爽,臉上則是保持著笑容:「嘿,小妹妹脾氣還挺橫。想不到小妹妹實力這麼強,那就更應該跟哥哥切磋切磋。來來來,小妹妹,到哥哥那邊,哥哥跟你好好切磋切磋!」

說話間,張元丹田一沉,周身迸發著強橫的氣勢。

雲藝綳著神色往後退,小梅跟福哥緊張的檔子她跟前,唐宋則是依舊悠閑的吃飯。食堂內大部分人都轉過頭來觀望,張元後邊四個隨從傲氣十足的雙手抱胸。

眼瞅著張元要衝過去,唐宋忽然淡淡的說道:「你這麼猥瑣,你娘知道嗎?」

張元斜著眼壞笑:「我娘知不知道不要緊,你妹很快就知道了。雷城,哈哈,小妹妹,咱們好好玩玩。」

右手伸出才擰成爪,迅猛的衝過去。速度非常快,雲藝雖然是四段靈師,可她是畢竟沒多少戰鬥經驗。

跟前的福哥反應也很快,迅速將長劍抬起。只是他的實力相對於張元來說太弱了,張元一個閃身已經到福哥跟前,爪子變成拳頭,嘭的砸在福哥胸口。

福哥被砸得往後倒飛,雲藝大驚的翻轉繞到前邊,朝著張元攻擊。

嘭嘭……

兩人就在桌子跟前打著,唐宋愣是沒有阻止,也沒有抬頭看,平靜的繼續吃飯。

「沒想到啊小妹妹,竟然已經是四段靈師,原來你也是天才。正好,我們都是天才,更應該回去好好聊聊,嘎嘎……」

雲藝面色極為陰冷,咬著嘴唇加大力道攻擊,丹田內所有元氣都給迸發出來。可張元就是遊刃有餘,絲毫不怕她的攻擊,還總能躲過去。

雖然都是靈師,可畢竟是兩個層次的差距,再加上雲藝剛突破沒多久,戰鬥力差距非常大……

旁邊圍觀的人倒也是機靈,紛紛將桌子都給挪開騰出地方,唯獨唐宋所在的桌子依舊擺著,而且他一直都沒抬頭看,就好像跟自己沒關係一樣。

轉眼雲藝就有些支撐不住了,面色微微發白,後勁明顯不足。趁著機會,張元一個閃身繞到她身後,竟然啪的一下拍在她的臀上。

「啊,你……無恥!」雲藝氣得火冒三丈,憤恨的停下攻擊,喘著氣喊著,「唐大哥,他欺負我!」

「哈哈,小妹妹真可愛。」張元肆無忌憚狂笑,兩眼冒著猥瑣的光芒,「來,告訴哥哥,誰欺負你了?」

說著又閃身過去,兩個手竟然形成爪子朝著雲藝的胸口抓去。

眼看著就要抓到,雲藝心頭一涼。恰在此時,咻,咻!

兩根光芒閃過,張元猛地停下來,啊的慘叫起來。眾人定眼一看,他的兩個手掌竟然分別扎著一根筷子,筷子直接穿透掌心…… 等我們三個從窗戶跳出宿舍樓後,引路的千紙鶴已經飛了有一大段距離了,還好它飛的不是很快,我們三個很快就追上了。此時是深夜,學校裏靜悄悄的基本上沒什麼人在外面走動,所以我們也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千紙鶴帶着在校園裏逛了一圈,然後竟然把我們帶到了白天的那個小樹林那裏。“怎麼來到這裏了,難道小麗躲在這樹林裏?”陳雅琪疑惑的說道。

“它帶我們來到這裏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們先跟進去再說。”我回了一句,就跟在千紙鶴後面走進了小樹林裏,陳雅琪和秦筱筱也跟了上來。

樹林子裏很黑,不過還好月色不錯,勉強能看清四周的情況。這時候陳雅琪湊到我旁邊,小聲的問我秦筱筱剛剛說自己是我的妻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眼神急切的望着我,我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事情。

“額,怎麼說呢,這個一時間解釋起來有些複雜,我也不知道怎麼和你說。”我抓了抓腦袋,小聲回道。如果我說秦筱筱其實就是小黑貓,不知道她會不會相信。

“難道她說的是真的,啓明哥你竟然結婚了,什麼時候的事情,你爲什麼不和我說一聲?”陳雅琪臉色變得不太對勁,眼中泛着淚花,問道。

這下我有些慌了,手足無措,想不到什麼辦法,只能和她實話實話,把小黑貓的事情告訴她。“你還記得我的那隻小黑貓嗎?”我問了她。

她點點頭說記得,然後還有些疑惑的問我那隻小黑貓不是一直和我形影不離,怎麼這次面見到它跟來。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我偷偷回頭望了一樣身後的秦筱筱一眼,深呼了一口氣,開始從外婆把大小黑貓帶回家裏那天講起。

我主要是講關於小黑貓的部分,很多事情都被我直接省略了,沒多久就講完了。等我講完之後,陳雅琪滿臉驚愕,不敢相信的看着秦筱筱。“你是說,她就是那隻小黑貓?”

“這的確有些讓人難以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我說道,說實話我一開始聽陳柏說的時候,也很震驚。

不過,陳雅琪也算是遇到過很多關於鬼魂的事情了,她很快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眼中帶着失落之色。“那也就是說你倆現在真的是夫妻。”

她的這句話讓我有些無法回答,我和小黑貓在我小時候的確是拜了堂,但是情況太複雜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正不知道說些什麼的時候,秦筱筱靠了過來,沉着臉問道。

“你倆揹着我偷偷在這裏說什麼?”

我嚇了一跳,趕緊擺手說沒什麼,就是關於小麗的事情。 明末黑太子 一旁的陳雅琪也沉默着不說話,秦筱筱盯着我倆將信將疑的看了一會,追蹤還是沒再說什麼。

前面飛着的千紙鶴突然停了下來,我們三個趕緊跑過去一看,發現這裏就是那個地面上殘留着血跡的地方,難道千紙鶴也找不到小麗在哪,只能把我們帶到這?

但很快的,千紙鶴就只是在這裏停了一會,有開始撲扇着翅膀飛向其他地方,於是我們三個又繼續跟了上去。

我們還在小樹林裏,只不過這次千紙鶴飛往的是另一個方向,這時候月色有些暗了下來,樹林裏的環境越來越不清晰,基本上三四米以外的地方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跟在千紙鶴後面走了幾分鐘,就突然聽到前面傳來幾聲慘叫聲,聲音還挺大,特別是在這寂靜的夜裏顯得格外的清楚。慘叫聲傳來的地方聽着應該離我們不遠,於是我們三個趕緊跑了過去,千紙鶴也在往那個方向飛。

趕跑過去沒幾步,就聽到了有慌亂的腳步聲朝我們這邊跑來,我讓秦筱筱和陳雅琪先停下來,我們先看看是什麼情況再說。很快的就見到兩個黑影跑了過來,等兩個黑影跑近了一些,我們纔看清是一男一女。

那男的好像受了傷,捂着肚子,一臉痛苦,女的正扶着他,兩人眼中無疑都帶着驚恐之色,好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後面追着他們兩個一樣。

“兩位同學,你們沒事吧,出了什麼事?”陳雅琪急忙跑了出去,幫忙扶着那個受傷的男的,問道。我和秦筱筱也出去了,走到他們旁邊。

見到我們三個,那一男一女露出了喜悅之色,然後指着身後說剛剛他倆在那邊樹林里約會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一個女人,手裏拿着一把刀,什麼話也不說追着他倆就是又刺又砍,嘴裏還發出陣陣可怕的笑。

沒想到這麼晚了,這對情侶竟然還在這樹林里約會,還真是有情調。他倆剛說完,一個黑影就從他倆後面的樹林子裏竄了出來,他倆一見那黑影就大叫起來,露出恐懼之色。

“就……就是她,她是個瘋子。”那個受傷的男生,捂着肚子上還在流血的傷口,指着那個人影艱難的說道。

“站住,你是誰,爲什麼傷人?”秦筱筱皺着眉頭,冷聲問道。

那人影停了下來,嘴裏發出咯咯咯的聲音,聽着有些瘮人。倒是一旁的陳雅琪一臉驚愕,驚呼道:“小麗!”

我愣住了,沒想到那手裏拿着帶血的刀的女生,竟然就是被陰魂附身失蹤的小麗。千紙鶴也在這時候飛到了那女生旁邊,盤旋在她邊上,看來果然沒錯,那女生的確就是我們要找的小麗。

“小麗,你……”陳雅琪一臉擔憂,想要跑過去,我趕緊拉住她,讓她冷靜,現在的小麗還在被鬼魂附身,不然也不會無緣無故拿着刀傷人,她過去了絕對有危險。

那個叫小麗的女生,此時臉色蒼白如紙,雙眼泛黑,渾身上下冒着一股陰氣,咧着嘴目光呆滯,嘴裏不停的發出咯咯咯的笑聲。我皺起眉頭,心想糟糕,附身在她身上的鬼魂已經開始往厲鬼的方向變化了,要是真的等她變成了厲鬼,那就更麻煩了。

還沒等我想到接下來要怎麼做,秦筱筱就已經衝了過去,嘴裏冷哼着。“哼,小小陰魂,還不趕緊現身受擒。” 「啊,我的手!」張元叫得很誇張,四個隨從慌忙跑過去扶著他。

「少爺……誰,出來?竟敢偷襲我家少爺,找死!」

眾人也是驚愕,茫然地四處張望。實在太快,根本沒看清筷子是從哪裡飛來的。

「是他!」一個隨從忽然發現唐宋手裡沒了筷子,不由驚呼起來。

刷刷……

一道道目光落到唐宋身上,好多人都是露出了吃驚。本以為這人是不敢惹事所以一直沒出手,難不成是個高手?

張元面色慘白,憤恨的盯著唐宋罵道:「媽的,有種別偷襲!」

唐宋慢悠悠站起來,輕輕擦拭嘴巴,這才抬起頭看著張元,露出溫順的笑容:「不管你出於什麼目的,別來惹我,你惹不起。」

「媽的!」張元顧不得雙手疼痛,憤怒的拔出一個隨從的長劍,朝著唐宋刺過去。

唐宋紋絲不動,雲藝慌忙拉著小梅跟福哥往後退。張元的速度很快,長劍都迸發出劍氣。

嗡!

就在長劍要觸碰到唐宋的瞬間,劍尖忽然顫動的停下前進,跟前形成一個透明防護罩。

張元駭然,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周遭眾人也是倒吸了口涼氣。

這人,竟然能釋放防護罩?!

要知道,只有靈君以上才能釋放防護罩。而且此人的防護罩似乎很強硬,張元這樣的六段靈師居然無法逼近絲毫!

保持著溫和的笑容,唐宋歪著頭:「我再提醒一次,不管你什麼目的,別惹我,你真的惹不起!」

嘭!

張元忽然倒飛出去,長劍在空中叮叮破碎,看得眾人更是目瞪口呆。

這,這也太強了,居然能用防護把人震飛,還把長劍給震碎了……

張元砸在遠處一張桌子上噴了鮮血,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看了一下,咯噔暈了過去。

食堂內變得格外安靜,張元的幾個隨從都沒反應過來,獃獃的看著他,懵逼得很。

唐宋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淡淡的說道:「丫頭,我們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