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子也是一座天宮的宮主,修爲既然也是在荒級門檻之間。

猛地眼睛一亮,驚訝道:“仙子……仙子你已經正式進入荒級了?!” 碧落仙子輕輕哼了一聲,說道:“哦?是這樣嗎?晉升荒級?呵呵,原來這就是真正的荒級啊,哎呀呀……可惜啊,這個丹藥只有一枚,要不然……說不定我還會送給你一顆,讓你仔細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煉製出來更多的。”

老頭子先是眼睛一亮,隨後卻是苦笑搖頭,說道:“即便再有一顆,我也沒有辦法的,那丹藥……哎,我看都看不出來,顯然裏面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原料,是什麼品級都看不出來,又何談再煉製一枚?仙子莫要取笑了……只不過,還請仙子告知,具體是在什麼地方找到的這枚丹藥?”

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不管花費多大的力氣,也要跑到那裏繼續尋找。

就算是隻有億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是不能放過的。

親眼看到碧落仙子在他面前吃丹晉升,這種衝擊感可不是普普通通那麼簡單啊。

碧落仙子撇了撇嘴,說道:“哼,你以爲我沒有在那裏搜索過?可謂是挖地三尺,但沒有就是沒有,好了,既然沒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也不等人家說還有沒有事,碧落仙子直接帶着兩個丫鬟‘逃走’了。

回到自己的廣寒宮。

聯盟之魔王系統 碧落仙子在兩個丫頭身上來回的瞅着。

那意思已經不能再明顯了。

掛名新妻 是要從兩個人中選出來一個,把金丹給搶走。

兩個丫鬟跟碧落仙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這種送人家東西要往回拿,拉出來的屎往回坐的事……對於碧落仙子而言,當真是一點負擔都沒有啊。

無奈的嘆了口氣,兩個丫鬟極爲不捨的將懷裏的金丹拿了出來,顫抖着雙手捧着,強擠着笑臉說道:“這個……這個丹藥的藥性太大,我們怕……我們怕自己承受不了,所以……所以還是還給您吧……”

碧落仙子卻搖了搖頭,說道:“切,送出去的東西,哪有再要回來的道理?”

兩個丫鬟一聽,眼睛頓時大亮。

剛要收回,卻發現自己手中的金丹已經不見了,跑到了碧落仙子的手中。

她很鄭重其事的說道:“不過……你們的擔心也是有道理的,即便是我的這種修爲,也是差點沒有把持住,險些把這個丹藥就給浪費了,而你們……定然是有生命危險的,所以還是我來承受好了。”

兩個丫鬟差一點向後面倒下去。

“不過……”

可能是碧落仙子也覺得自己有些太過分了。

便說道:“既然答應了給你們,自然也要給你們一點好處,這樣吧……”

說着,雙手一晃,一道白色屏障就將三個人籠罩起來。

碧落仙子直接再次往嘴裏扔了一顆丹藥。

猛地,那股讓人迷醉的力量再次掀開。

不過這次她沒有太用力的阻攔,而是讓那些丹氣從身體散發出去。

兩個丫鬟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一陣大亮。

趕忙盤膝坐下,不停的吸收着空中那濃密的讓人感到恐怖的丹氣。

她們能感受到自己修爲,在不停的增長着。

也就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這顆丹藥就被消耗殆盡。

碧落仙子揮手撤掉白色屏障,輕輕一笑,說道:“恩,不錯,看來再有幾個月,你們就能順利的不如洪級修爲了,也終於能像其他天宮的主事一樣了。”

說完,她看了看手中僅剩下的一顆丹藥,吞了一口口水。

她很糾結。

因爲腦海中有三個想法在鬥爭。

第一個是自己馬上吃掉,現在很佔優勢。

第二是自己留着它,等修爲再遇瓶頸的時候再吃。

第三個,則是……還給王昃,畢竟從他那裏拿來三顆,如今又知道這丹藥如此霸道,怎麼也不能都吞了啊……是應該還給他一個的……

但是……如果還了,他也知道這丹藥的厲害可怎麼辦?如果不還,他不過是以爲失去了並不算重要的東西……

終於。

嘆了口氣。

嘟囔道:“這樣吧,一切……都讓命運來決定吧!”

說着,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枚海國鉑幣,直接拋向空中,然後……它就緩緩落下。

邊拋邊嘟囔:“正面就吃掉,反面就晚些吃,豎着……就還給他,嗯嗯……可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哼哼!”

三個女人都直勾勾的盯着海國鉑幣。

叮的一聲,落在地上。

彈跳了兩下,來回翻滾着,最終……叮~

竟然……真的就立在了地面上。

碧落仙子眨了眨眼睛,然後單手捂嘴。

“咳!”

重重的咳嗽了一聲。

然後……就看海國鉑幣用很不自然的‘動作’,倒了下去。

碧落仙子走了過來,歪着頭看着,說道:“哎呀呀……是反面啊,原來命運都讓我晚些吃,嗯嗯,那就晚些吃好了。”

兩個丫鬟又互相看了一眼。

心中都忍不住去想,自家的宮主……已經壞到連自己都騙了……

……

如果王昃在這裏,那果斷……也是會一口氣把它吹倒的。

他可不想在短時間內看到碧落仙子。

因爲……他嘴裏正塞滿了三顆金丹。

然後用力的咀嚼了兩下。

卻發現自己咬了個空。

金丹直接化作了液體,又變成氣體,不停的洗刷着他身體。

甚至……沒有像碧落仙子一樣出現丹氣外漏的情況。

讓王昃奇怪的是。

他的身體其實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任何進步了,也許是因爲當初回到遠古時代,是僅有神魂回去了。

所以神魂的修爲和身體的聯繫……其實是變差了。

而這股丹氣,卻先是把他身體和神魂之間的‘隔閡’,都迅速填滿,隨後就不斷的‘修復’着身體。

那些在黑霧爆炸中所受到的傷勢,也漸漸消失了。

王昃心中大喜。

可當很多部位馬上就好了的時候,那些丹氣卻又消失了。

咬了咬牙,直接又拿出三顆,一股腦的塞進了嘴裏。

如果碧落仙子看到他如此吃這種珍貴到讓人髮指的丹藥,肯定幾棒子就把他敲死了。

這貨太敗家了!

好歹……也一顆一顆吃啊!

果然,這次三顆丹藥就顯得有些多了,不停有丹氣從他身體溢出,漂浮在這帳篷之內。

但王某人一點都不心疼。

反正……老子還有三顆吶!

終於,身體中所有的堵塞和傷勢,都被這丹氣衝擊之下,漸漸的好轉了。

他樂壞了。

丹藥? 腹黑小萌寶:爹地,快上車 法寶?

那都是身外之物,只有自身的修爲才真正是自己的東西。

王昃不是守財奴,相反,他看的很淡。

站起身,使勁的活動了一下筋骨。

至於那些在空氣中游離的丹氣,他連管都沒管。

就任由它們自己慢慢消散好了。

但實際上……丹氣卻不是在消散,而是被下面的花花草草給緩緩的吸收了。

霸上無良首席 天地之間,萬物有靈。

只是高低有別。

這草木卻最能吸收各種能量。

它們如今遇到了這種好事。

先是有些不適應,吸了一點點,就有些萎靡不振,彷彿隨時都會死掉一樣。

шωш●тTk án●c ○

但隨後,它們就漸漸適應了。

在王昃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漸漸起了一絲變化。

“哎呀呀,天氣真是好啊!”

王昃很是感慨了一句。

走出帳篷,左右活動着腿腳。

突然感覺自己真的……很閒。

苦笑一聲,就從小世界往出翻東西。

破爛無數。

對於這個強大的世界來說,小世界裏面的‘百貨’顯得……很無力的樣子。

不過對於王昃來說,他還是喜歡。

比如……又把那個小爐子拿了出來,放了水,拿出兩包方便麪煮着吃。

很多人都說這是垃圾食物,吃多了會死云云。

但實際上,但凡一種東西成天的吃,都是會死的。

現代世界早就給了王昃一個選擇。

要麼,吃東西,不知道哪天毒發身亡。

要麼,餓死。

多麼簡單的選擇題?

哧溜哧溜,美美的吃上一頓後,王昃就從小世界裏面拿出了各種機械各種原料。

反正……女流氓自知理虧,暫時不會來打擾了。

不如就好好利用一下這裏……

於是,他就跑到草地的盡頭,瞄準了一顆‘很強壯’的樹木。

青弘一閃而過,大樹就被劈成了兩半。

留一半,扛着另一半走了回來。

萬物皆有靈,樹木也是如此,更不要說一棵樹木上會有多少生命依託生存。

還好王昃知道,這樣砍下一半數,按照它強壯的體格無非就是病上一段時間,隨後就會‘適應’的。

叮叮噹噹一陣敲動,一個很簡陋,如同大號狗窩的房子就被王昃歪歪扭扭的建造出來了。

裏面添了一張牀,直接往上面一躺。

恩……舒坦!

……

王昃就算是在這學院落腳了。

而另一方面,海國那裏正發生着極大的變革。

始作俑者,正是發現已經安全,又得知王昃被個女人拐跑,憤怒的叫囂着要把整個海國給蕩平的女神大人。

但實際上她從不擔心王昃到了一個新的環境會出現什麼危險。

越是嶄新的地方,王昃反而越是混得開,因爲大家都會誤以爲他是個烏無害的傢伙。

至於生氣的內容,自然是跟‘美女’聯繫上了。

不過仔細打聽之下,才知道那絕對是個女流氓,顯然,王昃不但不會有什麼豔遇,還會被收拾的不行。

於是就放下心來。

這盛世,如你所願 開始利用自己的知識,當了太上女皇,開始管理起這個國家來了。

首先她做的,就是讓海國使用晶石大量的收購世界上的鉑。

製作海國鉑幣,並拼命的往世界各地傾銷。

盒飯這個生意不能斷,但凡有點修爲的人,都成了‘行腳商人’,拿着大包小裹行走於整個大陸各個地方。

同時,也把當地的特產收刮來一些,管他有沒有用,唯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消費海國鉑幣。

甚至很多人,包括那位高高在上的碧落仙子在內,都沒有意識到海國鉑幣已經成爲了生命中自然而然存在的東西。

……

至於在離海國極遠的地方,北部。

一個在底下的宮殿中。

一名美麗的讓人心悸的女人猛地一拳將碩大的冰山轟成氣體。

她眯着眼睛,咬牙切齒了一會,才緩聲說道:“我要去趟學院。” 一覺醒來,全身鬆軟無力,袁尚不免多伸幾次懶腰,這幾天日夜與大喬纏綿,造神計劃估計也差不多,該是好好整理政事的時候,據說與他的蒸蒸日上相反,躺在隔壁院的劉琦一天不如一天,現在連湯藥都有些喝不下去,派去江夏接蔡氏和劉琮的人竟然還是沒有消息,這事也有些奇怪。

「夫君這是要準備起床了么?」大喬睜開朦朧雙眼,依靠在他的肩膀之上,還在回昧夜裡的溫存。

「是啊,一大堆煩心事等著處理,唉,劉琦這一病,我也快差不多了,依我看,還是要將孔明請過來,早知道當初就將冶所定在江陵了,重要物資都屯在這裡,長沙等於擺設,讓劉備去住好了!」懶得和龐統鬧磕,沒其它人,也只能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抱怨一番。

「將死之人也挺可憐的,想他們劉家父子,當年是何等威風,劉表設伏截殺我義父之時也沒想到有今天,一報得一報啊!」大喬骨子裡對劉氏並沒有好感,孫堅孫策直接或間接都死於荊州之手,殺父亡夫之仇不共戴天,能做到今天這個地步,也著實不易。

「嗯,孫家能不計前仇毅然加入盟軍足以體現大度之風,娘子大人大量,也很難得!」見她這麼說,不免藉機誇讚一番,女人最喜歡被表揚不是么。

「好,起床,先叫她們拿洗漱用品進來,我去看看廚房有什麼早點!」大喬聽完果然高興,棄了袁尚的肩膀翻身從榻上下來,系好腰帶便要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