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林天成的意識也已經主動和神像連結在了一起。

也就是說他能操縱這座神像,並且使用這神像的本源修羅神力。

這絕對是道元碑的功勞,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林天成無從得知。

罷了,先解決眼前的危機再說。

林夢瑤抬頭沖著神像怒罵道,「混蛋,別以為你躲在了裡面,我就殺不了你。」

只見他右腳蹬地,整個人朝著神像的頭部飛射而去。

不過,別看神像體型巨大,但是他出手卻快的可怕。

頃刻間就握住了林夢瑤,「都說了我不是偷看你你洗澡的,你怎麼就這麼不講理呢?」

林天成的話借神像之口發出聲音非常的巨大,回蕩在整個鷹愁澗久久未能散去。

這下好了,本來是只有他和林夢瑤兩人知道的事,現在整個山澗里的人都知道了。

林夢瑤真的是要被林天成給氣瘋了,「你胡說八道,我要殺了你。」

然而,神像的力量太過於巨大,縱使林夢瑤使出渾身的解數都未能逃出神像的手掌心。

林天成也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這你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咄咄逼人。」

林嘯得知有人偷看到了自己女兒洗澡,如今還躲到了神像內。

他更是怒不可遏,幾個踏步上前,便要與神像較量。

然而,光是神像的一掌他都招架不住,整個人如同炮彈般倒飛了出去。

林天成知道真正強大的並不是神像本身,而是本源修羅神力。

這種力量似乎要比道元碑內的力量還更加強大,這真是大大出乎了林天成的意料。

道元碑已經足夠強大了,林天成本以為這寶貝里的八大神力是最強大的存在了。

卻不曾想,這世間還有比八大神力更加強大的力量。

這本源八大神力和八大神力究竟有什麼聯繫?

此時此刻,鷹愁崖的上空,一位老者帶著一個年輕人立於雲端之上。

他們都身穿一襲白袍,與潔白的雲彩交匯,完全看不出雲端之上正有人在俯視著鷹愁澗內發生的一切。

「塵兒,看來你要等的那個人出現了。」老者淡然一笑,臉上滿是欣慰。

年輕男子皺了皺眉頭,「真沒想到先趕到這裡的八神將傳人竟然會是人族的那位。」

老者咳嗽了一聲道,「塵兒,你可別看不起人族,要知道當初的八神將中實力最強的那位就是人族那位。」

肖塵連忙回道,「不,弟子到沒有小瞧人族,畢竟他們也是八神將的後人。」

老者捋了捋發白的鬍鬚,滿意的點了點頭,「塵兒,你要是能這麼想,師父就放心了。以後的事情可就都交給你了,可要好好幫他完成你們八神將後人的使命。」

肖塵拱手,「是,弟子定不會讓師父,讓八神將失望。」

看到神像吊打林嘯,雲州城的修真者又犯起了糊塗。

若林天成正是叛徒,姦細,那他為何要打林嘯。

這一掌的力道極重,林嘯被林天成打的當場吐血。

林天成沖著林嘯怒聲吼道,「帶著你的人趕緊滾出鷹愁澗,這神像以後屬於雲州城的了。否則我讓你屍骨無存。」

霸氣!

林天成的這一句話讓在場的雲州城子弟沸騰了起來。

簡直就是死裡逃生的感覺。

那些丟盔棄甲的很是難堪。

幾個長老好家主都有些愧疚,原來林天成並沒有當叛徒。

應該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林小虎有金剛不壞之身。

大家都誤會他了。

林天成將林夢瑤放到了地上,「走吧!我不殺你,你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了。」

林夢瑤的態度卻非常堅定,「雖然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但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的。」

很快,暮雲城的人灰溜溜的離開了這裡。

神像的力量實在是太巨大了,他們就算有人多也不是對手。

要想得到神像,此事還得從林天成的身上下手。

雲州城的子弟一個個沖著神像躬身,對林天成表示感謝。

天主,五大長老,家主都感到激動。

終於是搶到了神像,就算是死傷了近千名弟子也是值得的。 躲過魏雨這一擊,江濤卻發現,魏雨的真正目的,居然只是逼退自己,藉機脫身,等江濤反應過來之後,魏雨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人群中。

「可惜了!」江濤收起大劍,跟他的族人匯合之後,一臉惋惜的說道。

「少族長!此事是否稟報族長,此次雖未斬殺魏雨,卻是徹底讓江家與黑魔傭兵團撕破臉了,我想這魏雨,事後一定會報復我們江家的。」江濤的一位族人,對江濤說道。

「嗯!我們現在就回去!」江濤點點頭,認同對方的話,而後便看到他對朱大昌抱拳說道:「朱兄,我還要趕回族中,向父親稟明此事,這歐陽怪就交給你處置了,我們後會有期。」

「嗯!保重!」朱大昌抱拳回禮道。

目送江濤跟他的族人離開,朱大昌走到林衛身前,恭敬的說道:「主人,您打算如何處置歐陽怪?」

「殺了!」林衛那面具下的嘴唇一動,簡單明了的說出了兩個字,卻是讓人心中突然冒出一股寒意。

說完這兩個字之後,林衛便帶著露絲,轉身離開,沒過多久,朱大昌便跟了上來,林衛沒有問結果如何,因為他知道,從此以後,這個世上,再也沒有歐陽怪這個人,世間少了一個禍害。

沒過多久,便有消息傳出,黑魔傭兵團內訌,一個叫朱大昌的中隊長,聯合江家,斬殺了黑魔傭兵團兩位戰王,其中一位,還是黑魔傭兵團副團長,歐陽海的兒子,歐陽怪。

又過了幾天,消息傳到了黑魔傭兵團的總部,歐陽海聽聞兒子的死訊,當時便起身趕往江家,討要說法,結果卻重傷而逃,從此,黑魔傭兵團便跟江家,成為了死敵,三天兩頭髮生爭鬥,雙方死傷了不少人。

而罪魁禍首的朱大昌,黑魔傭兵團早已在整個武侯郡,發布懸賞任務,尋找朱大昌跟林衛等人的蹤跡,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林衛他們三人,早已經離開了武侯郡範圍,日夜兼程,趕往天宇學院。

帶著朱大昌跟露絲進入外院,並沒有受到阻攔,但在進入內院之時,卻是被人攔住了,不過林衛的身份,還是很好用的,當守衛知道林衛是上官浩陽的弟子之後,卻是沒有再阻攔。

「少爺!這裡就是天宇學院的內院嗎?好像也沒什麼好玩的地方。」露絲一臉失望的說道。

「這裡是學院,是修鍊的地方,自然沒什麼好玩了,更何況大家都忙著提升實力,那有精力去玩。」林衛面色淡然的說道。

「這樣啊!那不是很無聊?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一定要玩個盡興才行,不然虧大了。」露絲眉頭一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我先帶你們去我的住處,安頓下來。」林衛沒有去接露絲的話,鬼知道露絲會提出什麼要求,這幾天相處下來,林衛可是沒有一天安生過,對方天天纏著他,要他帶她去玩,但林衛那有這個時間跟精力。

回到住處之後,林衛便把他們兩打發走了,讓他們各自找房間住下,並且把兩龍一鼠也留了下來,讓它們好好修鍊,而後便離開了住處,直奔功德殿而去。

林衛離開學院,已經五個多月,將近半年的時間,功德殿依舊熱鬧非凡,接任務的,交任務的,還有兌換物品的。

不過他這次回來,所有的執事弟子,卻是都換了其他人,畢竟這些執事弟子,雖然不再是學院的學員,但也是需要修鍊的。

知道王石不再這裡了,林衛便隨便找了一執事弟子,告訴對方,自己要交任務之後,便把手中的身份玉牌遞了過去。

對方一開始還沒有把林衛放在心上,畢竟林衛身上的衣服,已經半年沒換過了,快起來十分的邋遢,在對方看來,林衛應該是那種混的不如意的。

不過當他看到身份玉牌之中,記錄的信息之後,卻是不受控制的驚呼出聲,一百三十七件任務!

不過此人說的太籠統了,所以,他的話,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眾人只當是林衛完成了初級的第一百三十七號任務,畢竟在眾人的眼中,林衛只有戰將的修為。

那位執事弟子,以為自己看錯了,於是便又複查了幾遍,得出的結論是,他並沒有看錯,上面登記的時間是五個月之前,當時給林衛登記的執事弟子,是王石。

當然,他也知道了林衛的身份,態度頓時也改變了,十分客氣的對林衛說道:「學弟一次接了這麼多的任務,時隔將近半年之久,難道已經全部都完成了嗎?」

「當然!」林衛點點頭,從懷中掏出十多個空間袋,遞給對方,他領取的一百多個任務,一大半都是獵殺魔獸,剩下的,則是收集一些礦石靈藥,因為空間袋的空間有限,光是裝那些魔獸的屍體,便用了十幾個低級的空間袋。

「這些都是任務物品?」看到林衛隨手便拿出一把空間袋,那人頓時一臉懵逼。

「當然!你可以拿出來清點一下。」林衛點點頭說道,其實大部分任務,只是需要魔獸身上的某一處部位,只不過,林衛懶得處理,便把整具屍體拿了出來,反正對方只會拿走任務物品,其它部位,還會還給他的。

「哦!好!請稍等!」對於林衛的話,那人將信將疑,拿著空間袋,轉身走進隔間裡面。

片刻之後,此人再度回到櫃檯前,卻是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一臉崇拜的看著林衛,語氣恭敬的說道:「大人,我剛剛已經檢查過了,您上交的任務物品,完全符合,等我們處理完之後,會把剩餘的部分,給您送過去,至於貢獻點,現在就可以幫您結算了,您請稍等片刻。」

「嗯!」聽到對方的話,林衛點頭回應了一聲,而後便站在那裡,閉目養神,他暫時不再打算接任務了,這次得到的貢獻點,足夠他用好久的。

「喂!你們搞什麼啊?怎麼還沒有好啊?」排在林衛後面的人,見林衛站在那裡,已經很長時間了,臉上紛紛露出不耐煩的表情,開口催促起來。

「著什麼急!趕著投胎啊?要是實在等不及,就去隔壁排隊。」這話自然不是林衛說的,而是出自接待林衛的那位執事弟子之口。

聽到對方的話,開口說話之人,頓時焉了,他不敢得罪這位執事弟子,只得去隔壁排隊,臨走的時候,還狠狠的瞪了林衛一眼,走了第一個,自然會有下一個,沒過多久,便只剩下林衛孤零零一個人,哪怕是之後來的,看到這古怪的場面,也沒人過去林衛那邊。

不過林衛也被許多人記住了,對此,林衛也是一臉無語,他此時就像鶴立雞群一樣,引人注目。

「大人!我已經計算完畢,您一共完成了一百三十七件任務,不過其中有四件任務,因為時間太久,已經被取消了,所以,您只能得到一百三十三件任務的報酬,那四件任務物品,將會隨同您其它的東西,一起給您送回。」

此人遞給林衛一份用玉簡記錄的清單,上面羅列了林衛完成的每一個任務的報酬,十分詳細,最後的結尾,則是說明了,林衛所有任務,所獲得的報酬的總數,一共是九十七萬四千三百點貢獻點。

原本應該是一百萬多一點的,但很可惜,有四件任務,時間太長,發布任務的人,等不及,取消了,對此,林衛雖然覺得遺憾,卻也沒有在意,雖然少了幾萬貢獻點,浪費了一些時間跟精力,但能收穫近百萬的貢獻點,也已經滿足了。

看過清單之後,林衛遞還玉簡,點點頭,表示沒有意見。

「大人!您還有六個月的月例,一共六千貢獻點沒有領取,這次也一併給您發放,一共是九十八萬,外加三百點貢獻點,這是您的身份玉牌,請您收好。」這位執事把身份玉牌遞給林衛,恭敬的說道。

「嗯!」

接過身份玉牌,看到上面貢獻點的數量,林衛滿意的點點頭,直接轉身離開了功德殿。

林衛前腳剛走,功德殿中,便傳出了一則消息,說是出了一個任務王,半年不到的時間,便完成了一百三十多件中級任務,獲得了一百萬點貢獻點,至於這個人是誰,卻是沒人知道,但很多人都在猜測,應該跟林衛有關,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林衛的名字。

身懷巨款,林衛現在走路都是飄的,回到住處休息一個晚上之後,便再次離開了,不過在他離開之前,卻是給朱大昌開啟了出入莊園的許可權,讓他沒事可以出去逛逛,至於露絲,雖然對方給林衛來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卻是被林衛硬著頭皮頂了回去,讓對方只能在莊園內活動,雖然好像有點變相監禁的意味,但為了不出什麼意外,林衛也只能這樣做了,畢竟,他這次出去,是要去御靈塔修鍊很長一段時間。

來到御靈塔入口處,林衛緩緩走進傳送陣內,一瞬間的黑暗過後,光芒再度映入眼帘,而後一陣黑光閃過,五十隻骷髏獸,全部被他放了出來。

林衛所在的位置,正是他之前離開的地方,也就是說,他進入傳送陣之後,直接便送回之前,最後停留過的地方,而不是御靈塔第一層。

「第三層嗎?很好!這樣一來,倒是替我節省了不少時間。」知道自己所處的位置之後,林衛滿意的點點頭。

…………

「你說什麼?林衛回來了?」上官如雪一臉急切的問道。

「是的!上官老師!我那位在功德殿當班的兄弟跟我說,林衛剛剛去功德殿交任務了。」一位中年男子,一臉拘束的看著上官如雪。

「你那個兄弟,確定沒有看錯?」上官如雪再次問道。

「不會錯的,我當初拜託他,幫忙留意林衛時,把您給我的那幅畫像,親手交給了他,他說他見到的,跟畫像上的人,有九成相似。」那位中年男子,十分肯定的說道。

「很好!鍾老師,我欠你一個人情。」上官如雪說完之後,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只留下這位一臉狂喜之色的鐘老師。

「臭小子!你終於回來了,看老娘怎麼收拾你!」上官如雪一邊箭步如飛,一邊心中想著如何對待林衛。

此時的上官如雪,完全是一副怨婦的心情,之前在上官如冰那裡,苦等了林衛半個多月,一直不見林衛回來,不過她畢竟是老師,還要教學生,所以,只能返回外院。

而她對林衛的等待,讓她對林衛,漸漸產生了莫名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非但沒有淡化,反而越發的深刻。

林衛的莊園,朱大昌剛剛安撫好露絲的情緒,打發對方回房修鍊,卻突然感覺到,有人觸動了結界,於是便打開莊園的大門,走了出去,發現有一位少女,樣子十分美麗,跟露絲比起來,也不相上下。

「林衛,老娘終於逮到你了,咦?你是誰?這裡不是林衛的住處嗎?難道是我走錯地方了?」上官如雪看到有人出莊園內出來,誤以為是林衛,於是便雙手叉腰,咬牙喊道,結果當她看清楚之後,發現出來的人,不是林衛,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愣,而後一臉疑惑的問道。

「您是誰?找我主人有什麼事嗎?」朱大昌見到對方直呼林衛的名字,聽上官如雪的語氣,好像還挺熟的樣子,朱大昌自然不敢怠慢,萬一對方是林衛的女人,他可不能得罪了,於是便十分客氣的問道。

「你的主人?這麼說,你的主人是林衛了?」上官如雪皺眉問道。

「是的!您找主人有事嗎?」朱大昌點點頭,再次問道。

「找他什麼事?老娘要找他算賬,你給我把他叫出來,我倒想問問,他到底幹什麼去了,半年都不回來。」上官如雪眼神幽怨,氣呼呼的說道。

聽到上官如雪的前半句,朱大昌誤以為對方是來尋仇的,但聽到後半句,則是乾脆的認為,上官如雪必定是林衛的女人,不會有錯了,於是他更加恭敬的說道:「額……!主人他剛剛出去了,說是要去御靈塔修鍊,聽說要修鍊很長一段時間,要不然,您還是先回去吧!等主人回來之後,我會跟他稟報的,您看,行嗎?」

「什麼?剛回來就去御靈塔修鍊了,你騙誰呢!我不管,老娘今天一定要見到他。」上官如雪對於朱大昌的話,完全不相信,認為對方是林衛排出來,打發自己的。

「我沒有騙你,主人真的去御靈塔修鍊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沒有騙你。」見對方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朱大昌一臉無奈的說道,他心中也是十分無奈,他暗自猜測,林衛之所以會這麼勤快,剛從外面回來,也不好好休息幾天,就直接跑去修鍊,是不是為了躲眼前這位。

「這……!」上官如雪啞然,心中突然想起,林衛這次回來,剛剛獲得了近百萬的貢獻點,按照林衛之前的作風,還真有可能,去御靈塔修鍊了。

想到這裡,上官如雪咬了咬牙,一臉忿忿不平的說道:「混蛋!算你運氣好,等你從御靈塔出來,看老娘怎麼收拾你。」

「額……!」聽到上官如雪的話,朱大昌嘴角一陣抽搐,一臉尷尬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站在原地傻笑。

沒辦法,不管是林衛,還是眼前這位,他都得罪不起,一個不好,就會兩頭受氣,還不如什麼都不說來的好。

「算了!我也不為難你,等他回來之後,你告訴他,我上官如雪找他,讓他不要再到處亂跑了,乖乖在家等我,要不然,我就去爺爺那裡告狀,說他欺負我。」上官如雪揮舞著拳頭,囑咐朱大昌幫他傳話給林衛。

「額……!」聽到對方的話,朱大昌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急忙點頭說道:「您放心!我一定會一字不差的轉告主人。」

「嗯!」上官如雪點點頭,轉身離開,相比之前,她現在的心情還算不錯,畢竟她雖然暫時見不到林衛,但知道林衛此刻在學院之內,遲早能碰到的,林衛總不可能在御靈塔內呆一輩子。

「呼!」目送上官如雪離開,完全看不到身影之後,朱大昌頓時鬆了一口氣,心中替林衛默哀三秒鐘,先前覺得露絲可怕,但現在看來,還是露絲比較可愛,林衛這邊有露絲,那邊又被這上官如雪惦記,日子不好過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