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高瘦人影,想必就是被三陰戮神刀控制的玄王刀奴了。

刀奴一刀劈出,如一道黑色河流,轟然奔流而下,李顯的心神被震懾,連閃避的想法都沒有,他眼神絕望而茫然,看著那三顆妖眼。

陡然間李顯背後衣領一緊,整個人騰雲駕霧一般倒飛跌出,摔在地上。在危急時刻,原來是許陽出手,揪住了他的衣領,將其擲出。

此時,許陽就原原本本地暴露在了三陰戮神刀的鋒芒之下。

「鏘」一聲,血飲劍出鞘。一道血色長虹橫向劈出,攔腰斬向那道黑色河流。

嗡的一聲金屬顫音,許陽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騰、騰、騰連退三大步,虎口有些發燙。而那玄王行屍,卻恍若未覺。

不過,玄王行屍沒有繼續進攻,而是機械地張開嘴巴:「是你?」

許陽吁了一口氣,靜靜說道:「不錯,是我。你總算認出了故人。沒有繼續下殺手。」

許陽明白,看錶象,說話的是那玄王行屍。實則是三陰戮神刀這柄妖刀神兵,操控玄王行屍在說話。

「你進步很大,」三陰戮神刀聲音機械,不帶一絲感情波瀾,「只過了四年時間,你攀升了兩個大境界,已經是知微高手。」

「一柄兇器。也懂得修玄境界?」許陽有些好奇。

「我斬殺過很多玄者,從他們的魂魄中,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三陰戮神刀聲音平靜。

許陽默然。隨即說道:「你布置九轉煉魂大陣,到底想要做什麼?」

「為了成為至強神兵,讓無人能夠操控我的命運,」三陰戮神刀語氣依舊平淡。「你。要阻止我,是不可能的。讓開,我不殺你。」


「一柄兇器,也會顧念舊情嗎?」許陽暗暗想到,他感到很奇怪,這三陰戮神刀,靈性比血飲劍還要強很多,幾乎能比得上乾元劍這種聖器。

「我必須阻止你。」許陽冷冷說道,「你屠殺的。是我的同類。我絕不允許,你再製造任何滅庄的慘禍,更不允許你屠滅整個盤蛇城!」

「奇怪的情感,」三陰戮神刀評價道,「管好自己就可以,為了別人的命運,丟掉自己的性命,不值得。」

「你永遠不會懂我,因為你是刀,我是人!」許陽背後,降三世明王的虛影浮現而出,加持在他的身上。一股強橫的氣勢,洶湧澎湃,「今日,我必須要將你降服。」

逐走三陰戮神刀,並非許陽的目標。許陽的真正目標,要降服這柄凶兵!

只是逐走的話,三陰戮神刀到了其他區域,還是會為禍一方,製造滅絕屠殺。只有將這柄凶兵降服,封印起來,才是解決之道。

「為了這個地脈,我走遍了整個海雲上國,最終選擇了這裡,」三陰戮神刀,以一種不急不緩的態度,表明了自己的決心,「要讓我放棄,就拿出你的力量。要降服我,那根本就不可能!」

玄王行屍一聲鬼嘯,快如電閃,雙手握刀,向許陽快速衝來!

許陽終於發現了,玄王級行屍的可怕之處。

雖然沒有了領域,沒有了玄力,但玄王行屍的身體素質,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強化,僅憑肉身,速度便快如鬼魅,力量更是奇大無比。

這一衝,許陽想要閃避,身體反應卻跟不上靈覺。他長嘯一聲,血飲劍盪出重重疊疊的血光,一頭血甲巨人衝出,張開粗大的臂膀,向那具玄王行屍抱了過去。

黑色河流一般的刀光亮起,唰唰唰三道凄厲的破風聲響處,仿若空間裂開了三道黑色縫隙,血甲巨人,被直接切成了六塊,化作血霧直接爆散。

三陰戮神刀的這三擊,招數很普通,沒有什麼花俏,但就是這普通的三刀,卻給人一種無可閃避,無路可逃的錯覺!原因無他,實在太快了!

玄王行屍的力量與速度,比同階玄王,都要高出不少。玄王行屍沒有玄力,沒有領域,但卻能和同階王侯對撼,靠的就是變態之極的**力量。

「八極熔爐,誅魔大陣!起!」

許陽一聲高喝,頭頂八道玄光,衝天而起,組合成一座巨大的鼎爐,一座六芒星陣圖降下,將玄王行屍籠罩在內。

六道天階上品玄術,裹挾著數百道玄術光芒,劈頭蓋臉向玄王行屍轟擊而去。

許陽的打算,先滅掉玄王行屍,然後再對付三陰戮神刀。一柄兇器,只要不掌握在人的手中,就不再可怕,儘管它是一柄詭異的妖刀。

玄王行屍承受了兩波天階玄術的洗刷,渾身衣衫破爛,露出了死白色的肌膚。但是,它那變態的肉身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傷損。

許陽一陣氣餒,就算正牌玄王,被這麼一通天階玄術砸下去,以肉身硬抗,也必然受傷。

下一刻,玄王行屍頂著數百道玄術光芒,強行揮刀,一瞬間連出七刀!

七道黑色河流一般的璀璨刀光,爆射而出。

第一道黑色刀光,豎直劈出,將熾雨炎流玄術,直接斬成兩塊。

第二道黑色刀光,橫貫東西,將天河漫卷玄術,劈成兩截,天河斷流。


第三道黑色刀光,攔腰直切,將萬岳朝宗玄術,全部斬斷巔峰。

第四道黑色刀光,凌霜破雪,將冰封千里玄術,破碎成漫天玄冰。

第五道黑色刀光,踏地抵天,將天怒神罰玄術,洞穿開來。

第六道黑色刀光,乘風御雷,將一道道銀色奔雷,破成兩段。

第七道黑色刀光,嗡然一聲鳴響,直接劈斬在了八極熔爐壁上。(未完待續。。) 咔咔一聲輕微的爆響,隨即許陽的八極熔爐,出現了一道道透明的裂紋。

許陽胸口一悶,如遭重擊,他心中駭然。能夠以純粹的力量擊破八極熔爐,這三陰戮神刀控制下的玄王行屍,戰力絕世。

許陽不等對手繼續出招,深吸一口氣,直接將八極熔爐收起。

玄王行屍死白色的面容,沒有絲毫得意之色,如一道幽靈般踏步上前,門板大刀繼續斬擊,化作一道黑色河流,洶湧撲至。

這就是三陰戮神刀,作為兇器和常人的不同。它的觀念之中,沒有舊情之說,一旦成了敵人,就是不死不休之局,要以永不停歇的強橫攻勢,將敵人撕碎。

一刀斬落,許陽再退三步,血飲劍震顫之中,發出嗡嗡的鳴響。仔細看的話,能夠在劍鋒之上,發現一粒小小的缺口。

就連天階上品玄器,血飲劍,都無法抗衡三陰戮神刀的強橫斬擊。

許陽左手變幻法訣,一道道白光,射向辛庄的四面八方。他預先埋下的符籙,終於起到了作用。

霎時間,整個辛庄的不同位置,都升騰起了一道道彩色玄光,在天空之中組合成了一個古樸的符文,熠熠生輝。

三陰戮神刀似有所覺,三顆妖眼不停眨動,機械的聲音從玄王行屍的口中發出:「鎮封大陣?」

許陽終於得到了喘息的機會,他微微一笑說道:「有備無患嘛。」

夜空之中的那一道璀璨符文,陡然間化作流星,向三陰戮神刀控制下的玄王行屍飛射而去。

「吼!」玄王行屍喉嚨里爆出一聲低吼,掄動三陰戮神刀,一記黑色刀罡。狂猛劈去。

那鎮封大陣所化的鎮封符文,陡然加速,穿過了三陰戮神刀的阻礙,印在了玄王行屍的眉心。

許陽血飲劍歸鞘,雙手迅速變幻印訣,引導那道鎮封符文不斷變化。

噼噼啪啪的響聲連續不斷地響起。玄王行屍的眉心上,鎮封符文放射出一條條光線,向它的全身蔓延開來。

「封!」

許陽高聲喝道,隨即一條條光線,在玄王行屍各個關節處嚴絲合縫,噼啪合攏,構成了一道道光線鎖鏈,將它牢牢捆縛起來。

一旁的李顯,看的心神搖曳。此刻見到玄王行屍被困,他終於來了精神,爬起來道:「節度使大人,已經收拾掉了吧?」

許陽剛想說話,卻聽到玄王行屍口中,發出一聲吼嘯,雙腿變得細小起來,而被牢牢捆縛的雙臂。迅速漲大!看上去,就像是將腿部的血肉。硬生生挪移到了胳膊上一般。那一條條光線鎖鏈,深深地扎入其肌膚之中。

啪啪聲連續響起,玄王行屍胳膊上的光線束縛,被硬生生以蠻力掙斷!它雙臂得脫自由,立刻駕馭大刀,在自己的身軀上連番揮動。

重若千鈞的門板大刀——三陰戮神刀。居然如蝴蝶一般靈活,在玄王行屍的身軀四周翻飛一圈,便將一條條光線鎖鏈,悉數斬斷,而玄王行屍的身軀。卻沒有絲毫損傷。

如此精妙的刀術,早已令李顯嘆為觀止。不過許陽清楚,這一切都是三陰戮神刀自己的控制,並非玄王行屍的能力。

「你勝不了我,」三陰戮神刀解開束縛之後,機械的聲音再次發出,「還有什麼手段,一起使出來。」

許陽搖頭說道:「你真的不願降服?如非必要,我不願意動用我的最後一手底牌。」

「你們人類有一個詞語,叫做虛張聲勢。現在看來,這個詞語用在你的身上,非常貼切,」三陰戮神刀不為所動,控制玄王行屍,繼續踏步上前,「你一定要阻攔我,那就去死。」

許陽深吸一口氣,一截金光閃爍的劍鋒,緩緩從手心探出。

隨著這一截劍尖出現,一縷浩蕩的威嚴,洶湧撲出,在整個天地之間擴展開來,彷彿無邊無際的深邃海洋。

乾元劍,聖器之威!

李顯心中升起一股極大的恐懼,彷彿小蟲子見到了天敵掠食者,本能地從心中升起了敬畏交加的錯覺。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幸虧他還不是直面聖威,聖劍的威嚴並未針對他。否則的話,他連一根手指頭,都不要想動彈。

玄王行屍那堅定不移的腳步,第一次出現了遲疑。並非這具屍身本身有靈,而是三陰戮神刀感受到了威脅。

「聖器?」三陰戮神刀緩緩說道,「不,你並未掌控它。以你的力量,不足以掌控聖器。」

「不錯,但我可以動用它的部分威能!」許陽吸了一口氣,乾元劍完全透體而出,他握住了聖劍之柄,橫亘胸前。

「大日乾元劍術,第一式,耀日!」

溫潤如水的日光,在這清涼的夏夜,猛然亮起,與天空之中的繁星交相輝映。

三陰戮神刀本能地後退,它不喜歡這種煊赫澎湃的熱力。

緊接著,耀日劍術的真正威能,徹底爆發了。無與倫比的金色神劍,向玄王行屍攢射而出。

這種無差別的攻勢,無論玄王行屍速度如何快如鬼魅,刀術如何精妙絕倫,都無法做到全然防禦。

三陰戮神刀的選擇,卻是與眾不同。

只見那玄王行屍,喉嚨之中發出悶嘯,矯健的雙腿轟然發力,快速蹬踏中,如一道幻影,向許陽飆射而來!那一道道光芒神劍,直接命中它的身軀,有效地減緩了它奔行而來的速度,將其身軀射出了一個個淺淺的血洞。

「真是亂來……」許陽搖頭苦笑,任何一個有常識的高手,都不可能冒著聖劍聖術的攻勢,企圖衝上來與敵人以傷換傷。

但玄王行屍可以,它本身只是一具傀儡,三陰戮神刀並不在意它的損傷。

在被密集的金色神劍,攢射出數百血洞之後,玄王行屍終於衝到了許陽面前三丈左右。它雙手高舉巨大的三陰戮神刀,用力一揮!

一道黑色河流,洶湧而下。

許陽神色不變,他手指輕勾,那一道道金芒神劍,陡然凝聚融合,化作一條長達百丈的大日光龍!(未完待續。。)

ps:感謝【流顏】、【悠然情天】打賞的100點妹幣!感謝【知蜀】投出的一張月票!打滾求月初的保底月票,么么噠! 光龍咆哮,張開巨口,露出森寒巨齒,一口咬向了那門板大刀所化的黑色河流。

嗡……

一聲悠長的鳴音響起,黑色河流驟然停滯了,重新化作一柄巨刀,被大日光龍銜在口中,絲毫動彈不得。

乾元劍畢竟是聖器,大日乾元劍術更是與之相匹配的聖術!三陰戮神刀雖然厲害,但還沒有達到聖器的層次,不是乾元劍的敵手。

玄王行屍死死握住刀柄,想要將其抽回。但大日光龍的咬合力何等驚人,根本不給玄王行屍抽刀的機會。

與此同時,大日光龍的一隻龍爪,高高揚起,一爪重重拍落。

玄王行屍被這一爪之威,拍落地底,但它仍死死握住三陰戮神刀。

許陽微微慨嘆:「三陰戮神刀……你也知道,沒有了握刀之人,再強的兇器也就沒有了力量!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強求,不被他人掌控?只要遇到一個真正知刀、愛刀,能夠發揮你的力量的強者,那就追隨他便是。」

玄王行屍的大半截身軀埋在了地底,只有頭顱肩膀露在外面。桀驁的聲音,從它口中傳遞而出:「天下之大,無人配得上我三陰戮神刀!」

「既然如此,我就只能將你封印了。」許陽眼神一冷,大日光龍再度出爪,兩隻前爪抓住了玄王行屍的身軀,發力一分,將其硬生生撕裂。

這玄王行屍,身上沒有什麼財富,他生前便是那位煉製三陰戮神刀的神秘人之徒,奉命守護凶兵。可惜命途多舛,此人與敵兩敗俱傷,只剩餘一魂二魄。先是被一名鬼帥控制,後來又被三陰戮神刀控制。現在它被許陽的聖術撕裂,總算是解脫了。

乒乓一聲,門板大小的黑沉沉大刀,落在地上。三顆妖眼,在緩緩眨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