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天。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同時,他還想到一個人……

那個人么,司晝眸中微暗,唇邊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也枉他自詡聰明一世,步步精打細算,最後居然陰溝里翻了船,著實可笑之極。

姜嬋陪著司晝,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會兒話,漸漸的就覺得有些疲憊,開始犯困了。一向睡眠質量超好的她,今天在車上不知怎麼的就是睡不著,現在和司晝說著話呢,眼睛慢慢的就有些睜不動了,頭也變得沉重起來,無意識的一點一點的。她坐在司晝床位旁邊,兩隻胳膊搭在司晝的病床上,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和司晝說話都含含糊糊起來,眼看就要睡著的樣子。

「困了嗎?」司晝也發現姜嬋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故意微微揚起聲線,含笑問她道。

其實司晝絕對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卻唯獨喜歡對著姜嬋開口,就比如來s城的一路上,司晝除了指明路線時說過兩句話,還是對著姜嬋的,同其他人都沒什麼交流。

司晝喜歡同姜嬋說話,更喜歡在話語中若有若無的逗她一下,他發現他只要挖個坑,姜嬋就絕對會傻乎乎的一頭撞進去,然後他再琢磨琢磨著從坑底一把接住她,來來回回的,樂此不疲。

也不知是什麼惡趣味。

姜嬋此時,正處於一時迷糊一時清醒的狀態,猛然聽到司晝的聲音頓時有一種精神一振的感覺,眼睛都睜圓了,不過也就只有一瞬間,她含含糊糊應了一聲之後又被那無法抵抗的沉沉睡意拉了過去,僅僅只是眼睛掙扎的睜了一下,小小的做了一個晃了晃頭試圖使自己清醒一些的動作之後,便又開始一下一下點著頭打瞌睡。

「今天在車上沒休息嗎,竟然困成這樣?」司晝無奈的搖頭輕笑,從身側把自己這兩天正看的書拿了出來放在膝蓋上,然後伸手輕輕碰了碰姜嬋的唇角,溫聲道:「好了,累了就快睡吧,不同你說話了。」

姜嬋聞聲抬起頭,看到他膝蓋上放著的書,知道司晝是要開始看書了,胡亂點了點頭:「那你看書,我就趴一會兒……」話說著說著聲音就弱了下去,姜嬋原本撐著頭的雙手也倒了下去,平放在床上被自己已經趴下的腦袋枕著,從司晝的角度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天。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同時,他還想到一個人……

那個人么,司晝眸中微暗,唇邊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也枉他自詡聰明一世,步步精打細算,最後居然陰溝里翻了船,著實可笑之極。

姜嬋陪著司晝,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會兒話,漸漸的就覺得有些疲憊,開始犯困了。一向睡眠質量超好的她,今天在車上不知怎麼的就是睡不著,現在和司晝說著話呢,眼睛慢慢的就有些睜不動了,頭也變得沉重起來,無意識的一點一點的。她坐在司晝床位旁邊,兩隻胳膊搭在司晝的病床上,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和司晝說話都含含糊糊起來,眼看就要睡著的樣子。

「困了嗎?」司晝也發現姜嬋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故意微微揚起聲線,含笑問她道。

其實司晝絕對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卻唯獨喜歡對著姜嬋開口,就比如來s城的一路上,司晝除了指明路線時說過兩句話,還是對著姜嬋的,同其他人都沒什麼交流。

司晝喜歡同姜嬋說話,更喜歡在話語中若有若無的逗她一下,他發現他只要挖個坑,姜嬋就絕對會傻乎乎的一頭撞進去,然後他再琢磨琢磨著從坑底一把接住她,來來回回的,樂此不疲。

也不知是什麼惡趣味。

姜嬋此時,正處於一時迷糊一時清醒的狀態,猛然聽到司晝的聲音頓時有一種精神一振的感覺,眼睛都睜圓了,不過也就只有一瞬間,她含含糊糊應了一聲之後又被那無法抵抗的沉沉睡意拉了過去,僅僅只是眼睛掙扎的睜了一下,小小的做了一個晃了晃頭試圖使自己清醒一些的動作之後,便又開始一下一下點著頭打瞌睡。

「今天在車上沒休息嗎,竟然困成這樣?」司晝無奈的搖頭輕笑,從身側把自己這兩天正看的書拿了出來放在膝蓋上,然後伸手輕輕碰了碰姜嬋的唇角,溫聲道:「好了,累了就快睡吧,不同你說話了。」

姜嬋聞聲抬起頭,看到他膝蓋上放著的書,知道司晝是要開始看書了,胡亂點了點頭:「那你看書,我就趴一會兒……」話說著說著聲音就弱了下去,姜嬋原本撐著頭的雙手也倒了下去,平放在床上被自己已經趴下的腦袋枕著,從司晝的角度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天。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 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天。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同時,他還想到一個人……

那個人么,司晝眸中微暗,唇邊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也枉他自詡聰明一世,步步精打細算,最後居然陰溝里翻了船,著實可笑之極。

姜嬋陪著司晝,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會兒話,漸漸的就覺得有些疲憊,開始犯困了。一向睡眠質量超好的她,今天在車上不知怎麼的就是睡不著,現在和司晝說著話呢,眼睛慢慢的就有些睜不動了,頭也變得沉重起來,無意識的一點一點的。她坐在司晝床位旁邊,兩隻胳膊搭在司晝的病床上,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和司晝說話都含含糊糊起來,眼看就要睡著的樣子。

「困了嗎?」司晝也發現姜嬋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故意微微揚起聲線,含笑問她道。

其實司晝絕對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卻唯獨喜歡對著姜嬋開口,就比如來s城的一路上,司晝除了指明路線時說過兩句話,還是對著姜嬋的,同其他人都沒什麼交流。

司晝喜歡同姜嬋說話,更喜歡在話語中若有若無的逗她一下,他發現他只要挖個坑,姜嬋就絕對會傻乎乎的一頭撞進去,然後他再琢磨琢磨著從坑底一把接住她,來來回回的,樂此不疲。

也不知是什麼惡趣味。

姜嬋此時,正處於一時迷糊一時清醒的狀態,猛然聽到司晝的聲音頓時有一種精神一振的感覺,眼睛都睜圓了,不過也就只有一瞬間,她含含糊糊應了一聲之後又被那無法抵抗的沉沉睡意拉了過去,僅僅只是眼睛掙扎的睜了一下,小小的做了一個晃了晃頭試圖使自己清醒一些的動作之後,便又開始一下一下點著頭打瞌睡。

「今天在車上沒休息嗎,竟然困成這樣?」司晝無奈的搖頭輕笑,從身側把自己這兩天正看的書拿了出來放在膝蓋上,然後伸手輕輕碰了碰姜嬋的唇角,溫聲道:「好了,累了就快睡吧,不同你說話了。」

姜嬋聞聲抬起頭,看到他膝蓋上放著的書,知道司晝是要開始看書了,胡亂點了點頭:「那你看書,我就趴一會兒……」話說著說著聲音就弱了下去,姜嬋原本撐著頭的雙手也倒了下去,平放在床上被自己已經趴下的腦袋枕著,從司晝的角度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天。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同時,他還想到一個人……

那個人么,司晝眸中微暗,唇邊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也枉他自詡聰明一世,步步精打細算,最後居然陰溝里翻了船,著實可笑之極。

姜嬋陪著司晝,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會兒話,漸漸的就覺得有些疲憊,開始犯困了。一向睡眠質量超好的她,今天在車上不知怎麼的就是睡不著,現在和司晝說著話呢,眼睛慢慢的就有些睜不動了,頭也變得沉重起來,無意識的一點一點的。她坐在司晝床位旁邊,兩隻胳膊搭在司晝的病床上,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和司晝說話都含含糊糊起來,眼看就要睡著的樣子。

「困了嗎?」司晝也發現姜嬋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故意微微揚起聲線,含笑問她道。

其實司晝絕對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卻唯獨喜歡對著姜嬋開口,就比如來s城的一路上,司晝除了指明路線時說過兩句話,還是對著姜嬋的,同其他人都沒什麼交流。

司晝喜歡同姜嬋說話,更喜歡在話語中若有若無的逗她一下,他發現他只要挖個坑,姜嬋就絕對會傻乎乎的一頭撞進去,然後他再琢磨琢磨著從坑底一把接住她,來來回回的,樂此不疲。

也不知是什麼惡趣味。

姜嬋此時,正處於一時迷糊一時清醒的狀態,猛然聽到司晝的聲音頓時有一種精神一振的感覺,眼睛都睜圓了,不過也就只有一瞬間,她含含糊糊應了一聲之後又被那無法抵抗的沉沉睡意拉了過去,僅僅只是眼睛掙扎的睜了一下,小小的做了一個晃了晃頭試圖使自己清醒一些的動作之後,便又開始一下一下點著頭打瞌睡。

「今天在車上沒休息嗎,竟然困成這樣?」司晝無奈的搖頭輕笑,從身側把自己這兩天正看的書拿了出來放在膝蓋上,然後伸手輕輕碰了碰姜嬋的唇角,溫聲道:「好了,累了就快睡吧,不同你說話了。」

姜嬋聞聲抬起頭,看到他膝蓋上放著的書,知道司晝是要開始看書了,胡亂點了點頭:「那你看書,我就趴一會兒……」話說著說著聲音就弱了下去,姜嬋原本撐著頭的雙手也倒了下去,平放在床上被自己已經趴下的腦袋枕著,從司晝的角度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同時 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就像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巨大的玩笑,荒誕又可怕。

他們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只能猜測。

不過,是喪屍也好,是人也罷,這些司晝都不大關心。上輩子,他就不怎麼研究室的那些事,而事實證明,他們確實幾十年都翻不出一朵花兒來。

研究出的那些易攜帶營養劑什麼的倒還不錯,但是關於喪屍的研究卻總是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研究員的存在頓時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司晝輕輕動了動被子下的腿,他的腿傷並沒有那麼嚴重,雖然因為時間拖得太長,或對治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還好問題不大,他的腿是一直有著感覺的,只是想要操縱如常還比較困難,現在經過幾天的激光治療他已經可以微微操控自己的雙腿移動了。

膝蓋上的刺痛還很明顯,今天治療的程度比較大,老醫生也特意和他說今天可能會有些難熬,時不時伴有陣痛,加上骨骼癒合產生的痛癢感,可能需要他堅持忍耐一下。

不過這種疼痛對司晝來說確實是算不得什麼,上輩子一切結束之前,他的雙腿被喪屍啃噬撕咬之時,那種疼痛可是遠遠不止如此的。不過現在回想當時其實也有很多都遺忘了,可能想著左右不過是一雙廢腿罷了,沒了便也就沒了。

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竟會有主動治療的一天。

現在重新能操控腿的感覺,還有些陌生。

不過想到這件事的同時,他還想到一個人……

那個人么,司晝眸中微暗,唇邊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也枉他自詡聰明一世,步步精打細算,最後居然陰溝里翻了船,著實可笑之極。

姜嬋陪著司晝,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會兒話,漸漸的就覺得有些疲憊,開始犯困了。一向睡眠質量超好的她,今天在車上不知怎麼的就是睡不著,現在和司晝說著話呢,眼睛慢慢的就有些睜不動了,頭也變得沉重起來,無意識的一點一點的。她坐在司晝床位旁邊,兩隻胳膊搭在司晝的病床上,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和司晝說話都含含糊糊起來,眼看就要睡著的樣子。

「困了嗎?」司晝也發現姜嬋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故意微微揚起聲線,含笑問她道。

其實司晝絕對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卻唯獨喜歡對著姜嬋開口,就比如來s城的一路上,司晝除了指明路線時說過兩句話,還是對著姜嬋的,同其他人都沒什麼交流。

司晝喜歡同姜嬋說話,更喜歡在話語中若有若無的逗她一下,他發現他只要挖個坑,姜嬋就絕對會傻乎乎的一頭撞進去,然後他再琢磨琢磨著從坑底一把接住她,來來回回的,樂此不疲。

也不知是什麼惡趣味。

姜嬋此時,正處於一時迷糊一時清醒的狀態,猛然聽到司晝的聲音頓時有一種精神一振的感覺,眼睛都睜圓了,不過也就只有一瞬間,她含含糊糊應了一聲之後又被那無法抵抗的沉沉睡意拉了過去,僅僅只是眼睛掙扎的睜了一下,小小的做了一個晃了晃頭試圖使自己清醒一些的動作之後,便又開始一下一下點著頭打瞌睡。

「今天在車上沒休息嗎,竟然困成這樣?」司晝無奈的搖頭輕笑,從身側把自己這兩天正看的書拿了出來放在膝蓋上,然後伸手輕輕碰了碰姜嬋的唇角,溫聲道:「好了,累了就快睡吧,不同你說話了。」

姜嬋聞聲抬起頭,看到他膝蓋上放著的書,知道司晝是要開始看書了,胡亂點了點頭:「那你看書,我就趴一會兒……」話說著說著聲音就弱了下去,姜嬋原本撐著頭的雙手也倒了下去,平放在床上被自己已經趴下的腦袋枕著,從司晝的角度但在後來的司晝看來,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其實與實驗異能者並無多大區別。

他去見過被捕捉的用來實驗的高級喪屍,那個喪屍是s城研究室執意要去捕捉的,耗費了非常多的人力,甚至折了不少異能者才將其捉回,總之是經過了幾番惡戰,最後,才將高級喪屍押送入實驗室進行實驗室。

那是一個實驗室追隨觀察了很久的喪屍,已經進化了十分完備了,不僅實力超乎尋常,連外貌都已經進化,恢復的同人類一般無二樣子,除了開口准能發出低沉的嘶吼,簡直完全分辨不出這竟然會是一隻喪屍。

而那隻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喪屍,最後也沒研究出個什麼,大家都驚異於他竟然十分接近末世後期異能者的體質,除了血液中還有著一些喪屍病毒之外,竟然基本發現不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到了最後,大家似乎都有些畏懼繼續檢查下去了。

檢查下去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人類最終都是喪屍?或者喪屍進化到最後都會變成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