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雷氏集團前幾天表面上裝作“疲軟”實際上已經在暗中蓄力。

直到前天,北方公司七名高管被街頭小混混砍死。而眼前的個黑衣男子也在深夜下班,他竟然在公司門口看到兩條纏繞的青鱗大蟒,而且對他吐鮮紅的蛇信的時候。

他知道真的出事兒了,他很明確的知道,他沒有出現幻覺,他也沒有出現精神分裂,定然是招惹上了看不見的髒東西。

至此,這事兒他不敢在隱瞞。與昨晚,他連夜從京城離開,最後快馬加鞭來到了這裏。

聽到這兒,還不等我說話,一旁叉腰的老常便悶聲悶氣答道:“這還用說,肯定是蛇魂報仇!你們是不是在那個工地殺了一窩子的蛇?這才引來了蛇魂!”

那黑衣男子聽老常這般開口,面露難色:“沒有啊!因爲要對付雷氏集團,北方大部分建築工地,我們都已經停建了,這段時間根本就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那,那肯定是誰惹上了蛇塚。不然怎麼能遭來這麼多的蛇?”老常依舊分析到。

聽着老常的一句句分析,我不由的苦笑了一聲。然後開口道:“老常不用猜了,我知道是什麼,我也知道該怎麼解決了!”

“哦!這位先生知道怎麼解決?”

“炎子,你不會神志不清吹牛吧?你還是好好養傷,讓我去京城一趟,到時候管它什麼蛇魂,我灑上十幾把糯米,保準日後太平安康!”

說到這兒,周傾城和阿雪也都圍了上來。因爲他們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所以她們也沒有說話,只是望着我和老常倆。

見老常這麼說,我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伸出了手,然後攤開了手掌。

衆人見我這般,都不由的有些疑惑,不知道想幹嘛!

不過就在衆人疑惑不解的時候,一件神奇的事情發生了,衆人只感覺一陣陰氣匯聚,我的掌心之中這會兒隱隱的出現了一小團黑霧。

隨着周圍的陰氣加重,這團黑霧越來越大。

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不知我在幹嘛。而且見我掌心之上可匯聚陰氣,這讓他們更加的驚訝無比。

不過就在十秒之後,陰氣消失,黑霧散盡。我的手掌之中,這會兒赫然就出現了一方黑印。

除了如花和那幾個黑衣人看不出門道,並且都被嚇了一跳,感覺像是玩兒魔術。

但其餘幾人都是白派道士,此刻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當即便認出,這是一方“陰印”,也就是沒有實體的意思。

雖然衆人認出了這是一方“陰印”,但至於是什麼印,他們卻不得而知。

只聽周傾城疑惑的開口道:“炎哥,這陰印是何物?”

見周傾城開口我嘴角略微的露出一絲弧線:“我的官印!”

“官印?什麼官印”老常不解。

但我這會兒也不想解釋,直接扭頭對着那黑衣人說道:“伸出的左手手掌!”

那黑衣人望瞭如花一眼,見如花點頭,便伸出了左手,同時攤開了手掌。

見到這兒,我直接拿起我的官印,對準了他的手掌就印了上去。

而我的官印剛接觸到他的手掌,只見一陣陣黑氣溢出,那黑衣人只感覺手掌一陣冰冷傳來。

隨後,我收回了官印,而那黑衣人的左手手掌之上,卻出現了“陰司判罰”四個篆體小字!

當衆人見到這四個字之後,都不由的很是疑惑,只聽阿雪疑惑的念道:“陰司判罰!炎哥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炎哥你此下地獄,不僅成功解除了……還……”

阿雪沒有說完,但我卻明白了她的意思。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而是繼續對着那個黑衣人說道:“你帶着這個印回京城,然後在你們公司亮出這個印,高呼常棕藍即可!”

那黑衣人不解,但我也不想多做解釋,只是接着說道:“如果有人答應,你就說李炎已經還陽,讓他們速速來見。並且告知他們我現在的位置,到時候她們就會自動離開!”

聽到這兒,所有人都隱約的察覺到了什麼。而且全都疑惑的望着我,同時露出異樣的目光。 衆人見我突然拿出一個“陰印”,這會兒又如此說道,都感覺很是好奇。

不過我見有幾個如花手下的員工在,我便不好解釋。

見衆人疑惑,我再次微笑的對着那黑衣男子說道:“你就放心的回去,不過到時候你得有些心理準備,那些東西可是看不見摸不着的!”

那黑衣男子聽我這般說道,顯得有些緊張,喉結也是不斷蠕動。

而一旁的如花見我如此,便對着那黑衣男子點了點頭:“嗯!孫經理,你就先回去吧!到時候成與不成,都給我打個電話!”

那姓孫的中年男子見如花發話,便很是尊敬的對如花點了點頭,然後便告別離去。

見外人離去,老常再也壓抑不住,當即便對我開口問道:“炎子,那印章怎麼回事兒?常棕藍又是誰?”

聽老常這般問道,我沒有直接搭話,而是賣了一個關子,直接坐在沙發上。

“炎哥你就快說吧!急死我們了!”周傾城也在一旁焦急的望着我。

如今見衆人很是迫切的相知原因,我再次攤手,讓陰印出現。

然後對着衆人說道:“諸位,回來都有半個月了。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我在陰間的經歷。現在我就一五一十的給你們說個明白!”

“臥槽,那你到是快說啊!”老常很是心急,不斷的催促。

至此,我便從半步多開始說起。

直至我是怎麼賄賂鬼差上了火車,怎麼遇到了鬼妖前往鬼門關,最後在黃泉路上見到了彼岸花和黃泉。

當衆人聽到這些之後,無不驚訝的合不攏嘴。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當我說道我們在酆都暴露,與鬼兵激戰,最後甚至與地府正規軍團黃泉鬼兵交火的時候。

老常等人不僅驚訝,甚至聽得熱血沸騰。

在酆都與鬼兵激戰,斬殺不下百名鬼兵。這等戰績,當世陽間,可能就只有我和上官仙幹過這事兒!

不過在激動之餘,心思縝密的阿雪卻開口問道:“炎哥,你既然說你在陰間殺了一百多鬼兵。而且鬧出這麼大動靜,爲何你和上官姐姐能安全的還陽呢?而且還有官印?”

“別急,這只是開始!”

接下來,我繼續講訴。說最後我與上官仙戰至道氣耗盡,就快被鬼兵當場殺死的時候,遇見了我的師傅。

直至我們被帶進了閻羅殿,最後遇見了陰司四大判官之首的崔判。

而且同時告訴衆人,我們各自被判罰的過程。

重生之豪門千金 當我說到這兒時,所有人都炸開了鍋,一個陰山背後一個八千年十六層地獄。

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同時都急切的想知道後文。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裏,我就這麼一直講啊講!

直到講到我逃出陰山,最後被第五殿閻王,閻羅王親封爲行走陽間的陰司判罰官。

並且允許我帶着上官仙一同還陽,然後我是怎麼在回魂路上遇見了各種幻境,與我在北京遇到了如花的經過統統說明!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由開始的驚訝、震驚、直至這會兒的呆滯。

也許他們因爲我是彼的轉世而呆滯,也許他們是因爲我現在的官職而呆滯。

反正除了我以外,其餘人都和傻掉了一般。

而我也是靠在沙發上沒有說話,就這麼看着他們。

沉默、寂靜。直到過了五六秒,大家才逐一醒來。

只聽衆人倒吸一口涼氣,然後老常便用着有些顫抖的語氣對我說道:“炎、炎子,你、你現在,現在道、道行……”

見老常這一臉驚訝,說話結巴,不斷嚥唾沫的樣子,我心中暗爽不已。

我用着一副吊兒郎當的表情說道:“你想問我現在道行多高是吧?”

“是、是!”老常已經被我的經歷給驚懵了,導致這會兒說話出現了結巴。

而我也彈出了三根手指,然後淡淡的說道:“第三脈輪,氣魄!”

“三?什麼意思?”

“第三脈輪!氣魄”此言一處,在場的所有人除了如花以外,其餘人再次一驚。

老常更是被我的此時的道行嚇得目瞪口呆。

這個境界和這個詞彙就好比一陣陣晴天霹靂,震得所有人都當場愣住了。

我也不知道,這是他們今天愣的第幾回了。但我知道,我前往陰間的這段經歷,絕對是他們之前難以想象的。

之後,衆人的問題如同潮水般涌來。

什麼我的道行爲何突飛猛進?什麼我成爲了地府陰司判罰官後,是不是不會死?

還有就是,我是怎麼確定在京城的蛇魂就蛇族等等。

而我也是不厭其煩,開始一一說明細節。對於蛇族,我最確定的判斷就是青鱗巨蟒兄弟。

就這般,又過去了兩個小時,結果這麼一上午,大家就在聽我的經歷之中度過。

幾個女的到還好,聽完我的經歷之後,雖然感覺驚醒動魄,但也很快的恢復了平靜。

唯有老常這小子不停的埋怨我的道行太高,說他以後也得去陰山一回,去吃上七八個長生果。

說到那個時候,在道行上一定要碾壓我!

聽到這話,我直接翻了一個白眼兒。

老常肯定又是天然呆犯了,還七八個長生果?真TM當這是大白菜啊?

雖然黑蓮已經批量生產,但都是些培育出來的長生果,藥效並不高。

但衆人在高興之餘,心中卻也想到了上官仙。

之前我也說了我和上官仙在陰間成親的事兒,大家在聽後雖有些許驚訝。但很快也接受了這個事實,雖說衆人臉上的表情不一,但我也不想隱瞞。

畢竟這就是事實,如今說開了,反而更好。

而衆人在聽說我此次還陽之後,準備協助黑白無常調查黑蓮復活術,並且想找出這種道術讓上官仙血肉重生的時候。

大家雖然都覺得很是神奇,但也都表示會全力協助。

如花此時雖然眼睛有些紅紅的,但她依舊願意在物質上支持我們。說只要我開口,她都會盡力辦到。

而在說完這些之後,如花說肚子不怎麼舒服,便回房休息去了。

看着如花離開的背影,心中雖有糾結。但長疼不如短痛,如今說明實際情況,也好讓如花早日找到她真正的避風港口。

接下來,大家便隨意的吃了點東西。而因爲我身體的原因,我便回房準備繼續休息。

可是剛一進入房間,上官仙卻飄了出來。

同時還不等我說話,便見上官仙搶先說道:“李炎,其實凌傷雪和陳夢妹妹都不錯。”

此刻突然聽上官仙這般開口,我的眉頭不由的一皺,上官仙這是啥意思?

上官仙見我一臉的疑惑,便繼續開口說道:“如果我以後不能血肉重生,也只能等你陽壽耗盡之後與你在一起。但在你有生之年,我還是希望有一個能給你生孩子的妻子!”

此言一出,我只感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這什麼情況?自己的老婆竟然慫恿自己去找其她女人生孩子?

“仙兒,我是那種人嗎?”我一臉凝重的開口道。

對於愛情,我雖然感覺虧欠凌傷雪和如花的。但我自認爲我還是比較忠貞的男人。

可是上官仙在見我如此表情之後,卻嘆了一口氣兒,然後繼續開口道:“我是清朝人,我爹除了我母親以外,還取了二十房小妾!”

我愣住了,我直接就傻眼了,沒想到自己的岳父竟然是如此的生猛竟然娶了二十房小妾。

但對於上官仙提這事兒,我還是感覺很驚訝的。

認識她怎麼久,我就聽說過她提到過,她生前還有一個哥哥。

對於她的爹孃,我也就在回魂路上見過的遊魂們製造出的幻象。

而此刻上官仙說出這話,啥意思?就算我再笨也能猜到,她是這想讓我納妾,或者說再娶一個有肉身的活人,讓其給我傳宗接代生孩子!

撿個金主成個家 我此時與上官仙四目相對,而上官仙的眼睛也沒有閃爍,一臉的認真。

而我直到過了好久,纔回過神兒來!

我長吸了一口氣兒,然後很是凝重的開口道:“我不是清朝人,這種事兒我辦不到!” 我的聲音不大,但卻很是堅決,不容置疑。

雖然我也有和老常看島國動愛情作片的時候,幻想其她女子。

也有看鹿鼎記的時候,希望以後三妻四妾。

但真正讓我選擇的時候,我卻拒絕了。

販賣絕版花美男 而且拒絕的是那般的決然,男子能三妻四妾到是逍遙,這麼多的老婆伺候一個人,想想都覺得安逸。

可是想過女人的感受麼?與這麼多的女人分擔一個相公,他們心中會怎麼想?

而且一個男子的愛就那麼一份,如果還要份成四份,那每個老婆能得到多少?

因爲心中有這個想法,所以我拒絕了上官仙。對於我來說,上官仙、凌傷雪以及如花都很重要。

她們可以說,就是我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今我已經與上官仙成婚,雖然她是沒有肉體的一隻女鬼。

但既然已經有了老婆,那還想其她女人幹嘛?

至於如花和凌傷雪情義,這輩子我依然只能用其它方式償還!

上官仙見我直接否定了她的話,同時雙眸之中滿是堅定,也不在說話。

只是很是突然的對準了我的脣,給了我深情的一吻。

一吻之後,上官仙用着柔情的目光看着我,同時柔聲的說道:“能與你爲妻,是我最大的幸福!”

聽到此處,我微微的笑了笑,心中雖然有些感動。

但剛纔被上官仙吻了一下,此時我也準備幹“壞事兒”,就準備抱着上官仙再來上一口!

可是我剛做出這個動作,便被上官仙一掌給推了回去:“哼!我回玉佩裏了!”

嬌聲過後!還不等我說話,上官仙便化作一道白霧,進入了玉佩之中。

見上官仙回去,我也只能苦笑一聲。同時心中暗道,看來只能儘快的恢復肉體,早日出門尋找黑蓮復活術。

唯有將上官仙復活,最後八擡大轎將其娶進門才能一親芳澤,那啥那啥。

想到這裏,我便回到牀上,準備繼續休息。

因爲我已經回來了大半個月,所以前線戰場上的凌傷雪和王叔他們也都知道我已經還陽。

只是我身體太過虛弱,只能留在家裏休養,不能前往武夷山。

而凌傷雪和王叔等也再此期間與我通過電話,他們也都很是激動,但因爲武夷山戰場膠着所以他們也脫不開身。

不過在激動之餘,我還是讓他們小心黑蓮。

同時說明我在地府見到童瑤帶了三萬鬼騎兵回陽間,讓他們時刻小心……

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我很是牛逼的睡了十七八個小時,不過我醒來之後,得到了一個好消息。

消息來源是京城傳來的,昨天那個孫經理在得到我的陰印之後,連夜趕回來了京城。

並且趙我說的做了,沒想到真就有人答應。

當時那人還很害怕,但在商場打拼多年,心智也比較成熟。

所以他穩住了身形,將我告訴他的話全都說了出來。

還別說,當那孫經理說出這些話之後,憑空搭話的人還真開口問了我現在的地址。

孫經理見對方問話,那敢怠慢?當即便開口回答,說明了我現在的地址!

而至那昨晚之後,陳氏集團北方分公司今天一切運轉開始恢復正常,也不在出現什麼靈異相信,而且財務的賬務也都恢復了正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