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韓楉樰好不容易處理完了她的果林招收的打理的人員,和他們簽訂了一年的雇傭契約,就徹底的把果林的事情都交給了董三兄弟倆。

然後就和林浩峰還有孫萬祥等人一起去管理藥材的事情去了,本來容初璟和青墨也是要跟著去的。

不過容初璟要照顧韓小貝,而青墨,韓楉樰直接一個身體還沒有痊癒,就把他打發了。

「掌柜的,我們葯田裡的藥材已經全部都挖起來了,韓家村和隔壁石口村,那些願意把藥材賣給我們的人,也都收起來了。」

自從第一次韓楉樰會給其他那些種草藥的人家免費的葯苗和種子,從第二次開始就要他們出錢購買,但是價格也是比較低的。 亞特伍德身材魁梧雄壯,就像是一座小山般的巨大,身形與刺客聯盟中的雷蒙相差無幾,但是,從實力上比較,亞特伍德比雷蒙只強不弱!

亞特伍德一身神力不可度量,高深無比,力量兇猛,除此之外,他自身的速度竟是讓人感到驚駭無比,難以相信,這個一個大個子竟然會擁有如此驚人的速度!

而從他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恍如實質般濃烈無比的嗜血殺機也表明了他的殺人無數,雙手染血之下身上那股殺氣也帶上了濃烈深沉的血腥味道,瀰漫籠罩在了四周,給一種極為強大的壓迫力量。

方逸天深吸口氣,體內那狂暴強橫不已的爆發力量再度噴涌而出,他目光一沉,雙腿蓄力一彈,整個人也是『嗖』的一聲,宛如一枚炮彈般的迎上了亞特伍德!

轟!!

兩人同時出拳,隨著拳頭的對轟他們彼此的身體也是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轟然之聲,他們身上奔涌而出的強大力量撞擊之下,那沉悶轟然的聲音震駭人心,而後他們的身體彼此分開,接著怒吼著再度沖向了對方,衝殺在了一起。

…………

黑暗散播者目光森冷,眼中精光閃動,盯著方逸天與亞特伍德的交戰,心中似乎是在默默地推演盤算著什麼。

「戰狼一身實力果真是恐怖駭人,倘若他在最巔峰狀態之下我與他一戰,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將他擊敗。不過現在,他已經是受傷,對他出手招式我也觀摩得差不多,他憑什麼再與我戰?不過,最後他格殺奧丁斯那一拳還真是殺傷力十足,讓我難以看透,這是什麼拳勢?竟然會有這樣的威力!但我已經是見識過一次,因此他就算是再度施展也奈何不了我!」

黑暗散播者看著,心中便是暗暗盤算了起來。

從方逸天與他麾下的七大黑袍武士交手此刻又是與亞特伍德交戰在了一起,黑暗散播者便是一直在暗中觀摩著方逸天的出手,從中他也看出了方逸天能夠爆發出多重力道的力勁,這讓他心中感到震撼無比。除此之外,方逸天一直施展的八極拳之剛猛威烈也是讓他目光灼熱起來,而多重力勁爆發出八極拳之下更是有股誰人可擋的氣勢。

黑暗散播者認為倘若他對方逸天自身的攻勢不了解的情況之下與方逸天一戰,那麼難說勝負,但是,現在他對方逸天的攻勢可以說是掌握得七七八八了,這讓他心中對於戰勝方逸天無疑是多了幾層的自信。

實際上,方逸天與黑袍武士乃至於亞特伍德交戰之時,黑暗散播者也是在心中作了一番對比,比方方逸天那轟殺的攻勢倘若是他面對那麼該如何去破解如何去反擊,等等。

一番的觀摩對比之後,黑暗散播者已經是自信找到了破解方逸天攻勢的辦法,甚至,此刻的他有著十足的自信可以將方逸天擊敗轟殺。

…………

場面上,方逸天與亞特伍德的交戰依舊是在劇烈無比的交戰著,另一邊觀戰著的藍雪以及她對面的慕容晚晴、師妃妃、林淺雪她們都在緊張無比的觀看著,心中緊張無比,幾乎是屏住了呼吸不願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大壞蛋,加油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擊敗他的!」甄可人口中喃喃說著,眼眸中流露出了絲絲的關切之意。

「逸天……逸天一定會勝利的,我相信他!可是,看著逸天如此辛苦的迎敵,而且身上已經是受傷,我只覺得心頭好痛好痛……」慕容晚晴也是開口說著,那張美麗動人的臉上滿是痛惜與擔心之色。

「這些人分明就是想要累死逸天,太可惡了!」師妃妃哼聲說道。

「逸天一定會沒事的,他最後一定會帶著我們出去……」許倩喃喃自語,那雙嫵媚撩人的眼眸中儘是關切之色。

「看,逸天把對方逼退了,太好了!」這時,林淺雪口中驚呼了起來。

當即,舒怡靜她們便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現場的戰鬥。

「不好,逸天雖說逼退也打到了對方,可是對方……」師妃妃這時突然驚呼了起來。

「逸天……」

剎那間,隨著那傳來的數聲「砰砰」之聲,慕容晚晴她們全都驚呼了起來,眼中流露而出的那股擔憂之色更加濃烈起來,她們剛才分明是看到亞特伍德的拳頭轟在了方逸天的身上,雖說方逸天的拳頭也是轟殺在了亞特伍德的身上,可是對她們來說,方逸天被對方擊到是難以接受的。

現場中,再回到剛才那一幕,方逸天憑著十二擒龍手化解了亞特伍德的攻勢,接著身體宛如游龍般的欺身而上,三重力勁爆發而出的青龍伏虎拳轟殺在了亞特伍德的胸口之上,不過亞特伍德一記格殺拳也擊在了方逸天身上!

方逸天禁不住朝後退了小半步,體內的氣血更是翻湧不已,胸腔一陣火燒般的灼痛,臉色也變得微微蒼白了起來。

亞特伍德卻是朝後連退了三大步才站穩,方逸天三重力勁爆發而出的青龍伏虎拳的一擊只讓亞特伍德體內五臟六腑都巨疼無比,但是他身體的強悍難以相信,饒是挨到了方逸天三重力勁的一擊,表面看上去依然是沒什麼事。

方逸天目光禁不住一眯,意識到亞特伍德那一身鋼鐵般的肌肉還真是經過了千錘百鍊,估計是在練過極為強橫的體外功,促使他自身的抗擊打防禦能力極為強大。

事實上,亞特伍德本身就是在體外橫練功上下過了苦功夫,造就了他那一身強悍無比的防禦能力,但是,他此刻心中卻也是極為震驚。

剛才他一拳雖說轟在了方逸天身上,給他的感覺無異於轟在一塊鋼板之上,方逸天身體的強悍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隱約比他自身的防禦能力更勝一籌。

他自然是不知道方逸天有著硬氣功的護體,也是源於硬氣功的護體,才能讓方逸天從戰鬥至今挨了那麼多次的重擊之後依然是還能強悍無比的作戰著。

「桀桀……戰狼,你自身的力量已經是大不如前了,體力過度消耗之下,你註定是要飲恨身亡!」亞特伍德陰沉沉一笑,開口說道。

「是嗎?既然如此,那麼你何不試試看?」方逸天冷笑著,目光一沉,濃烈的戰意再度燃燒了起來。

「吼!我要親自把你給殺了!」

亞特伍德怒吼著,身體再度朝著方逸天沖了過去。

「八極拳!」

方逸天暴喝了聲,身形一動,體內的三重力勁再度爆發,催動著八極拳的攻勢迎上了亞特伍德。

瞬間,在八極拳威勢的渲染之下,方逸天猶如戰神臨世,那嗜血的殺機尖銳無比,看似要將亞特伍德整個人給洞穿! 韓楉樰雖然也如當初約定的那樣,這些種植藥材的村民有任何不懂得地方,都會讓孫萬祥去為他們解決疑惑,認真的教導他們。

而且每次藥材每次成熟的時候,韓楉樰也會出比外面一般的藥材收購商家,或是醫館略高的價格收購,但是也不強求,願意賣的,她就收著。

「嗯,既然已經收上來了,那孫大哥你就找個時間把這些藥材都送到郁林鎮的製藥坊去吧,這段時間你們也辛苦了,這件事完了之後,你們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這次收完了藥材之後,就要等到明年開春過後才會再次種植草藥了,現在已經是十月下旬,馬上就到十一月,這期間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可以好好的修整過年。

「多謝掌柜的的體恤,那我這就下去把藥材整理好,送到製藥坊去。」

等孫萬祥離開之後,這韓家村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果林的事情也差不多都解決好了,剩下的一些瑣事,交給董三和董五兄弟倆就可以了。

於是韓楉樰就考慮著要回益生堂的事情了,本來她還想著等果林的事情一完,她就重新修下房子,畢竟她現在的房子有些太小了。

不過,在果林的事情完了之後,又被藥材的事情耽擱的一些時日,這要是想修好,那就得讓人過不好年了,而且她也回韓家村好一段日子了,還是得回益生堂了。

所以韓楉樰決定,還是等明年開春之後在做打算吧,然後讓董家兄弟先回來自己這裡住著,總不好讓他們一直住在林浩峰的家裡。

「林大哥,這果林的事情也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你不如和我們一起回郁林鎮吧。」

這天,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說了要回益生堂的打算,然後趁著林浩峰也來了這裡,也一併邀請他和他們一起回去。

林浩峰看了看坐在韓楉樰左右的兩個男人,左邊的是容初璟,右邊的是青墨,這兩個人都眼神不善的看著他,大有一副他敢答應就對他不客氣的樣子。

林浩峰對著韓楉樰揚起一臉笑容,然後看了眼那兩個用眼神威脅著他的男人,回以他們一個挑釁的目光,然後欣然應允了她的邀請。

「好啊,既然楉樰你這樣說,那到時候我就和你們一起回去吧,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走?我也好回去收拾一下。」

韓楉樰見林浩峰答應了,也很高興,然後將自己定好回去的日子告訴了他。

「我們明天早上走,不過林大哥你不用著急,我們不趕時間,你慢慢的來也沒事。」

知道了回去的時間,林浩峰又略坐了一會兒之後,因為要回去收拾行李,就告辭離開了。

容初璟和青墨雖然不高興林浩峰和他們同路,但是對於韓楉樰的決定,也不會自討沒趣的去反對,自好自己忍著了。

下午的時候,韓小美來了,韓楉樰已經和她說過自己要離開的,她現在來應該是和她道別的,於是將她帶到了屋子裡交給了她一本《百家姓》。

這本書原是在益生堂沒有帶回來的,只是後來韓小貝和容初璟回來找她,剛巧帶回來了,只是韓楉樰前些日子,一直在忙,到了現在才想起來給韓小美。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小美,我這次回來事情太多,也沒有教你什麼,這本書你先拿回去看看,要是有不認識的字,你就先放著,或是去請教一下其他的人。」

這次回來和上次不同,上次是純屬休閒遊玩,所以時間也比較多,能夠教韓小美的時間也多,這次回來事趕事的,也沒有騰出多少空閑的時間出來。

很顯然韓小美也是知道的,不僅沒有抱怨過一句,反而還經常過來幫忙,雖然才只有五歲,但是會做的也挺多的,可以看得出來,在家裡也是經常做家務的。

接過韓楉樰手中的書,韓小美真誠的和她到了謝,然後從自己隨身的用粗布自己縫製的挎包中,小心的拿出一本書出來還給她,是上次給她的那本《千字文》。

「謝謝楉樰嬸嬸,這是你上次給我的書,這本我已經看完了,還有一本《三字經》我還有些不懂得地方,我下次再還給你好嗎?」

其實這本《千字文》,韓小美也有許多的不懂得地方,在韓家村也沒有一個人可以為她解惑,不過,她趁著這段時間和韓小貝玩耍的時候,經常向他請教。

韓小貝也沒有隱瞞,只要韓小美問了,自己知道的,就全都告訴了她,所以,這本書,她也看完了。

別看韓小貝小,他可比韓小美啟蒙的早,而且還是韓楉樰和容初璟這兩個人用心的教導了的,所以他的學識可比才剛剛開始學習的韓小美好多了。

「當然可以,你不用著急把書還給我,要是有不懂的地方,你可以寫信託人給我。」

以韓小美現在認識的字,寫個信什麼的已經綽綽有餘了,只是卻沒有錢買的起筆墨,不過好在這次韓小貝又給她帶來了好多他用剩下的廢紙。

雖然是廢紙,但是卻是沒有沾上筆墨的,而是韓小貝小心的裁下來一小張一小張的,被韓小美寶貝似的用線連在一起,變成的一個小本本。

韓楉樰接過韓小美手中的書,可以看得出來,她真的很愛護,除了有經常翻讀過的痕迹,其他的一點褶皺和破損都沒有。

「嗯,放心吧,楉樰嬸嬸,我一定會給你寫信的,要是有機會,我一定會去鎮上看你的。」

說到這裡,韓小美好像又有些羞愧的樣子,不敢再看韓楉樰,聲音也低了下去。

「楉樰嬸嬸,對不起,我明天有點事情,可能不能來送你和小貝他們了,祝你們一路平安!」

韓小美這些天經常往韓楉樰這裡跑,雖然有她的爹娘幫著打掩護,但是她的奶奶他們一家不高興了,還有她那個好吃懶做的大伯母,已經找她娘幾次麻煩了。

今天韓小美能來,都悄悄的,還不敢耽擱太多的時間,所以她明天沒有機會出來了。

看到韓小美這樣愧疚的樣子,韓楉樰大概也猜到了一些,但是對於別人的家務事,她也不好說什麼,只好寬慰這個小女孩幾句。

「這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你放心吧,嬸嬸不會放在心上的,你只要堅持學習,我就已經很高興了,好了你也出來一段時間了,快回去吧。」

韓楉樰是知道韓小美的奶奶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不希望她回去遲了,被她家的那些人看到,又遭受一些不必要的責罵。

韓小美見韓楉樰真的沒有一點不高興的樣子,這才高興的把剛剛拿到的書小心的放在自己的挎包里,然後才向家裡跑去。

第二日,春香嫂子她們來簡單的送了一下,韓楉樰他們就上了馬車回郁林鎮了。

只是韓楉樰有些感慨,上次回來的時候,還只有她自己和林浩峰兩個人,這回去的時候,就變成了慢慢的一車人,不僅有韓小貝和容初璟,還多了一個青墨。

雖然這馬車夠大,不過韓楉樰還是把容初璟和林浩峰趕到了外面的車轅上趕車,青墨因為是傷員,所以破例留在了馬車裡。

「掌柜的,你可回來了,不是說只去幾天嗎,怎麼去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吧?」

毫不意外的,韓楉樰一進益生堂的大門,就受到了小馬熱情的迎接。

雖然知道小馬是一片好心,但是韓楉樰還是受不了他的聒噪,直接忽視了他,問了下接到通知迎上來的李管事,她不在的時候,可以什麼大事發生。

得知一切正常,除了孫萬祥送藥材過來之外,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韓楉樰也就沒有再問,帶著一行人回到後院,林浩峰早在會到鎮上后,就回了自己的房子。

被韓楉樰忽視了的小馬,獨自黯然傷神了一會兒之後,就又滿血復活,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神秘兮兮的湊到了李管事的身邊。

「哎,李管事,你看沒看到,剛剛有個好漂亮的少年跟在咋們掌柜的身後,你說他是誰啊,和咋們掌柜的是什麼關係?」

在韓楉樰他們剛剛進門的時候,小馬就發現了青墨的身影,主要是他長得太精緻了,不過小馬不知該如何形容他的俊美,只好說漂亮了。

而且他也不敢直接去問韓楉樰,他們之間的關係,雖然他八卦,但是也很惜命的更不想飯碗不保,所以只好來尋李管事了,以為他會知道的多一些。

李管事斜了小馬一眼,他怎麼會知道掌柜的剛剛帶回來的少年,和她是什麼關係。

「我怎麼知道掌柜的和他是什麼關係,你有那閑工夫,還不快去做正事。」

韓楉樰自從回來之後,就開始處理她這段日子不再的事情,然後還抽空到街上給青墨做了幾身衣服,因為他根本沒有任何的行李。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就連這些天穿的衣服,都是容初璟的,而且穿在他的身上顯得大了不少,然後韓楉樰又給青墨買了一些其他的用品。

這可把容初璟氣得不行,加上韓楉樰自從林浩峰迴來之後,就讓他到益生堂來幫忙,每日吃了晚飯才回去,說是他一個人在家也怪孤單的,這就更讓他鬱悶了。

「娘親,你怎麼只給青墨哥哥做衣服,沒有我的!」

這天,給青墨送衣服來的人被韓小貝給看見,了馬上心裡不平衡了,就去找韓楉樰了,至於他為什麼那麼巧的看見了,那就得問容初璟了。

「娘親給你做的衣服還少嗎?」

雖然這樣說,但是韓楉樰還是又給韓小貝做了兩身衣服,看到一臉幽怨的在她面前晃悠的容初璟,沒辦法,也給他做了兩身,這下大家都皆大歡喜了。

等韓楉樰將所有事情都處理好的,好不容易空下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進入十二月初了。

「姐姐,小馬說,外面有一位華夫人到訪,說是要找你。」 亞特伍德魁梧如山,整個人就像是一個人猿泰山,一身的力量深不見底,爆發力十足,此外他自身的速度以及反應能力極快,臨敵對戰的經驗之豐富不在任何人之下。

這樣的對手很強大,他除了掌握黑十字拳這種凌厲兇狠的拳勢之外,還將格殺拳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格殺拳,顧名思義,只是為了格殺對手而存在的拳術,招招致命,兇猛異常,拳路沒有固定的軌跡,只要尋到一絲的破綻那麼可以採用任何的手段來殺死,這就是格殺拳的恐怖之處。

看著方逸天直接沖了過來,亞特伍德雙眼殺機呈現,臉色陰沉,怒吼著,宛如一輛重型坦克般朝著方逸天碾壓了過去。

他同時將黑十字拳與格殺拳都施展了過來,黑十字拳與格殺拳都是攻勢凌厲的拳道,拳風凌厲,攻勢兇狠,招招斃命,兩兩配合在一起更是相鋪相成,爆發而出的威力堪稱是猛烈澎湃,威力驚人。

方逸天憑著三重力勁將八極拳中的金剛八式以及八大招的攻勢全都爆發了出來,他目光籠上了一層血色,前所未有的濃烈殺機爆射而出,體內沸騰著的戰意宛如那熊熊燃燒著的烈焰,席捲向了亞特伍德。

八極拳金剛八式中:

撐錘——崩弓竄箭急!

降龍——五嶽朝天錐!

伏虎——六合撲地錦!

劈山掌——劈山斧加鋼!

八極拳八大招中:

左右硬開門!

黃鶯雙抱爪!

立地通天炮!

方逸天怒吼著,金剛八式以及八大招的攻勢連綿不斷,宛如疾風暴雨般的轟然擊出,配合著自身的三重力勁更是剛猛霸道,呼嘯著的拳風撕裂著虛空,發出了聲聲刺耳的聲響,在如此剛烈的拳勁之下那空氣都似乎是直接被打爆。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八極拳終於將亞特伍德那魁梧龐大的身體直接轟得連連倒退,他一張口,口中一股鮮血更是忍不住的噴射而出,饒是如此,他爆發出來的黑十字拳以及格殺拳也是讓方逸天身上傷上加傷。

然而,方逸天根本不顧身上的傷勢,更是沒有歇息一口氣,將體內那種氣血沸騰以至於宛如烈火灼燒般的劇烈痛感直接壓制了下來。隨後,他的雙肩微微一沉,腰身一扭,便是將腰胯部的力量彙集全身,接著他的身體一動,腳步驟然間朝前迅猛之極的移動而去。

嗤!嗤!嗤!

這一剎那,地面上赫然傳來了聲聲尖銳此刻的破空聲音,這絲聲音剛剛爆響之極,前面觀戰著的黑暗散播者的雙眼瞳孔驟然冷縮,就連他站在場外也是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危險而又尖銳刺疼的感覺。

「亞特伍德,危險!」

黑暗散播者口中禁不住叱喝了聲。

而這時,猛然間已經是看到方逸天的身體猶如一枚衝出炮膛的炮彈般衝撞向了前面剛剛站穩身體的亞特伍德!

兇猛、凌厲、駭人!

種種感覺朝著亞特伍德的全身席捲而來,此刻的他竟是感覺到了一股深入骨髓般的尖銳危險氣息!

而這時,方逸天已經是沖了過來,右肩一沉,朝著他迎面撞了過來。

「吼!!」

亞特伍德怒吼了聲,粗大的雙臂交叉成了一個十字架的形式,隨後他將自身所有的力量都爆發了出來,迎上了方逸天的這一撞!

轟!!!

一聲轟然之聲傳遞而來,聲震如雷,沉悶如鼓錘,直撼人心!

隨後,竟是看到亞特伍德那龐大的身體直接倒飛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他口中悶哼了聲,心口一甜,一股鮮血再度吐了出來!

八極拳,貼山靠!

方逸天剛才一記八極拳中足以憾山動地的貼山靠便是轟殺向了亞特伍德,集全身的力量於肩部,便是給亞特伍德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方逸天臉色陰沉,他深吸口氣,他看出亞特伍德還未死去,便是身形一動想要乘勝追擊,然而,身體剛想一動,一股翻騰如海般的劇烈火辣痛感從體內傳遞而來,剛提起的力量便是如潮水般的褪去。

他禁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口中悶哼了聲,一張臉瞬間因為那突如其來的痛楚而變得猙獰不已。

八極拳中的貼山靠本就是耗費著極大的力量,方逸天剛那一撞之下也是對抗上了亞特伍德的黑十字拳的攻擊,在那股強大反作用力之下他體內的傷勢再度加劇,火辣刺疼的感覺蔓延全身。

「嗬~~~嗬~~~~」

這時,亞特伍德身體已經是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他面目猙獰,滿臉殺機,本身已經是受傷極重,但他依舊是保持著濃烈旺盛的戰意,狂暴的殺機更是越加嗜血駭人起來。

「戰狼,你不行了嗎?那麼就讓我開始反擊吧!」

亞特伍德嘶吼著,朝著方逸天沖了上去,粗大的右腿直接橫掃向了方逸天的身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